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頓時了幾秒,他們眸子又暗淡了下來,木納的回到了墳墓之中,仿若一切都沒有發生一般。


危機來的快,消失的快,那連屍體怪異的舉動,讓王澤疑惑不已,同時又鬆了口氣。

但心中卻是久久不能平息,從那一具具屍體之上,他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威壓,讓人心神震動,跟本提不起一絲反抗之意。

每一具屍體都比外面的那條大骨蛇要強上許多,難以想像,這裏葬送的都是一些什麼樣的存在。

然而,就在此時,那青褐色玉石之中傳出那股召喚之意,也是越來越強烈了起來。

“看來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了!”

發現這一現象,王澤微微一怔,目光看了下那已經平靜下來的墓地,便邁開步伐,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

此刻的他體外流轉着一股淡青色的光芒,宛若青色的光焰在他體外燃燒一般,越發的璀璨了起來。

一路出來,所幸之前那種屍變的事情並未再次發生,令王澤稍稍的鬆了口氣,然而目光一擡,卻是不由的神色一怔。

只見一座巨大的墳墓,猶如萬墓之尊巍峨聳立在大地之上。

巨墓大氣磅礴,巍峨沉凝,氣勢雄渾,流轉着一股懾人的氣魄,仿若萬古青天一般,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墓壁斑駁,鐫刻滿了歲月的痕跡,在其中一外方位,竟然有一個巨大的石門已經被打開,從中可以看到淡淡的豪光,在搖曳不定。

“大墓之中怎麼會出現一個巨大的石門?難道曾經有人進去過?”

王澤皺了皺眉,有些疑惑。

然而,青褐色的玉石在這一刻越發的璀璨了,那股召喚之意,更加強烈了起來。

“即來之,則安之,我倒要看看這大墓之中倒底是什麼是召喚這塊玉石。“ 墓地之內通道頗爲的寬敞,四周的石壁,仿若是由青銅澆鑄而成,帶着一股滄桑與沉重的氣息。每隔一段距離,便會有着一個火把,將通道之內照的頗爲的亮堂,這些火把仿若亙古便是如此,永遠不會熄滅一般,非常奇異。

“咚..咚..”

這裏安靜無比,只有王澤腳步落下的聲間,仿若有着一種魔力一般,在緩緩的迴盪着。而每一步落下,他的心跳都是加快了不少,未知的環境讓人發怵。

“這是炎隕玄鐵?”

當行走一段距之後,王澤目光注視着這座墓地之四周,突然大吃一驚。

炎隕玄鐵這種神鐵,可是煉製武器的極品神材,平時哪怕一點點都價值連城,而這座大墓竟然全部是由炎隕玄鐵鑄成,令人驚撼了。

這大墓之內並沒有太多的墓室,也沒有所謂的陪葬品,他沿着通道走了大概數分鐘後,一個巨大的墓室便出現在他的前方。

“前方有人!”

當快走到近前時,王澤心頭一跳,發現了前方的異樣的波動。

於是立刻完美的將完身氣息收斂,仿若一道空氣一般,不帶絲毫的聲音躲在一個角落裏,向墓室之中望去。

視線望去,墓室之中,格局大氣磅礴,燈火通明,至少有着上百丈的空間。

而其中一名女子一蠻獸對持而立,針尖對麥芒,氣氛格處的壓仰,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意味。

“寒月?”

看到那名女子,王澤瞳孔一縮,驚訝無比,萬萬沒想到在這裏竟然會遇到她。

她一身白衣,懸空而立,髮絲烏黑,容顏驚世,膚若凝脂,頸項雪白如天鵝,盈盈一握的纖腰,凹凸有致的身姿,瑰麗多姿。

那種出塵氣質,如九天玄女一般,不食人間煙火,美的讓人心旌搖曳。

她對面是一頭龐大無比大蛇,渾身佈滿了烏黑的鱗片,寒氣森森,烏光爍爍,充滿了強大的力感。

粗大的蛇躺如水缸粗細,扭動間連虛空都出現的破碎的現象。

而與其它蛇類不同的是,這頭大蛇的頭頂之上生有兩隻長角,雖然只有僅僅數尺長,但卻從中散發而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這是一頭即將化爲蛟龍的老蛇!”

王澤在心中震動,這種存在非常的強大,若是成功的化爲蛟龍,那簡直就是移山裂地,翻江倒海皆在一念之間,恐怖之極。

“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本座無情!”

