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靈雲門中存在著不少死忠,自從把李天江的禁錮解除,他就在全力調查那些死忠,開始還好,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這位老掌門。


不過大殿之事後,果不其然,一些人開始聯繫起李天江,天蓮門的人也開始插手。

順藤摸瓜,短短一個多月,便查到那些人暗中拉起了五萬多人。

讓他稍稍欣慰和詫異的是,至始至終、李天江都沒有加入進來,反而勸阻了一下那些人,雖然幾乎沒什麼效果。

這場改天換地的事情中,他早就說過,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選擇不同便有不同的結局。

李天江的選擇,便促成了今日飯局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個傻傻的女人不知不覺中,就通過了這一場長達二十七年的『考驗』。

讓她去看看董海夫婦,一是確立地位,給她幾分保護。

二則是帝王之路已起,也許剛剛就是他們一家、最後一頓平常的用膳了。

他給不了董海夫婦一個正常孝順的兒子,只有盡量給他們一個孝順的兒媳。

而他正在思索的,則是給那個傻傻的女人什麼地位?

思索片刻,心中陡然想起那雙溫柔的大眼睛,眉頭輕輕揚起,似乎已經下了決斷。

…………

無數人的注目下,龐大的飛天船隊從靈雲門山門,從太陽初升之時出發,一直到酉時(下午五點開始)才到達那無疆王城。

船上,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站到了船板上,心情激蕩中帶著絲絲震撼的看著那一望無際、無數建築參差起伏的無疆王城。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最引人注意的,便是那九十五丈高的王宮,以及沒有城牆這兩點了。

「無疆王城!好、龍長老果然厲害!」

「好一個霸氣的無疆王城!在掌門帶領下,將來定會無疆無邊。」

……

「那就是王城嗎?好大,就連王宮都是如此大!」

「是啊!看那王宮的建築,好多,而且居然沒有城牆!只有護城河。」

「嗯,聽說這是掌門親自下令,不要城牆,用無疆二字起名。」

…………

…………

男男女女,望著那像是盤卧在大地之上、洪荒巨獸一般的無疆王城,他們都開始了小聲議論。

就連上官幽月等女,都不禁開始慫恿著李清露從船艙出來看看。

王城前,龍慶已經帶著所有官員在等待著,差不多七千多萬百姓也好奇的跟著看熱鬧。

龐大的飛天船隊到來,頓時讓無數人精神一震,只見那船隊前方從中央分開,露出一艘王級飛天船。

不一會,船隊以那王級飛天船為首,漸漸降落。

船板上已經幾乎都站滿了人,那王級飛天船上的人群分開,一三十來歲、身穿黑金色長袍、威嚴不可直視的身影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毒寵冷宮棄後 「屬下恭迎掌門!!!」

