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風雲涌動,氣浪翻滾。


那煉丹爐就像是爆發的活火山一般,猛烈的噴發出洶湧的火焰,竟而是源源不絕。

轟!轟!轟!

火焰騰起,直衝上天!

一時間,萬馬齊喑,天昏地暗,唯有那火焰形成的濃濃火雲。

這一刻,山雨欲來風滿樓!在場之眾,無不駭然變色。所有人都知道,鹿羽將打出最強一擊。

「萬龍奔騰,撕天裂地!」

鹿羽一聲大吼,那最後一掌也擊在煉丹爐上。

巔峰之控火手法,徹底的顯現。

只聽得「轟隆」一聲,先前盤旋在半空的那一條火龍,猛地砸入到火雲中。

火雲瞬間崩裂,化作無數火焰,那些火焰又快速凝聚成了一個個的東西。

赫然全部都是火龍!

數之不盡的火龍,布滿天際的火龍!

一龍,變作萬龍!

一隻只火龍張牙舞爪,怒目圓瞪。一具具龐然的身軀,遮天蔽日,火海滔天。

https://tw.95zongcai.com/zc/51063/ 這一幕,巍巍壯觀,盛麗到了極點,恐怖到了極點。

這一刻,在場幾十萬之眾揚起著頭顱,獃獃的看著這盛大的一幕,直感到天旋地轉。

這匪夷所思的一幕,註定永遠定格在他們的記憶中,永世都不會忘記。

「我的天啊……」

很多人直接被嚇的癱軟在地上。

誰能想到,控火之術竟能達到這樣的巔峰!誰能想到,這傳說中的萬龍奔騰會再現!

現在已不是比試的問題了,萬龍奔騰於九天,試問誰的控火還能比得上這個高度。

別說是一百人來比了,就算是一千人來比,又如何!

天丹營那邊哪裡還有心思控火,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手頭上無意義的動作。

他們這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狂妄的是他們自己,他們居然會狂妄到是和鹿羽比試控火,比試煉丹!

這簡直就是找虐!

南宮林的臉色慘白,他沒想到第五場比試就這樣輸了。

這對他們天丹營來說,乃是一個嚴重的挫敗。

然而這不算完。

只聽得鹿羽大喝一聲:「不是要和我比試控火嗎,還沒有完!」

一聲落下,忽然是風雲詭譎。

隆隆!隆隆!

萬龍翻騰,轟轟烈烈,忽然俯衝而下,吞吐出無數道的火焰。

這些火焰,燒向下方的天丹營。

火,火,火!

已成火海!

「啊!」

天丹營的煉丹師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面對那火海降世,他們無不駭然變色。

他們下意識的想要跑,但是哪裡來得及。

當那火焰衝擊而下,他們的衣服和頭髮率先被點燃。

轟!轟!轟!

馬上引起一個個炸爐。

木葉養貓人 這一個個煉丹爐都是各煉丹師的看家護命的傢伙,這個時候卻就這樣爆裂了。而且炸開的火焰和碎片,又進一步的影響到旁邊的煉丹師。

場面亂成了一片,到處都迴響著天丹營煉丹師的慘叫聲。

嘩嘩!

一直持續了十息的功夫,這一招萬龍奔騰的力量才耗盡,那萬條火龍消散,場中只剩下一片狼藉。

天丹營除了司馬沖一開始成功跳開了以外,其他煉丹師都被火焰燒破了衣服,燒光了頭髮。一個個變成了灰頭土臉的禿驢,那一個個光頭油光無比,還有那燒的黑一塊紫一塊的臉龐。

這一幕當真是很多人平生之僅見,要知道煉丹師乃是高雅高貴的代名詞,平時就算是一個再普通的一品煉丹師,在人世間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如今卻狼狽成這般模樣,而且還是上百個煉丹師一起遭殃,要多悲催就有多悲催。

「噗哧!」

人群中終於還是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花顏 這一幕實在是太滑稽了。

天丹營那邊丟盡了臉,他們茫然無措,獃獃的看著周圍。

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場比試下來,他們竟是以這樣狼狽的樣子來結果。

南宮林顫抖的指著鹿羽,叫道:「鹿羽你竟敢……」

他也被燒成了一個禿頭。

鹿羽卻像是個沒事人一樣,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剛才控火太旺了點,造成了一些意外的小小濺射。既是比試,誤傷在所難免,見諒了。」

當初南宮林飛出一道火焰砸向丹師工會這邊挑釁,此時鹿羽回應,就和先前南宮林的挑釁一模一樣。

正所謂是還之彼身!

