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青龍已經完成自己的事,準備走。


河邊看熱鬧的人很多,沒人敢下去。

孩子的父母正要跳下去,突然感覺到一雙巨大力量的手,直接制約住了他,隨後將他壓在地上。

在一看,一個男人踏浪而去,直接『飛』到孩子跟前。

抱著孩子,一跳竟然從河底跳了起來。

周圍看到的人,目瞪口呆。

這,這是人做出來的嗎?

這是在做夢?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陳天選已經把孩子放在父母手裡:「出來玩,看好孩子,不然丟了後悔一輩子。」

父母還沒來得及感謝陳天選,陳天選又不見了。

而此時。

橋洞的青龍,已經準備離開。

這一招調虎離山計,真是太好了。現在,那傢伙真的去救了,估計會淹死在河裡,美人也到了手!

哈哈哈。

青龍一陣狂笑。

剛笑完,臉色僵住。

他回頭一看,沒看到人。

隨後,又撓了撓頭,說:「怎麼回事,是幻覺?怎麼感覺一個影子,從我身邊過去了!」

「什麼鬼。」

青龍見過唐三刀的身手,就連唐三刀這種四號人物,也不可能從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青龍確定自己是看花眼了,轉身就準備走。

這一回頭過來。

渾身顫/栗。

他面前,竟然真的有一個人。

「是你……」青龍一看是陳天選,腦海更裂。

他低頭看看河底,又看看陳天選本人。

媽的。

他氣炸了。

還真是從河裡來的。

這也太快了。

而且,他身上都沒打濕。

這是什麼身手。

「第一,誰叫你來的。」陳天選站在青龍面前,不平不淡的問道。

青龍還沒說話。

陳天選又說道:「第二,和你一起來的人呢?」

青龍本以為,陳天選在自己計劃中。沒想到啊,陳天選連白/虎和他一起來的都知道。

「第三,你們來的路上,有商量過埋在哪裡嗎?」 老實說游燁現在的生命值是很尷尬的300血。

來一隻苦力波給他腦門來上一下都要原地去世。

但說鎖血,這300血在那些鎖十位數甚至個位數的大佬面前都不好意思說自己鎖血了。

此時的十六夜秋還沒看過他未來的螃蟹頭隊友以各種匪夷所思的血量開始放歌翻盤一條龍的表演,思路還受限於這個時代的決鬥者的決鬥理念,在她看來,4000對300,這是無比巨大的優勢了。

但是對游燁來說,LP只要不是0,那就不是問題。

「我的回合,抽卡!」

「速攻魔法疾風之龍騎兵團發動!只有對方場上才有怪獸存在時從卡組把龍騎兵團調整和鳥獸族龍騎兵團怪獸各1隻效果無效特殊召喚。從額外卡組特殊召喚的怪獸在對方場上存在的場合,可以再只用自己場上的龍騎兵團怪獸為素材把1隻龍族同調怪獸同調召喚。」

「龍騎兵團·士兵,龍騎兵團·長鉤刀龍,特殊召喚,用等級3的長鉤刀龍將等級4的士兵調星,翻動那美麗雄偉的雙翼,以光速討伐敵人吧!同調召喚!現身吧,等級7!幻透翼同調龍!」

同調的星光閃過,一隻白色的巨龍揮動玻璃質感的藍色雙翼,於空中盤旋一周之後,落在了游燁的身前,散發著特殊的光澤。

幻透翼同調龍ATK:2500

閃亮登場的幻透翼沖著黑薔薇龍咆哮著,不同於黑薔薇龍那高昂的嗓音,幻透翼的叫聲更像是風中自由的輕吟。

黑薔薇龍也不甘示弱。

嗷!(你瞅啥?)

昂!(瞅你咋地!)

「這就是你的龍嗎?」十六夜秋看著身形華麗的幻透翼說道,「攻擊力2500點嗎?倒是足夠打倒黑薔薇龍,不過下個回合黑薔薇又將綻放。」

看著兩條龍battle了一會後,從墓地拿出一張卡。

「在對手生命值為0以前,要把每一個自己的回合都當成最後一個回合去儘力打倒對手,不要把獲勝的希望寄托在下一個回合啊,秋!」

「墓地里龍騎兵團武器·神怒劍效果發動!除外墓地里的兩隻龍族or鳥獸族怪獸,將這張卡特殊召喚!」

一隻握著巨大長劍的巨龍瞬間威風凜凜的出現在了幻透翼身旁。

龍騎兵團武器·神怒劍ATK:2900

對面的黑薔薇見狀,大赤紅色的小眼睛死死頂著幻透翼:「昂?」(說好的單挑,你怎麼帶人來?還講不講龍德?)

