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霍里顫抖著身體轉身吩咐下去!


「等一下,我的珠寶還在那個人的身上,我要拿回來!」一名納米亞的貴族臉色慘白的走了過來。

其他一些人立刻大聲叫嚷著:「我們的珠寶也被搶去了!」

「你們的珠寶?剛才你們幹什麼去了?」維爾斯冷笑著,對於這些人他實在是瞧不起,應該有勇氣的時候立刻變成了軟腳蝦,現在卻又恢復了一些不知所謂的勇氣。

「可是納米亞帝國法律對我們的財物有保護!」其他的人立刻叫嚷著。

「閉嘴!」蒙太羅喝了一句,然後他冷冷的說:「那些屍體都扔到了那艘船上,如果想要財寶的話自己過去拿吧!」

冷梟的特工辣妻 維爾斯懶得再看這些人,當他走過簡森身邊的時候,輕輕說了一句:「恭喜你捍衛了威廉姆斯家的榮耀,還有生命!」

維爾斯毫不後悔自己殺了所有的海盜,雖然利用了一些魔法工會的規定,但是麻煩是少不了的。他在後悔救了這些所謂的小貴族們,應該等他們都被搶得差不多了,海盜們準備回去的時候再說。

他救了大夥,卻沒有一個人說聲謝謝,反而用一種敵視的態度來看著自己。這些自稱為紳士的貴族們連最起碼的禮儀都不懂么?

真是一群沒教養的傢伙!

原來教養與禮儀只是在閑暇時無聊用來玩笑的產物!

這些人對維爾斯來說比海盜們更可氣,從這裡可以看出那些可氣的人都人由可憐的人縱容出來的。當然最可惡的就是納米亞的皇室,也就是以伊凡為代表的那些只考慮自己利益的團體。

維爾斯知道他們在想著什麼:保護自己國家的平民,沒有顯著的利益,甚至可能會發生得不償失的戰爭。不管的話也沒有明顯的損失,這些自私的官僚們!

人生中很多難以理解的東西,如果加上利益這兩個字就會很好理解了。

他的心情更不好了!

門被推開了,維爾斯的精神力現在比較懈怠,不過不用去看。他就知道又是蒙太羅這個傢伙,他與維爾斯兩個人剛才的配合簡直就是相得益彰。殺得那些海盜簡直就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我知道你可能有些累,我弄了一杯奶茶。」

讓維爾斯奇怪的進來的人竟然是悌娜,她又換了一件輕薄的睡衣以遮掩她青春氣息的身體。

一杯冒著熱氣的奶茶遞到了維爾斯的手中,她坐在維爾斯的床邊,不過這次她沒有再故作害羞了。自然清爽的她卻另添了一番誘人的感覺。

她抿著嘴側臉瞧著維爾斯,兩個人並排坐在床上,一時之間維爾斯只捧著那杯熱奶茶,兩個人默默的坐著。

本來兩個人隔了一些距離,維爾斯吃驚的發現悌娜似乎坐得很不舒服,她不停的調整著坐姿。每調整一次就距離維爾斯更近一些。

她柔弱的身體貼著維爾斯,女孩的柔弱可以治療心中的煩燥。維爾斯竟然發現自己的心情好了許多!

她低著頭輕聲的說:「其實……父親不讓我來的。他們都害怕你,因為你殺人的時候很嚇人!」

維爾斯嗯的答應了一聲,示意自己聽到了。

「可是我仍然要對你說一聲謝謝,因為要不是你……我可能……可能現在已經不知道怎麼樣了!」

維爾斯心中感慨,這些人被搶掠的時候被自己救了。卻沒有一個人來說聲謝謝,反而是船上唯一的一個女孩來說一句話。難道這些人都沒有一個女人懂得人之間最起碼的禮貌么?

也許是因為他們剛才嚇得魂不附體的樣子覺得很丟臉……應該是這樣罷!

