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顏容回答乾脆,這是實話。


她說話間,小女孩將她的手又更握緊了一些,甚至她能清晰感覺到小女孩心中的恐懼。

官天四處看了看,正想問些什麼,卻見顏容突然清晰說道:「跟緊,乖乖。」

「呃?」

另外兩人不明所以,顏容又補充道:「乖乖,很是,害怕。」

「害怕?」

官天與梅五娘異口同聲,兩人瞬間開始提心弔膽起來,以為這周圍有什麼危險。

仔細一想,又覺得不對,如果有危險的話,這小女孩又將他們帶這裡來幹什麼。

正在兩人迷茫之時,顏容極遠的聲音又突然傳來,「快來。」

「跟上。」

兩人對望一眼,快速的抬步往前。

顏容心中也很吃驚,開始自己帶著小女孩走,可是現在,卻是她帶著自己走。

跟隨在這小女孩身後,比自己在前面帶路還穩當了許多,這一路走來,她再也沒有遇到牽絆。

走了一段路,四人終於合在一處,又是一段時間過去,小女孩終於停下了腳步。

將顏容的手抬起,摸向前面的地方,顏容支吾了一聲,官天忙將火把靠近她。

他們的面前,是一棵,不是一堵由樹榦形成的巨大的天然牆面。

官天將火把湊近,驚奇的發現這是方才那棵巨大樹木的樹榦。

「竟然有這麼大的樹。」

官天俯身伸手細緻的摸了摸,感覺這樹榦就猶如人的皮膚一般,眼中露出欣喜之色,忍不住感嘆。

就在他感嘆之時,小女孩卻突然踮起腳尖,直接一口氣將官天手中的火把吹滅。

「呃……你……」

官天無語,一瞬間原本有些光亮的世界立馬變得一片漆黑,完完全全的黑,看不到任何希望。

似乎這棵樹將先前的世界完全阻擋開來了。

顏容與梅五娘驚呼出聲,兩個人背部緊靠著,官天被她們一嚇,直接撞在了樹榦上。

漆黑之中,他無法看清這樹榦有多大,只知道身後的世界都被這棵樹給遮擋了。

三人正惶恐之時,突然一陣驚天悶雷在腦袋頂上炸開,驚天動地的聲音。

兩女嚇得尖叫連連,忍不住往官天身前撲去,官天本也怕打雷,這下也嚇得夠嗆。

悶雷的聲音沉悶,後面跟著並不刺眼的閃電在天空之中炸開,身在大樹下的官天幾人根本看不到外面的光亮。

本以為這已經結束了,卻不曾想到,這聲悶雷還沒有結束,緊接著又是一陣雷聲響起。

這一次,雷聲清晰了許多,卻並不震耳,兩女還在驚叫之中,官天卻已經睜眼去看。

看時,他嚇了一跳,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小女孩已經到了前面去了。

此時的她正站在距離官天他們極遠的地方,借著閃電的光亮,官天能清楚看到,小女孩站的位置正好是樹木覆蓋的外圍。

她是什麼時候離開的,沒有人知道。

此時的小女孩正雙舉著手,五指攤開,正對天空,不,是正對天空雷鳴閃電閃耀之處。

她的十根手指,正好與雷鳴閃電相連。

官天嚇了一跳,以為小女孩是被閃電擊中了,略微一想,又覺得不對。

為何小女孩會離開?

為何小女孩要站在閃電之下,在這裡的他們絲毫沒有被閃電擊中?

心中好奇,官天推醒了顏容與梅五娘,兩女驚恐的抬起頭來,此時,閃電正好消失不見。 ?「公……公子。」

梅五娘牙齒在打顫,顏容已經嚇得不敢說話。

聽她們說話,知她們還好,正想將先前所見告訴兩女時,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小女孩竟然又站在了他們身邊。

模糊之中,官天正見一個小巧的個子,那正好是小女孩的身高。

心中暗覺不好,也顧不上許多,忙將火把點燃。

有了些微弱的光亮,官天終於看清了眼前的情況,果然,在容顏身邊的就是小女孩。

此時的她,正害怕得瑟瑟發抖,顏容的手緊緊牽著她。

「奇怪,難道先前的那不是她?不對……先前我看到的就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似乎是那個影子將雷鳴閃電給收走了。」

