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雖說沒打算向殺生丸嗆聲,不過一個“殺生丸SAMA”,一個“弱小的人類”,無不看得出遊子心裏的不忿了。


對於遊子的抱怨,殺生丸這次倒是沒有生氣,而且,對於聽了遊子的問題之後,難得遲疑了一下,沒有直接回答。

遊子就那麼定定地望着殺生丸,似乎他今天不給自己一個回答就絕對不會放過他一樣。

良久,就當遊子已經快要放棄和殺生丸這個面癱比賽誰先移開視線這種幼稚的遊戲時,殺生丸突然開口了:

“不好看嗎,這裏?”

“好看啊!”

被殺生丸的問題弄得一愣,不過遊子還是條件反射地老實回答道:

“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如此自然、如此美麗的山谷了!”

環視着周圍那在微風中搖曳的花朵和在花叢中嬉戲的蝴蝶,叮咚作響的小溪和在小溪中自由自在遊動的小魚,遊子的雙眼迷濛了那麼一瞬。

這一刻,遊子覺得自己似乎回答了千年前的京都,哪裏和這裏一樣,沒有尾氣污染、沒有高樓大廈,雖然看似生活沒有現代那麼舒適便利,卻更加貼近自然,心情更加暢快。

——那個世界,自己也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吧!

似乎感覺到了遊子內心的波動,虎源太自動從神操機裏面跳了出來,把手放在遊子的腦袋上摩挲着,似乎在默默地安慰着她。

殺生丸不知道遊子的腦子裏面到底在想些什麼,可是直覺地他非常不喜歡遊子此時此刻的表情,那種好像馬上就要隨風而去,跑到一個自己永遠都去不了的地方的表情。

所以,殺生丸直接開口,把遊子從回憶裏面拽了出來。

“那還有什麼問題?”

說完,殺生丸走開了幾步,彎腰在一塊大石頭上坐了下來。

——阿嘞,殺生丸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看着一條腿放直,兩隻胳膊隨意地放在另一支曲起的腿上,微微擡頭仰望着天空的殺生丸,遊子的大腦混亂了那麼一下。

如意劍仙 雖然自己不喜歡男人,可是當向來表現地好像優雅貴族的殺生丸猛地露出隨意一面的時候,那種優雅中帶着一絲絲慵懶的氣質,還是讓遊子晃了一下神。

真不愧是顫慄的貴公子,渾身都散發着致命的吸引力啊!

搖了搖頭甩掉瞬間浮現在腦海中那種驚豔的感覺,遊子仔細把殺生丸說的話連起來思索起來。

“好看嗎?”

“那還有什麼問題?”

遊子靈光一閃,一個看似荒謬,卻最貼近事實的猜測從遊子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而且她越想越覺得似乎就是那麼回事。

可是,可是那個人是殺生丸啊,自己一定猜錯了吧?

似乎察覺到了遊子落在自己身上那帶着糾結的視線,殺生丸把注意力從天上收回來,放到了遊子的臉上:

“怎麼了?”

殺生丸不不知道遊子爲什麼用那種眼神看着自己,她現在不是應該開心地在山谷裏面玩嗎?她明明說過這裏很好看的!

“那個……殺生丸……”

猶豫了一下,怕把自己給憋壞了,遊子還是把自己心底的疑惑問出來了:

“就是因爲這個山谷很漂亮,所以你才帶我來一起分享的嗎?”

遊子知道自己的猜測有點不靠譜,可是從殺生丸的言辭和舉動看起來,似乎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是很明顯嗎?”

殺生丸的眉頭皺了起來,一瞬間,遊子感覺到他周身的妖力似乎波動了那麼一下,周圍的氣溫一下子下降了好幾度:

“你不喜歡?”

走過了那麼多地方,見過了那麼多人那麼多妖怪,就算從來沒有把他們放在心上,見的多了,殺生丸也知道,女人就喜歡這些五顏六色的花花草草,雖然他從來不覺得這些沒用的東西有什麼好看的!

