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頃刻間,只見戰鬥再次爆發。


而在幾道爆響之下,李瀟不管不顧,憑藉著強橫的肉身,硬抗三人的攻擊。

隨後,他認準了一人,右手陰陽二氣打出,化解了對方身上的法則,隨後左手逆沖,枯萎之力打入了對方的體內!

「啊!」

一瞬間,此人慘叫,更是心驚。

他不敢再出手,急忙退到了一旁,想要磨滅體內的枯萎之力。

「好膽!」

「不防禦,你註定要被我們撕碎!」

……

剩餘的三人大喝,攻擊狂暴,法則更是如凶獸一般,撕扯著李瀟的肉身。

但是,李瀟卻像是沒有察覺,甚至眼中那一縷猩紅之意,越發濃郁。

直到,他被其中一人擊中了眉心時,李瀟不由怒吼了一聲。

眉心被擊中,李瀟怒吼之時,更是倒飛了出去。

並且,其神魂受創,心神不穩,幾乎要喪失理智了!

「我乃皇者!當不敗!」

這一刻,李瀟是真的暴走了,眼中的血光淹沒了一切,理智更是被侵蝕。

只見他怒吼,長嘯,體內一道驚天的爆響傳出。

砰!

砰!

……

隨即,在四人震驚的目光下,李瀟的肉身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痕,幾乎爆體。

但,他終究是沒有倒下,反倒是身上的氣勢暴漲了一大截!

「八門遁甲——七門齊開!」

這一刻,李瀟咆哮,聲音宛若來自地獄的魔神一般。

在喪失理智中,他不顧一切,強行開啟了第七門!

轟!

……

不等這幾人反應,便看到李瀟沖了出去,速度之快,讓他們反應不及。

砰!

剎那間,便看到其中一人被李瀟近身,一拳如血色大日,洞穿了其胸口,更是將其震飛了出去。

「殺!」

隨後,李瀟回眸,眼中殺戮之氣沖霄,一步踏出之下,身影便出現在了那個被枯萎之力侵蝕的人之前。

「你找死!」此人大喝一聲,早有提防,雙掌橫推而出,法則之力如王洋一般澎湃。

然而,李瀟一拳之下,這一片如汪洋一般的法則,宛若紙糊的一般,頃刻間就被震碎。

隨即,在其餘三人驚駭的目光下,李瀟這一拳如長虹貫日,貫穿了對方的頭顱,將其擊斃!

「吼!」

擊殺一人後,李瀟似乎更加瘋狂,口中傳出了一道宛若凶獸一般的咆哮之聲。

妻騙 他憑藉著本能,施展了縮地成寸,行字真言更是加持於神。

猶如一道血色之光,橫衝過虛空,其中一人連反抗的餘地都沒,便感覺胸口傳來一陣刺痛。

當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時,發現李瀟的手掌已經從其胸口抽了出來,正朝著他的眉心衝來。

「啊!」

一瞬間,此人大驚,尖叫了一聲,身影急速的後退。

奈何,他的速度,與狂暴后的李瀟完全不成正比。

連一步都不曾退出,便看到李瀟的一拳,打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力之力澎湃,讓這一拳的力量暴漲,宛若一方天地加持,震碎了他的額骨。

同時,枯萎之力如一道枯黃色的雷光,沖入了其眉心之中,短短瞬息之間,便將此人的神魂侵蝕!

神魂,關乎著一個人的根本,與靈魂密切相連。

此人神魂被侵蝕,靈魂當即受到了重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更是大幅度的減弱。

他無力再反抗,急速倒退,並且看向自己的同伴,希望對方能幫他一把。

但,此刻,唯一還有戰力的一人,卻是恐慌了。

他渾身顫抖,信念崩塌,哪怕是面對重傷的李瀟,他都沒勇氣出手。

最終,他轉身逃走了!

轟!

與此同時,李瀟連續擊出兩拳,將剩餘的兩人擊殺!

「這才是修羅之道的根本嗎?以殺止殺,以殺證道!」

這一刻,李瀟心頭突然生出了一絲明悟。

他的眼中,血色殺意越發強盛,但神智卻十分清醒。

他在感悟著此刻的狀態,對於修羅之道的領悟,越發深刻。

嗡!

也就在此刻,一道雄厚的力量從其體內爆發,如潮汐席捲一般洶湧,卻又像似春風拂過一般讓人舒爽。

境界隨著心中感悟而提升,並且直接跨越了中天位九重,一步踏踏入了大天位之境!

