Blog

雖然他說得很輕鬆,但是這些日子因爲她是霍承翔的女兒,顧盼沒少受到那些粉絲的聲討,她們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可是……畢竟霍承翔纔是她的親生爸爸,顧念念知道親爸跟後爸還是有區別的。

以前在英國的時候,周子睿對她們母女也很好,顧念念一直都很喜歡他,顧盼不在家裏的時候,她一直都是粘着這個Dad的。

但是跟周子睿相處的時候是很快樂,卻總讓顧念念覺得少了什麼似的。

只有在跟霍承翔相處時,她才知道什麼纔是父女天性。

顧念念可以感覺到血緣關係還是人與人之間極其重要的紐帶。

她的心還是偏向霍承翔一些。

可是,想到顧盼回來之後總是動不動就受傷出事,她的心就沉了沉。

小丫頭搖了搖腦袋,一時間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選擇了。

霍承翔將她所有的表情都納入眼中,勾了勾脣角淺笑一聲:“念念你要相信我,這個世上除了我沒有人再會用生命來保護你媽媽。”

顧念念被他這句話給說服了,她擡起頭那雙黑葡萄一樣的眸子忽閃忽閃地盯着霍承翔的臉看。

小丫頭在他的臉上沒有看到別的不該有的情緒這才一字一頓道:“你能保證以後不會再讓媽媽受傷流淚嗎?”

霍承翔異常自信:“我說話算數!”

顧念念還是覺得他都話可信度不高,一臉懷疑地看着霍承翔。

這回霍承翔倒是沒有拖泥帶水,將顧念念放在了旁邊沙發上,從茶几上抽出一張A4紙,刷刷刷幾下在紙上寫了幾行蒼勁有力的保證,最後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將保證書遞給了顧念念問道:“現在願意相信了?”

“字寫的不錯,語氣勉強誠懇。”顧念念評價道。

“就這樣?”霍承翔指了指手錶急道:“再不出發馬上就是上下班高峯期了,能不能趕上都是問題。”

這話倒是提醒了小丫頭,她眯了眯眼睛笑道:“不用怕遲到,大舅舅約了在外公家裏見面,他們也給小姨找了一個相親對象。”

所以,顧靖城這是打算組團相親?

而且約到顧盼家裏這算什麼神仙安排?

從四年前離婚之後,他都沒有資格去顧爸家裏正經吃一頓飯,那個跟顧盼相親的男人都是臉大,竟然敢去顧家老宅。

才第一次見面,就帶回家裏見家長?

以前跟他結婚的時候,顧盼可沒有這麼草率。

離婚的時候,發現自己意亂情迷睡了顧盼,霍承翔就查到了之前跟他結婚時,她也是不情願的。

如果不是他仗着是她救命恩人的身份,他們兩個人根本就是兩條平行線。

怎麼到了別的男人哪裏,待遇就這麼好了?

越是這樣想,霍承翔的心裏就越堵得慌。

“所以他們這是打算直接見家長,然後滿意就快速領證?”霍承翔的臉色黑了起來。

顧念念重重地點了點頭:“那當然了,一把年紀了那不成還要學小孩子過家家?”

那副小大人一樣的口吻差點沒把霍承翔氣得厥過去。

人家都是女兒都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他家這件大概是件黑心棉襖了。

父女二人沒有繼續聊下去,霍承翔帶着顧念念去了附近商場給顧擎蒼帶了禮物,又給顧盼買了一套保養品這才帶着孩子去了顧家。

小丫頭因爲某人買禮物忽略了她,一路上都有些悶悶不樂的。

霍承翔見她鼓着腮幫子獨自一個人坐到後座去,眸色深了深倒也沒有多說什麼。

一直到了顧家老宅門口,顧念念衝着霍承翔哼了一聲,翻了翻白眼就要下車。

“吶,給你的!”霍承翔從口袋裏拿出一直手錶遞到了顧念念面前:“忘了誰也不能忘了你的。”