悌娜吞吞吐吐的說:「我知道你可能覺得我是一個勢利的女孩,因為我的一切都是想嫁到一個貴族的家裡當一個享福的貴婦。我明明知道那樣我可能過得更不開心,但是我還是那樣想,我就是這樣一個虛榮的女孩!」

看見維爾斯沒有作聲,悌娜的臉又紅了,這次是她真的害羞了。她的頭埋在胸前,從山峰的縫隙中傳來了一絲微弱的聲音:「我知道一聲謝謝根本就不足以表示感謝,所以……所以……我……」

維爾斯不知所措了!

這女孩是在表白?

這倒是維爾斯第一次經歷,好像以前根本就沒有女孩對自己表白過。不過這又不像是表白,或許只是表示感謝而已,感謝而已,沒有其他的。

「別看我的父親很有錢,可是他的錢都是他自己的。我其實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我只有我自己。如果我要表示感謝的話……只有用我自己的東西!」

她突然側過身子,用力的抱住了維爾斯:「我那個屋子太冷了,可是我已經長大了,不方便在父親那裡。我覺得你的屋子好像比較暖和一些……我能睡在你的屋子裡么?我不會跟你搶被子的……就算你欺負我,我也不會反抗的。」

與剛才的話幾乎是完全一樣,只是剛才的「我睡到地上」變成了「我不會跟你搶被子的」,還有「你不許欺負我」變成了「你欺負我,我也不會反抗的」。這其中的含義自然是大大不同了。

「呃……啊?」維爾斯實在被這個小姑娘弄得有些迷糊了。

這麼看來悌娜還真的有幾分可愛,雖然她有些勢力,那也是不得已罷了。畢竟誰都有不得已的時候,維爾斯心中對這個女孩多了幾分好感!

她口中說著「你欺負我……什麼的」可是在動作上卻是她在欺負維爾斯,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維爾斯被她狠狠的撞倒了。 如果是你,一個年方十八體態嬌媚,相貌美麗的女孩到你的房間,含情脈脈的對你說:「我們一張床……你欺負我的時候,我不會反抗……」

你會欺負她么?

如果你不欺負她,與她保持了一夜的清白關係。那麼你不欺負她,卻算侮辱了她,這分明就是說她的魅力不夠么!

維爾斯不想侮辱她,就欺負了她。

其實開始的時候都是維爾斯被欺負,後來他就連本帶利的欺負了回去。

由於船艙中面積實在太小,而這張床不大,睡一個人仍然覺得有些憋屈。所以維爾斯是躺在床上的,而悌娜是伏在他的身體上,女孩有著一頭深褐色的柔順發質,在維爾斯的胸膛上舒展開。再加上兩個人由於悌娜本身的體重關係,緊緊的貼在一起。

這倒有一種另類的旖旎感覺!

悌娜雖然身材發育得十分完美與飽滿,卻並不重。她赤著雪白的**,胸脯處的柔軟挑逗著維爾斯的感覺。

讓維爾斯驚訝的是:在讓男人獲得快感的巔峰上,悌娜有著驚人的技巧。如果讓她可以和柏麗稍微學習一下的話,就又是一個讓男人迷醉的尤物!

只是維爾斯對於兩個人昨天晚上在床上所做的事情有些奇怪的感覺……他感覺有些不太對。雖然是自己昨天在悌娜身上獲得了極大的滿足,但是他仍然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欺負了!

天已經亮了很久了,悌娜明顯是一個比較愛賴床的女孩。她早就醒了,可是調整了自己的睡姿又繼續的閉上了眼睛。

她皮膚與維爾斯敏感處相摩擦的感覺讓維爾斯即享受又難受,於是他的手又四處摸索了起來……

悌娜輕聲嘟囔了一聲:「真討厭。」

她極不適應的又換了一個姿勢,維爾斯的感覺就更加的難以忍受了!