“不,我喜歡……”

遊子嘆息般地道,到了這個時候,她已經無比確定,殺生丸帶自己來這裏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帶自己來看花的,因爲他覺得自己會喜歡。

雖然震驚於殺生丸這種近乎於羅曼蒂克的做法,可是,可是……

遊子咬了咬牙,自己並不是真正多愁善感的十三四歲的女孩子,雖然也欣賞美的事物,可是沒有欣賞到讓殺生丸這種冷酷的大妖怪特意把自己領到這裏來的程度吧!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雖然不知道殺生丸抽的什麼風帶自己來看花,雖然也感動於殺生丸這種似乎想要取悅自己的舉動,可是當明瞭了殺生丸的目的之後,遊子實在沒有多少心情待在這裏了。

花是好看,如果是真正的黑崎遊子在這裏的話,一定會高興地快要瘋掉的,可惜,現在站在這裏的人,是內芯爲陽明的……自己。 殺生丸不解爲什麼遊子會露出這種近似於扭曲的表情,一開始的時候她不是還一臉欣喜嗎?

不過,既然遊子想要離開,殺生丸也沒有什麼意見,反正他本來帶遊子過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然而,殺生丸剛剛點了下頭,他和遊子還沒邁步,忽然,一片淡淡的粉紅色霧氣突兀地出現,把遊子和殺生丸兩人包裹了起來。

“怎麼回事?”

“什麼東西?”

遊子和殺生丸的眉頭同時皺了起來,他們已經察覺到了這片粉紅色霧氣並不尋常,腦子暈了那麼一下,即使屏息不吸氣,似乎也已經收到什麼影響了。

“唰!”

殺生丸一把摟住遊子的腰,腳下一點就向前竄出了老遠,就距離來看,絕對已經出了一開始進來的那個並不大的小山谷。

可是,兩人的眼前出了越來越濃的粉紅色霧氣之外,卻什麼都看不到,腳下的地面也一直是平的,周圍沒有山石、沒有樹木、沒有小動物……

一連竄了好多下,四周的環境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把我放下來吧,殺生丸。”

遊子開口對殺生丸道,一顆心早就提了起來,能把自己和殺生丸都困住的東西,絕對不簡單。

專情首席,前任請稍息 殺生丸並沒有依言把摟在遊子腰上的手鬆開,手上的力氣反而更加了幾分,打量四周的眼底也流露出淡淡的警惕。

雖然向來狂傲,可並不表示殺生丸就是一個魯莽的笨蛋。

遊子掙了掙,然後發現除了讓殺生丸摟着自己更加用力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用處之後,就不再掙扎了。

反正託這付小身板的福,遊子也不是第一次被長得比他高大的男人摟在懷裏了,這麼多年了,遊子早就從一開始的彆扭到現在的習慣了。

——都是男人,那麼矯情幹什麼!

遊子心裏這麼自我安慰着。

只是,這次的男人身份有點特殊。

殺生丸一手摟着遊子的腰,另一隻手的指尖冒出幾根光鞭,“啪啪”幾聲在空中揮舞了幾下。

可惜,帶着妖力的光鞭並沒有把那粉紅色的霧氣揮散,甚至可以說一點作用都沒起。

“這是結界嗎?”

遊子的緊皺的眉頭鬆開了一些。

對殺生丸的實力遊子可是非常清楚的,可是現在他的妖力卻對這粉紅色的霧氣完全不起作用,難道他們倆已經不知不覺中進了某種結界裏面了嗎?

如果只是結界的話,那麼只要使用所有妖怪所設結界剋星的村雨……

遊子的左手已經撫上了右手手背,現在村雨沒在外面,就在她的手臂裏面。

正打算召喚出村雨的遊子卻因爲殺生丸的下一句話而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不是結界。”

殺生丸的聲音裏沒有什麼情緒波動,語氣卻很篤定:

“這只是帶有顏色的妖氣,並不是結界。”

雖然不知道殺生丸是怎麼確定這不是結界的,遊子卻很相信他的判斷。

即使身體裏面有着一個算是妖怪剋星的村雨,遊子和它契約的時間畢竟還短,對妖怪、妖氣之類東西的瞭解還少,在這方面身爲大妖怪的殺生丸顯然更有發言權。

“什麼妖怪的妖氣這麼厲害?”