龍慶等人立刻恭恭敬敬地大聲行禮道,頓時、那些跟著看熱鬧的百姓自然也行起禮來。

「草民恭迎掌門」

差不多七千多萬人齊聲行禮,聲震雲霄。

董恆目光掃了一遍那氣勢磅礴的無疆王城、和龍慶等人,頗為滿意,右手虛扶、威嚴不可質疑的聲音響遍整個王城:「都起來吧。」

「謝掌門!!」又是一陣直衝雲霄的喝聲。

這時,那七千多萬百姓才有時間、去遠遠打量著這位主宰他們的霸主。

當然,人太多,絕大部分人是什麼都看不見的,而能看見的,則是不禁心生敬畏之感,那股高山止仰的威嚴太攝人心魄。

沒有多說什麼,董恆沉聲命令道:「進城。」

「是。」龍慶等人恭敬應著。

很快,九十五匹擁有元氣境高階實力的上好白馬、拉著那小型宮殿般的行宮,載著董恆向王宮而去。

大軍開路,其他人或騎馬、或步行跟在行宮後面,氣勢如虹。

無疆王城如今是以寬達三十丈的護城河為界限,同時以神城本就有的陣法、稍加改動,籠罩整個王城。

雖然沒有城牆,但卻擁有十六座城門,每面四個,供人進入。

董恆他們是從南面一座城門進的城,順著筆直寬闊的街面,速度並不快,這也算是一次巡視、震懾,同時加深他在王城百姓中的威嚴。

「這就是掌門啊!剛剛行宮路過時,我連說話都有些不敢!氣勢太強了!」

「嗯嗯,我也是,你說掌門到底多強啊?」

「這誰知道?不過看到沒有、掌門身邊的那人,可是大名鼎鼎的鄭和鄭公公,聽說他實力強的不下第六境強者,你說掌門有多強?」

「那就是鄭和鄭公公嗎?對了,岳飛岳將軍、還有超級妖孽李元霸在哪啊?聽說他們都是掌門手下最強的幾個人。」

「嘿嘿,看、那為首的將軍就是岳將軍,曾經我有幸近距離見過一次,你不知道,岳將軍雖然位高權重又實力強大,但卻是頗為和藹近人。」

「真的?」

…………

…………

街道兩旁無數人密密麻麻的站著,小聲的議論連綿不絕。

往日都是聽說,如今親眼見到靈雲門、未來運朝眾高層,絕大部分人都是帶著絲絲激動和興奮。

許多人更是立誓,終有一天,也要成為那些人中的一員。

……………… 隊伍中,被那無數羨慕敬畏目光看著,許多官員和靈雲門中人也不禁挺起了胸膛。

這種感覺,是他們之中絕大部分人,都沒有過的。

驕傲、自豪、興奮、得意等等。

這就是運朝與宗門的區別之一。

運朝就是國家,是融入世間、融入百姓之中,也是名與利的征戰場地。

名與利也是最能勾起生靈慾望的東西。

而宗門即使也管理百姓,但卻是超然物外的,是與百姓有隔層的。

名與利雖也有,但遠遠比不上國家的強烈。

大日漸漸西落,走到一大半時,董恆身邊站著的鄭和目光突然微微一變,因為他手下人給他發消息了。

過了片刻,當收到手下人的傳音后,心裡稍稍鬆了口氣,立刻就向董恆恭敬的傳音道:「啟稟掌門,有幾位內門長老和十幾位弟子正在策劃搗亂,背後還有天蓮門的痕迹,現在已經全部被控制住。」

董恆雙眼深處微冷,這個時候搗亂,顯然是抱著必死決心,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指責他捨棄靈雲門之事,從而打擊他的威信。

「交給你。」冷淡一句傳音,讓鄭和立刻明白自己主子有些不喜了,恭敬應道的同時,心中也將那些要搗亂的人判了殘酷死法。

有人要搗亂的事只是個小插曲,董恆很順利進入了自己的王宮之中。

御書房。

他處理事務的地方,名字是董恆自己命名的,進了王宮,他便進入了御書房。

在他開始處理事務之時,整個王宮都開始越來越熱鬧起來,王城也並不平靜。

李清露等人搬入王宮,原靈雲門藏書閣、財寶等等東西都要搬入王宮,天衛軍也開始安排防衛。

王城之中,雖然眾高層的住處其實都已經安排好、家人也事先搬過來了,但依舊忙碌的緊。

這註定是一個不安靜的夜。

霸愛專情:專制教官寵刁妻 隨後三天,一切忙忙碌碌的過去,無疆王城迎來了他的王,開始煥發出無比的活力,人越來越多,越來越熱鬧。

這天晚上。

靈雲門境內,在許多地方,許多高手、甚至軍隊都動了起來。

「碰!」

「你們是誰?要幹什麼?」

「幹什麼?你背叛王上、還問我們做什麼,拿下,敢膽違抗就地格殺。」

…………

「哼,李修、黃明,你們真要拿我?別忘了你們是靈雲門的人。」

「蕭然,靈雲門是掌門的靈雲門,他既然要建立運朝我們自然應該支持。」

「哈哈,笑話,靈雲門不過是他強搶過去的而已,我是絕不會屈服他的。」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背叛掌門只有死路一條。」

