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順著病房樓前面的小路走著,不知不覺間,就走出了醫院。


臨海大學附屬醫院,這是蘇嵐所住醫院的名字,這裡的醫生,大多數在臨海大學,或多或少的,都承擔著一定的教學任務。

不過,這個臨海大學附屬醫院,距離臨海大學的距離,卻並不算近。面向全社會的醫院,開在大學區附近,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而蘇嵐之所以對於這個醫院這麼熟悉,是因為臨海大學附屬醫院對於自己學校的學生,有一定的優惠政策,這一點,就值得蘇嵐前來熟悉這裡的環境了。

畢竟,初中的時候,蘇嵐就已經積累出了一定的經驗了。

不過,蘇嵐大一的時候就踩好了點,一直到了今天,才算是真正用上。

這說明,進入大學之後,每個人,都開始慢慢脫去青澀,開始嘗試著使用成年人的思維來思考問題了。

在成年人的思維中,打架不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倒是清空錢包的好辦法。

尤其是對於蘇嵐這種弱勢群體動武,那麼真的是有多少錢也不夠賠的。

因此,直到今天,蘇嵐才遇到了敢於打破世俗偏見,對於蘇嵐動武的楚勇,據付義說,這時候楚勇,已經成了臨海大學的風雲人物,搞笑版的。

順著醫院外的小路走上不遠的距離,就是一個幽靜的小公園,在這個時候,已經又不少早起的老人,開始在這裡鍛煉身體了。

年老的時候才會注重健康,這是什麼時候都不會改變的真理。雖然因為身體已經開始衰老,人級境界的普通人再也沒有觸摸地級的機會,但是他們仍舊樂此不疲。

蘇嵐慢慢走著,來到了遠離人群的一個小樹林旁。這裡,早在許多年前規劃公園時種下的樹木現在已經無比高大,就在清晨的鳥鳴中,蘇嵐開始慢慢的活動著自己的身體。

他在想辦法,再次喚醒自己體內的熱流。

這一次,效果分外的明顯,隨著蘇嵐動作越來越快,很快的,熟悉的熱流再次出現,沿著昨天的路線繼續遊走起來。

而令蘇嵐更加驚喜的是,隨著自己的活動與呼吸,這股熱流在慢慢的變大。

雖然變化並不是十分明顯,但是,一直對熱流保持密切關注的蘇嵐,卻發現了這樣的變化,於是更加的起勁了。

不知不覺中,直到太陽已經高高升起,公園外開始傳來早高峰嘈雜的車流聲時,蘇嵐這才停止了自己的動作,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一般情況下,這個時候,便會有一位發現蘇嵐天賦異稟的老人,因為不忍心打擾蘇嵐的修鍊,所以一直耐心的在一旁等著,直到此時才開口表示自己喲啊收蘇嵐為徒。

事實上,經常看小說的蘇嵐,也是這麼想的。

但現實掄圓了,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

當蘇嵐睜開眼睛的時候,周圍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都這個點了,那些修鍊的老大爺們,早就提溜著早點回家吃飯送孩子上幼兒園了,哪有功夫看蘇嵐在做什麼。

事實上,蘇嵐也確實引起過一些老人的注意,不過他們注意的重點,並不是蘇嵐天資驚人,而是不明白這個年輕人抽風一樣跳來蹦去,到底是在做什麼。

見到周圍已經空無一人,蘇嵐幻想破滅,羞赧的回醫院找父親匯合,去辦理出院手續了。 在蘇嵐離開之後,剛剛他身邊的大樹上,一陣樹葉晃動之後,露出了一個男子的面孔。

此人年紀不是很大,看起來二十歲多一點,尖嘴猴腮,一臉的精明,不過他看人鬼鬼祟祟的樣子,就像是在打量肥羊的小偷一樣。

這個人,就是在孫帆和黑衣人大戰之後,用棍子戳人的那個傢伙。

而孫帆曾經喊過他的名字,吳亮。

吳亮用做賊一般盯著蘇嵐的身影漸漸遠去,不住的搖頭:「老大不知道發了什麼瘋,讓我去盯著這個傢伙,明明就是個普通人,有什麼好看的?」

一邊說著,吳亮一邊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筆記本。

這個年代,各種智能設備十分發達,連學校都已經實現了無紙化教學,已經很少有人還在拿這種普通的本子記事了。

不過,吳亮仍舊認認真真的在本子上寫著,看他漂亮的字體,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最原始的記錄方式。