遊子的一顆心都緊繃了起來:

“你以前來這裏的時候都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遊子向殺生丸問道。

遊子相信殺生丸不是故意要害自己的,雖然殺生丸確實瞧不起人類,可是他也絕對不是那種喜歡耍陰謀詭計的妖怪,如果真的要殺遊子的話,他會親自動手而不會借用外力。

更別說從殺生丸的一系列舉動看來,遊子很確信,殺生丸對自己這個人類似乎還是挺不錯的。

難道就因爲自己曾經幫過他嗎?

“以前這裏只是單純的山谷。”

也許是被遊子毫不掩飾的信任取悅了,殺生丸的話難得地多了起來:

“那個時候我甚至沒有在這裏發現一隻妖怪的身影,所以無論是什麼東西,都是後來進來的。”

說話間,粉紅色的霧氣忽然一陣晃動,然後和出現的時候一樣突然的消失了。

可是殺生丸和遊子並沒有因此而鬆一口氣,神經反而繃得更緊了,因爲,隨着粉紅色霧氣的消失,一股彷彿可以震天撼地的妖氣猛然降臨。

“吼!”

龍吟般的嘶吼聲在遊子和殺生丸的耳邊響起,而出現在他們倆面前的,真的是一條龍,一條近百米長的紅色巨龍。

不是細長的那種東方神龍,而是好像帶着翅膀的蜥蜴一樣的西方龍。

——這裏明明是日本的戰國時代,怎麼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條西方大蜥蜴?

警惕的同時遊子滿心不解,這不科學!

“哈哈哈……”

忽然,一陣大笑聲響起,四面八方地聽不出來到底是從哪個方向傳出來的:

“本來我只是抱着萬分之一的希望你能回到這裏,所以在這個山谷裏面設下了陷阱,沒想到你還真的回來的,爲了一個區區的人類女人!

上天都要亡你啊,殺生丸!”

雖然還是找不到發出聲音之人的本體藏在哪裏,可是一聽這話裏的內容,恐怕就是傻瓜也能猜到那個傢伙的目標是殺生丸了,遊子是純粹被牽連的。

“哼,今天我就要看看這上天是怎麼亡我殺生丸的!”

殺生丸的聲音冷冰冰的,一點都沒有身處劣勢的自覺。

“這個傢伙是誰?”

遊子悄悄向殺生丸問道,就算今天真的死在這裏了,也要幕後兇手不是!

“你的敵人嗎?你到底把人家給怎麼了?”

對於有人或者妖怪想要殺殺生丸遊子一點都沒有覺得奇怪,畢竟殺生丸那性格在陌生人看來是相當不招人喜歡,很拉仇恨值的。

“我不認識。”

誰知道殺生丸的回答那叫一個乾淨利落,乾脆地讓遊子忽然有點可憐那個讓自己處在如此一個詭異地方的傢伙。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之一就是,你把一個人當做最大的敵人和對手,可是人家愣是不知道你是誰!

“不認識就費這麼大勁又是設陷阱又是找來這麼個大傢伙?”

遊子擡頭瞄了瞄不知道爲什麼在自己和暗中那個人說話的時候老實地待在原地不進攻的紅龍,眼神閃了閃。 “不認識?不認識!”

果然,暗中那個人被殺生丸激怒了,從那猛然拔高的聲音就可以感受到那個人內心深處那殺人的欲.望。

“我親眼見到你殺了我父親和母親,他們甚至沒有招惹你,只是不小心出現在你的視線範圍之內罷了!”