看到那隻手錶的時候,顧念唸的眼底瞬間亮了起來,只是她的臉依舊板着不看霍承翔。

“看來你不喜歡,那我還是送給楠楠好了!”霍承翔假意將手緩緩地挽回收。

說時遲那時快,顧念念一把將手錶搶了過來,奶兇奶凶地等着他:“還說忘了誰都不會忘了我的,根本就沒有誠意!媽媽說的沒錯你就大豬蹄子一個,還是中看不中用的那種。”

霍承翔聽到顧念唸的話,瞬間臉色沉了下來。

感覺到車廂裏的氣壓瞬間低了下來,顧念念想也沒想就打開車門跑下車子,扯開了嗓子喊道:“啊啊啊,快來救命啊,有人要吃小孩了。” 顧家客廳裏,顧盼剛剛給客人倒了水就聽到念念扯着嗓子呼救,她眉心一跳想也沒想就將托盤放在茶几上,飛快地往外衝。

其他人也聽到顧念唸的呼救聲,但卻在顧靖城的制止下誰也沒有從裏面出來。

“念念你怎麼了?”顧盼一臉焦急地尋找顧念唸的身影。

從屋子裏衝出來,顧盼擔心孩子的安危,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的臺階好幾層當做一步跨了下來,腳下絆了一下還差點摔了一跤。

結果她看到的和她聽到的並不一樣,顧念念雖然嘴裏還喊着救命,但她卻一臉淡定的靠在一輛熟悉的車子旁。

顧盼認得那輛車,自打她跟霍承翔之間達成了一種默認的協議之後,他每一次讓人來接念念都是開這輛車來的。

他的車子送孩子回來,念念能有什麼事情?

顧盼瞪了一臉悠然自得的顧念念,一臉不滿地瞪了她一眼。

結果念念非但不怕,反而更加淡定地靠在那兒不停地喊救命。

顧盼見她這樣便知道念念這是要幹什麼了,她沉聲道:“念念別鬧了趕緊過來,小熊叔叔該回去了。”

這些日子霍承翔住院,飲食都是小熊負責的,顧盼不想因爲念唸的無理取鬧耽誤了他的事情。

然而顧念念壓根就不聽她的,依舊不管不顧地大聲喊着:“救命啊!有大人要吃小孩了。”

這一次她的聲音還帶了些許哭腔,把許多下班回來的鄰居都吸引得紛紛側目而視。

顧盼感覺到衆人詭異的目光只覺得一股熱意涌上臉頰,那些讓她不禁羞赧的議論聲讓她立馬臉色一變,虎着一張臉衝着顧念念大聲吼道:“你這丫頭沒事嚇人做什麼?還不快趕緊過來家裏今天有客人來,不能再這麼亂鬧騰。”

雖然聲音顯得有些兇巴巴的,可其實顧盼也沒忍住去怪孩子。

這些日子,她動不動就住院,一直都沒人陪小姑娘她會有這樣隔三差五的鬧情緒也是情有可原的,就算是智商再高那也只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她能懂事到哪裏去。

顧盼在心裏這樣安慰着自己,也開始悄悄地反省起來。

她原本答應念念好好的陪她跨個年,過好這個她第一次在家鄉的新年的。

結果,之前她答應念念的事情,一樣都沒有做到。

對於念念這些日子三不五時的鬧騰,顧盼只當做孩子是因爲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纔會像現在這樣越來越叛逆,動不動的就給自己搗個亂。

只是,這一次她想錯了,顧念念壓根不是真的搗亂,而是在盤算着設計她這親生老母親。

“那裏面的是媽媽的客人嗎?”顧念念吸了吸鼻子,脆生生的聲音裏還有一些稚氣。

她的客人?

顧盼微微一愣,但是想到自己大哥早上說的那些話,便也沒有解釋。

她點了點頭笑着道:“對的,那是媽媽的客人,也有小姨說客人。”

顧念念聽顧盼承認裏面的客人是她的立馬揚了揚眉,笑嘻嘻的衝顧盼道:“那既然媽媽今天邀請了客人來家裏做客,念念也想要請一個客人來家裏做客,可以嗎?”