「代號戰神之子的目標,於今日上午在公園晨練,日出之後才返回醫院。」吳亮嘴裡一邊念叨著,一邊將這句話寫在了手中的筆記本上。

寫完之後,吳亮又不滿的看著手中筆記本的寥寥幾行字,皺著眉頭想了想,又低頭繼續寫著:「目標在晨練時手舞足蹈,疑似有精神類疾病。」

這行字寫下,吳亮這才滿意的看了一遍,將筆記本寶貝的收到了自己的懷中。

另一邊,蘇嵐對於自己被人跟蹤的事情,絲毫沒有察覺,仍舊按部就班的,回到醫院病房,將正在沉睡中的蘇中和喊了起來,然後辦理出院手續。

沒有再出任何狀況,出院之後蘇嵐和蘇中和找了一個早點攤,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之後,便由蘇中和將他送回了臨海大學。

「好了,你過完剩下這幾天吧,等你放假的時候我來接你。」宿舍樓下,說完這句話,蘇中和便鑽回了計程車中,準備離開。

「對了,這幾天不要給我打電話了,我最近很忙的。」在車輛發動的時候,蘇中和從車窗中探出頭來,又說了這麼一句,隨後,提起速度的計程車,便將蘇中和帶走了。

「欸,欸??」蘇嵐話還沒說出口,眼前就只剩下計程車遠去的后尾燈了。

這時候,蘇嵐才後知後覺的發覺,如果不是自己受傷,可能自己只有在放假那天,才能見到自己的父母了。

嗯,或許,還是裝成一路風塵僕僕,在當天早上才到達的勞累樣子。

這樣的事情,老媽可能做不出來,但是自己的老爸,是肯定會這麼做的。

「唉,真是的,有必要做的這麼明顯嗎?」蘇嵐聳了聳肩,無奈的走進了宿舍樓中。

這樣的事情,蘇嵐早就已經習慣了,可以說,蘇嵐從小到大的這一生,就是和自己的父母不斷鬥智斗勇的一生。

回到熟悉的宿舍,302的幾人,仍舊是和往常一樣,現在,所有的考試都已經完畢,這是他們幾人在暑假前最後一段瘋狂的時間了。

不過,已經習慣了舍里蹲生活的付義,仍舊躺在床上,對著手機上的通訊軟體在不停的說著什麼。

而老大胡烈,也沒有出門,還是在安靜的看著自己的電腦屏幕,刷著那些或許無聊,或許奇葩的新聞。

唯獨不見的,是鄭青松的身影。這也並不令人覺得奇怪,因為鄭青松是一個狂熱的武道愛好者。

雖然明明不是那塊料,但是鄭青松對於武道,卻有種出乎意料的狂熱,每日沉浸此道,樂此不疲。

這其中的具體原因,蘇嵐也並不清楚。或許,就像是那些晨練中的老大爺一樣,只是一種愛好而已吧。

呼吸著宿舍中熟悉的空氣,蘇嵐拍了拍手:「幾位,我回來了。」

然後,蘇嵐就等著歡呼聲的傳來。

然而,幾秒的寂靜之後,回答蘇嵐的,是一聲簡單的「哦」。

這是付義的回答,至於胡烈,帶著耳機在觀看婆媳打架視頻的他,完全不知道蘇嵐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不過,當胡烈無意間一轉頭的時候,還是對自己的哥們表達了熱烈的歡迎,給予了蘇嵐他預料中的歡呼聲。

還有出乎他預料的,一個狠狠的熊抱。

揉著自己隱隱作痛的胸口,蘇嵐這才覺得,自己剛才,是不是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只是,讓他更加出乎意料的消息,還在胡烈口中所說的話。