暗中那人咬牙切齒地道,語氣裏是滿滿的悲傷和仇恨:

“那個時候我還太弱小,等了那麼多年,現在終於有實力可以找你報仇了,殺生丸,今天你就把命留在這裏,陪我父母一起去冥界吧!”

說着,暗中那人聲音一冷,發出命令:

“攻擊!”

“吼!”

得到命令之後,那隻好像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的紅龍仰天大吼一聲,腦袋一甩,一個大火球就衝着遊子和殺生丸襲了過來。

火球的溫度很高,遊子只看到周圍的霧氣甚至都被蒸發掉了幾分的樣子。

殺生丸抱着遊子一跳,就閃開了火球的襲擊,同時殺生丸另一隻手一甩,黃綠色的光鞭衝着紅龍殺了過去。

別看紅龍的身體很龐大,動作卻很敏捷,雖然殺生丸的光鞭速度很快,紅龍仍然尾巴一擺,閃開了。

被眼中只有爬蟲大小的小蟲子反擊顯然讓紅龍怒氣勃發,腦袋再次一動,這一次,襲向遊子和殺生丸的就已經不是一個火球,而是一堆!

火球剛從紅龍的嘴裏出來的時候還很小,可是那個東西好像在迎風漲一樣,等到了遊子和殺生丸的面前時,已經成爲了直徑大概快要大三米的碩大火球了。

殺生丸也知道這些火球不能直接接下來,所以再次抱起遊子,快速地閃躲起來。

可惜這一次火球實在是太多了,即使殺生丸的動作一點都不慢,仍然沒有全部躲過去,一個火球帶着滾滾熱浪衝向了遊子和殺生丸。

因爲角度問題,火球明顯是朝着遊子那一邊滾過來的,感覺着越來越近的高溫,遊子的臉上一片嚴肅,手心裏已經出現了幾張鬥神符,隨時準備扔出去。

然而就當遊子的鬥神符欲扔還沒扔的時候,突然發生了意外。

遊子只覺得腰間一緊、身子一轉,自己就和一直摟着自己的殺生丸調換了一下方向。

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兩人的位置完全調換了過來。

“不要!”

遊子驚恐地大喊一聲,手裏的鬥神符急忙衝着殺生丸扔了過去,可惜因爲殺生丸突然動了一下,有了那零點幾秒中的耽誤,火球已經吻上了殺生丸的身體。

“唔……”

遊子只覺得緊貼着自己的身體微微那麼一僵,耳中傳來了他的一聲悶哼。

——殺生丸受傷了。

“殺生丸,你怎麼樣了?”

遊子焦急地從殺生丸的懷裏出來,檢查着他的身體。

白色的和服被燒得一片焦黑,尤其是直接受到攻擊的那半邊更是變爲了一片灰燼,露出的皮膚又紅又黑,甚至那張英俊的臉龐上也被燎起了一個個水泡!

“你幹什麼傻乎乎地和我換位置啊,一個火球而已,難道我還擋不住嗎?”

遊子又急又氣地衝着殺生丸喊着,手下的動作不停,一連掏出了好幾張鬥神符,開始爲殺生丸療傷。

如果以前有人敢對着自己用這種語氣說話,殺生丸的光鞭早就揮過去了,可是這一次,他竟然沒有一絲生氣的感覺。

或者說,殺生丸的心裏甚至有那麼點愉悅,連身上被火燒的疼痛都被掩蓋住了。

爲什麼沒有感覺到生氣?是因爲遊子眼底那毫不掩飾的關心和擔憂?

可是向來自詡爲強者的自己不是很不屑於那些軟趴趴的人類纔有的感情嗎?

總裁大叔祕密愛 殺生丸自己心裏也沒有一個準確的回答。

這邊一人一妖一個療傷一個享受被關心的感覺,倒是把罪魁禍首的紅龍給完全無視了。

然後,紅龍就怒了,嘴一張,又是幾個火球衝着遊子和殺生丸飛了過來。

殺生丸手一擡,剛打算反擊,那隻擡到半空的手就被遊子給按住了:

“不要動,你的傷害沒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