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顧驀然躺著藍銀草地上,九心海棠懸挂在起上空,片片粉色花瓣落在他身上,緩慢恢復著他胸膛的傷勢。


「舒坦啊!」

顧驀然臉上露出愉悅之色,沒辦法,太舒服了,暖暖的,痒痒的,比按摩還舒服。

微風輕輕起,顧驀然聽到地面有輕微的震動,面色微變,有魂獸過來了?

他連忙將九心海棠收回體內,起身躲在一旁的巨石後面,遮掩自己的身體,悄咪咪的看向震動方向。

只見遠方煙塵漸起,地面不少碎石塊都被震起,這讓顧驀然內心越來越緊張,這種動靜,來的要麼是一群魂獸,要麼是一隻體型巨大的高級魂獸!

可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顧驀然能對付的了的,他就弱雞一隻,戰五渣都算不上,戰五渣好歹有把槍。

「不對,不是魂獸,是人!!」

隨著動靜越來越大,目標越來越近,顧驀然勉強看清那煙塵中的身影,並非魂獸,而是一群騎著高頭大馬的金盔騎士!

看著那群金盔騎士,顧驀然感覺有點熟悉,轉念一想,這是動漫世界,自己感覺眼熟很正常。

金盔騎士團騎著駿馬護衛著一輛奢華馬車,裝潢華麗,雪白天鵝鑲嵌車箱,上拉車的四匹馬馬也是百年速度類魂獸~風羽駒,黃金馬車上漂洋著旗幟,上面是醒目的

「天斗」

看到這個旗幟,顧驀然心神一凝,金盔騎士,天斗旗幟,還有那醒目的雪白天鵝,這是天斗皇室!

~

(新書求推薦,收藏,求一切!) 這三年來,白詩音花的每一分錢,都是徐卿生的。徐卿生給了她一張卡,他每個月都會往裡面打五百萬,用做白詩音的零花錢。

而白家,在父母去世后,就破產了。當時白詩音在病中,也顧不上打理。三年來,她也再沒問過。

所以,白詩音現在是,身無分文!

她看看洒脫的江南曦,感覺自己就像是寄生蟲一樣。

徐卿生看出她的顧慮,笑道:「放心,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咱們今天肯定能贏老夜一大筆!」

他淺淡的笑容,莫名地慰貼了白詩音慌亂的心。

她想就算是輸了,也大不了多欠徐卿生點。等她離開后,就回白城,父母名下的房產,也值幾千萬呢。

因此,她默默地點點頭,和他們三個玩起牌來。

然而,她沒想到,第一把她就贏了,是徐卿生給她放的胡。

他立刻給她轉賬五十萬,笑道:「手氣不錯啊,開門紅!」

白詩音也笑了,提著的心,瞬間放了下來。

贏了一把,就有輸的資本了,她的心裡也就有點底了。

第二把,江南曦贏,夜北梟放的胡。

夜北梟給江南曦轉五十萬,笑道:「你手氣也不錯!」

江南曦湊過身子去看夜北梟的牌,他連忙把牌扣下,推到了桌子中間。

但是江南曦也瞥見了他的牌,他的牌很好,應該說已經胡了,卻打了一張江南曦要的牌。

江南曦瞬間就明白了,卻沒有說破,嘿嘿一笑,理所當然地收了夜北梟的錢。

夜北梟在桌子底下,撓了撓江南曦的手心,眼角眉梢染著愉悅的笑意。

徐卿生在桌子底下,踢了夜北梟一腳:「注意點形象,別一臉猥瑣地噁心人!」

夜北梟踹回去,說道:「你就是羨慕嫉妒恨!」

徐卿生切了一聲,開始摸牌。

幾個人繼續,基本都是白詩音和江南曦贏,夜北梟和徐卿生從頭到尾一直輸。如果贏一把,他們也是互贏彼此的。

總的來說,他們兩個男人,就是讓兩個女人贏錢的。

白詩音再遲鈍,她也發現了兩個大男人的秘密,臉上不禁有點發燙。

不知不覺中,三個小時過去了,江南曦贏了夜北梟一千多萬,白詩音也贏了徐卿生八百多萬。

江南曦拿著錢喜滋滋的,而白詩音卻成了負擔。

她看著天色擦黑了,就說道:「今天就到這吧?」

江南曦應和:「好啊,今天贏的差不多了,改天再繼續!」

夜北梟一臉寵溺:「好啊!」

徐卿生也點頭:「嗯,改日再約!」

於是四個人,離開休息室,到了外面,上車,各回各家。

夜北梟和江南曦是開心而歸,白詩音卻在回家的路上,就把贏來的錢,都還給了徐卿生。

徐卿生一邊開車,一邊問道:「你這是幹什麼?我輸了,就是輸了。」

白詩音冷漠道:「別把我當傻子!而且,我不想欠你太多!」

徐卿生無奈,嘆口氣說:「我們是夫妻,不應該分得那麼清楚。」

白詩音卻搖搖頭:「很快就不是了!徐卿生,還有十來天了,我希望你能給我個明確的答覆!」

徐卿生不說話了,答覆什麼啊?他要能答覆,早答覆了!

