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然成為戰天宗的宗主。在資源方面肯定不是其他人所能比的。但從風滅帝君的話語看來。原因顯然並不僅僅是因為修鍊資源。


而且周雲峰相信。出現這種情況的絕對不僅僅是戰天宗。相信聖元界內的其他恆古級實力應該也是如此。

「這些都和氣運有關。」周雲峰皺眉問道。在不知不覺中。周雲峰眼中已經露出了炙熱之色。

周雲峰雖然整體實力已經不見得弱於稱帝強者。同樣對於自己能不朽稱帝也充滿了信心。但是對於什麼時候能突破。他現在同樣沒有多少把握。如果有機會可以增加突破的幾率。甚至是將突破提前。周雲峰當然不會放過。

「沒有其他的解釋。」風滅帝君淡淡的說道。

「其實一旦成為戰天宗的弟子。不僅戰天宗會影響人的氣運。而且人也會影響到整個戰天宗的氣運。只是一宗之主和戰天宗牽連的更加緊密而已。」風滅帝君繼續說道:「如果你有能力。為師還是覺得你有必要奪下宗主之位。這對於你來說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機緣。」

在風滅帝君那裡周雲峰僅僅待了半個時辰就離開了。回到天潭峰之後。周雲峰也沒有多想。再次進入密室繼續消化今天的收穫。

月落日出。一夜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寂靜了一晚的戰天宗再次喧囂起來。天亮不久很多人就開始向奪戰峰匯聚。

經過一晚的休整。進入前十的弟子基本都將自己調整到了最佳狀態。哪怕是管豹、岑淵這些在昨日戰鬥中受了傷的人。在丹藥的輔助下經過一晚后也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很快。宗主、宮主以及各位長老也全部到位。而為前十準備的那十把金光閃閃的椅子同樣被尉遲大長老放在了虛空中。

「進入前十的弟子入座。」尉遲大長老身形一閃。離開座位出現在空中。朗聲道。

「是。」

「是。」

聽到尉遲恕大長老的命令后。周雲峰等十名弟子都應聲躍出了人群。向金色寶座掠了過去。眨眼之間十人就全部坐在了金色椅子之上。

「今日對此次進入前十的弟子進行排名。今天的比賽不比前邊。為了避免運氣。所以今天的比賽不再是抽籤決定。但是十人之間都必須進行一場比斗。」待十人坐好后。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說的簡單一點。就是今天比賽的模式就是輪迴戰模式。 女捉妖師的神祕男寵 沒有運氣之說。一切靠實力。」

「一至十號。從左到有每一人會對應一個號。也就是艮宮岑淵對應一號、中宮羽一凡對應二號、坎宮管豹對應三號、巽宮羿空對應四號、中宮赤峰對應五號、震宮周雲峰對應六號、離宮塗冰對應七號、震宮葉川對應號、兌宮牧天谷對應九號。離宮獨孤剹對應十號。」

「第一輪比賽:一號對二號。三號對四號。後邊依次類推。第二輪比賽。十號對一號。二號對三號。後邊依次類推。比賽一共九輪。每一輪的比賽都是依照這樣的方式選定對戰弟子。」

「比賽之中。擊敗一人得兩分。平局各得一分。被擊敗得零分。最後以積分多少定排名。」尉遲恕大長老以最簡短的話將比賽規則解釋了一下。

「如此再好不過。」聽到尉遲恕大長老的解釋后。周雲峰心中暗喜道。

這種輪迴戰的模式可以讓周雲峰和更多的人交手。這對於他來講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如果還是按照昨天那種方式。他恐怕最多和四個人交手。現在好了。一下多了一倍的交手機會。

聽到是這樣的比賽模式。高興的可不僅僅是周雲峰一個人。台下的那些弟子同樣是欣喜不已。因為這樣他們就有機會多看幾場精彩的對決了。

「哈哈哈。太好了。還以為今天看不了幾場比賽了。想不到前十排名用的居然是輪迴戰模式。太好了。」

「輪迴戰模式。每個人都會與另外九個人交手。這裡面果然很難有運氣成分。」

沒有任何比賽是絕對公平的。哪怕是看似無比公平的輪迴戰模式也同樣是如此。畢竟比賽一開始就不可能給這次弟子太多休息的時間。如果在戰鬥中受傷。或者是連續遇到強悍的對手。 寶貝計劃:囂張媽咪壞爹地 在元力消耗的情況下實力自然要打折扣。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真遇到那種情況。只能說是這個人的運氣實在是太背了。

