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怪媽咪討厭這個老男人,而他也註定了會是爹地的手下敗將!


兀自想著,東方王子猛然將匕首刺向楚銀南,「欺負小孩子的老男人,臭不要臉!」

雖然沒偷襲成功,但是東方王子也算是儘力了,心裡自然也沒有先前那麼鬱悶了。

楚銀南抓著東方王子的手腕,小心翼翼地將鋒利的瑞士軍刀摳出來扔到身後,鳳眸里多了幾分少有的狠戾。

「東方王子,別以為我喜歡你媽咪,就不會動手教訓你……我警告你別來招惹我!」

看到楚銀南臉色突變,王子勾起嘴唇冷笑道:「我可沒有招惹變*態的習慣,分明是你處心積慮地把我們綁來這裡的。其實我也比較困惑,你是吃飽了撐得嗎?」

就是這種陰陽怪氣的調子,膈應的楚銀南渾身不舒服,而他又沒辦法對秦菲的兒子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

秦菲是他小心翼翼呵護了這麼多年的女人,愛屋及烏的道理他還是懂得。

不過聽這個小傢伙的意思是,東方玉卿也沒有找到秦菲,那個小妮子到底躲在哪裡?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傷害你,所以才變得這麼有恃無恐?」

楚銀南冷聲反問的同時還猛然間攥緊了東方王子的手腕。

東方王子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氣,說話的語氣也帶著幾分微不可查的顫音:「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否則我爹地不會放過你的!」

其實東方王子心裡清楚,他若是想要全身而退,就要適當地放低姿態,不能盲目地以卵擊石。可是又看不慣楚銀南這幅囂張的模樣!

「寶貝,你緊張什麼,我又不會真的傷害你。」

楚銀南突然鬆手,將東方王子抱了起來,看向小傢伙的眼神也充滿了戲虐。

看來這個小東西也是個硬骨頭!

短暫的瞪視后,東方王子皺眉問道:「你到底想要幹嗎?我爹地也在找我媽咪,對你一點利用價值都沒有。」

楚銀南始終沒有錯過王子面部上出現過的任何細微變化,自然清楚這個小東西是在變相地與他談判。

「我突然發現,你比你媽咪有趣多了,不如留下來給我當兒子吧?」

東方王子氣結,恨得咬牙切齒,「神經病!你沒錢找女人的話,我可以拿出自己的壓歲錢給你。若是你身體不行,那就另當別論了!」

只見楚銀南的下顎緊緊的咬合著,一點一點兒地收緊了手臂上的力道,真恨不能將王子的腰給捏斷了。

異世血族親王 強烈的痛感來襲,迫使王子開始拳打腳踢,「有種你放我下來,欺負小爺算什麼本事?」

楚銀南看著王子眸底的陰騭和倔強,深邃的眸子里跳躍著勢在必得的囂張氣焰。

就在楚銀南愣神的一瞬間,東方王子趁機揮了一拳,瞬間就把楚銀南的鼻血給打出來了。 劉阿八,巨鯊幫的人都叫他劉先生。

此人一直很低調,聲名不顯,龍關城知道他存在的人不多,而他的武力在巨鯊幫中了解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余化龍三關攔方昊天,第三次竟然不是派副幫主劉盾而是洗劉阿八時,全幫上下都很意外,劉盾更是不服。

就是到了現在,劉盾還是極不忿氣道:「幫主,你是故意讓姓方的容易闖關才讓劉先生把守第三關嗎?」

余化龍的樣子看上去不到四十歲,身形魁梧,國字臉,短髮,看上去很有神,特別是他的雙眼,炯炯有神,不怒自威。

在余化龍居住的房子二樓,他和劉盾並肩而站。

余化龍對劉盾是很信任的,也是很看重的,不然的話也不會讓他當副幫主了。

劉盾對余化龍也是尊敬有加,從來沒有質疑過余化龍的決定,但今天余化龍的安排卻是讓他覺得很不可思議。

「你們一直不知道,劉先生的實力一直在你之上,」余化龍笑道,「甚至可以這麼說,劉先生如果戰敗,便代表我也打不過這個城守大人了。」

「啊?」劉盾一下子瞪大眼睛,「劉,劉先生的實力在我之上?不可能吧?」

但劉盾其實就信了,因為他了解余化龍,如果不是的事,余化龍絕不會這麼說。

於是劉盾不需要等余化龍回答,再看向前方大道上與方昊天對峙的劉先生,目光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

