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雪幽咬了咬一口銀牙,絕美的明眸露出一絲苦澀,道:「是,師尊。」


唰!

雪幽的婀娜倩影,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一時間,整個大殿又靜了下來。

許久。

赤蛟魂皇看向夜梟,道:「如何?」

夜梟點點頭,道:「天賦恐怖,師尊,牧晨此子可堪大用。」

言簡意賅。

赤蛟魂皇也是點點頭,道:「本座的十三弟子,確實生了一個好兒子,本來本座準備冒著隕落的危險,親自去葬魂冢中探查秘密,但現在看來,卻是不用冒險了。」

話落,赤蛟魂皇繼續道:「夜梟,你認為,這小子能夠通過葬魂宮的聖徒考核嗎?」

夜梟眉頭微微皺起,道:「聖徒考核不同於普通的入宮考核,十分困難,雖然牧晨師侄天賦恐怖,但修為太低,若是他能夠在半個月內踏入化龍境四重天,說不定可以與其他分宮中的年輕天驕一爭高下。」

「半個月,從化龍境二重天到四重天……」

赤蛟魂皇呢喃著。

夜梟眼神有些難看,道:「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那就逼他完成。」

赤蛟魂皇眼神陡然閃過一絲冷厲。

「如何逼迫?」

夜梟身軀不由自主一顫,似乎是想到了當年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某些恐怖事情。

赤蛟魂皇沒有回答夜梟的話語,眼神中的冷厲消散,淡淡道:「半個月後,我會讓那小子知道,想安穩待在屍魔山,不付出一些代價怎麼行。」

……

…………

林寒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冰湖旁,白玉樓閣邊。

遠遠地,林寒就看到了兩個嬌俏侍女,都是身穿薄紗長裙,勾勒出婀娜的青澀少女身姿,烏黑的秀髮垂落腰間,臉上略施粉黛,雖然簡潔,卻是顯得清雅、美麗。

「見過牧晨公子。」

「見過牧晨公子。」

兩個美麗侍女,自然是上一次引路的靈冰和水月,她們如今已經被赤蛟魂皇派來這冰湖,作為林寒的侍女,伺候他的起居。

林寒裝作一臉迫不及待的神色,要去把玩赤魂劍,只是嗯了一聲,便是直接走入了白玉樓閣中。

其實,他是懶得和這兩個侍女演戲。

是夜。

冰涼的月華從天穹灑下,整個冰湖地域,都是仿若鍍上了一層銀色的寶輝。

吱呀!