就在王澤心潮澎湃間,那即將化蛟的老蛇,發出一聲森然的聲音,燈籠大的蛇瞳注視着寒月,隱隱的流轉出一股垂涏之色。

“大地之脈,我勢在必得!”

寒月玉顏生輝,美目注視着石室的前方,如神凰輕鳴道。

在寒月美目注視的地方,一塊岩石懸空而立,散發着厚重的深黃氣光芒,說是岩石,它的造型更向是一座沉渾的大山,雖然是被放小了無數倍,但卻絲豪不影響它給人的那種沉重之感,山脈之上垂落下絲絲的深黃氣體,仿若可以壓塌蒼穹一般,令人戰粟。

“大地之脈?!”

王澤頓時心中怦怦的跳着不停,眼神火熱,沒想到這一直尋找的大地之脈,竟然就在這墓室之中。

大地之脈,傳說是天地初開之時,由天地母氣——“合氣”凝聚而成。一共誕生了八大天脈,每一座天脈,都有種種不可思異的能力,是共認的天地聖物。

而大地之脈奇異之處便可以操控整片大地的力量,與人對敵之時,簡單就是神兵利器。

王澤心中滾燙不已,他進入其中卻一直毫無頭緒,沒想到竟然會在這“死門”特殊空間之內。

在那奇異的一幕之中,他親眼見到了那名女子,持大地之脈橫掃天下的場景,簡直恐怖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嘿嘿,既然如此多說也是無益,那你便留下來吧!”

那頭即將化蛟的老蛇,瞳孔中浮現一抹極爲人性化的淫穢之色,注視着寒月曼妙的身姿怪笑了一聲,於是龐大的蛇躺一擺,一條蛇尾以橫掃千軍之勢,帶着巨大的力道,猶如鐵峯一般向寒月掃去。

蛇類一族,**頗濃,而這頭老蛇自然不例外,寒月這種傾城傾國極別的女子,對它簡單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聽得老蛇那帶着淫穢之色的話語,寒月但那張吹彈可破的俏臉,浮現了一抹寒霜,她妙曼的身次一動,躲開了那蛇尾的一擊。

頓時纖手一揚,一柄宛若精鋼鑄成的戰劍,狠狠劈下。

“哧!”

一條璀璨的劍芒,劃破長空,長達數十丈,着凌厲的氣勢和尖銳的破風聲響,向老蛇猙獰的蛇頭立斬而去。

“轟!”

老蛇巨嘴一張,一個巨大的能量火球,宛若太陽一般發出刺眼的光芒,對着天空之上那道凌厲的劍芒迎了上去。

“轟隆隆!”

兩者相撞,頓時發出一聲巨大的刺耳音爆之聲,轟然炸響,狂暴的能量呈漣漪狀向四周擴散而去,在墓室之中掀起了一股風暴,連墓室都是出現顫抖,駭人無比。

王澤心中也是震動不已,兩人這般手段着實令他大開眼界。

墓室中,一人一蛇的戰鬥,可謂激烈到了極點,刺耳的音爆聲,兇猛的能量風暴,不時出現。

整個墓地都是在劇烈的顫抖,若非此墓地是由“隕炎玄鐵”鑄成,怕是早已不復存在了。

“冰斬千里!”

寒月一輕喝,手中的長劍頓時光芒大盛,散發而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皓腕一轉,戰劍立劈而下,頓時墓室之充斥着一股令人膽寒的劍芒,寒氣大盛,猶如冰山蓋頂一般,向老蛇劈去。

“噬魂血河!”

感覺到那驚人的寒氣,老蛇眼中也是掠過一絲鄭重之色,猙獰的巨嘴一張,一條黑色的大河,帶着濤天的煞氣,迎了上去。

“噗嗤,噗嗤!”

凌厲的劍芒與黑水相遇,仿若沸水遇冰雪一般,快速的消融了起來,在空中出現一股濃郁的焦糊之味。

然而,當那股黑水完全消融之後,那凌厲中能量仍舊有餘力,“轟”的一聲,血雨灑落,巨大的蛇躺之上頓時被斬的血肉模糊,裏面森森的骨頭都露出來了。

“本座要將你化成一個欲奴,永生永世匍匐在我的身下!” 蠻獸山脈外,無盡虛空處,烏雲密佈,厚重無比,在烏雲中可以看到一條條雷電在四處遊走,宛若雷海一般,懾人心魄。

“轟轟!”