「老四,你小子這一回是真的火了。」胡烈看著蘇嵐,一臉忍俊不禁的樣子。

「火了,什麼意思?」聽到胡烈的話,蘇嵐一愣,他話中的意思,蘇嵐還沒有明白過來。

不過,蘇嵐很快就能夠完全明白了。

因為,此時胡烈已經興高采烈的拉著他的手,將他拽到了電腦前:「來來來,你看看這個貼子,這可是臨海大學貼吧最火的貼子了。」

現在,在即時通訊軟體已經如此發達的今天,論壇這種最先興起的網路聊天方式,也仍舊有著聊天軟體不可比擬的優勢。

那就是信息的公開程度,還有對於所有人發言記錄的時間長度。

理論上,只要貼吧的管理公司不做任何的限制,一個貼子就可以無限制的蓋下去。

而同樣的,只要沒有人刪除數據,那麼所有人的發言,便可以永久的留存下去。

而更加重要的,如果一個人有足夠的無聊,那麼這麼多的發言,他完全可以從頭到尾,一條條的看下去,將帖子所描述的事件,從頭到尾,完完整整的瀏覽一遍。

這樣,無論已經過去多久,事情的前因後果,總是會原原本本的呈現在每個人的面前。

而此時,胡烈打開的帖子上,有著長長一行醒目的標題。

《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臨海大學兩名男生在小巷互相疊羅漢,最後竟致兩人雙雙昏迷,到底是禁忌之戀,還是多年的仇怨,這背後到底有著怎麼樣的愛恨情仇,有著怎樣的驚天迷團,接下來,卧槽字數太多了標題盛不下》

見到這行已經超出字數限制的標題,蘇嵐的嘴角抽動了幾下,這時候,他已經有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果然,隨著胡烈的滑鼠下滑,出現在他面前的,就是自己昏迷之後,壓在楚勇身上的圖片。 懷著沉重的心情,蘇嵐看完了整個貼子。

看完之後,蘇嵐稍稍的鬆了一口氣,因為他發現,除了驚悚的標題,還有那個奪人眼球的照片之外,整個帖子中的描述,還是很符合當時的實際情況的。

基本上,是原原本本的還原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

對於蘇嵐和楚勇的恩怨起因,也就是事件中的另一個主角西瓜妹盧青青,貼子中也有提及,不過,破天荒的,並沒有什麼誇張的描述,只是作為一個不得不介紹的人物,而略微講了幾句而已。

甚至連名字都已經隱去,改成了L姓女生。

這時候,蘇嵐對於發出這個貼子的人,心中還真的有些感激了。

當今社會,能夠不帶太多誇張,將整個事件原原本本的描述一遍,這已經是超級有良心的做法了。

事實上,蘇嵐自己就知道,如果同樣的事件,再配上這樣的標題放到自己面前,分分鐘就是一個狗血檔電視劇的絕佳題材,混合了三角戀,廢柴流,打臉反擊,柔弱主角背後的辛苦付出,等等等。

拍出來絕對五十集往上,而且花點錢就能上頭條的那種。

而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貼子,總算拯救了自己一把。

只是,那個超長的標題,實在是太令人怨念了。

「哼,這種帖子,有什麼可看的。」見到蘇嵐臉上的笑容,盤腿做在自己鋪上的付義,不滿的冷哼了一聲。

「老大,他這是怎麼了?」蘇嵐不清楚,這貼子怎麼惹到付義了,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唉,你自己看。」說完,胡烈打開了另一個網頁,然後點出了同一個貼吧的,另外一個貼子。

「喏。」

這次出現在蘇嵐面前的,是一個他曾經看過的帖子《我是楚勇同學,我實在是看不下去有人居然這麼厚顏無恥,臨畢業還想刷一波存在,所以將楚勇挑戰的真相和那個名叫蘇嵐的學弟的真實情況發出來告訴大家》,一個同樣有著超常名字的貼子,發貼人,是蘇嵐十分熟悉的睡在隔壁鋪的兄弟:付義。

而在胡烈手中滑鼠的指引下,他也很快發現了讓付義如此生氣的原因。

《驚!!!…》帖子的下方,一行小字寫著:1049回復貼,共13頁。

而在《我是..》帖子的下方,同樣有著一行小字,上面寫著:23回復貼,共1頁。

前後對比,十分明顯。

而且,蘇嵐也已經看到了,在付義貼子上最前面的幾個回復。

一樓:沙發。

二樓:楚勇是誰,不過還是板凳。

三樓:我看是樓主想要刷一波存在吧,你說的這個有人關心嗎?

更讓蘇嵐忍不住都要噴飯的是最後一個回復:看了那個《驚!!!》什麼的男男貼子,我才知道樓主要寫的是什麼,麻煩以後不要這麼標題黨好不好?

