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靈魂雲彩內,那雙幽藍色的眼睛中流露出一絲鬱悶,隨後眼睛漸漸地閉上,那隻抓著鳳歌的巨手鬆開后也迅速退回靈魂雲彩內。


那些淡金色靈魂也紛紛直奔靈魂雲彩而去,其他的靈魂則沒入牆壁和地面。

「隆隆隆……」

魂城的大門緩緩地打開。

來自於母世界的各族陽魂們,則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不管如何,魂城的大門是開了……

開門時,魂城內是非常安全的,無數年來從未出過事。

可這些陽魂們內心也是落下了陰影,紛紛朝魂城門外而去。

「鳳歌殿下!」

李杯雪,劉恨,秦華等人直奔鳳歌而去。

李杯雪彎腰查探了一番,鬆了一口氣,「鳳歌殿下只是暈厥了,倒是沒什麼大礙,我們先將她搬出魂城!」

她這番話,自然是說給羅征聽的。

其實大家也都明白,魂城這般亂象,九成九是羅征搗鼓出來的。

李杯雪不知羅征在上面發現了什麼,但同為天宮的人,她自然是站在羅征這邊,何況魂城關門后,天宮諸多陽魂的運氣比較好,除了鳳歌受傷之外,其他的陽魂沒有隕落一個……

她自然希望羅征能在魂城頂部,探索一番,而不是挂念著鳳歌直接跑下來。

李杯雪的聲音從下方傳遞上來,羅征這才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如果只是因為自己的一個失誤,害死了鳳歌,他內心如何能安?

他站在尖頂小屋內,懷抱著金壺一番打量。

尖頂小屋內的桌子和地毯都已經化為了飛灰,一眼望去也沒有其他特別之物,只剩下手中這個金壺了……

「這金壺難道只是掌控魂城開關的鑰匙?」羅征有些失望的問道。

元始天尊倒是很平靜。

儘管他對尖頂小屋充滿了期待,但也明白這也是正常。

其實類似於這樣的遺迹,元始天尊也探索過幾次。

例如三十二重天的「天雲水路的盡頭」,例如三十三重天的灰白之屋,那些東西絕不可能是元靈一族建造,而彼岸文明也沒有這個能力,只可能是剎那文明留下來的。

可剎那文明似乎沒有任何想法,也沒有感情可言,他們在遺迹內,不會留下任何痕迹與信息,這是有些不正常的……

許多進入彼岸的文明,經歷了一段時間后,對彼岸十分失望,也會將整個文明的生靈消弭掉,也就是集體自殺。

可在消弭之前,他們會建造神廟,留下信息等等那是這個文明存在過的證明。

但剎那文明就不會留下任何信息,他們留下的遺迹都有一種冷冰冰的姿態:我們存在過,我們不需要你們的理解,你們也沒資格找到我們。 元始天尊得出了這個結論后,也得到了女媧,伏羲等人的贊同。

在線索方面,剎那文明顯得吝嗇而孤傲。

至於其中的原因,元始天尊他們也做出了許多推測。

女媧認為原因很簡單,剎那文明太強大了,在剎那文明眼中,他們這些主宰級文明如同蟲子一般弱小和可笑。

誰會給蟲子們留下線索呢?

女媧的推斷簡單而粗暴,但贊同者並不多。

原因很簡單,如果剎那文明真的看不起後來的這些「蟲子」一般的主宰級文明,就不會搞出彼岸內各種複雜的規則。

例如彼岸每一重天的壓制力都不同,如果去掉這條規則的話,先入為主的元靈文明,恐怕就直接稱霸整個彼岸,後來者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可言!