雷海下方,一個佝僂的麻衣老者,盤腿而立,渾身散發着一股猶如萬丈山脈一般的氣勢,令得這片虛空都是破碎不堪了起來,驚人無比。

光憑着一股氣息就可以讓虛空坍塌,難以想像,這老者有着如何驚人的實力!

某一刻,老者張開了一雙渾濁的眸子,頓時兩道數十丈長的精光從眸子噴涌而去,如兩道驚天利劍一般劃過虛空,讓蒼穹都在戰粟,恐怖絕倫。

“轟隆隆!”

天空之上,烏雲密佈,狂風怒吼,紫雷奔騰,劃破虛空,撕開一條條空間裂縫,景象極其的嚇人。

“終於要來了嗎?”

麻老者負手而立,原本佝僂的身子變得挺拔了起來,一股極爲強大的能量波動,宛若一片浩瀚無垠的大海,掀起濤天駭浪,浩蕩九天十地。

讓天上的紫色雷電都是微微一滯,驚人之極。

老者正是王澤的師傅——曉機子,上方的雷海自然是他渡劫而化。

“轟!”

天空之上的怒雷,仿若是感受到挑釁一般,變得更加狂暴了起來,一個水缸粗細的紫色雷電,撕裂長空,照亮了整片天地,向下方的曉機子怒劈而去。

“這點小把戲,還是少拿出來!”

天價寶貝:爹地花樣寵 曉機子袖袍隨意一揮,神光大盛,光芒萬道,一個巨大的能量匹煉顯化而出,將那紫色雷電的抵禦而下。

“轟隆隆!”

似是聽到了曉機子的輕視,雷海之中發出了滾滾怒雷般的咆哮聲,而後,一道道巨大的雷電瘋狂劈下,粗大的紫色雷電,壓蓋滿了整片虛空,姿態駭人無比,讓人窒息。

然而,面對這般狂暴的雷電,曉機子的身形快如流星一般,在這片虛空之內急速閃掠,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殘影,這般速度比起王澤施展疾風步法,簡直快了無數倍。

在一邊閃避着紫色的雷電同時,曉機子手掌不時拍動,巨大的掌印,向天空之上的雷電拍去,每一次的撞擊,都會在虛空發生巨大的爆炸聲,空間更是猶如玻璃一般,不堪一擊,猶如瀑布一般,大片大片坍塌而下。

“吼!”

突然,一道璀璨無比的雷電穿出烏去,宛若是一輪太陽一般,散發着熾熱的光芒照亮了整片虛空。這道雷電長達百丈,如同一頭猙獰的紫色蒼龍一般,在天空之中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張牙舞爪帶着極其慘烈的氣息,向曉機子狠狠撞去。

“雷龍化世嗎?”

曉機子眼神微凝,臉上掠過一絲凝重的神色,隨即雙手在胸前快速的結起了印結,手印的結動間,頓時掀起了一股能量風暴,只見一股股天地之氣,猶如大河奔騰一般,瘋狂的向他手中彙集而去。

他雙手海納百川,猶如鯨吞牛飲一般,將那股天地之間雄渾的能量納入手中,隨即手結一凝,一個巨大的拳印,宛若可以開天闢地一般,向空中的雷電蒼龍轟擊而去。

“轟隆隆!”

仿若時間全部靜止了一般,如同兩個彗星相撞一般,神光萬道,最終過了十幾秒之後,一股巨大的爆炸聲才轟然響徹而起,整片虛空劇烈的震動了起來,空間更是猶如紙糊的一般,瞬間化爲齏粉,簌簌的墜落而下,最後無聲的湮滅。

“吼!”

最終巨頭的能量拳印被蒼龍撕開,雖說它身上的紫色閃電暗淡了不少,但仍舊是狂猛無比,發出一聲雄渾而狂暴的咆哮,如同海嘯一般,頓時掀起一股能量風暴,向四周擴散而開,隨即龍軀一擺,向曉機子發動了最爲強大的一擊。

“最後一擊,渡的過生,渡不過死!”

曉機子臉色凝重,手雙捏印,頓時神芒璀璨,在周身凝結出一個直徑超過萬丈的光罩,巨大無比。

光罩之上流轉着一股沉凝的力感和堅固之感,想要將這一擊抵擋而下。

“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