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飛機頭連連點頭,「韓老闆你放心好了,不會忘記的。再借我200,這是最後一次。」


韓義從口袋裡掏出100塊說:「就這麼多,你自己看著辦。」

飛機頭笑嘻嘻的接了過去,笑道:「韓老闆就是仗義,你放心,500塊月底之前肯定還你。」說完從床上蹦了起來,樂滋滋的離開了。

床上本來和風細雨的韓義,一等飛機頭離開,臉上立刻變得面無表情。

這個飛機頭就是讓羅春不恥的「小癟三」、孫三孫經緯。

孫經緯跟韓義一樣,老家是黔省的,家庭條件也不怎麼好,靠姐姐打工供他讀書。但和韓義不同的是,這個孫三為人好面子,喜歡裝,在用錢方面一向大手大腳,生怕別人知道他窮,為此連助學金都沒申請過。

這不算什麼,主要是大二下半學期孫三父親路過金陵,特地過來看望兒子,結果他躲在寢室不下樓。只因為那個滿臉風霜之色的老男人,穿著一身土布褂子、腳上膠鞋還沾著乾涸的黃泥巴。

聽羅春說,那個佝僂著脊背的老男人、離開的時候笑得很燦爛,而且一直在說「你們是大學生、我是土巴佬、身上臟」之類的,聽得人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自那次以後,整棟樓男生都不待見孫三,看到他就跟吃了蒼蠅似的難受。

韓義是沒辦法,人家拿錢來買東西他總不可能不賣吧?

至於借錢也是出於多方面考慮,這個孫三老家就在他隔壁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大不了花個一百塊路費上他家去要。

另外如果他不借的話,以這傢伙的德性難免會想歪招,比如從校園貸借。那坑的不是他,而是那個這輩子唯一一次走進大學校園的「土巴佬」。

不過他的人品就值500塊,多一分沒有。

……

「哎,心還是不夠硬啊!」嘆息了一聲,電話鈴聲響了。

「喂!椒鹽花生兩包…達利園餅乾一袋…還有呢?好的,知道了。」

隨後電話鈴聲此起彼伏,這邊剛掛斷,緊跟著電話又響了,連著接了四五個,全是讓送零食的。

把記下來的品種按寢室號打包好,提著袋子去了。

這是韓義兩年來的成果。

以前他賣零食,一晚上頂多賺個10塊20塊,很多時候還是熟人照顧生意;不過這個持續的時間不長,他很快跟網上大零食鋪接上了頭,以遠低於超市、店面的價格拿到了種類繁多的小吃。

