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她被……


想到這裏,蘇倩慌忙掀開被子詳細的檢查了一番,發現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一樣,一顆懸著的心這才落了下來。

但很快她又氣憤了起來,自己的身體凹凸有致,皮膚白嫩光滑,怎麼身邊的男人竟然對她無動於衷,難道自己真的是沒有魅力嗎?

還是他哪方面不行?

正在她氣憤和懊惱之時,劉黎明徐徐的睜開了眼睛。

蘇倩看到劉黎明醒來,一臉的尷尬,臉頰紅撲撲的,隨即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劉大夫,你醒了?」

「嗯。」

這一刻,劉黎明看着蘇倩一臉緊張和羞澀的樣子,也傻眼了,麻溜的跳下床。

幾秒鐘過後,慌忙解釋道:「蘇,蘇,蘇醫生,你聽我解釋……」

還不等她將話說完,蘇倩便打斷了他的話。

「劉醫生,我知道我們之間沒有什麼,這事不怪你,你先出去吧!」

聽到蘇倩這麼說,劉黎明摸了摸腦門,心中暗自竊喜,總算是遇到了一個明事理的女人,否則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戴沐白給朱竹清解釋了事情的原委,眾人未至學院門口,行至一半,就碰到了趕來的趙無極等人。

「無極,小舞人呢?怎麼她把你們找來了,她自己反倒沒人影了。」弗蘭德說道。

趙無極說道,「小舞那丫頭說她大姨媽來找她了,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回宿舍了。」

「她大姨媽來找她和她肚子不舒服有什麼關係?」弗蘭德詫異的問道。

趙無極摸了摸頭,「俺也不清楚,以前也沒說那丫頭有什麼親戚。老大,你曉得不。」

「我也不曉得她有什麼親戚,算了,不管她了。」

弗蘭德搖了搖頭,看了眼不知道為何,表情極為怪異的馬紅俊等人,弗蘭德說道,「怎麼了?莫非小舞這親戚有問題?」

水冰兒眼角帶笑,玉手輕掩其口,朱竹清莞爾,馬紅俊一頭黑線,戴沐白、寧榮榮和奧斯卡就更加誇張了,像得了羊癲瘋一般,身體哆嗦的直打擺子,口中更是無意識的發出一聲聲「哼哼哼!」的豬叫聲。

「弗老大問你們話呢,你們這是中邪了?還是得失心瘋了?」柳二龍說道。

戴沐白幾人不自覺的脖子一縮,「哼哼哼!」的笑著將馬紅俊推了出來,「還是讓他自己說吧。」

「哦?臭小子,小舞這親戚是不是真有問題?看你們一個個表情如此詭異。」弗蘭德說道。

馬紅俊摸了摸鼻尖,小心翼翼的說道,「老師,我說了你們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啊。」

「別廢話,快說吧。」弗蘭德說著點了點頭。

馬紅俊說道,「女子二七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而魂師有魂力改善身體,所以這發育比常人還要快,這個就不說了。我以前在一本書上看過,說女子天葵又名赤龍、月信,俗稱大姨媽。」

「呼!」

馬紅俊話音剛落,史萊克學院校區街道上便颳起了一股狂風。

「混小子,老娘今天不將你屁股揍開花,老娘就跟你姓。」柳二龍柳眉倒豎,一臉寒霜的將馬紅俊拎在手中,手中火光隱現,毫不猶豫的向著馬紅俊的臀部扇了過去。

原來剛剛還在侃侃而談的馬紅俊被柳二龍拎在了手中,原來剛剛那股狂風是柳二龍速度太快所致。

「啪!」

「啊!」

「啪啪!」

「啊啊!」

「啪啪啪!」

「啊啊啊!」

柳二龍扇一巴掌,馬紅俊就慘叫一聲,一時間啪啪聲和啊啊聲交織在一起,彷彿形成了一道奇怪且美妙的樂章。

「嘶!」屁股上傳來的火辣辣的感覺,讓馬紅俊不自覺的倒吸一口涼氣,他在哪?他在幹嘛?他為什麼會被打?