關鍵的是,鹿羽這話可比先前南宮林的話要氣人多了,這都差點將天丹營大夥給燒成烤豬了,居然還是「一時失手」,居然還是「一些意外的小小濺射」!

再配合上鹿羽那漫不經心的淡然表情,真是要將人氣的吐血了。

「鹿羽,你!」

偏偏天丹營這邊不知如何反駁,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場比試,剛才所發生的一切,說到底還是他們技不如人。

南宮林甚至可以想到,如果他再繼續質問鹿羽,鹿羽肯定會故意十分驚奇的反問,為何天丹營的控火這麼不堪一擊。

「我們丹師工會勝了!」

丹師工會這邊反應過來之後,發出了激烈的歡呼聲。他們為自己的勝利而喝彩。

第五場比試的勝敗已不用宣布,剛才鹿羽都將火龍飛上天際了,天丹營那邊還比個屁。

過去的五場比試中,丹師工會一共贏了三場。最後的結果是,他們丹師工會是勝利者。

「我們走!」

司馬沖一聲大喝,組織著人群離去。

繼續留在這裡只是丟臉!

在司馬沖的率領下,天丹營上百個煉丹師就這樣灰溜溜的離去,有些的煉丹師甚至衣服裹不住屁股。

當真是滑稽到了極點。 這一次,天丹營的踢館宣告失敗,而且敗得無比的徹底。顏面掃地不說,還損失了上百個煉丹爐。

碎星上國一開始的目的,是要用天丹營來打壓丹師工會,但是最後的結果是,他們幫助丹師工會揚名了。

這一戰之後,整個四方邦都要傳盪丹師工會的英雄事迹。

「我們丹師工會終於守衛了自己的尊嚴!」

蘇宇的喉嚨很是嘶啞,他無比的感動。

「我們丹師工會的地位將更加穩固!」

眾煉丹師在周圍人群的歡呼中,表達著自己的興奮。

然而所有人都沒有忘記,這一場勝利的功臣是誰。

很多人都看向了鹿羽。

眼神中充滿著光彩。

他們已完全肯定,鹿羽乃是一個不世出的煉丹宗師。看來凡事是不能靠外表衣著和年齡來判定的。

鹿羽那年輕的身軀中,其實承載著無以倫比的丹道智慧!

這一次,全靠著鹿羽的力挽狂瀾,才保住了他們丹師工會。

眾人永遠也忘記不了,鹿羽那取勝的經典一幕幕。一出手,竟而有萬龍奔騰,妙手出神,何人能敵!

晉冥十分得意的去問蘇宇:「蘇宇大哥,我早說了,有我師尊出手,定能翻雲覆雨,敗得天丹營那邊丟盔卸甲。」

「晉冥老弟,是我錯怪了你。我險些犯下了大錯,我向你道歉!」

蘇宇又走到了鹿羽的面前,他十分鄭重的向鹿羽行了一個最為隆重的禮節。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晉冥和他說過的有關鹿羽的事情,更能體會到鹿羽是多麼的強大。

「鹿羽大師,懇請受老朽一拜!多謝你出手相助,你是我們丹師工會的大恩人!」

蘇宇十分誠懇的說道。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其實蘇宇行的這個禮節,偏向於晚輩對長輩的問候。

