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項龍頓時怒火衝天,顧不上穩定自己體內的變化,火氣沖沖的走了過去,轟的一下將門拉開了。


項正言回頭,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了起來,就像是做賊被抓住了似得。

「項龍……」

他心底生出了一絲殺意,然而身邊的大長老分身卻是讓他忌憚不已。

幸好,這道分身並沒有立馬出手,而是緊緊的盯著項正言的腳下。

看來我不進去他就不會動手?

項正言微微眯起了眼睛,往後退了一步,順勢將門給關上了。

那道分身身形一閃,隨即鑽了回去,就像是神話里的門神似得。

「項正言,你跑到這裡來幹嘛!」

項龍大喝了起來。

「項正言也是你叫的,目無尊長!」

項正言立馬冷笑了起來,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面前的項龍。

重生之庶女凰后 「剛才那道分身雖然氣息強勁,但是卻似乎沒有意志,應該是不知道我來過了,只要殺了項龍,就沒有人知道了……」

殺氣越來越濃,他一步步沖著項龍走了過去。

項龍心中有所警覺,往後退了幾步,盯著面前的項正言笑了起來:「怎麼,想殺我?」

「本來看在你成為了廢物的份上,我可以饒你不死,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

項正言腳步一點,身子就沖了過去。

項龍,危險! 看著對方到了身邊,項龍身上氣勢猛地一提。

「抱歉,讓你失望了!」

就在一瞬間的功夫,他唰的一下閃進了自己的大門當中。

「這……你恢復了,怎麼可能!?」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項正言一臉吃驚之色。

挑斷項龍經脈的時候,他也是在場的,為了讓項龍徹底沒有恢復的可能,他讓人將經脈直接給抽了出來,然後放在火里燒了。

可是看他剛才的速度,絕對是恢復了實力,貌似比起以前還要強上一些。

「哈哈,你不知道吧,項羽在玄牝之門中得了不少寶貝,給我們吃了個飽。不但傷勢全好,修為還更上一層樓!」

項龍在裡面哈哈大笑了,將門給鎖上了。

這些石頭都是特製的,一時半會也砸不開,他倒是不慌了。

項正言氣的牙痒痒,哼哼道:「項羽和項玄這兩人,有禍拉著家族一塊背,好處全是自己佔了。」

「這就是你來做賊的理由嗎!」

項龍笑眯眯的說道。

項正言氣的不行,怒吼道:「這裡發生異常現象,我作為一族之長,自然要過來看看。」

兩個世界的時差 「所以你就要做賊嗎?」

項龍又是笑眯眯的樣子,可惜外面的項正言看不到。

他轟的一巴掌拍在了特殊的石門上,疼的自己連連甩著巴掌。

「你不要胡說八道,我壓根就沒有偷什麼!」

「那是被我發現了,你要是不偷什麼,幹嘛做賊心虛地要殺我!」項龍大聲喊了起來,企圖吸引路過的人。

「我只是想看看你好了沒有。」

項正言咬著牙道。

「你這試的手段也正不錯,要是我沒好豈不是讓你一巴掌給拍死了?」

「我不會真的下手。」

「扯幾把丹吧,老子信你就有鬼了。」

項龍罵了起來,道:「項正言我告訴你,也就你臉皮厚還好意思舔著逼臉在這裡當族長,整天陰謀詭計不斷,就想著害我們。

也是大長老仁慈,不然一巴掌拍死你這狗日的必貨。」

項正言好歹是一族之長,哪裡受過這等氣,沖著裡面罵道:「小兔崽子你給我出來,我一巴掌呼死你!」

「大逼崽子我告訴你,老子今天就不出來了,你有種進來啊!」

項龍哈哈大笑的罵了起來,一臉痛快之色。

天知道他對於這些人有多恨!