只不過相對於其他比賽模式來講。這已經是運氣成分非常少。相當公平的一種比賽模式了。

「比賽模式和規則你們已經清楚了。那麼本長老現在就宣布。今日奪戰賽前十排名戰現在開始。」尉遲恕大長老頓了一下后。神色肅然的說道。

… ??

read336();

第二十一章凌岳雷掌&帝雷指

現在作為裁判的尉遲恕大長老倒是省事了,不再需要抽籤,直接宣布每一場比斗的人員就可以了。

「第一場,一號對戰二號,兩名弟子上奪戰台,」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是,」

「是,」

尉遲恕大長老的聲音剛落,早已經準備好的岑淵和羽一凡同時站起身來,一步跨出,下一瞬間就落在了奪戰台上。

「比試開始,」尉遲恕大長老沉聲道。

兩人都是各宮的首席弟子,自然是老熟人,而且羽一凡作為真傳弟子中的第一人,其他首席弟子自然少不了會挑戰他,所以兩人交手的次數也不在少數。

既然是老熟人了,彼此知根知底,自然沒有什麼客套的必要,隨著尉遲恕大長老的一聲令下,兩人就瞬間激戰在了一起。

羽一凡乃是真傳弟子第一人,有著五星無敵王者的實力,岑淵雖然也是首席弟子,但是和羽一凡卻有著不小的差距。

「羽師兄,師弟又敗了,本以為這些年來師弟能將與師兄的差距縮小,現在看來不斷沒有縮小,反而被拉大了,」五六分鐘之後,岑淵臉色蒼白的苦笑道。

雖然每次和和羽一凡交手都是這樣的結果,但是在奪戰賽上仍然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而且還明顯感覺兩人之間的差距更大了,岑淵心中難免不是滋味。

「哈哈,岑師弟承認了,」羽一凡非常有風度的說道。

「中宮羽一凡勝,得兩分;艮宮岑淵敗,得零分,」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三號對四號,」

管豹對戰羿空,管豹在九大首席弟子中處於中游,實力極為強悍,實力早就已經達到了四星極限王者。

羿空雖然是一匹黑馬,但是大家並不認為他已經黑到可以擊敗管豹這位老牌強者的程度。

兩人整整激戰了大半個時辰,管豹雖然實力強悍,但是卻也未能擊敗羿空,同樣,羿空也未能奈何管豹。

「管師兄,我們平局可好,」羿空手持一張紫色大弓,警惕的看著管豹,沉聲道。

「羿師弟實力強悍,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好,就依師弟之言吧,」管豹看著羿空沉吟片刻,笑了笑,有些不甘的說道。