兩個人回到家裡,白詩音立刻就回了房間。

徐卿生望著她的背影,嘆息一聲。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來,就聽到:「先生,白心誠今天出現在了高爾夫球場!他是冒名頂替的,騙過了我們的人。不過,他現在已經離開,去了白城!」 「雲道友為何不去幫林道友他們?我們同為仙門中人,雲道友就這麼狠心,忍心看着他們死於凶獸爪下嗎?」

一人義正嚴辭道,雲扶月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我如何行事,與你何干?」

小雲團則抱着寧不孤的手臂猛一頓搖,它不停道:「咕咕,怎麼辦啊,女主她似乎不願意按劇情來!」

寧不孤將聒噪的小雲團塞進袖子裏,看向結界外孤軍奮戰的兩人。

看起來情況不太好呢……

寧不孤又將目光移到了雲扶月身上。

雲扶月此時也正凝眉看着結界外的情況,寧不孤心念一動,將手搭在雲扶月的肩膀上,淡淡道:「小師姐在顧慮什麼呢?」

雲扶月回過神,她眼神複雜的看着寧不孤。

為什麼……她一定要與寧不孤為敵呢?

雲扶月垂下眼,握緊了身側的落月,問道:「師姐,若命運不可違,不可避時,當如何?」

寧不孤眼神變得深邃起來,她唇邊仍掛着淡淡的溫柔的笑意,吐出的話語卻如堅冰般泛著陣陣寒意。

「若避不開,就破開它。」

雲扶月有些怔愣的看着寧不孤,她忽然低頭一笑。

「師姐,我明白了。」

雲扶月眼中慢慢升起光芒,她眼睛亮亮的看着寧不孤,用落月畫出一個結界包圍住寧不孤,道:「師姐,你莫要亂跑,在此處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反正只要去渾水摸魚幫個忙而已。

只要她不殺凶獸,小師姐也不亂跑就好。

若是……若是實在避不開,那就……走一步算一步。

傅月本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人,所有事情都不會困擾她超過半分鐘。就算成為了雲扶月的虐文女主,知曉了她的命運,雲扶月也沒用自怨自艾太久。

雲扶月御劍飛出結界。寧不孤看了看身遭的結界,又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指尖,指尖上還殘留着煞氣。

她剛剛將自己身上的煞氣放了些在雲扶月肩上。

誰能逃過命運呢?

她寧不孤不可以的事情,雲扶月同樣休想逃離。

……就算心中那個荒謬的想法是真的又如何?

寧不孤抬起頭看着西邊天空那團隱隱約約出現的黑紫色雲團,神色淡然。

牧歸塵吐了一口血,他提劍擋住凶獸的魔氣。

「可惡!」

牧歸塵吐了口血沫,直道晦氣,他再次運氣,卻聽一聲大喝道:「師弟小心!」

牧歸塵抬頭,只見凶獸的巨爪正朝他拍來。

就在牧歸塵以為自己就要魂歸天際的時候,一道白光劃破黑暗。

只見周遭似月光籠罩,一個女子踏月而來,她身着白裙,頭髮隨性而束,似月中仙,雲中神。

她朝他伸出手……

見牧歸塵脫離險境后,林玄鳳鬆了口氣,他隔空遙遙朝雲扶月點頭致謝。雲扶月微頷首。

那凶獸怒極,咆哮如雷,揮爪朝雲扶月拍來。

它一雙腥黃的眼目不轉睛的盯着雲扶月,忽然眼中升騰起了興奮,雲扶月正疑惑時,卻聽一聲怪叫。一道黑影像一道箭一般飛快的駛來。

雲扶月心中一沉。

第二隻凶獸出現了。

林玄鳳亦是瞳孔微縮,竟有兩隻化神期的凶獸嗎?!

他眼中有憂色,如今對付一隻化神期的凶獸已是分身乏術,如何再對付得了第二隻?

他看向西南方,心中祈禱仙門的長老能早些來。

第二隻凶獸是一隻三頭怪鳥,它怪叫着,啄著底下的結界。林玄鳳想要去幫助底下的仙門弟子,卻被凶獸的魔氣擋住。

雲扶月擋住了凶獸的一波攻擊后,急急向底下看去。她忽地瞳孔一縮,大喊道:「不孤師姐!」

只見寧不孤不知怎麼走出了她設下的結界。她一步一步的走出來,身遭圍繞着濃重的煞氣,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眉間的硃砂痣紅的似滴血一般。

「師姐!」

底下的仙門弟子眼睜睜的看着寧不孤走出了結界,卻無人阻攔。

一個身上滿是煞氣且築基修為的修士就算死了,也算是為了引開了怪鳥而為仙門做貢獻。仙門弟子們沉默著,心裏都不約而同的想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