因為在蘇宇的潛意識裡,就是將鹿羽當作了前輩。

他是真的羨慕晉冥,居然可以成為鹿羽這種高人的記名弟子。

「多謝鹿羽大師!」

不用蘇宇多說,丹師工會所有煉丹師也都發自內心的向鹿羽表示感謝。

他們對鹿羽的崇拜之情,已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面對這麼多人的崇拜和感謝,鹿羽卻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他的神色甚至有些不耐煩。對他來說,剛才不過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他打了個哈欠,說道:「蘇宇會長,晉冥傳授給你的引火入丹好好學學,以後再有外敵踢館,你自己應付就好了,我可沒多餘功夫來陪你們煉製這些低級丹藥。」

被鹿羽這麼一說,蘇宇頓時是目光閃亮。他忽然想起,自己可是被傳授了「引火入丹」的絕世手法的!

這可是七十二種絕世煉丹手法之一!這對丹師來說,乃是無上的寶藏。

他蘇宇何其幸運,竟然能學到這等絕世手法!

「多謝鹿羽大師授業!弟子蘇宇……」

蘇宇激動之下,便要以弟子自稱,馬上被鹿羽打斷了。

「別介,一個晉冥老傢伙做弟子,已是夠煩我的了。我可不會再收一個糟老頭子做弟子。」

鹿羽的話顯得十分的不客氣,但是聽在眾人的耳里,卻有種說不出的親近。

鹿羽大師這是和他們有說有笑呢!

這對他們來說,都是莫大的榮幸了。

「不敢不敢。」蘇宇連忙說道。

旁邊的蘇丹不服氣的說道:「鹿羽,雖然你贏得了比試,但也太目中無人了吧,要知道丹道智慧無窮,總有人比你更厲害的煉丹天才呢。」

蘇丹自小就被大家當作公主寵著,任性慣了,心裡有什麼不爽的,可是要直接說出來的。

她可不管鹿羽的丹道修鍊有多麼的厲害,她只知道鹿羽的年紀和她一般大小。同齡人之間,總是忍不住喜歡較勁。

「蘇丹!」

甜妻萌寶請簽收 蘇宇馬上呵斥。

鹿羽淡淡的看了蘇丹一眼,說道:「小丫頭片子,我真的不想打擊你,你可知道你擁有的乃是萬中無一的火靈仙體,乃是最適合修鍊丹道的。偏偏你到現在才僅僅是個一品煉丹師,實在是太差勁了。」

「你你你,居然說我差勁!」

蘇丹被鹿羽氣的不行。這東土大小王國,哪個王公貴族不知道蘇宇會長的女兒蘇丹擁有著罕見的煉丹天賦。十四歲的時候便成了正式的一品煉丹師了,至今已有兩年了。

要知道一般的煉丹天才在這個年紀,能成為煉丹學徒就不錯了!

她蘇丹的煉丹天賦之好乃是毋庸置疑的,卻居然被鹿羽說成「太差勁」,這讓她心中怎麼服氣。

旁邊蘇宇聞言后卻是渾身一震,他連忙拉過鹿羽,壓低聲音說道:「鹿公子見諒,請借一步說話,您……如何知道小女蘇丹乃是火靈仙體?」

他怎能不驚,蘇丹生長有上古典籍中記載的火靈仙體乃是工會裡最大的秘密,他從來沒和人說過。而鹿羽居然知道。

「這世上之萬般玄妙,又有什麼能逃得過我的法眼。在我見到小丫頭的第一眼便看出了是火靈仙體,不過我見過的天才翹楚海了去了,倒也沒有太放在心上。我也實在是佩服你這當煉丹師的父親,你自己女兒擁有火靈仙體,居然還只是培養成了一個區區一品煉丹師,真不知道你將時間都花到哪裡去了。」

鹿羽還是那一副霸道的語氣,蘇宇卻是對鹿羽越來越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鹿公子,你當真是神人也!你丹道之見識,只怕當世沒幾人能比得上……說來慚愧,老朽雖然知道小女身懷的乃是傳說中最適合煉丹的火靈仙體,但是一直以來都不知道修鍊之法。也曾去丹神谷詢問過,那些大能都是不知其中奧秘。」蘇宇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