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紳禮似乎沒有料到蘇鈺竟然會這麼說,在蘇鈺說出口的那刻,他有些不可思議,最終顧紳禮竟然莫名的耳朵發燙,他滿含深情的對蘇鈺說:「你喜歡,就是我最大的榮幸。」


吃了一會兒后,顧紳禮想起來一件事,他宛如一個溫婉的妻子一般「你的行李我已經整理好了,」說完後顧紳禮想到蘇鈺不太喜歡被人干涉生活,又試探的加了句:「希望你不要介意。」

蘇鈺眉目舒展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微笑著對顧紳禮說:「怎麼會,我看到了,我要謝謝你才是。」在能夠離開這個世界的情緒的渲染下,這些小事蘇鈺是不會在乎的。

明顯感到蘇鈺是真的心情不錯,顧紳禮也輕輕的開口道:「我們之間,不用客氣。」

早餐很快就結束了,中午十一點半的飛機,現在已經早上十點多了,以防路上堵車,蘇鈺上樓拿了行李之後就準備出門了。

蘇鈺懶洋洋的坐在副駕駛的位置,顧紳禮送他去機場,顧黎原早上打來電話也想要送機被蘇鈺拒絕了,他說:「我只是去四天罷了,沒必要。」

雖然蘇鈺不同意,但顧黎原依舊悄悄的去了,他其實很不安,也想跟著蘇鈺一同前去,可是他沒有資格,無論出於何種原因,蘇鈺已經承認了他是自己堂哥的男友,單單這一方面顧黎原就已經沒了資格。

早早就等在了機場的顧黎原一眼就認出了那個身影,因為他永遠都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蘇鈺穿的很隨意,一件純白色的T恤,深藍色的破洞牛仔褲,一雙白色的運動鞋,完全一副活力四射的大學生模樣,看起來自信陽光,讓人的目光不自覺的會被他吸引。

到機場時並不是張正鑫親自來接蘇鈺,昨晚蘇鈺料到了今天顧紳禮會送他來,所以讓張正鑫先去美國,到時候順便可以接他的機。

給蘇鈺送來機票和拍攝細則的是張正鑫的私人助理李奕,他見面便對蘇鈺客氣的打著招呼:「好久不見,蘇先生。」

蘇鈺笑著對他點頭示意:「好久不見。」

李奕將手中的資料包遞給了蘇鈺,向他解釋道:「這是您的機票和之後視頻廣告的拍攝細則。」

蘇鈺接過東西禮貌的說了句:「謝謝。」

顧紳禮全程禮貌的站在一旁微笑著看著兩人互動,絲毫沒有注意到蘇鈺並未介紹他,李奕能做到張正鑫私人助理的位置自然是個人精,他看著蘇鈺沒有介紹的意思,也識趣的沒有多問一旁站著的人的身份。

東西交到蘇鈺手上后李奕的任務就已經完成了,他識趣的和蘇鈺說了再見之後就徑直離開了機場。

李奕離開后,蘇鈺看了眼機票的具體時間已經快到了,他讓顧紳禮在一旁等著,獨自過去辦理了登記手續進行了安檢。

一切都弄完了之後蘇鈺看了眼手錶,現在已經到登記時間了,他嘴角微揚,心情很好的叮囑顧紳禮「時間到了,我先走了,麥子和黑豹就先交給你照顧了。」

顧紳禮明顯的很捨不得蘇鈺,可是他昨晚已經得到了教訓,不敢再違抗蘇鈺的意思,只能懇求蘇鈺道:「好,你一定要早些回來,我會想你的。」

蘇鈺為了安撫他的內心,笑著說:「現在通訊這麼方便,有事可以和我打電話或者視頻,若是有空我會及時回你。」

顧紳禮點點頭「嗯!」情緒里明顯的帶著不情願和不捨得。

這時機場里的廣播聲響起最後的登機提示:「前往紐約的旅客請注意:您乘坐的UA087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飛了,還沒有登機的旅客請馬上由4號登機。這是UA087次航班最後一次登機廣播。謝謝!」

蘇鈺微笑著對顧紳禮說:「飛機要起飛了,那我就先走了。」說完他直接轉身向著登記口走去。

看著蘇鈺漸漸離開的背影,顧紳禮突然心中一慌,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是想要急切的叫住蘇鈺不讓他離開,以至於顧紳禮的聲音中有些撕心裂肺的意味「蘇蘇。」

蘇鈺聽到了他的喊聲,轉身微笑著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沒有說就轉身徑直進了登機口。