這樣的結果雖然不是管豹想要的,但是羿空實在難纏,擂台比斗對於用弓者本來就不利,但就是在這樣有利的形勢下,他仍然奈何不了羿空。

管豹心中也非常清楚,就算羿空不開口,繼續戰下去,最終也只能是兩敗俱傷,只不過他管豹開不了這個口,因為誰先開口就代表著服軟。

所以對於羿空的提議,管豹只稍加考慮了一下,就爽快的答應了,因為這是羿空給他的一個台階。

「此戰平局,坎宮管豹、巽宮羿空各得一分,」

「五號對戰六號,」

五號是中宮的赤峰,而六號正是震宮周雲峰。

「哈哈,周師弟,一直想和你一戰,想不到居然在這奪戰台上如願了,」赤峰看著周雲峰大笑道。

「哈哈,希望不會讓赤師兄失望,我也正好想見識一下屠荒三絕中刀絕峰雷王的厲害,」周雲峰笑道。

「哈哈,好,今天就看看是我峰雷王厲害,還是你風雲王強悍,」赤峰笑道。

「比賽開始,」尉遲恕大長老朗聲道。

「周師弟可小心了,為兄可不會留手,」赤峰將一柄大刀握在手中,戰意涌動的說道。

「放馬過來就是,」周雲峰取出噬天槍握在手中,微笑道。

「雷虎刀,」

赤峰眼中一道精光閃過,身形一閃就向周雲峰撲了過去,手中大刀帶著雷霆之勢向周雲峰斬了下去。

面對赤峰,周雲峰可不敢大意,手中噬天槍一轉,快如閃電一般迎了上去。

「擎天裂空,」

「轟,」

一擊之下,周雲峰不但沒有佔到半分便宜,反而還被逼退,雖然兩人都沒有使出全力,但是這已經足可看出赤峰的實力強悍。

「不愧是屠荒三絕中的刀絕,看來想要勝他必須拿出一些底牌才行,」周雲峰穩住身形后心中暗道。

雖然都只是試探,但是一招之中都多少探出了彼此的一些底細,在周雲峰感嘆赤峰的實力時,赤峰心中同樣震驚周雲峰的實力。

「雷龍刀,」

「戰魔咆哮,」

「轟,」

數息之間,兩人就已經交戰了數十個回合,在交戰之中赤峰刀絕的實力展現無遺,周雲峰也在交戰中漸漸落了下風。

「周師弟,如果你再隱藏實力,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哦。」赤峰戲謔的說道。

「哈哈。既然如此,雲峰又怎能讓赤師兄失望啦,」雖然處於下風,但是周雲峰卻沒有一點擔憂的意思。

言罷,周雲峰的氣勢突然一震,修為瞬間就突破本源後期小成達到了本源後期大成。

「居然突破了。不對,氣息穩沉,絕對不是剛剛突破。」赤峰見周雲峰的修為瞬間達到了本源後期大成,神色頓時一驚,失聲道。

「好你一個周師弟,我說你怎麼那麼氣定神閑,原來是你隱藏了修為。」赤峰看著周雲峰笑罵道。

「現在應該不會讓赤師兄失望了吧。」周雲峰微笑道。

「好。哈哈。那就盡情一戰吧。」赤峰暢快的大笑道。

真傳弟子中對周雲峰最了解的是赤峰兄弟兩人,同樣,對周雲峰的實力最好奇的也是他們兩人。

其實當初在虛空戰場見過周雲峰斗魂分身的實力后,赤峰就感覺周雲峰的實力應該不在他之下,而且在虛空戰場的還只是周雲峰的一道分身,而現在出現在奪戰台上的可是周雲峰的本尊。

「在真傳弟子中,能穩壓赤峰的只有羽一凡和牧天谷兩人,他可是前三的有力競爭者,也算是真傳弟子中的一大巨頭,只是遇到了周雲峰這匹黑馬,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兌宮宮主戲謔的說道。

「赤峰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四星極限王者巔峰,距離五星無敵王者也只有一步之遙了,只不過這周雲峰也不簡單,在隱藏修為之時,他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就已經不弱於四星極限中階王者,而現在修為達到本源後期大成,實力恐怕已經不弱於四星極限高階王者了。」坎宮宮主點了點頭,饒有興緻的說道。

「一場龍爭虎鬥,不愧是那一位的弟子。還真別說,這周雲峰的作風還真是極像那一位。哈哈。」艮宮宮主微笑道。

「吳師弟,說話可笑當心哦,邢太上長老可是回來了,要是他老人家聽到了你的話,嘿嘿。」戰天宗宗主看了艮宮宮主一眼,戲謔的說道。

「呃。嘿嘿。我也沒說什麼,想來邢太上長老就算聽到也不會在意的。」戰天宗宗主的話頓時讓艮宮宮主一愣,尷尬的笑了笑,隨即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艮宮宮主雖然位高權重,實力不弱,但是面對太上長老,不管是地位,還是實力,都還差了不少