「二龍姐,你打我做甚?快停手,別打了。」馬紅俊一臉不明覺厲,柳二龍這是發的哪門子神經,好端端的打他做甚。

「哼!」成熟美艷的高挑美女冷哼一聲,修長的玉手火光隱現,巴掌依舊連續不斷的向著馬紅俊的屁股招呼而去。

「二龍姐,饒命啊,我這到底怎麼了?」馬紅俊嘶聲裂肺的喊著,他都被柳二龍這猝不及防的啪啪給打懵了。

「哼,你說怎麼了,你自己不清楚嗎?」柳二龍冷哼道。

「老師、師叔,救命啊。二龍姐,請給我個體面的死法,讓我知道我到底怎麼了。」馬紅俊「啊啊啊」的慘叫著,聲音聽起來凄慘無比,聞之讓人潸然淚下。

「怎麼了?你難道不知道老娘的武魂就叫赤龍?」柳二龍冷哼道。

「?。?」

馬紅俊一愣,不作死就不會死,也不叫了,生活就像那什麼,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只能享受了。

「怎麼不說話了?知道自己錯哪了?」柳二龍冷哼道。

馬紅俊欲哭無淚的弱弱說道,「其實我一直以為您的武魂是叫火龍來著,但既然如此,這頓打我挨的不冤。」說著一副坦然受之的樣子,這是他自己作的,他沒有怨言。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等水冰兒、戴沐白等人反應過來時,馬紅俊已經不知道挨了多少巴掌了。