第四章,繼續去寫第五章,各位稍等

(本章完) 天降瑞祥,如彩雲飄然,一道道天光伴隨著神曦,似從九天落下,灌注在了李瀟身上。

這一刻,李瀟的傷勢在快速的癒合,連神魂上的創傷,都在逐漸的好轉。

「終於是突破到了大天位之境。」李瀟輕語道,眼中閃過一絲自信的神采。

踏入了大天位,他便有能力與那些師兄師姐一戰。

甚至,哪怕是面對玄尊,李瀟都有信心,至少能立於不敗之地!

假如我輕若塵埃 農門小仙女 「人呢?」

「被你打跑了?」

就在此刻,青銅魔族和周靈從陣法內沖了出來。

他們兩人的根基穩固了,但出來后,卻發現那四人都不見了。

「殺了三個,還有一個跑了。」李瀟說道。

這話一出,兩人頓時驚駭無比。

以中天位八重之力,力戰四個大天位九重,不僅沒死,還殺了三個。

這戰力,未免太恐怖了吧?

當然,他們是不知道,若非李瀟狂暴了,強行開啟了第七門,若不然絕無戰勝的希望。

甚至,周靈和青銅魔族,怕是要給李瀟來收屍了。

「這下好了,我們三個都是大天位了,能在帝院立足了!」青銅魔族意氣風發:「之前處處被人打壓,現在開始,輪到我們出擊了!」

「受夠了被人欺壓的日子,接下來,誰再敢對我們動手,殺之!」周靈沉聲道。

然而,就在此刻,帝淵的聲音響起了。

「淘汰賽結束。」

伴隨著這道聲音,不少人都鬆了一口氣,尤其是那些躲在暗中的人,更是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

而李瀟三人,則是臉色發黑,心情別提有多差了。

三人,好不容易熬到了現在,並且都踏入了大天位之境,本想著大幹一場,結果淘汰賽結束了……

這就像是心中有一股怒火,無處發泄一般,感覺是真的難受!

「大殿外集合。」帝淵傳音,隨後便沒了聲音。

沒過多久,李瀟穩固了境界,便與周靈兩人,來到了大殿之外。

淘汰賽,晉級名額只有二十人。

而此刻,這二十人都集合了。

「你們三個,真是命大啊,居然沒被淘汰。」

「你們還不是一樣,躲起來了吧?」

……

此刻,李瀟看到了無塵,孤舟,還有丈八。

這三人,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很明顯是躲起來了,安然的渡過了淘汰賽。

相比之下,李瀟的遭遇就慘了許多,幾次都差點身死道消!

「嗯?升龍呢?」

就在此刻,李瀟眉頭一皺,只因大殿外,居然沒看到升龍。

甚至,那兩個玄尊都沒出現。

難道說,升龍和那兩個玄尊,都被淘汰了?

「不可能啊,升龍怎麼會被淘汰。」 替身王妃 李瀟皺眉道,更是疑惑,不由問向帝淵:「前輩,升龍人在何處?」

「提前晉級了。」帝淵回答道。

「啊?什麼情況?」

「提前晉級?」

……

這一下子,莫說是李瀟,連其餘的人都疑惑了,難不成淘汰賽還有這種規矩?

「他一人鎮殺了兩個玄尊,有資格提前晉級。」帝淵解釋道。

這話一出,李瀟動容。

他想過升龍很強,那兩個玄尊應該奈何不了升龍。

但他還真的沒想到,升龍居然反殺了那兩個玄尊!

「我去,那可真是個猛人啊!」

「以大天位九重之境,以一敵二,殺了兩個玄尊?真猛!」

周靈和青銅魔族也是驚嘆不已,但更是好奇,提前晉級后的升龍去了哪裡,為何不來找他們。

「晉級者,可入傳功殿,接受修為傳功。」帝淵說道:「今後,每隔三天的清晨,便來此地聽課。」

說罷,帝淵便轉身離去,不過卻補充了一句:「這一次,傳功殿內,禁制動手。」

「呼……終於是晉級了。」

「又能安心一段日子了。」

……

這一刻,不少人鬆了一口氣,並且急匆匆的朝著傳功殿走去。

李瀟等人也是走向傳功殿。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晉級的人都在傳功殿內,吸收著天功珠內的修為,每個人的境界,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直到三天後,所有人都吸收完了天功珠內的修為時,便紛紛離去,前往了大殿。

今日,乃淘汰賽后的第三天,按照帝淵所說,他們該來這裡聽課。

然而,當眾人來到這裡時,卻發現帝淵並不在此,而是換了一個女子。

這女子,看起來只有十八七歲,容貌姣好,身材婀娜,尤其是她的眉心之處,有一枚魔紋,顯得她更為妖嬈。

「今日,由我給你們講課。」這女子說道:「我叫帝雲,今後的日子裡,由我負責你們的修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