顧盼眸光一閃,快步朝着自家閨女走去,但是走到離孩子還有一米左右的距離,她的視線落在了顧念念身後的車子上,她站在外面根本看不到車裏有什麼人。

只是這絲毫沒有影響到顧盼的戒備心理,今天念念出去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也沒給家裏來個電話。

這會兒好不容易回來了,車子裏也不知道到底做了誰,小丫頭擋在車門邊上,壓根不願意讓她去開車門看一看。

顧盼心裏明白,只有她答應讓小丫頭將車裏的人帶到顧家去,並且盛情的邀請人家留下來吃晚飯,這孩子纔會收斂起自己的那一臉不高興。

只是即便這件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她不也能答應讓顧念念也帶個客人回家。

看着顧念念時不時往車子裏面看去,她的意思應該是客人也一起帶來了的。

原本孩子能有自己的朋友應該是要支持她的,可是今天是哥哥給她和顧渺渺安排相親的第一次,雖然這並不是顧盼情願做的事情,但她一點也沒有想要將自己堂哥的計劃打亂的想法。

不管堂哥爲什麼要這樣做,出發點都是爲她好的。

顧盼私心裏也有自己的考量。

她彎下腰朝顧念念伸出手:“你快點過來,我們回家了。”

結果顧念念卻一臉不悅地雙手環胸,冷聲道:“我纔不要媽媽你不尊重人。”

聽到自己的女兒指責自己,顧盼的臉色更加黑沉了,她一把直接揪顧念唸的胳膊,想要將她往院子裏邊拉去。

結果小姑娘卻一隻手一直抱着車子的門

這下子顧盼真的被她惹惱了,她擡起手一掌招呼在了顧念唸的手臂上:“顧念念就算是調皮也要有個限度,不要讓我生氣把你打包寄去英國。”

總裁嫁到,甜妻快跑 她不這麼說還好,一說顧念念立馬哇哇直哭:“媽媽不愛我了,媽媽要找新爸爸有了新的弟弟了,念念就不重要了。”

她扯着嗓子不停地哭喊着。

小丫頭哭得稀里嘩啦的,車上的霍承翔根本就憋不住,他直接推開另外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男人的臉色在看到顧盼一隻手提溜念念,面色不耐地又要打孩子,他沉得能滴出墨水來。

這個女人,竟然爲了別的男人還有別人的孩子,這樣對待他的女兒。

這讓他極其不滿。

顧盼看到霍承翔從車上下來了,黑着臉盯着自己看的時候,面色一僵把一直撲騰的念念放了下來。

“怎麼是你?”顧盼一臉不高興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兒。

“爲什麼不能是我?”霍承翔冷着臉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顧盼看,那犀利的眼神幾乎要看到她的靈魂深處去一樣。

“這種事情霍少心知肚明,應該不用我說的那麼清楚吧?”顧盼不想跟他說太多廢話,爲什麼他不能來這裏,她不相信霍承翔會不知道原因。

這麼多個月他們之間一直都有默契,他要見孩子從來都是小熊來接送的,這樣的平衡從來沒有被打破過。

顧盼一直認爲他們這樣相安無事挺好的,可是今天他親自來了,看着架勢分明還是特意打扮了一番。

當然,這些她都能不在乎,顧盼真正介意的事情是他居然利用念念來鬧事。

霍承翔他憑什麼這麼做?

“我需要心知肚明什麼?送孩子回來剛剛好是正月初給老人送點薄禮難道不應該?”霍承翔一臉不悅地盯着顧盼。 “我們家不缺這些,霍少的好意我們心領了,既然念念已經安全送回來了麻煩你從我家門口離開!”顧盼的聲音冰冷得讓人不:“你來送禮物?怕不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吧?”

霍承翔不喜歡顧盼這樣看自己,即便他確實另有所圖,她那個拿他當陰謀家看的眼神,在他眼中顯得異常的刺眼。

他杵在原地沒有動彈。

只要想到自己要是離開了這裏放任着顧盼和別的男人相親,她揹着自己言笑晏晏地跟那個男人說話,霍承翔心口就堵的慌。

“我是來拜訪顧爸的,這和你有關係?”霍承翔盯着顧盼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