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難道終結者是怕了烈焰山?


許多修士抱有這樣的想法,就連幾位天驕亦是如此,嘴角帶着嘲諷的笑意。

如果說誰有不同的意見,紫瓏絕對是第一個,因爲他們是舊識,雖然相交時間不長,但是對於這個少年,她還是比較瞭解的。

因此,她一直面帶微笑的看着,不發一言。

“哼,諒你也不敢對我如何。”古晨鬆了口氣,一臉的傲慢,認爲是自己威脅的話起了作用。

不過他很悲催,白道玄接下來的一句話,令他心臟不爭氣的加快了跳動。

“我今天可是準備宰了你呢!”

對方語氣很堅定,眸中不時的溢出殺意,非常凌利和霸道,他並不是在說假話,而是當真有了這樣的念頭。

“你敢!”

古晨怒目直張,憤怒的呵斥,同時心中滋生懼意,聲音都有些不自然。

他開始從沒有想過面前的少年會殺了自己,因爲自己的背景深厚,是烈焰山中一位長老的親傳弟子。

“你若是動他,我必殺你!”

事實證明,喜歡裝·逼的,絕對不止白道玄一人,有人比他還裝,還要叼。

這人就是月華山的曉月。

他此刻一臉冷漠的注視白道玄,眸中的威脅之意非常明顯。銀色的髮絲之間不時流竄月光,在這火紅的環境當中,顯得異常聖潔。

噗嗤!

一聲輕響迴盪,令在場數十萬修士齊齊失聲,所有人都呆住了,傻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夠表達自己震驚的心情。

終結者將古晨斬殺了,不理會對方的掙扎以及曉月的威脅。

他手掌如刀,綻放百丈華光,將其頭顱劈開,並且將他的靈體絞的煙消雲散,就連輪迴的機會也不會再有。

“終結者!!”

有人喊出了白道玄的這個稱呼,卻不知道說什麼,喉結上下翻滾,就是無法多說一個字。

良久,終於有人反應了過來,天穹中有一名後起之秀開口,“終結者竟敢斬殺古晨,日後將會面對烈焰山的報復。”

對方並不是幸災樂禍,因爲他沒那個膽子,只不過是在講述一個事實。

轟!

瞬間,此地沸騰了,數十萬修士的議論聲匯聚一處,驚人的氣勢直衝九霄,震的附近火山都在抖動,隱隱有了爆發的徵兆。

“不得了啊不得了,前幾次都是終結天驕的不敗神話,此刻竟然直接被他屠了一尊!”

“古晨雖然無法與殤鳴那等天驕相提並論,卻也不可小覷,沒想到纔來至尊海不久,便喋血於此。”

一名又一名修士在驚呼,望着被隨意丟在一邊的古晨軀體,心都在顫抖。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過於不凡了。

天驕都是強大的代表,在這有着限制的至尊海界,本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是今日竟然隕落了一尊,被一位方纔十六歲的少年無情的屠戮,就連靈體亦是煙消雲散,徹徹底底的逝去了。

人羣當中,紫瓏白衣似雪,髮絲飄揚,一雙美目古怪的看着白道玄,忍不住嘟囔,“還真是膽大妄爲呢。”

“你這是自誤,會死的很慘!”曉月突兀的冷聲說道。

他長身如玉,髮絲如雪,銀色長袍在飄蕩,一道道金色紋路發光,繚繞着神祕的色彩。

“要不要你也來試試?”

白道玄揶揄的笑了,指了指腳下頭顱破成兩半,並且不停淌血的古晨。

話中意思不言而喻,要他試什麼,也是人盡皆知。

曉月怒極而笑,道:“哈哈,很好,既然你找死,那我成全你!”

他此刻的目光真的很冷,望着白道玄,猶如在看一尊屍體,眸中有懾人心魄的月光跳動,望向誰,誰就會感到一陣寒冷。

鏘,鏘!

一陣陣金鐵相交的長鳴擴散,曉月抖擻着身上銀色長袍,竟然有鏗鏘巨響,好似一身金屬戰衣。

驀然,他凌空踏步,立於天穹,一隻如玉般晶瑩的手臂倒扣,猛然落下。

轟隆隆。

這是一門法技,非常不凡,看似平凡的一掌,卻衍化出了一座神峯,好似可以將人永世鎮壓,直擊衆人心靈。

諸強有不少人心神失守,識海都被震碎了,無聲無息間自天穹墜落,死於非命。

“緊收心神!”

有人進行善意的提醒,面對這門法技的威壓,必須緊收心神,不然會被找到空隙,傷到根本。

曉月是動了殺心,要將所謂的“天驕終結者”絕殺!