他們將自己按在地上抽出經脈來,讓自己斷絕了修行之路,如果不是項羽的話,自己這條命也就沒有了意義。

奚落聲伴隨著摧殘,他恨不能將這些人全部殺掉。

「項正言我告訴你,遲早有一天,我要親手弄死你個逼貨!」

「你給老子出來!」

項正言不斷的咆哮著,身體氣的顫抖了起來,手中出現一把漆黑的長槍,正要衝著大門上砸去。

身體突然頓住了,就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不受自己控制了。

驚恐瞬間襲上他的臉龐。

「你來這裡做什麼。」

大長老冷冷的聲音傳來。

「大長老,你終於回來了!」

裡面的項龍興奮的大喊了起來:「這不要臉的老梆子跑過來做賊,讓我抓了個正著,結果他還要殺我,您要是不回來的話,他怕是已經砸門進來殺我了!」

項正言聽得滿頭大汗,罵道:「你不要胡說八道,我何曾要殺過你。」

「那你手中的槍作何解釋。」大長老冰冷的看著他。

急忙收了自己的兵器,項正言冷哼了一聲:「他竟然敢出言不遜侮辱我這個族長,懲罰一下自是應當。」

「那你來此地何干。」大長老接著問道。

項正言背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卻故作鎮定。

他深深的知道,要是動起手來,就是十個自己也不夠一個大長老打的。

「身為族長,此地出現了特殊的氣息,我自然要過來看看。」

大長老沉默了,沉默的看著項正言。

項正言讓他盯得心裡發慌,但又不知道做什麼好。

「走吧。」

大長老揮手道。

項正言如蒙大赦,迅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到了大殿之下,不由得怒道:「好你個項玄,越發無法無天了,完全不將我放在眼裡。」

他的眼中,滿是仇恨的怒火。

隨即身子一轉,就此離開了。

「大長老,您真應該殺了他,一了百了。」項龍拉開了門,恨恨的說道。

大長老臉色為難,帶著一絲掙扎,搖了搖頭道:「你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

說著,他走進了練功房當中。

姜亢來到了自己沒好好住過的屋子,看著裡面的人心裡有些忐忑。

「怎麼,你怕了?」女神笑了起來。

「怕倒是談不上,就是這和尚人不差,我想待會他會不會記恨上我。」

姜亢搖了搖頭,知道這事情是躲不過去了,只能硬著頭皮走進去。

「姜兄弟,事情處理好了?」

達摩正坐著喝茶,而花木蘭在另外一個房間。

「是。」

姜亢艱難的笑了笑,道:「讓大師久等了。」

「不。」

達摩搖頭:「只要能夠見到唐僧,這不要緊。」

姜亢一聽心裡越發的操蛋了,早知道應該把項成給剃個光頭冒充一下啊。

姜亢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姜兄弟?」

「啊啊對!」

姜亢連忙點頭,心裡理了一下,走到桌子面前給自己倒上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笑了起來。

「要飆演技了?」女神又笑了。

姜亢沒功夫回復她,而是直接和達摩面對面的坐了下來。

「達摩大師,這次在項家出手,你心中可有負罪之感?」

「哪裡會。」

達摩含笑搖頭。

他雖然是個禿子,但是真的是長得很帥,和項羽的容貌出入非常之大。

項羽給人的感覺就是兩個字——霸氣。

而他的區別就在於一個字——帥氣。

「不管如何,為了寶物而圍攻項家,他們都是不對的。貧僧能插上一手,心中甚為寬慰。」

姜亢一聽就樂了,急道:「這麼說來,大師對於自己此行也甚是滿意了。」

「不錯。」

達摩點頭,隨後笑著看著姜亢:「敢問姜兄弟,唐僧何在?」

姜亢傻眼了。 「姜兄弟,你怎麼不說話呢?」

說話的並非是達摩,而是女神。

她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姜亢的臉色尷尬無比,死死的壓制著,腦海中急速的運轉著。

這傻乎乎的和尚,怎麼突然就不按套路出牌了呢?

就在達摩正要催促的時候,一道鐵塔般的身影出現在了姜亢的門口。

「成叔,你怎麼來了,快來坐坐!」

姜亢一看有救場的來了,頓時樂的差點找不著北,急忙出去將項成給迎了進來。

項成有些納悶的看著姜亢,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好客了?

一把推開了姜亢的手。

姜亢愣住了,你要不要這麼無情?

「項羽,我來是有事跟你說的。」

「什麼事?」姜亢壓著滿心憋屈的火問道。

「大唐帝國特使唐僧來了。」

項成有些納悶的說著,看了一眼姜亢身邊的達摩道:「也是個大師。」

他驚訝的發現,面前的項羽表情開始急速變化了起來。

最後,兩個嘴角猛地往旁邊一扯,笑了起來。

姜亢有一種衝動,那就是壓著面前的大個子狠狠的親上了一口。

在內心裡想了想,噁心的差點吐了,所以作罷。

「什麼!」

達摩率先反應過來,突地站起,一臉的驚喜和納悶之色。

驚喜的是唐僧來了,納悶的是怎麼現在才來?

他不是早就來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