林寒從白玉樓閣中推門走出,來到了冰湖的一處岸邊。

他手中握著一柄赤色如血般的長劍,閃爍著刺眼的冷光,一股股劍意,從林寒身上散發。

他站在湖邊,開始悟劍。

這柄赤魂劍,乃是九等半聖兵,其中封存著強大的劍道神韻,若是激發,可爆發十分恐怖的威能。

但若是想要激發其中的劍道神韻,需要用劍者不斷和劍磨合。

小白不在四聖圖中。

林寒將其派出去,暗中尋找葬魂冢的方位,若是可以,林寒讓小白先進入葬魂冢中,看能不能探查到一些有關至尊劍魂和南宮鏡月的消息。

小白縱然如今實力和林寒差不多,但林寒卻是對其十分放心。

小白可是萬載前的蓋世老魔頭,不說其他,保命手段肯定值得信賴。

要知道,當年小白可是在十尊人族大帝的包圍下,殺了五尊大帝,重傷五尊大帝,還逃出了生天。

可見其保命手段的可怕。

湖邊,起風了。

日月交替,整整三天三夜,林寒都是握著赤魂劍,雙目緊閉,一動不動,如同雕塑,站在那裡。

雪幽在暗中觀察了一天,沒有看出什麼名堂來,便是離去了。

她覺得,林寒不過是在裝模作樣罷了,和在赤蛟魂皇面前刻意表現一個道理。

不過,靈冰和水月兩個嬌俏侍女,卻是不敢妄自離去。

她們在屍魔山中的地位很低,自然不敢像雪幽那樣任性。

白玉樓閣旁有一座小屋,正是靈冰和水月的住處。

此時,兩個少女都是用芊芊玉手,托著香腮,兩雙靈動的眼眸,看著外面冰湖旁站立如同一尊雕塑的血袍年輕身影。

「姐姐,你說這牧晨是不是真的在裝模作樣,故意給我們看,好讓我們去彙報魂皇大人的時候,誇讚他的努力。」

水月長得古靈精怪,一雙晶瑩的秋水眸盯著遠處的林寒,緩緩開口,露出潔白如玉的貝齒,惹人憐愛。

「裝模作樣罷了。」

婚迷不醒:男神寵妻成癮 靈冰因為上次被林寒調戲,甚至是拍了她的臀部,她心中不忿,此時冷冷一笑,水杏眼中帶著不屑,道:「這牧晨不過一個小地方來的紈絝罷了,你沒看到,雪幽大人只待了一天就離開了么。」

「好像是這樣。」

水月點了點頭,但隨即她青澀的玉顏上露出一絲亮彩,道:「但我聽說,魂皇大人對牧晨公子十分看重,甚至是將當年自己的佩劍『赤魂劍』,都是送了出去。」

「哼。」

靈冰美麗的面容上露出一絲不忿,道:「真的不知道魂皇大人是怎麼想的,竟然把赤魂劍這種僅次於聖兵的九等半聖兵送給了這個紈絝,這種寶物在一個紈絝手中,能有什麼用?」

說到這裡,靈冰神色帶著一份嫉妒,道:「我的劍道意境就快踏入劍隨心動圓滿,若是我能得到那赤魂劍,參悟三年,肯定能與赤魂劍磨合,甚至是幫助我踏入劍心通明之境……」

「姐姐,你看!」

不過就在這時候,水月卻是突然出聲,打斷了靈冰的話語。

「怎麼了?」

靈冰朝著水月所指的方向看去,發現狀如雕塑般的林寒,終於緩緩睜開雙目。

而隨著那雙銳利的眸子睜開,一種恐怖無比的烈焰劍意,陡然從林寒手中的赤魂劍中洶湧而出,如同一片狂潮,瞬間覆蓋了此處的整片冰湖。

靈冰感受著那種仿若要焚燒她整個身軀的磅礴劍意,口中的嫉妒話語硬生生卡在了嗓子中,一雙秀目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這種劍意…是赤魂劍中的烈焰劍道神韻……」

無論是靈冰,還是水月。

此時都是獃獃看著冰湖旁站著的林寒。

三天三夜?

僅僅三天三夜,林寒就和赤魂劍磨合,激發出了其中的劍道神韻?

「姐姐,你剛才說,若是你想要磨合其中的劍道神韻,需要參悟……三年?」

水月吞了吞口水,一雙靈動的美麗大眼睛中,此刻變得有些獃滯。 三天?

三年?

靈冰一雙明眸微微顫動,看著不遠處那手握赤魂劍的血袍身影,一時間只覺得那身影,變得無比的偉岸和高大。

這件事,讓靈冰和水月都是心中震撼無比。

她們從冰湖區域離開,來到屍魔山中心的暗金大殿,將有關林寒修鍊進展的過程,毫無保留,全部稟告給了赤蛟魂皇。

原來,靈冰和水月,並不是真正林寒的侍女,而是赤蛟魂皇安插在林寒身旁的姦細,用來觀察其動態的手段。

她們本來是七天一次稟報。

但這一次,只是三天三夜,林寒便是和赤魂劍磨合,甚至是激發出一尊九等半聖劍中的劍道神韻,讓靈冰和水月二女,感到事態緊急,不敢拖下去。

林寒並不知道這件事,若是他知曉了,或許會收斂一點,不然引起赤蛟魂皇的懷疑就麻煩了。

暗金大殿中。

赤蛟魂皇盯著面前兩個瑟瑟發抖的嬌俏侍女,一雙冷電般的眸子無比威嚴,道:「你們所言,都是真的?」

水月上前一步,古靈精怪的美麗玉顏上似乎還殘留著一份震撼,俏生生道:「回稟魂皇大人,奴婢和姐姐靈冰所言,都是句句屬實。」

赤蛟魂皇眼神露出一絲驚疑不定,心中生出了猜忌。

自己這個徒孫,竟然只用了三天,就和自己當年的佩劍赤魂劍磨合了?