他對劉阿八一直很尊敬,但這種尊敬,是因為劉先生的智謀以及余化龍對劉先生的信任,從來都跟實力無關。

劉盾一直認為自已就是巨鯊幫的第二高手,然而現在才知道他充其量只能排第三,大家眼中足智多謀的劉先生在武力上原來一直深藏不露。

「按照幫主的說法,先生的實力這麼強大,這個城守應該打不過先生吧?」劉盾的目光隨之看向方昊天。

「你上次回來不是說人家深不可測嗎?」余化龍輕笑,「誰贏誰勝,打過就知道。但我是期望這個城守大人贏啊,如果他沒有自保的實力,我斷然不會讓他聯手對付那幫老鼠了。」

「轟隆!」

巨響驟起,方昊天和劉先生動手了。

劉先生跟方昊天對了一拳就被震退一百多米遠。

一吻封緘,老公太危險 方昊天退後十米左右,身體晃了晃就停下。

如果按這一拳來算,方昊天勝出劉先生許多。

所以不管是三十六金剛還是七十二銀將,或是其餘的巨鯊幫幫眾,或是此時在外圍高位盯著巨鯊幫的那幫人,都認為這第三關方昊天過的也很輕鬆了。

劉盾的眉頭都是微皺了一下,愕然看著幫主。

如果按幫主所言,那方昊天的實力豈不是也比幫主強大這麼多?

余化龍笑道:「城守大人的力量還真不差,但先生的實力不在拳頭上。」

「是什麼?」劉盾下意思問,然後他看到劉阿八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把長槍。

此槍一出,能量繚繞,就好像一團雲彩將劉阿八的長槍籠罩著,而一槍在手,劉阿八的氣勢也是一下子變得霸道強橫了起來。

方昊天隔得這麼遠,突然就有了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感覺先生變了另一個人……」巨鯊幫的人都是瞪大了雙眼,彷彿現在才認識他們眼中的劉先生。

也確實可以這麼說。

現在的劉先生,巨鯊幫中除了余化龍之外,其餘的人都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先生。

以前的先生只是智慧的化身,現在簡直戰神。

「你擅長什麼?如果擅長武器,希望你能亮出武器。」劉阿八拖槍前行。

九轉神帝 方昊天想了想,將赤霄炎龍劍亮了出來。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亮劍。

本來他用拳頭同樣有很大信心打敗劉先生,但他還是選擇了用劍,這代表他對劉阿八的尊敬,因為直到現在,劉阿八的氣勢雖然霸道強橫,壓迫感強烈,可是沒有殺機。

也就是說,劉阿八真的純粹是把關,對方昊天並沒有半絲殺念。

對一個壓根就不想殺人的對手,方昊天更願意給予對方最大的尊重。

對於武者來說,最大的尊重,就是以最強大的實力打敗他。

「謝謝。」劉阿八突然道謝。

他是出了名的智者,看到的自然與眾不同,方昊天剛才想了想的剎那神情,劉阿八就看出方昊天赤手空拳就有必勝的信心,但最終還是亮劍不是為了什麼穩當,而是純粹對對手的尊敬。

看出來了,劉阿八對方昊天這個城守好看頓時大增,更是忍不住出聲言謝。

只是這一聲謝,極少數的人才懂,大部份的人卻是疑惑了,這謝從何來?

方昊天懂,他笑了笑。

下一刻。

「砰!」

兩者幾乎同時一踏地面便是瞬間對沖暴射,轉瞬接近。

咻咻咻……槍尖抖動間一下子就化為無數道驚艷的槍影,鋪天蓋地,如狂濤駭浪般席捲過來。

兩者雖然都沒有殺心,彼此也都尊敬對方,但出手卻是毫不留情,一出手幾乎是最強大的殺招。

妖妃養成記 「這……」

劉盾看著這席捲的槍影,遠遠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強大,他深知他面對的話根本無法化解,至此他徹底知道先生的武力真的在他之上,而且超越了太多,說媲美幫主真的一點都不為過了。

巨鯊幫其餘的人也是一下子傻眼。

「原來先生這麼強大啊!」

一個個此地才真正明白幫主為什麼派先生守這第三關,而不是副幫主劉盾了。

劉盾的實力如何,幫中很多人因為多次見到劉盾出手,所以心裡算是有個譜,但現在一眼就看出,副幫主的實力跟先生的差距太大了。

「好槍法!」

方昊天突然大喝。

席捲的槍影只是表面,實際上劉阿八槍招的厲害之處就是每一道槍影幾乎是不同的招式在變化,只要你擋或退,跟著下來你面對的是連綿不絕變化無窮的殺招。

這就意味著面對這樣的槍招,你擋不是,退也不是。

當然,前提就是你的實力在劉阿八之下才是這樣。

如果你比他更強大,或是說看出槍招的破綻,你當然就知道如何化解了。

「轟!」

方昊天面對如此密集變化莫測的槍影,他選擇直刺。

觀戰的人都是一下子在驚,這樣直刺的話,人家的槍影豈不是大部份都落在你的身上,不是一下子就將你捅成馬蜂窩嗎?