「與你上過床的女孩一定是十根手指數不過來的!」悌娜眼睛仍然閉著,顫抖著睫毛輕聲的說一句。

維爾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疑惑的問道:「你從哪裡知道的?」

「你殺人時候的樣子讓我著迷……」悌娜眼睛眯成了一道月牙,用長長的指甲在維爾斯的胸脯上輕輕的划著。她彷彿夢囈一般的繼續說到:「昨天你開始的時候不出手,又沒有忍到最後。偏偏在海盜們撕開我的衣服想要欺負我的時候出手。也就是說,你對女孩的吸引力很強,但是你同時又對她們充滿憐惜,不忍心讓她們受到傷害。」

維爾斯的眉毛挑了的挑,女孩的話很有道理,自己確實不忍心看到一個女孩受到這樣殘酷的欺侮。

他笑了笑,沉下聲音說:「說下去……」

「所以你對每個與你發生過關係的女孩都不會忍心加以傷害的,也包括我,對么?維爾斯王子殿下!」悌娜的眼睛睜得圓圓,在維爾斯的懷裡抬起頭,用下頜頂著維爾斯的胸口,仔細的打量著維爾斯的神色。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什麼維爾斯王子的,納米亞叫維爾斯的人多得很!」維爾斯的聲音冷冽了幾分。

悌娜的眼神閃過一絲姦猾如狐狸的光芒,她繼續說到:「在納米亞王國,叫維爾斯的人可能成千上萬。可是有貴族頭銜的或者是有爵位繼承權的人只有三十二人,這其中有十二個人都是三十歲以上的年紀,八個人不到二十歲。也就是說:在納米亞二十到三十歲的叫維爾斯的貴族只有十二個人。

而這十二個人有八個只是低等的子爵或者是男爵頭銜,聯想到蒙太羅說的你是一個高等貴族,那麼你有可能是剩下的四個人。這四個人中有二個是南方的伯爵,又一個在西方有一個有名無權的侯爵頭銜。你的口音中夾雜著一點東南方里斯堡的口音和一點布里德堡的捲舌頭說話的帝都口音。

也就是說,這三個人都不是你,剩下的那個人在帝都據說是一個只會玩女人的貴族廢物。本來我以為你是那個人的,可是昨天你出手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你不是他!

所以我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你的身份,甚至我覺得你的名字可能是假的。

一個高等貴族,對女人很沒有抵抗力,同時在魔法上又很厲害。我雖然不懂魔法,卻知道一般的魔法師不可能一個人殺死近百名海盜。再加上你的宮廷禮儀很完美,我就想到你可能不是一般的貴族,我大膽的猜想你可能是一個王子。

在納米亞只有一個這樣的人,就是前任皇帝巴斯唯一的兒子:維爾斯王子。我說的對么?王子殿下?」

讓維爾斯極其驚訝的是,原本以為一個虛榮拜金的女孩竟然有如此慎密的分析能力。

可是一種被人耍弄的感覺湧上心頭,維爾斯冷冷的問道:「你利用我?」

「我實話實說,是的!王子殿下。」

維爾斯氣極,他在悌娜胸前豐盈柔軟的球狀物體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悌娜痛叫了一聲。然後維爾斯輕巧的一個翻身把悌娜壓在身上,狠狠的進入她的身體,一點也不憐惜的衝撞了起來。

悌娜先是忍住了不吭聲,可是痛苦與快樂的感覺同時要命的淹沒了她,一顆顆汗珠從她美麗的身體上沁了出來。紅潮遍布在她的皮膚上,終於她受不了了,輕輕的呻吟了出來:

「嗯……」

然後她就抵制不住自己身體快樂的痙攣,一聲一聲如泣如訴的聲音在從她的嘴裡發出。

她扭過頭去,雙手緊緊的攥住了被單,一顆淚珠劃過臉頰滴落在枕頭上。

當事情結束后,一身汗水的悌娜疲倦的縮在床角,赤著身體抱著膝蓋看著維爾斯。

與她可惜兮兮的身體不相符的是她眼神中的得意!

「你在笑什麼?」

維爾斯發現這個女孩越來越高深莫測了,甚至有一些可怕的感覺。她的力氣不如自己,自己可以狠狠的欺負她,可是自己總覺得心虛!

