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有自虐傾向?


「該拿摩蘇雅怎麼辦?」

「問題是這輩子愛的人是黛麗絲,或許也愛嬋娟、平兒、安若梅,甚至虞姬。」

「但對摩蘇雅絕對是一絲一毫的感情都沒有。」

夏洛奇鬱悶了。

夏洛奇麻煩了。

心中有點亂了。

「喂,快點給錢。」

「你不會連虛空神的賬都敢欠吧?」

「一邊去,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

夏洛奇正沒好氣呢。

愛尼瑪虛空神不虛空神。

自己的幾個好女人一下子都沒了,竟然還要捏著鼻子接受這個前世的老婆。

還必須放棄光明神位,投入黑暗神界?

這情何以堪?

這太違心意了。

菲娜沒想到夏洛奇真敢懟她。

差點沒被噎死。

泄露了秘密,若拿不到錢,菲娜會受到宇宙規則譴責的。

絕對削減戰力。

所以菲娜不是真的愛錢,而是怕宇宙規則。

無奈之下,菲娜只好抓取摩蘇雅與夏洛奇的前世片段以及摩蘇雅幾次捨命相救的場面。

給夏洛奇看。

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嘿嘿,看來還真是前妻。」

「那現在算什麼?」

夏洛奇將一百萬魔山幣扔給菲娜,讓她恢復摩蘇雅的狀態。

菲娜接過錢,說:

「你給多了,不過我相信你以後肯定還會跟我問一些秘密的。」

「所以,多餘的先存在我這。」

菲娜手一揮,摩蘇雅又活靈活現了。

「聽清楚了么?」

「夏洛奇,選擇我,還是選擇光明?」

「你能不能別用這副模樣跟我說話,換成黛麗絲的。」

摩蘇雅大怒。

「你的意思是說我這模樣你不喜歡了?」

「不是不喜歡,而是很不喜歡。」

夏洛奇冷冷的說道。

「咱們倆沒得談,開打吧。」

「光明與黑暗,總有一拼。」

夏洛奇「嗖」的抽出盤古斧,迎風一晃就是千丈。

自己也化身比蒙,高達萬丈。

既然自己是她老公,怎麼著也得顯得偉大些吧,不然怎麼鎮得住這婆姨。

摩蘇雅臉色難看之極。

「該死的傢伙,早知道這樣,我當時就不該心軟。」

「救了他,卻失去了他的心。」

摩蘇雅也隨風暴漲,滔天的黑暗能量朝她胸口凝聚。

紫月神劍亦長達千丈。

兩人不再說話,「噹噹當」的對劈起來。

千萬招后,夏洛奇故意露出一破綻,被摩蘇雅一劍戳穿了右胸。

「好劍法!」

前夫,後會無期 夏洛奇用手緩緩將紫月神劍拔出。

「再來!」

夏洛奇狀若瘋癲,盤古斧舞成了混沌光影。

摩蘇雅一愣,居然傷到夏洛奇了。

但見夏洛奇如此兇猛的攻殺過來,只好繼續揮劍迎戰。

黑暗見到光明,沒來由的激起摩蘇雅的殺性。

夏洛奇也是如此。

但夏洛奇凝聚了虛空本源,自持力要大許多。

在兩種絕對對立的能量碰撞中,夏洛奇還能剋制內心要徹底消滅對方的意念。

又是千萬招,殺的是天昏地暗。

月娥、霓裳都看傻了,不知該如何是好。

因為這人與夏洛奇的關係她們還不是很清楚。

也不能造次上去幫忙,幫誰的都不好。

只能在旁邊傻看著。

崑崙墟的海浪被兩人對戰攪動的激蕩起伏,一招接一招的製造海嘯。

許多龍靈紛紛被吸引過來。

又是一招刺在夏洛奇的左肩。

從前扎到后,摩蘇雅的手都摁到夏洛奇的肩窩上了。

夏洛奇淡然的抬頭看摩蘇雅,發現她的眼眸依然呈深深的幽暗之色,渾然看不見一絲憐惜。

夏洛奇有些痛苦的用右手將摩蘇雅的長劍緩緩拔出。

帶著淋漓鮮血,從紫月劍鋒上滴滴灑落。

「嗯,再來!」

夏洛奇用手指點了一下肩頭四周的穴位,止住血。

繼續揮斧再戰。

「開天!」

每傷一次,夏洛奇的盤古斧的氣勢就攀升一分。

開始時僅僅為戰神初級,現在已經是戰神境中級。

摩蘇雅見夏洛奇的力道加重。

也不客氣,長劍中揮灑出的黑暗能量亦加倍。

千萬招后,崑崙墟時空已然被兩人攪的天昏地暗了。

「撲哧!」

又是一劍!

此劍從夏洛奇左腹刺過,直插到底。

夏洛奇右手板斧被撇在外,無法回援。

就此受傷。

夏洛奇一口血噴出。

這次應該傷到了丹田。

夏洛奇眼中光明火焰猛的閃爍。

依舊是穩穩的將長劍拔出。

「嗯,再來!」

如此,兩人大戰有一個時辰,夏洛奇連受六劍。

分別是胸口、肩頭、小腹、大腿、胳膊、後背。

「好了,加上你,這一世我愛了這麼多人。」

「不管這些人跟你是什麼關係,我都認。」

「我坦言,我愛她們。」

「受你六劍,不知能不能還清她們對我的情誼。」

「現在,我欠你的也一併還給你。」

「這樣,咱們就不相欠了。」

「希望你不要再糾纏我。」

「或許上輩子我們可能愛過,也快樂過。」

「但這輩子,我只愛那些人。」

「不愛你。」

「再見!」

夏洛奇右手一斧猛然劈下,正中自己心口。

從前穿到后,左胸頓時出現一個大洞。

「不!」

崇禎八年 摩蘇雅似乎又清醒了,從絕對黑暗中恢復了理智。

「不!」

摩蘇雅瘋狂的撲過來,抱住從高空中倒下的夏洛奇。

眼中流下一行血淚。

「夏大哥,我是黛兒,我愛你。」

「夏大哥,我是嬋娟,我愛你。」

「夏大哥,我是平兒,我愛你。」

……

這一世的女人一個一個深情而絕望的呼喊著夏洛奇的名字。

夏洛奇的頭髮一下子全白了。

心口的鮮血瘋狂的噴涌。

摩蘇雅用自己的胸部緊緊的壓住,但不管用。

「摩蘇雅,是吧,我承認你救過我。」

「但這一世我想我沒辦法愛上你了。」

「因為我愛她們。」

「你覺得現在我跟你說,我答應你,放棄光明神位,跟你一起歸於黑暗。」

「或者說,這種有條件的愛此時此刻還有意義么?」

「我們的愛已經過去了,不在此地,而在那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