又例如魂城,劫骨之地,畫卷等等,這樣刻意而精心的安排,顯然都是為了後來者的晉陞。

如此縝密而費心的布局,自然不可能被看做是蟲子的……

對於未知的事情總是爭論不休的,何況每個人提出的假想都無法被證明,所以直到今日,無論是人族,還是元靈一族,無空一族,都不曾摸清楚剎那文明是什麼態度……

「這尖頂小屋內放著開掛魂城城門的鑰匙,自然是正常的,」元始天尊微笑道。

羅征端詳著金壺,忽的伸手捏熄了金壺口的火焰。

「隆隆隆……」

魂城的大門又開始關閉。

與此同時,靈魂們又開始四處飄蕩,彷彿一場盛宴要開啟。

「啊,怎麼又關了!」

「羅征還沒出來!」

「還好我們出來了……」

魂城外的李杯雪等人,看到魂城又有關閉的跡象,心中忍不住抽動了一下。

眼看魂城內又要群鬼亂舞,羅征拿著蠟燭在壺口再度輕輕一點,一縷淡淡的火焰再度燃起,靈魂們又重新回到牆壁中,門又徐徐大開……

點燃……

掐滅……

點燃……

掐滅……

羅征這般反反覆復幾次后,終於引來了強烈的不滿。

那些牆壁中鬼狐狼嚎的靈魂們發出憤怒的咆哮聲,原本沉浸下去的那雙幽藍色的雙眼,再度浮現出來,「嗚嗚嗚嗚……」不知道在說著什麼,但聽語氣,應該是在指責羅征胡來。

「羅征,你在搞什麼?」

就連元始天尊,也有些不明所以。

羅征頗為不甘心的撇撇嘴,道:「這金壺必須被點燃,才能夠打開城門,而城門是六十六個時辰才會開啟,也就是說,必須有人每隔六十六個時辰點亮這壺才對……」

這是很簡單的邏輯,也許是太久不喑人間事,元始天尊一時間竟沒有想到。

「這房間內的地面,門,桌子都是不能觸碰的,」羅征又補充道。

羅征成為聖魂境后,靈魂已經與肉身一般,有了實際的形體,輕輕一碰之下,屋內的東西便飛灰湮滅,這說明在羅征之前,沒有人觸碰過那些東西。

「這說明點亮金壺的『人』來自於上面,』羅征抬頭說道。

頭頂上空空如也,整個屋子的內部,都是由一塊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堆積而成。

羅征盯了一會兒后,猛的一躍而起,伸出手指扣進石頭縫內,將自己固定在上面,同時揚起手中的金壺,朝著那石頭映照而去。

金壺綻放的火光映照之下,那一塊塊石頭就開始變化顏色。

原本灰白色的石頭,化為深空一般的暗藍色,而在暗藍色中點綴著五彩繽紛的光點,彷彿一卷彩色的星空,在這尖頂小屋的上方展開。

「是畫兒,畫的是魚,果然有玄機……」羅征笑著說道。

那一個個石頭都泛出了光澤,那些光不是無意義的排布的,有一些光形成一根根線條,線條勾勒出一條體型龐大的魚。

「那不是魚,那是角鯤,星空角鯤!」元始天尊慎重的說道,聲音甚至還有些抖動,顯然他比羅征還要激動。

「星空角鯤是什麼?」羅征好奇的問道。

「一種飛躍在三十三重天上的星空巨獸,」元始天尊回答道,「當角鯤經過時,整個星空都會隨著它的出現而改變,是一種溫和而美麗的生靈。」

羅征想了想后才說道:「可是元始天尊前輩,如果將彼岸看做一個特殊的空間,這個空間依舊是在混沌內的,那三十三重天也不過是混沌的最頂部而已,如果放眼向外的話,頭頂上看到的應該是蓋子吧?」

「你的推斷是錯的,」元始天尊搖了搖頭。

當時羅征第一次將「無憂王」也就是姜子牙的事情,以及玄量世界告知元始天尊時,元始天尊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原因就是元始天尊在三十三重天內見過玄量世界,因為抬頭就能看到!

三十三重天和「稷刪空間」不同,稷刪空間是有「壁」隔開的,姜子牙為了鑿開那個壁,耗費了漫長的時間與手段。

但三清天的頂部,沒有「蓋子」,上方燦爛的光點即為星空,而星空就是玄量世界!