就在這時,凜冽的寒冰突然將柳二龍的身體冰封,接著屁股紅腫的馬紅俊已被水冰兒護在了懷裡,與此同時,柳二龍身上的寒冰也在瞬息間消失不見。

「二龍姐,你放過小俊吧,你要是覺得不痛快,你可以打我出氣。」水冰兒說道。

「二龍老師,求求您放過我們老師吧,您要打就打我們。」林陽和趙瑞說道。

大師拍了拍柳二龍的肩膀,勸道,「二龍,算了。紅俊這小子稀奇古怪的辭彙不少,小三的名字就被他玩壞了,不知者不怪,饒了他吧。」

「是啊,二龍妹,這就是個混小子,饒過他吧。」弗蘭德也勸道。

「二龍老師,就饒過紅俊這一次吧,他也並非是有心的。」趙無極、戴沐白等人也出言勸道。

藍霸三傑茫然的愣在原地,不知被那位漂亮學妹護在懷裡的幼童到底是何人,為何又被兩個六七歲的少年叫做老師,竟然值得這麼多人愛護。

「哼,老娘武魂以後就叫火龍,你們都給我記好了,是火龍。以後我要是聽到有什麼不好的傳聞,你們就給我等著。」柳二龍威嚴的環視著在場的所有人說道。

「這是自然,我們一定給你保密,誰要敢亂嚼舌頭,不用你出手,我這個當老大的就替你剝了他們的皮。你們能不能做到?」弗蘭德說著向眾人問道。

「能!」眾人應道,腦袋如同小雞啄米,連忙點頭保證。

「小紅俊,說說吧,男子的又叫什麼,你要是說的讓我滿意,姐姐就放過你。」柳二龍盯著馬紅俊說道。

馬紅俊縮了縮脖子,弱弱的說道,「二龍姐,我不說可以嗎?」

「你說呢?」柳二龍沉聲道。

「好吧,冰兒姐,你先放我下來。」馬紅俊無奈應允,死貧道不死道友,他今天豁出去了,心道沐白啊,兄弟對不住你了,真是抱歉。

水冰兒無奈,只好放下馬紅俊,但見他身上金紅色火光繚繞,沒一會的功夫,剛剛還高高紅腫的屁股就恢復了原樣。

「阿嚏!」

一聽這噴嚏聲,奧斯卡莫名打了個寒顫,拉了拉他旁邊的戴沐白,神神秘秘的說道,「大老白,有人想你了。」

戴沐白揉了揉發癢的鼻子,毫不猶豫的說道,「別瞎說,竹清在旁邊呢,要想也是我家竹清在想我。」

「嘿嘿,你就瞧好吧。」奧斯卡神秘一笑,挑了挑眉。 而其餘的兩位女同學,更是美若仙女下凡。

濃密黑亮的長發披散肩膀與後背,露出飽滿而光滑的額頭,小巧精緻的鼻子,眉毛和眼神都極為溫柔,光是單獨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和藹可親,她們嘴角上揚,笑容散發着自信。

兩位少女即便是身上穿着統一的學校制服。

但是卻依舊能夠看出一些少女成熟以後的柔美曲線。

不僅如此,她們兩人的身材比例也很好,就算在相機裏面依舊能呈現出她們完美的苗條。

畢竟此時站在下面的五個人,實在是太過耀眼了……

殷智光甚至感覺到,冥冥之中彷彿在無形之中有一道光,刺傷了的殷智光的雙眼。

「智光!智光!你快看神輝學長,他真的太帥了!我的媽……」

閨蜜一邊興奮的嚷嚷,一邊伸手摟過來殷智光的脖頸,逼着殷智光看向手機屏幕裏面的學生會長。

殷智光下意識的蹙眉。

被逼無奈的瞧了一眼,發現學生會長板著一張臉,整個人都散發着生人勿進的氣息。

光是看表面,就知道是一個冰山男神級別的人物。

只是很可惜,她就是對冰山系不太感冒,從以前就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和冰山系最搭的莫過於是那種,能夠融化冰山的小太陽系列女生。

所以即便那個學生會長,面貌多麼優秀,多麼被學院女生歡迎,都好像與自己距離很遙遠,感覺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

而就在她這樣想的時候,學生會長忽然拿起話筒,準備開口講話。

「同學們好,我是學生會長神輝,假期生活已經結束了,現階段我們迎來了新學期。」

「希望大家能夠收斂身心,將注意力集中在學習這件事情上,好好讀書報答學校的栽培,老師的教導,成為國家未來的優秀棟樑,為建設新未來而努力奮鬥……」

殷智光聽着學生會長極為官方的發言,忽然有些懷念起了高中學習的那一段時光。

那段,雖然每天被考試卷子以及作業壓得喘不過來氣,卻最單純,最青澀的時光。

「……我們將以認真、拼搏、努力、奮鬥的精神,認真學習,認真聽講,積極參與學校及老師佈置下來的學習任務。學生神輝會代表全體學生髮言完畢,謝謝大家。」

在神輝學生會長的講話結束后,整個體育館內的各個角落之中,都傳來了雷鳴一般的掌聲。

殷智光更是激動的鼓起掌來,她也是頭一次發現,原來真的可以有人,頂着一張無比帥氣俊冷的臉,聲音冷冰冰且面無表情來念完手中的稿子。

實在是奇怪,這樣盛大的開學典禮,在念稿子的時候,難道不應該禮貌性的微笑嗎?

台下的老師們和校長可都看着呢,這樣真的可以嗎?

就在殷智光低頭看向下面坐着的學校領導時,發現學校領導倒是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反而也伸手贈與這個叫神輝的掌聲。

唐妙禹趁著掌聲還沒有停止,立即小聲將系統叫了出來。

「系統……」

【我在。】

「這個神輝什麼來頭……」

【好的,正在問您查找關於靈順中學,學生會長神輝的相關信息。】

【神輝,神家企業的未來繼承人。性格特徵:冷漠。在靈順中學讀高二,成績排名第一。學生會長。深受老師與學生的愛戴。深受99%學校女生的歡迎……】

「可以了,知道這些就可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