要知道,他前不久踏入了半帝這個行列,對付一般的皇天巔峯天驕,壓根用不着法技。

而白道玄不過七星皇天,看起來更是小題大做。

不過他這麼做也是有些原因的,那就是立威。

瞬間將白道玄斬殺,可以讓衆人知道自己的強大,爲接下來的聖藥爭奪做鋪墊,同時也能震懾一些人。

:對不起,我的承諾,沒有做到。

作爲一個高三學生,在學校許多事身不由己,白天上課,今天中午以及傍晚都要弄什麼入團什麼的。

晚自習我幾乎在拼命,今天就三章吧,如果要寫,我可能還可以寫下去。

可是那對大家來說,更加不負責,質量很難有保障,對自己也一種是不負責,因此唯有說聲抱歉,發這三章。

後天國慶,肯定是有時間的,總共欠了四章,我會盡早補回。 面對即將鎮殺而下的神峯,白道玄怡然無懼,裂地之身運轉,一拳向上轟去。

這一拳很霸道,毫無花哨可言,其中夾雜裂地意志,刺的許多修士緊閉雙眼,如若不然,眼睛都會爆碎,無法承受其中的威壓。

“我之意志,可以裂地,一座小山罷了,算得了什麼!”

白道玄仰天長嘯,指掌發光,漆黑的眸子炯炯有神,周身有睥睨的氣息繚繞,極爲不凡。

他的身軀並不多麼高大,在神峯面前,更是顯得渺小無比。

但是他的氣勢卻可以頂天,可以裂地。衆生望而匍匐,山川都要戰慄,筆直的身軀猶如利劍,直斬蒼穹。

當……!

神峯落下,帶着鎮壓諸天的威勢,猛然與裂地拳撞擊,震的虛空都泛起了裂痕,大地都在瑟瑟發抖。

噗嗤!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白道玄與曉月戰鬥,許多修士也跟着遭殃,有數百人來不及躲避戰鬥所產生的餘波,被絞成了血霧,非常悽豔。

衆人駭然,紛紛退開一段距離,再次望向戰場,心中敬畏的同時,也帶着興奮。

這一戰太過於不凡,一邊是天驕終結者,一邊是聲名遠播的當代天驕。

兩人都有自創法技,其中融入了對於世間萬物的感悟以及各種意志。

對於許多修士來說,這絕對是一場造化,若是用心觀摩,不比一次長時間閉關的效果要差。

“鎮殺!”

曉月突兀的發出一聲暴呵,因爲他的神峯法技竟然在顫抖,隱隱有點承受不住少年的一拳,若是持續下去,破碎都是早晚的事情。

一道道月華在他周身閃爍,化作匹練,盡數沒入百米神峯當中。

頓時,神峯綻放無盡的光輝,更加凝練了,上面的紋路異常的清晰,竟然浮現出山石草木的影子,不再像先前那般,光禿禿。

這些東西都是月華所衍化而成,其中蘊藏着莫大的威能。

哼!

白道玄眸光冷冽,身軀猶如展翅大鵬,直衝九霄,而後一腳自天穹踏下,踩在神峯之巔。

他這一腳看似隨意,實則暗藏殺機,不僅有裂地意志在散發,同時縈繞着殺戮之力、毒氣之力以及濃郁的煞氣。

轟,——!

ωwш_TTκan_¢ O

月華神峯止不住一陣顫抖,其上神光黯淡了幾分,山石草木的虛影亦是如此,變得淡薄。

與此同時,殺戮之力突然爆發,化作一柄柄血色長劍,綻放無盡的紅芒,斬在了神峯之上。

攻擊太突然了,又是引起神峯搖曳,有的地方浮現出深深的痕跡,並且有裂痕在擴散。

“什麼東西!?”曉月徒然驚呼,而後趕忙切斷自己與神峯之間的聯繫,衣袂舞動間,人已經退開了不短的距離。

在神峯之上,有一絲絲綠油油的毒氣瀰漫,從內部擴散,瞬間充斥每一寸地方。

並且,還有黑色的煞氣席捲,將神峯渲染的非常猙獰,處處都透露着不詳的氣息,觸之即死!

白道玄將腳收回,而後一拳轟散了神峯,眉目冷冽,道 :“早就說過了,不過是一座小山,擡手可滅。”

他這話落在衆人耳裏,許多人都想揍他。

小山?毛病吧,那都叫小山的話,我們豈不是連石頭子都挪不動?

衆多修士無比幽怨!

“哼,嘴硬的東西,若不是憑藉特殊靈力,此刻你已被我鎮殺成渣。”

遠處,天穹當中,曉月臉色平靜,語氣也很淡然,比先前的古晨要好上許多。

最起碼,看起來心臟的抗打擊能力就要強上不少。

不過這都是表面的,他心裏已經泛起了滔天大浪,震驚到了無以復加。

特殊靈力,那是人人都奢求的東西,可惜與體質有關,大多都是天生。

想要後期培育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太難了,耗費也很大,關鍵是成長潛力十分有限。

這個世界很大,擁有特殊靈力的雖然不多,但也是有的,最多的甚至可以一人雙特殊靈力。

可是現在,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都太震撼了,因爲這個少年光是表現出來的特殊靈力就遠遠不止兩種。

其他修士雖然看不出白道玄的靈力與普通靈力的差別,但是曉月卻能夠清晰的感受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