心中奇怪,再往先前看的地方看去,發現什麼都沒有。

顏容與兩女都害怕,雷聲小些之後,這才敢抬頭,見官天在身邊,頓覺安心不少。

見顏容無礙,官天忙問道:「顏姑娘,梅姑娘,你們沒事吧?」

「沒事沒事,我們……」

梅五娘話音還未落,突然又是一陣強光襲來,眾人忙閉上眼睛,一會兒適應之後,才敢睜眼。

這一次,官天再一次目瞪口呆。

只見極遠之處一片光明,那些遮擋光亮的樹木完全起不了作用,此時突然出現的光亮,恰好就將整個世界點亮。

強烈的光照之下,終於能看清周圍的一切,轉頭看,身後大樹的樹榦竟然比一排磚牆還寬闊。

四人愣住,還沒有等他們說話,又見明亮的天空之中下起了傾盆大雨。

猶如洪水決堤,猶如天人往山下潑水。

整個世界瞬間一片白茫茫,這樣的景緻官天從未見到過。

望著這奇特的一切,官天囁嚅著嘴,喃喃自語道:「我從未見過,如此大的……雨。」

梅五娘默默點頭,眼睛也瞪得很大,附和道:「我也從未見過。」

顏容自認膽子已經很大了,可是面對這樣的景緻,她還是嚇得不敢說話。

眾人都沒有注意到小女孩,唯有她,悄悄的勾起了唇角。

雨聲越來越大,洪水決堤般的可怕,帶著山崩地裂之勢,快將官天的耳膜震破。

遠處白茫茫的景緻,猶如雨水和幻煙結合的另一個世界。

光線白皙到刺眼,天空之中似乎是有什麼東西衝刺了下來,帶著一絲忽明忽暗的尾翼。

官天捂住眼睛,透出一個縫隙去看。

透明的光線之中,隱隱約約看到一雙大手,細細一數,竟然還有七根手指。

大手開始還算朦朧,正在官天看時,似乎是故意一般,驟然將整個不大的身子給抖動開來。

就在那一瞬間,白雲般的團體突然變得猶如黑幕那麼黑,在白皙刺眼的天空之中分外清晰。

轉瞬即逝。

就在官天目瞪口呆似曾相識之際,那烏雲卻突然轉頭往下方呼嘯而去了。

帶著大風被山脈阻擋的聲音,官天看著,似乎這烏雲有意無意的讓自己被官天看到。

只是那一瞬,一個眨眼的時間,烏雲一下子俯衝到了山脈之下,片刻便消失不見了。

緊接著,又是一陣地動山搖之聲響起,未等幾人反應過來,便感覺腳下的泥土開始翻滾,搖晃。

「啊–呃–」

兩女驚叫,仿若連腹中心肺都在開始翻滾了。

小女孩害怕得開始哭泣,哭聲低低的,在地動山搖之中,無法讓人聽得見。

官天轉頭時,正見小女孩哭泣模樣,聲音聽不到卻能看到她臉頰上那透明的淚水。

回眸去看的那一刻,他甚至覺得小女孩的淚水似乎和外面的雨水有相似之處。

大難之時,最能體現人的本能,無論現在官天心中的疑惑和猜測有多少,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就僅僅只有一個信念了。

那就是:絕對不能讓面前的人出事!