…………

「不好了,我們被發現了,已經有人要來抓我們,快四散逃跑,記住、一定不能讓靈雲門就這麼亡了。」

「好,快跑,大家四散逃跑,能跑一個是一個。」

…………

「董恆的諜者已經查到我們了,快退。」

「想跑,你們跑的點嗎?既然來了我們的地盤,那就別想回去了,殺。」

「殺!」

…………

…………

無數的廝殺,在這個夜晚展開,不過這場廝殺毫無疑問,是一方碾壓另外一方。

或許這不應該叫做廝殺,應該叫做清除,清楚一些殘渣。

無疆王城。

一間頗為豪華的府邸中,齊元真今天莫名有些煩躁,似乎要有什麼大事發生一樣。

這段時間他本就有些擔驚受怕、提心弔膽,現在更是惶恐不安。

忽然,他面色驟然一變,看向府邸大門口,那裡有三股氣息絲毫不掩飾地飛了過來,其中一股,他還頗為熟悉。

心裡一個咯噔,表面還是裝作若無其事,準備去大門口迎客。

不過那三個客人卻是直接飛入了府邸中,態度顯然不多好。

「大師兄,不知哪陣風把你吹過來了,師弟我有失遠迎啊!」齊元真迎了出去,面露微笑看向那三人中為首的董無靈,又向另兩人點點頭,毫無異樣道:「焦長老、王長老你們也來了。」

董無靈神色有些複雜,深深看了一眼齊元真,半晌后才嘆息道:「齊師弟,為什麼?你是我們師兄弟中最惜命的人,可為什麼還要背叛?你知道、會死人的!」

另外兩人默不作聲,他們雖然也是神意境強者,但跟董無靈比,根本不能比,他們來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這時候自然不會打擾到董無靈。

齊元真微笑僵在了臉上,渾身劇烈顫抖了一下,卻也熄了狡辯的心思,到了這時候,狡辯又能如何?

當初做出決定時,不就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天嗎?

無奈的苦笑露出,沒有任何痛苦和恨意,有的只是絲絲解脫和輕鬆,「我就知道瞞不過掌門,也是,掌門何等人?豈是我們能反抗的,不過說實話,一直一來,我有時真的挺想看到掌門失敗的時候,那一定、會很有趣。」

「你看不到的。」董無靈輕輕搖了下頭,有些苦澀道。

「呵。」齊元真又笑了笑,沒有糾纏這個問題,輕輕吐了口氣,「說起來,被發現也挺好的,省得我再一直提心弔膽。我們師兄弟中、我的膽子最小、最怕死,我也想過就這麼活下去,可、可不知怎麼的?就選擇了這條路。」

董無靈沉默了,他想過師兄弟中會有人反對建立運朝,但從沒有想過會有齊元真,因為師兄弟中他最怕死。

可沒想到,這麼個最怕死的人,卻做了明知必死的事。

「他們也應該被抓了吧?」忽然,齊元真繼續道。

「在你之前,劉翱劉師弟、梁業旺梁師弟,都已經被抓。」董無靈實話實說,這時候根本沒有必要隱瞞。

就是這三人帶頭,短短一個多月,暗中集結了數萬反對建立運朝的原靈雲門中人,他清楚,以董恆的心性,這些人絕對不可能還活下去。

顯然齊元真也知道,壓下心裡的恐懼,故作輕鬆道:「大師兄,求你件事,你知道師弟我怕死,也沒有自殺的勇氣,還是師兄你送我一程吧,痛快點。」

說完,就閉上了眼睛,顫抖的眼皮和緊握的雙手、顯示著他的緊張,另外兩人這才真正相信,面前這位三長老的確怕死。

但更讓他們不解的是,如此怕死,卻還是選擇了這條路。

董無靈面露猶豫,咬了咬牙,還是上前幾步親手解決了齊元真,齊元真沒有絲毫反抗,沒有任何痛苦的走了。

「走吧。」董無靈嘆息一聲,身影有些落寞,當年的師兄弟們,現在又還剩幾個呢?

……

五萬多、近六萬人,一夜之間被全部一網打盡,乾淨利落,並且沒有讓這些人造成任何危害。

當天明所有消息都傳來后,董恆對那些只是被抓的人,下了沒有任何猶豫的命令——殺。

數萬條生命死去,其中還有原靈雲門十大長老中的三位,其中影響力自然很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