顧紳禮看著蘇鈺離開的地方久久回不過神來。他心中過於難過,彷彿蘇鈺一去不回,可他又不敢跟著,他怕蘇鈺會埋怨他,最怕的就是蘇鈺不會再理會他,顧紳禮只能忍著心中的悲痛,安慰自己,只要四天,他的蘇蘇就會回來的。

顧紳禮在心中不斷的告訴自己蘇鈺這次只是去工作,反正張正鑫的妹妹張蕊馨已經到了紐約,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後,蘇鈺絕不會和張正鑫有太大糾葛。

蘇鈺只是讓他不要跟著,並不意味著他就不會知道蘇鈺的具體情況。

※※※※※※※※※※※※※※※※※※※※

登機信息純屬胡編亂造,不要當真。

下章將張正鑫的妹妹張蕊馨牽出來溜溜。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骨雅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Jessica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呀!!!陸小千!!!」

一聲暴喝,一道氣浪自黃眉大王處翻湧迸散,在洶湧的氣浪推動下,一眾警察被掀了個人仰馬翻,四散倒地。

「陸小千!」

一個鯉魚打挺,躺倒在地上的黃眉大王翻身而起,怵怵忐忐的看了手持槍械的警察們一眼,眼神一動,招來一陣迷惑人心神的黃風,自己向著人群中衝去。

「啊!!!」

看到了黃眉大王的動作,原本還津津有味的看熱鬧的閑人們,頓時驚呼一聲,四散而逃。

唯獨王學斌,定定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着黃眉大王繞過自己,直直的向著陸小千逃跑的方向追去。

看着沖入星火大廈對面那棟寫字樓的陸小千與黃眉,眼神中露出了微妙的神色。

「…這個世界的黃眉大王…這麼水的么…」

嘴裏呢喃著,看了看對面人仰馬翻的警察們,搖了搖頭,沒有上前摻和的意思。

喜劇世界,最危險的世界類型之一,很多事情的內在邏輯,簡直混亂到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步。

對於這樣的世界,哪怕是王學斌也要小心對待,稍有不慎,就得翻車。

還記得曾經在軍事世界裏的時候,他的身手、槍法、以及各種技巧全都鍛煉到了世界巔峰的水準。

哪怕是單槍匹馬突襲通緝令中的刺客老巢,也有充足的把握能夠全身而退。

就是這麼牛逼的人,在敵巢進進出出沒帶怕的,可到頭來偏偏栽到了一個名為憨豆的三流特工手裏。

最關鍵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莫名其妙的就栽了。

要不是到最後關頭,他秉持着打不過就加入的思想,把自己洗白成正派,估摸著憨豆特工敢把他當成反派一併收拾了,還不費勁兒…

從那以後,王學斌就發誓不跟喜劇類世界的主角為敵了,沒轍,那種幹啥啥倒霉的經歷,有一次就夠了…

眼看着警察們好像沒事人一樣收隊回家,王學斌不由搖頭一嘆,雙手揣進寬大的褲兜里,轉身攔了一輛計程車,向著他某處私密的房產駛去。

這裏,先讓他們鬧去吧…

……

范氏集團,一家以房地產、旅遊業、餐飲業為核心的綜合性集團,老闆原名范二蛋,起家后自己給自己改名叫做范有財。

俗話說得好,錢沒了可以再賺,良心沒了,賺的就更多了…

作為一個真真正正白手起家,從一個菜販子打拚到如今身價破十億的老闆,范總的良心,你拿着高倍顯微鏡都找不着。

早年間以賣菜為生,糾結了一批人手欺行霸市,壟斷了大半個市區的蔬菜生意。

恰逢舊的菜市場拆遷改造,范總抓住機會,藉助各種灰色或非法手段,強行收購了不少商販的商鋪,以此賺得了第一桶金。

憑藉過人的記憶力與社交能力,他勾結了不少勢力,打着為政府解憂的名號,做起了強拆的活計。

資本積累到一定程度,他便直接開始涉足房地產,在黑惡勢力的幫助下,短短兩年時間,便賺取了上億的身價,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