這一刻,他們四個人是一體的。

心中意念起,他便顧不得是否會暴露自己的能力,心中默默念動法訣,一個最快的閃動,仿若流星一般,官天已經到了顏容身邊。

兩女詫異不已,顏容掩嘴覺得不可思議,梅五娘瞪著眼睛,心中越發驚恐。

她們從來都沒有見過一個人能有這麼快的速度。

此時官天將周圍的一切忘記了,根本就沒有看到兩女那驚詫的神情。

只見官天快速到顏容身邊之後,他先將顏容手牽入自己手心,隨後身子往前一擋,毫不猶豫的將梅五娘也往後撞去。

伴隨著吃痛的支吾聲,兩人直接被官天這絲毫不停歇的力氣撞擊到了身後的樹榦之上。

兩女身體雖然吃痛直接摔在了樹榦上,卻感覺到了一絲安全的感覺。

背後靠著的是猶如牆壁般的樹榦,身後有了倚靠,連天地間的搖晃似乎都變得輕微了一些。

顏容順勢牽著梅五娘的手,梅五娘本想掙脫,想了想,最終放棄了抵抗。

她的左邊本來是小女孩,她正伸手過去之時,卻發現自己的手心空空的。

原來在官天將她撞開之時,也將她和小女孩分開了。

「乖乖–!」

顏容凄慘的呼喚了一聲,聲音沙啞,帶著無限的絕望和悲戚。

兩女明眸瞪圓,因為她們看見,前方泥土山石正在奔騰著,先前的那些樹木都被翻滾到了地下去。

整個天和地,似乎都被倒轉過來了!

只要翻滾過之處,再也看不見一絲樹木的影子,唯有見到一排排比巨浪還翻滾得厲害的泥土。

顏容驚叫之時,官天又已經發動了龜蝸訣到了小女孩身邊,這一次比先前的龜蝸訣要慢了一些,可是最終,還是趕上了。

他想伸手牽起小女孩的手,小女孩猶豫著,膽怯般的望著這被閃電照亮的少年哥哥。

小女孩的手指動了動,心中正決定之時,卻見官天身後已經湧來了巨浪般的泥土,眼見已經快到官天身後了。

官天面對著小女孩與顏容和梅五娘,同時,也將危險留在了身後!

他是男人,此刻,他有義務保護好身後脆弱的生命。

兩女緊緊靠著樹榦,人的本能往後退去,卻發現再也後退不了分毫。

梅五娘失聲驚叫道:「關公子小心!」

而顏容因為身體的傷複發,心中焦急得要死,卻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一點點的聲音。

素手捂住嘴唇,拚命咬著手心,口中腥甜,卻渾然不覺。

心中刺痛,這一刻,覺得距離死亡是這麼的近。 ?顏容本來早就已經死了,可是因為她是青龍劍鞘的緣故,加上青龍劍已經再次降臨人世,所以她得了活命的機會。

可是這一刻,使得她又再一次感受到了火焰燃燒她生命的那一刻。

與死亡零距離的接觸。

就算是知道,就算是如此,她依然什麼也做不了!

這是多麼的痛苦和可悲!!

身後的呼嘯,此時的官天似乎是聽不到了,只感覺耳邊有狂風吹過,整個人似乎是被吹起來了。

可是他的腳,卻依然停留在原地。

背脊有些發涼,似乎身後便是寒潭之地,可是他的臉上,卻是微笑著的。

小女孩正伸著手,官天急切伸手想將她抓住,可是就在他快要抓住的那一刻,小女孩卻突然收回了手。

官天大駭,大喊,發現自己的聲音完全被風給吹散了。

小女孩突然抬眉,似乎是在笑,又似乎是很認真,眸子里,竟然有不甘心的悲涼之氣。

官天獃獃的望著她,聲音還未落時,在三人驚異神色之中,小女孩卻突然轉身,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移步到了官天身後去。

這速度,竟然比官天還快!

獃獃望著她的三人,甚至連她移動的軌跡都還沒有看清,就見她已經到了官天身後去了。

風襲而至,比任何速度都快,到得官天身後的小女孩絲毫都不遲疑,直接伸出兩掌,口中念念有詞,念著那些官天一點都聽不懂的咒語。

只見一個呼吸之間,小女孩突然增大數倍,此時的她竟然能和官天齊肩。

再一個口訣脫口而出,下一瞬間,小女孩毫不猶豫伸出右手推向官天的脊背,待他的身子離開自己手心之後,她又快速彎腰,左手展開到最大,狠狠壓制著地面。

「疾!」

低聲鏗鏘,這應該使他們認識這兩天以來,第一次聽到小女孩發出說話的聲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