赤峰,不僅被稱為刀絕,同樣是雷絕,雷系武者攻擊強大,手中大刀招招如雷霆,咆哮如雷龍。

周雲峰雖也身具雷系體質,並且還得到了雷帝的雷獄塔,在雷系一道上也可以說有著不弱的造詣,但是相比赤峰,周雲峰卻也不得不自嘆不如。

周雲峰雖天資過人,甚至可以算是妖孽之資,但畢竟七系同修,而且還兼修了《混沌煉心訣》,所以在「精」方面比起赤峰這樣的人物,還是略有不及。

「赤師兄在雷之一道的造詣真是讓雲峰佩服,自嘆不如啊。」周雲峰手中噬天槍快如閃電,一招連著一招,佩服的說道。

「我這算的了什麼,倒是周師弟的七系元力和毀滅之道才真是厲害,毀滅之道不愧是至高之道。」赤峰心中震驚的說道。

兩人嘴上雖在說,但是手上卻沒有半分減緩,兩人實力傾力施展,奪戰台上元力翻騰、咆哮,元力碰撞爆炸之聲也不絕於耳。

「雷岳霸刀。」

「戰魔咆哮。」

「轟。」

槍刀相接,兩人身形不由同時一震,但是兩人都元力涌動,未後退半步。

刀槍還未分開,赤峰空出的左手一翻,一掌向周雲峰的壓了過去,威勢驚人,絲毫不弱於先前的一刀。

「凌岳雷掌。」

「哈哈。一直以為赤師兄有刀絕之名,只有刀法頂絕,想不到赤師兄掌法也如此凌厲,倒真是讓雲峰意外。」感覺到赤峰那一掌中狂暴的威勢,周雲峰不但沒有緊張,反而大笑道。

只不過說話間,周雲峰手中噬天槍一震,借力一退,左手空出,一指向赤峰壓過來的雷霆之掌點了過去。

「帝雷指。」

赤峰有「凌岳雷掌」,周雲峰也絲毫不弱,翻手就是一「帝雷指」,威力絲毫不弱於赤峰的那一掌,甚至更加凌厲。

「轟。」

赤峰封號峰雷王,這並不僅僅是因為他的名字中有一個「峰」字,又是雷系體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所修鍊的戰技《雷岳霸刀》以及《凌岳雷掌》,山嶽乃峰,正好應對了赤峰的名,所以他才封號峰雷王。 ??

read336();

第二十二章悲催的刀間掌

不管是《雷岳刀訣》,還是《凌岳雷掌》,都是宇階中級戰技,威力驚人,再加上是雷系戰技,在同級戰技中可以說是極為強悍的存在。

只不過《凌岳雷掌》雖強,但是周雲峰的《帝雷指》卻也毫不遜色,甚至更強,畢竟他是公認的雷系最強者雷帝所創。

「轟。」

「噗。」

「帝雷指」果然不負雷帝之名,一指破掉了赤峰的「凌岳雷掌」,赤峰臉色驟然一變,欲收回手掌,但還是慢了,被周雲峰一指在手掌中留下了一個黑色的血洞。

見赤峰受傷,周雲峰心中頓時一喜,本來是應對的一招,想不到居然見了功效,雖然只是皮肉小傷,但是在交手之中也必然會影響反應速度,高手過招,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裂魂斷玄。」

經過數百年的不斷改進、完善,不管是《渾天擊》還是《極天訣》,都早已今非昔比,均已經達到了宇階低級,其中《渾天擊》更是走在了前邊,已經達到了宇階低級巔峰,距離宇階中級只有一線之隔,隨時都有可能突破。

《極天訣》是以的《破天訣》和《疾雷訣》為基礎所創,乃是七系功法,而《渾天擊》是周雲峰根據混沌之氣所創。

在踏入虛空戰場后,周雲峰本打算創出一道《極天決》的配套戰技,但是轉頭一想從無到有確實太難,所以最後就將目光盯到了《渾天擊》上。

本來周雲峰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但是沒有想到最後真的成功了,改進之後的《渾天擊》不但適用於混沌之力,同樣也適用於七系元力,而且威力比以前更強。

所以這樣算起來,《渾天擊》不但是《混沌煉心訣》的配套戰技,同樣也是《極天決》的配套戰技。

正是因為如此,《渾天擊》的完善提升就和周雲峰在元力和混沌之力上的造詣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此時周雲峰的《混沌煉心訣》已經突破到第八變,,紫魂變,《渾天擊》已然弱了一點,但是元力方面卻成了瓶頸,《極天決》如果不能進一步完善提升,《渾天擊》想要再進一步,恐怕也非常困難。

如果《極天決》能再次完善,哪怕只是宇階低級巔峰,恐怕《渾天擊》也能突破那一線,成為宇階中級戰技。

《極天決》是七系功法,而《渾天擊》更勝於七系戰技,雖然只是宇階低級,但是論威力絲毫不見得比宇階中級戰績功法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