「哈哈哈,老二,有人居然說你標題黨。」兩個長標題的帖子,居然出現了這麼強烈的反差,讓蘇嵐頓時笑的直不起腰。

「就是,都是一樣的長標題,為什麼後面的貼子就這麼多人看,前面的就沒人看呢?」付義一臉的忿忿:「現在的人啊,一點都不踏實。不說腳踏實地的看完再說話。」

「老二,要不你去向發這個貼子的人取取經,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胡烈在一旁瞎出主意:「我看看啊,這個貼子是誰發的。」

接著,胡烈就找到了那個震驚部畢業的樓主名字:「嗯,叫做一個不專業的心理學學生。」

當胡烈念到最後,聲音戛然而止,驚訝的和蘇嵐對視一眼。

蘇嵐此時,也是同樣的表情。

「老二,我沒弄錯的話,這個貼子也是你發的?」蘇嵐轉過頭,看著鬱悶中的付義。

一個不專業的心理學學生,這是付義的網名,從大一開始就已經啟用了。

而且,補充說明一下,付義也沒有任何的馬甲和小號。

「廢話,當然是我寫的。」付義沒好氣的看了蘇嵐一眼:「要不是我,誰會這麼老實的寫這麼一個貼子,要放到別人身上,我早弄出一個四十集的劇本出來了你信不?」

「我信。」蘇嵐認真的點點頭,同時在心裡確定了付義的文字能力完全不如自己,他想的可是五十集。

「一樣的事情,加上你倆的張圖片就火成了這個樣,完全沒天理啊,更讓我生氣的是,什麼叫麻煩我以後不要這麼標題黨好不好,還看完了《驚!!!》之後,你有沒有仔細看啊。」

「好了好了,老二別生氣,你這麼為我著想,幫我解釋,我得好好謝謝你呢。」蘇嵐見付義仍舊一副生氣的樣子,急忙說道:「今天晚上我請客,我們去搓一頓。」

「是啊老二,不至於這麼生氣吧,至於那個說你的,你回一句和他解釋清楚不就好了。」胡烈也在一旁勸解道。

「嗨,還用你說,我早就已經解釋了,就在剛剛。」付義晃了晃自己的手機,然後看向蘇嵐:「不錯啊老四,不枉我辛苦一場,晚上我們去吃啥?」

「我先看看你怎麼回復的。」蘇嵐和胡烈一起將頭擠到了顯示屏前,只見帖子刷新后,出現了一條新的回復。

一個不專業的心理學學生@文字閱讀強迫症:那也是我!!!

「你們倆這名字,真的絕配。」蘇嵐看著付義,一臉的佩服。

不過,此時的付義,關心的焦點已經明顯不在這上面了,他現在有了更關心的事情:「說吧,老四,今天晚上請我吃什麼?」

「嗯,我想想。」蘇嵐托著下巴,眼珠轉了轉:「麻小怎麼樣?」

「嘔。」蘇嵐的話一出口,付義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而他身邊的胡烈反應更加激烈,直接一陣乾嘔。

「以後,在咱們宿舍,再也不能提那兩個字。」付義陰測測的看著臉色慘白的蘇嵐,鄭重的警告到。

「嗯。」蘇嵐狂點頭,他之所以臉色慘白,不是被付義嚇的,是因為麻小倆字一出口,自己也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的反抗。 夜晚,臨海大學外,302宿舍的四個人,出現在了一家小餐館中。

都市沒有戀愛 不大的餐館內,沒有豪華的裝修,只是簡單的陳列著幾張桌子,上面鋪設著素潔的桌布。

老闆娘兼服務員在前廳里忙碌著,而在後廚,老闆兼主廚正在顛著手中的炒鍋,一陣陣食物的香味,充滿了整個餐館。

這是專門面向臨海大學學生的餐館,雖然裝修簡單,飯菜也沒有漂亮的花樣,但是分量十足,同時味道不差,稱得上是物美價廉。

因此,這時候,餐館內已經座無虛席。

這就是蘇嵐晚上請客的地方,同時,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餐館的名字,就叫搓一頓。

當熱鬧的晚宴過去之後,蘇嵐剩下的日子,又回到了之前的軌跡,已經沒有了課程安排,也沒有了其他事情的蘇嵐,迎來了徹底的休閑生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