可是沒有人察覺到,方昊天一劍直刺時,余化龍和劉先生的臉色同時都變了。

余化龍跟著就輕輕嘆息,道:「先生敗了。」

劉盾莫名其妙:「明明要贏了,怎麼是敗?」

「砰砰砰……!」

無數道撞擊的悶哼聲突然爆發,一聲比一聲響,劉阿八的槍影好像每一道都是鞭炮,方昊天一劍直刺便是火苗,一下子就將槍影給點著爆炸了。

槍影爆炸的厲害,槍影看上去更加密集,一下子就將方昊天淹沒。

「先生威武!」

「哈哈,先生贏了。」

「真沒想到先生這麼強大,竟然一招就贏了!」

「先生的他招也確實太厲害了啊,感覺無敵,真的不知道如何破解。」

看不出其中端倪的巨鯊幫幫眾頓時一片歡呼,一些人更是擊掌慶祝,甚至三十六金剛和七十二銀將有人忍不住跑過來了。

外面龍關城看熱鬧的人,心境卻是一下子複雜。

他們很多人的心情一直是很矛盾的,希望方昊天贏也希望巨鯊幫的人贏。

如果方昊天贏了,就意味著巨鯊幫這個龐然大物從此也有人壓制其銳氣了,但也意味著從此龍關城真的要以城守衙門為尊了。

反之,巨鯊幫如果贏了,仍然無人可以凌駕於巨鯊幫之上,巨鯊幫仍然是最強大的,在龍關城仍然是第一大勢力,城守衙門還是無法壓制他。

可是槍影籠罩中,方昊天的輕笑聲卻是從中傳出來:「承讓了!」

槍影突然一震,化為了輕煙一般突然散開。

然後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到方昊天的劍抵在了劉阿八的心臟位置,而劉阿八的槍身扛在方昊天的肩上,槍尖在方昊天的身後位置,一看就知道剛才一槍刺穿了。

結果很明顯了,方昊天如果想殺劉阿八,只需要將劍一送便送進劉阿八的心臟。

還在歡呼的巨鯊幫幫眾全部呆住,完全是好種最興奮的時候被人從頭頂澆下一盆冷水的感覺,一下子就懵了!

先生這麼強大的槍招,不是將方昊天刺成馬蜂窩了嗎,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如此強大可怕的槍招,竟然一劍破了?

二樓之上,余化龍笑看著目瞪口呆的劉盾,道:「怎麼樣,我沒說錯吧?別發獃了,下去接近我們的城守大人吧!」

余化龍轉身下樓。

劉盾盯著將劍收起的方昊天,好一會才定了定神,趕緊轉身下樓,心裡突然暗中慶幸,當時在城守衙門前,他選擇退走絕對是這輩子最明智的選擇啊!

下方,方昊天收劍,問:「現在本官可以見余幫主了嗎?」

劉阿八將槍收起,笑道:「請城守大人隨我來。」

劉阿八轉身帶路,方昊天信步跟隨,神色輕鬆,還不時看看左右兩邊的環境。

余化龍的住處到了! 突如其來的酸痛,讓楚銀南手臂一松,東方王子順勢跳了下來,往後躲去。

「啊……你,你這個小混蛋!」

「還不快點過來,給老子拿點餐巾紙……」楚銀南一手捂著鼻子,惱羞成怒地沖著躲到牆角的東方王子吼道。

「你活該,誰讓你捏我的?」東方王子多少有些幸災樂禍,不過還是象徵性地打量了一下屋內的擺設,很快就看到了不遠處放置的紙盒。

東方王子假咳一聲,憋住笑意,一本正經地要求道:「想讓我幫忙也可以,那你不許傷害我小叔叔,還有我妹妹。」

「嗯。」楚銀南不情願地用鼻子哼了一聲,臉色明顯變得超級難看。

特么的,早知道就不抱這個臭小子了,竟然把他搞得如此狼狽。

楚銀南氣呼呼地坐到了沙發上。

鑒於對楚銀南的厭惡,東方王子拿著紙巾走過去,故意用力按在了楚銀南的鼻子上。

「喂,你這該死的小屁孩,就不能溫柔一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