甚至是,激發出其中的劍道神韻?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赤蛟魂皇可是清楚,自己的赤魂劍,雖然還沒有踏入聖兵層次,但作為九等半聖兵,已經初步衍化出劍靈。

劍靈,乃是寶劍通靈。

普通的凡劍,和未開化的野獸一樣,並無神智和靈性。

但聖兵,則是擁有靈性,劍體之中,蘊藏劍靈,如同野獸吞食日月精華,蛻變為妖,具有人類的靈性。

兩者,有著相似之處。

「收服一柄通靈的半聖劍,只花費了三天三夜,牧晨啊牧晨,你倒是給本座帶來了一個天大的驚喜。」

赤蛟魂皇最終只是驚詫一下,並沒有多想。

畢竟,他對先天劍體這種強大體質也不了解,他將林寒如此快便是和他的赤魂劍磨合在一起,歸功到了先天劍體的神妙之上。

殊不知,若是真正的邪劍公子本人還活著,縱然擁有先天劍體,給他三個月,也不可能與赤魂劍磨合。

這一切,大部分還是歸功於林寒腦海中,有著一團至強者的本命神火。

黃金神火,讓林寒直接抹去了赤魂劍中的抵抗意志,烙印下了屬於自己的意志,自然短短三天,便是掌控了赤魂劍。

不過這些東西,別說靈冰和水月,恐怕就是赤蛟魂皇親自在林寒身邊觀察,也是看不出來。

林寒不知道,一場可能引起赤蛟魂皇懷疑的危機,就這麼無形解除了。

當然,若他遇到的不是修行魂道的赤蛟魂皇,而是一位修行劍道的劍道皇者,恐怕,就不可能這麼容易矇混過關了。

赤蛟魂皇對於林寒的進步和天賦很是欣賞,他看向面前的靈冰、水月,威嚴道:「牧晨此子的天賦,已經直追大晉六傑的層次。」

「大晉六傑?」

靈冰和水月兩姐妹都是嚇了一跳。

她們沒想到,赤蛟魂皇大人對牧晨這個紈絝的評價,如此之高。

赤蛟魂皇話語落下,緊緊盯著靈冰,道:「本座聽聞,上一次牧晨一見到你,就想要讓你侍寢?」

「回……回稟魂皇大人,那牧晨是個十足的紈絝子弟,好色風流,上一次若不是雪幽大人出手,恐怕奴婢已經……已經……」

靈冰想到了上一次被林寒直接強行抱住,甚至是拍了她的臀部,少女白皙嬌美的臉上,露出一絲紅潤和委屈的神色,顯然她心中,對於林寒的行為十分反感。

赤蛟魂皇見此,沉默了片刻,隨即淡漠道:「本座不想再看到你日後對牧晨,有一絲一毫的反抗,他想要什麼,你,必須滿足他。」

「什麼?」

靈冰聽到赤蛟魂皇冷漠的話語,婀娜的身姿猛地一顫。

赤蛟魂皇眼神沒有絲毫感情。

在他眼中,所有的一切,都只和利益有關,無論是他的侍女,還是他的徒弟,亦或是徒孫,都是他手中的棋子。

赤蛟魂皇很清楚,靈冰日後的修為,最多到達化龍境九重天,或者半步聖境,已經是頂點了。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但牧晨,以如今展露的恐怖天賦,日後半步聖境,可能只是一個起點罷了。

在赤蛟魂皇的心中,一個牧晨,抵得上一百個、甚至一千個靈冰。

因此,若是牧晨想要靈冰,赤蛟魂皇當然樂意贈送,只為了掌控牧晨這顆價值巨大的新棋子。

……

整整半個月,林寒在冰湖區域中,除了繼續磨合赤魂劍,剩下的時間,都是用來修行武道和參悟劍道。

要知道,如今林寒可是整個屍魔山中的名人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誰都知道,屍魔山中,來了一個赤蛟魂皇都是親自指導的絕世天驕——牧晨。

無數資源被送到冰湖區域,林寒心中大喜,沒想到赤蛟魂皇對自己這麼重視,他要求的一切,赤蛟魂皇都會滿足。

無論是靈石、亦或是各種培根固元的靈丹妙藥……

源源不斷,給林寒送過去。

因此,半個月的時間,林寒的修為,連破兩重,踏入了四象境七重天。

不過,為了不引起赤蛟魂皇的懷疑,林寒沒有索要能夠提升魂力的魂石,因此半個月的時間,林寒的魂力等級,只是突破到了八階中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