「既然沒有蓋子,那元始天尊前輩為何不曾前往?」羅征又問道。

元始天尊提及過,三十三重天也存在玄量世界的入口,只不過入口被元靈一族把控,他們沒有機會前往。

「玄量世界雖說就在頭頂,但頭頂上百萬里處,有一道看不見的力場,這力場的內層與外層的力量是不對等的,任何物質越過這個力場時,因為強大的不對等壓力,都會被撕裂,」元始天尊解釋道,「這個力場是伏羲發現的,所以被命名為『伏羲不對等力場』整個力場是覆蓋在三十三重天上的……」

「唯一能夠越過這個力場的地方,就是通天之路,這條路自然是把控在元靈族手中,」元始天尊又說道。

「原來如此,」羅征點了點頭,凝視著牆壁。

這星空角鯤的頭部有一個細細的尖角,而在尖角處繪製著一道火焰。

「火焰……」

「金壺……」

「元始天尊前輩,我想金壺應該就是這頭星空角鯤點亮的,」羅征頗為肯定的說道。 尖頂小屋內也只有這樣一幅圖畫,而這星空角鯤的圖畫上,自然著一縷火焰。

這樣基於簡單邏輯的判斷,終究需要證明。

元始天尊也說道:「可能性很大,但是如何證明?」

「證明?」羅征看著窗外。

透過厚厚的靈魂雲彩,他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城門上。

每隔六十六個時辰,城門打開,再六十六個時辰,城門關閉。

想要證明並不難,在這裡待上六十六個時辰即可。

外面的那些靈魂們無法進入這小屋,只怕中途會出現什麼意外……

羅征回頭又看了看星空角鯤,臉上出現了一抹凝重之色,沒有太多的猶豫,「呼」的一口,將金壺上的火焰吹滅。

「隆隆隆……」

魂城的門又開始關閉。

也許是魂城的門被羅征不斷開啟,關閉的緣故,原本一鬧騰就跑出來的陽魂們竟延遲了那麼一下,才從牆壁中鑽出來,繼續在城內群魔亂舞。

城門外……

李杯雪,鳳歌,劉恨等人則是一臉看不懂。@^^$

「羅征能自由開關城門……」

「他為何要關門?」

「難道出了什麼狀況?」

鳳歌固然滿臉擔憂之色,但心情還算平靜。

那些靈魂似乎無法進入尖頂小屋內,羅征這麼做,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她在這裡等候著便是。!$*!

尖頂小屋內,依舊有燭火亮著,不過閃耀光芒的是那支蠟燭。

羅征小心翼翼的護著這燭火,萬一燭火熄滅了,他怕是失去了出去的可能……

牆壁內,靈魂雲彩內的靈魂們,一個接著一個出動。

先前羅征就覺得魂城內的靈魂很多,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羅徵才發現,此前的那些靈魂數量和現在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窩藏在牆壁中的靈魂,彷彿從山澗中湧出來的水,根本沒有停歇。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密密匝匝的靈魂,相互重疊在一起,將整個魂城內每一寸都擠壓的滿滿當當。

羅征在窗戶旁邊查看時,也是一陣頭皮發麻。

「呼!」

靈魂雲彩內衝出了幾道獵食者,它們拖拽著淡金色的光華,瞬間吞吃了成千上萬的靈魂那些最低等級的靈魂是疊加在一起的,根本無法判斷數量。

又過了半個時辰后,那雙幽藍色的雙眼,再度顯露出來。

這隻看不到真面目,潛藏在靈魂雲彩中的怪物,是最高級別的獵食者,它伸手之下,則是捕捉那些淡金色的靈魂。

如此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的畫面演繹了三十多個時辰后,終於停歇下來。

廣場上的靈魂少了許多,只有少部分淡金色靈魂在角落遊盪,避免淪為那雙大眼睛的食物。

也許是進食完畢,那雙大眼睛的目光再度匯聚在尖頂小屋,它似乎知道羅征還留在尖頂小屋內,便再度伸出手朝小屋這邊蔓延過來,隨後用手指輕輕點在小屋的窗戶上。

「咚咚咚!」

那粗糙的手指輕輕戳了幾下,似乎是在提醒羅征注意它。

羅征幾乎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它身上,哪裡還需要它的提醒?

雖說知道這傢伙進不來,可羅征隱隱還是有些緊張。

「嗚嗚嗚……」

敲擊了幾下后,雲彩內再度響起各種聲音組成的歌聲。

那歌聲一開始非常振奮人心,緊接著變得悠揚,後面漸漸地有了一絲哀怨的色彩。

「靈魂雲彩內的歌聲,是它發出來的?」羅征問道。

「應該是,」元始天尊點點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