本着燈下黑的心思,他將公司的總部遷到了首都,再次憑藉自己出色的社交能力,結識了一些權貴。

有了這些保護傘,范氏集團終於走上了多點開花的路,全國各地都有了這個集團的身影。

俗話說得好,狗改不了吃屎,不同於星火集團的大勢碾壓,在規則內競爭,范氏集團的手段,可就不講究多了。

欺行霸市、暴力脅迫,各種偏門手段,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

也就是這個時代還不想後世一般昌明,要不然的話,像范氏集團這樣的貨色,早就被掃黑除惡辦公室給處理了。

范氏集團的老總辦公室里,范總正用塗過保養油的鹿皮,輕輕擦拭著一柄開了刃的武士刀。

刀刃閃爍著的寒光,隱隱透著一股森冷的感覺,如果王學斌在的話,必然能夠認得出,這把刀絕非擺件,而是一把沾染過人命的兇器。

『咚咚!』

「進來~」

大門打開,一個身穿深色西服,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的短髮男子,帶着一個懷裏抱着文件的年輕小伙,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

「范總!」

背對着兩人的老闆椅緩緩轉過,身穿粉色襯衣、脖子上系著張揚的金黃色龍綉領帶,一頭半長不短的捲髮,圓臉小眼,下巴上還長了一撮小鬍子的男人,好奇的打量著來人。

「…誰呀?」

隨即,他好似想到了什麼,雙眼死死的盯着賠笑的二人,緩緩站起身來,用銳利的刀尖對着年輕小伙的方向比劃了一下,大聲問道:

「你是來給我做秘書的?啊!」

說道最後,范總不由咬起了牙,用開了刃的刀一下下的比劃着,嚇得年輕小伙躲閃連連。

「…我…我本來是來應聘策劃部文案的…可他們說我當您秘書比較合適…」

「誰說的?」

范總雙眼一瞪,原本好似兩條肉蟲子掛在臉上一般的眼睛,立時變成了雞蛋般大小。

一旁身穿深色西服的職員看到老闆生氣,連忙開口推脫起來。

「…吳經理…」

聽到了出主意的人,范總深深的吸了口氣,還不待對面的二人放下那顆懸著的心,便猛然大聲的吼道:

「趕緊讓他給我捲鋪蓋捲兒滾蛋!」

范總說着,再次揮舞起手中的長刀,嚇得對面的二人連連後退,舉起雙手示意無害。

「不是…范總…為…為什麼啊…」

「你腦子進屎了吧你?」

范總吼著,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刀鋒在二人的面前揮舞著,逼着二人向辦公室門口退去。

「哪個老闆的秘書是男的?啊?

瞧瞧對面的王學斌,出來進去都有女秘書跟着,就算長得丑了吧唧的,但也比這個強!」

范總說着,又在年輕小伙面前比劃了一下。

「那個…是…是您夫人特意吩咐過…給您找個男秘書的…」

聽到這話,范總徹底炸了,手裏的刀猛的砍在辦公桌的桌面上,繼續吼道:

「聽她的還是聽我的?!!!

我一個堂堂的企業大老闆!!!啊!!!

我一個餐飲業!旅遊業!房地產業!食品業的一個巨頭!

我這麼大一個老爺們兒!我就不能找個女的當我秘書!啊!!!

你說是不是!」

范總沖着小伙歇斯底里的喊著,嚇得小伙連忙點頭。

「你看,連他都點頭了!

有沒有能力無所謂!長得漂亮就行!明白么?

我一個月給她一萬,我有的是錢!」

范總喊著,再次揮舞起手裏的刀,將二人向外驅趕。

「還不去,滾!滾!對了,損壞了的辦公桌,賠償費從你工資里扣!滾!」

見到這一幕,二人連忙奪門而出,心有餘悸的靠在門外,舒緩著自己的情緒。

良久,那個身穿深色西服的職員,斜着眼瞥了仍然懵著的年輕小伙,不耐煩的說道:

「陸陸…陸什麼?」

「陸小千!」

陸小千點頭賠笑,提醒著自己的名字,可那職員卻絲毫不在乎,煩躁的擺了擺手。

「行行行,什麼都一樣,面試沒通過,你可以回去了!」

「欸!欸!」

那職員說着,不顧陸小千的呼喊,頭也不回的向著吳經理的辦公室走去。

原地,陸小千臉扭曲成了一團,倒霉的吐了口氣,無可奈何,抬腳準備向著電梯間走去。

恰在此時,一個令陸小千此生難忘的身影出現在公司的門口,雙眼定定的看着陸小千,煞氣四溢。

「…陸小千!你給我站住!!!」

。 漫天風雪,雪花紛飛。

當葉天傾和魔鯨王,再度飛馳出數萬里之後,漆黑的天空就開始飄散雪花。

這裏天空是黑色的,大地也都是黑色的,但這雪花卻是白色。

白色的雪花從黑色的天空上面飄落,落在漆黑的大地之上。

「葉小子,這罪血之地當真是無聊透頂啊,這要多沒意思,就有多沒意思,我都要無聊死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