游燁打出了剛才抽到的卡:「裝備魔法,龍騎兵團神槍,給神怒劍裝備!神怒劍的攻擊力上升其等級×100點。」

「神怒劍的等級是10星,所以其攻擊力上升1000點!」

龍騎兵團武器·神怒劍ATK2900→3900

接住從天而降的長矛,手握巨劍的巨龍變成了雙持戰士,氣息驟然暴漲一截。

「攻擊力3900點?」十六夜秋感覺有點不妙。

「龍騎兵團武器·神怒劍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選擇場上一隻怪獸發動,那隻怪獸效果無效,並且攻擊力下降自己場上裝備卡的數量×1000點。」

雙持巨龍一聲威武的咆哮,剛才還跟幻透翼不分伯仲的黑薔薇龍氣息頓時萎靡了下去。

黑薔薇龍ATK:2400→1400

「幻透翼同調龍攻擊黑薔薇龍!旋風的俯衝斬擊!」

幻透翼雙翼一振,飛向半空,雙翼帶著銳利的風刃,呼嘯著向著黑薔薇龍飛掠而去。

黑薔薇龍留下一個你等著的眼神之後,被風刃瞬間撕成碎片,紅色的花瓣散落一地。

十六夜秋LP:4000→2900

「神怒劍直接攻擊!」

雙持巨龍聞言,兩把武器一左一右畫出一道十字刀光,向十六夜秋斬去。

十六夜秋LP:2900→0

十六夜秋平靜的看著自己的生命值歸零,心想:「還是差一點嗎?」

這時候,游燁收好決鬥盤,笑著走了過來:「能夠按照自己的心意來決鬥,做的不錯,你的決鬥所要轉達的心意,我感受到了。」

十六夜秋默默整理好卡組,看向游燁問道:「看樓下的招牌,你打算在這裡開一家卡店?名字叫決鬥鏈接?」

「沒錯,決鬥可以將人們的內心鏈接起來,這就是這個名字的意義。」游燁信口胡說八道,總不能跟秋直說這店就是拿來忽悠異世界的沙雕的吧。

「我能留下來幫忙嗎?」十六夜秋小聲問道。

「嗯?」游燁聞言十分驚喜,還有這種好事?

「別……別誤會,如果不是你,我可能還在被人利用,我只是想做點什麼表示一下謝意。」十六夜秋紅著臉說道,「並且,你說的龍印者和暗印者的戰爭就要開始了吧,我的實力可能還不夠,我希望能跟著你修行。」

你跟我修行?游燁面色怪異,想起剛才決鬥時開局上手的手牌,整套卡組40張牌,用來啟動的場地魔法龍之溪谷,加上能檢索龍之溪谷的3張星球改造3張雙始龍一張都沒有上手。

對此,小紅的解釋是因為他在這個世界所使用的超自然力量都是來自於她們4個,對上身為紅龍的龍印人的十六夜秋,身為一個普通人的他,決鬥者氣魄會被壓制,抽牌運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也就是游燁這套龍騎兵團的強度夠高,不然這次還真的翻車了。

但你十六夜秋,堂堂的龍印者,能夠根據氣氛抽出想要的牌,剛才的閃光抽卡的架勢看的我以為你要現場來波救世之光,印張救世薔薇龍把我給秒了,你跟我修行個鎚子啊。

「所以我說除了這個時空沒法使用的暗叛逆,讓你把我們3個都加入卡組,但你就是不聽我們有什麼辦法。」腦子裡的小紅委屈道。

不過對於十六夜秋想要留下來的提議,游燁很是心動。

雖然現在大部分的玩家都把他當成隱藏NPC了,但再加上十六夜秋這個主線人物也在他手下做事的話,那他在玩家心中的逼格會高到何等程度?

再加上,本來在游燁的計劃里,這裡就是要打造成主角團的基地,類似復仇者聯盟大廈的地方。

於是游燁爽朗的笑道:「跟著我修行什麼的談不上啦,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好好交流一下決鬥的心得。」

「嗯,我明白了。」十六夜秋聞言,也露出了笑容。

…… 「九幽魔火,一等玄火,竟然是神通傳承的載體。」徐川感覺到玄妙,他的手輕輕握著黑色火焰,隱隱一陣炙熱傳來,可接著那炙熱又轉化為了一股徹骨的冰涼,讓徐川都不禁為之一顫。

徐川運轉真元,包裹黑色火焰,同時靈台中神識滲透,輕易進入了九幽魔火中,這是魔靈島主留下的神通傳承,輕易就可認主。

可當徐川神識滲透九幽魔火的剎那:

「一,對九幽魔火運轉魂劍訣。氣運+50。」

「二,繼續認主。氣運-100。」

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兩條選項,頓時雙眼微眯。魂劍訣?難不成魔靈島主在這九幽魔火中還留下了什麼後手?

心中想著,徐川立刻放棄神識繼續滲透九幽魔火,停止認主,同時運轉魂劍訣。

而就在徐川神識迅速抽出的剎那。

嗡。

一股兇狠的波動突兀得從九幽魔火之上升騰而出,直接緊隨著徐川的神識追逐過去,看到這一幕,徐川的眼中一冷,果然有鬼!

那兇狠的波動升騰而起,伴隨而來的是一道黑色的虛影,這黑色虛影普通人肉眼都難以看清,可徐川看清了,他靈台中的雪山劍客和魂厲也看清了,那是一道隱隱有由黑色火焰包裹,扭曲模糊的怨魂!怨魂頭顱部位,還能清晰看到一對血紅的雙眸,彷彿要擇人而噬般兇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