她的嗓音疲倦而嘶啞,卻掩飾不住喜悅:「我在笑你,你剛才一點兒也不憐惜我。這大大的違背了你平時的性格,現在你一定覺得很後悔,對我充滿了歉仄。這樣以後你對我就會更加體貼……」

「放屁!」維爾斯憤怒的喊了一聲,看到悌娜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他低聲問道:「你……疼么?」

悌娜用力的點了點頭,維爾斯輕輕的抱住了她的發抖的身體,然後悌娜突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

一個瘋子?

撫摸著悌娜褐色的長發,維爾斯覺得自己好像在被對方耍得團團轉,但是心中仍然對這個嬌弱的女孩充滿了歉意。

悌娜嗚咽著說:「你一定覺得我很勢利,很狡猾,甚至現在抱著我的同時心中也充滿了警惕……可是……可是……我也不想這樣的。如果出生在一個貴族的家族,我也想像那樣貴族小姐們一樣天天談論著明天的氣是否適合郊遊?現在流行哪一種服飾?」

維爾斯身體一抖,他現在確實是這樣想的。難道悌娜有可以看清楚人的思想的精神魔法?

「我從小父親就對我很好,我也一直很聰明,很乖巧。但是我卻知道,他對我好,那是一種商人對沉重籌碼的保護。而不是父親對女兒的愛護。我知道:他遲早有一天會把我當成一個籌碼交換出去來獲得更大的利益。

我不想讓自己變得一個任男人發泄的玩物,我要努力的當一個可以幫助丈夫的貴族夫人。為了這個目標,我努力的背下了所有的貴族名單,納米亞王國的每個貴族,他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我都記在心裡。我開始接觸父親的生意,對於男人的遊戲我都努力的學習得比他們還要精通。」

她抹了抹自己臉上的眼淚,然後露出一個笑容:「我變得很精於算計,很事故,就像剛才的話全是真的,但是我是為了博取你的同情。我想做你的女人,哪怕是一個沒有名分的情人,或者是一個女僕!因為我剛剛想到:做一個仁慈主人的女奴比一個沒有感情貴族的夫人更快樂。」

這真是一個讓人感覺到可憐與可怕的女孩。

「你現在一定在奇怪,如果我只是用身體迷惑你而不告訴你我在利用你,那樣效果可能會更好。我為什麼要把心裡的算計原原本本的告訴你,而讓你對我防範,這樣對我是沒有好處的。」

悌娜紅著眼睛,依偎在維爾斯的懷裡,她雙手抱著維爾斯的脖子,柔軟的雙腿盤在維爾斯的腰間。

其實維爾斯確實是這樣想的,她為什麼要說這些。

悌娜的聲音變得小了下去:「那樣的話我是留不住你的。你一定見過不少貴族少女。她們比我美麗,也比我更加懂得討男人歡心。可是我和她們不一樣,我可以幫助你,無論是你的生意,還是未來在你的政治上,我比她們都有用的多。

你的手下們可能會很聰明,但是他們不能跟你上床。跟你上床的女人可能都很漂亮,但是她們不能在事業上幫助你。你是一個既好色又需要大展鴻途的貴族。而這兩樣我都能滿足你。」

悌娜一邊說著,一邊用她的身體磨蹭著維爾斯。 第378章女管家!

維爾斯嘆了口氣,這樣一個女孩直接坦誠直白的把自己心底的目的說出來,倒讓自己措手不及。

「如果我是你的父親,可捨不得把你當做籌碼。要多麼貴重的東西才能換來這樣一個又漂亮又能幫助人的籌碼呢?」

悌娜興奮的抱著維爾斯:「你是答應了?」

維爾斯搖頭說到:「我討厭政治,也不喜歡生意,我比較看重的是感情!」

「那麼我們就說感情的事情,昨天與你上床前,我吃了一種魔法藥草。可以讓女人快速的有一個男人的孩子,你是魔法師,應該知道牽腸草這種東西的……」

她笑得十分得意:「我有八分的希望懷上你的孩子,就算你不把我留在身旁,卻不能讓你的孩子受苦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