不僅這樣,他還,只要一個電話,一分錢跑路工不要就把東西送到你手上,而且價格跟超市一樣。

久而久之,整個男寢基本都從韓義這裡買零食,後來發展到除非是韓義這裡不賣的東西,別的都從他這裡買。

據不完全統計,紫金園大門口兩間超市、營業額起碼下降了20個百分點。

……

忙了一陣子,等時間快到11點的時候,他端著盆子去洗漱室沖了個涼,等回來時盧震海和寢室另外一個成員劉浩楠前後腳進了門。

「韓老闆,你今天沒去實在是太可惜了,鐵公雞拿了個五連殺,腦子一抽筋請我們去吃大排檔。等明天酒醒了,非得腸子悔青不可。」一進門盧震海就哈哈大笑到。

魔門敗類 「那他們人呢?」

長得白白胖胖的劉浩楠接道:「酒壯慫人膽,在那裡看小嫂子呢,死活不回來。」

劉浩楠說的「小嫂子」是一家大排檔的女老闆,男老闆是女老闆的小叔子,至於老公哪去了,沒人知道。

這個小嫂子跟他們年紀相仿,人長得很標緻,再加上一張能說會道的小嘴,把大學城一幫男生迷得神魂顛倒,隔三差五就會找個名義去捧場。

韓義笑道:「那個女人生就一雙桃花眼,看人都帶電光的,還是少去的為好,當心哪天惹出事端來。」

「我也是這麼跟他們這麼說的,可惜他們不相信。」

劉浩楠說了句,隨後嘖嘖有聲道:「不過你還別說,那個女人長得確實漂亮,而且身上那股子味道是咱們學校那些青澀小女生沒法比的。」

「呵呵~~」韓義笑著躺回了床上。

等盧震海他們去洗漱時,他才突然想到今天輔導員過來找過他,自己給忙忘了,到現在都沒打個電話。

拿出手機剛打開屏保,上面居然出現了個提示框,寫著【後台應用程序,暫時無法卸載】。

「呦呵,居然跑到我後台運行了,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鬼東西?」

正好沒事做的韓義、順手×掉提示,同時進入設置里,把QQ、微信、支付寶等重要應用的關聯項取消,這樣即使有病毒也感染不到。

等設置好后,點開了桌面上那個多邊菱形圖標…… 【歡迎進入製造商工廠,請把大拇指放在指紋截取界面。」

突然響起的電子合成音嚇了韓義一跳,與此同時桌面變成了暗黑色,只在中間部位多了個指紋驗證碼,藍汪汪的光芒好像x光一樣在來回掃動。

「次奧,這麼牛逼?」韓義驚了一下,遲疑了兩秒鐘,還是把指紋放到了上面。

藍色的光芒一掃而過,指紋驗證完成。

【滴滴滴!請把瞳孔對準攝像頭。】

「我看你到底要作什麼妖!」嘴裡嘀咕著,按照語音提示、把前置攝像頭對準了眼睛。

暗黑色的桌面上出現了一條白色進度條,在韓義眼睛盯著攝像頭看的時候,進度條開始往前推進。

【12%、30%、50%、80%、99%……】

【滴滴滴!認證完成,請問是否進入製造商工廠?】

回了個「是」,很快暗黑色的屏幕漸漸被白色取代,緊跟著界面恢復正常,如同普通的安卓商店一樣,這個「製造商工廠」應用頂部也出現了分類選項。

【人工服務-合成-搜索–重組】

而在這幾個選項下方,則是十幾個空白方框,也不知道是幹嘛用的。

點了下「人工服務」,一道電子合成音響起:「能量不足,暫時無法提供人工服務!」

又點了下合成。

「能量不足,暫時無法提供合成服務。」

搜索。

「能量不足,暫時無法提供搜索服務。」

「……逗我玩呢?」韓義無語到。

最後到底是好奇戰勝了心裡升起的不耐煩,又點了下重組。

總算這回有反應了,白色的界面跳轉到二維碼掃描界面,同時響起一道語音提示:「請把需要重組的物品放置到攝像頭下。」

從來沒聽說哪款應用帶語音提示的韓義,此時完全被吸引住了,順手掏了張100塊毛爺爺放在枕頭上,把攝像頭對準毛爺爺。

【滴滴滴!!!RMB-76%短棉絨-23%純木漿-1%釉光添加劑。】

掃描過後又恢復到白色界面,不過分類選項下面的白色方框里多了個紅色的標誌,細細一看就是他拿出的那張RMB,邊緣部位還有藍格子枕頭套。

試著用手點了一下方框里的圖標,緊跟著響起一陣語音提示。

【滴滴滴!!!未發現替換物,請問是否重組RMB?】

本來見這個應用又是指紋又是虹膜驗證的,韓義還真被唬住了,現在居然煞有其事的要重組RMB,一下被逗樂了。

「我不相信你還能玩出個花來不成?」

點了【確認】后,白色方框里的RMB變成了灰色,然後就跟下載應用一樣,一點點的往前擴展。

這個時間大概持續了10秒鐘,等裡面的RMB又恢復成紅色時,揚聲器里傳來了語音提示【重組成功】。

「這就完啦?」韓義好笑的說了句,心裡同時想到,明天得刷個機。

就在韓義打算收起手機的時候,餘光看到了枕頭上的一抹紅色,隨後就跟見了鬼一樣。

只見本來完好無損的百元大鈔,現在就跟縮了水一樣,變成了袖珍版的毛爺爺。

「我次奧!」

被這詭異一幕嚇到的韓義,嘴裡爆了句粗口,轉頭在房間里看了看,沒見到什麼異常情況,帶著幾分驚悚把枕頭上的鈔票拿起來、放在眼前仔細看了起來。

原版100塊RMB尺寸為155×77毫米,但手中這張贊新的RMB明顯要小了幾號,目測在80×40毫米左右;用手摸了摸,質感很好,不像是假幣。

翻過來調過去看了幾遍,除了尺寸不對外,其餘像金線、花紋、浮凸感一切都在。不敢置信的韓義,又從箱子里摸出個驗鈔筆來,一照之下頓時傻眼了,毛爺爺下方的防偽「白水印」清晰無比。

「這…這是真錢?」

震驚的說了一句,隨後翻箱倒櫃找出個尺子來,把手中袖珍版的毛爺爺平鋪在桌面上,仔細量了一下,長77毫米,寬38毫米,整整縮水了一半。

「…我擦嘞,還有一半呢,被吃掉啦?」韓義極度無語到。

【能量不足,人工解答無法啟動。】

聽到語音提示后,韓義慢慢回過了神來,看著手中的紙幣、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后,內心的緊張、詭異慢慢被興奮所代替。

他剛剛明明拿出的是張半新不舊的紙幣,但現在卻變成了嶄新的了,甚至他還能聞到鈔票上的油墨香味。

這要是換成手機呢?換成汽車呢?換成一切價值大打折扣的廢品呢?

越想越興奮,韓義眼睛里漸漸升騰起一團火焰。

不過在此之前他先要知道另外一半RMB哪去了?這個問題如果不解決,這個應用估計要變成雞肋了,他總不可能拿著縮水的手機、汽車去賣吧?

從箱子里翻出一部開不了機的vivo、兩部別人抵押在這裡、到期沒有贖回去的銀灰色5s,擺在床上剛打算按下重組,正好有人打電話過來。

等接完電話盧震海兩人回來了,不得已,韓義只好壓下心頭的激動,把手機塞到了枕頭底下。

中間陸續有人過來買東西,等快到12點的時候羅春、沙嘉慕還有周向明都回來了,經過一番漫無邊際的扯淡后,寢室里人進入了夢想中。

……

黑暗中韓義把被子蒙在頭上,拿出手機插上耳麥后開始研究起來。

和之前一樣,經過掃描后vivo、5S被上傳到白色方框里,先點了一下vivo的圖標,確定重組后盯著枕頭上的手機看。

好像被無形的能量籠罩了一般,vivo在韓義的注視下慢慢分解,手機殼分離、電子元件分解。

就在這時耳麥突然響了。

【滴滴滴!!!能量不足,無法完成重組。】

提示剛剛結束,各種配件「嘩」的一下散落開來。

沒管這些配件,伸手又點了一下方框里5s的圖標。

如同vivo一樣,枕頭上的兩部5s外殼慢慢脫落、鏡頭分離、電子元件分解。

就在這時,右邊一部5s分解出來的配件好像被什麼東西「吃」了一樣,在韓義眼皮子底子消失不見了。不過卻有淡淡的光芒被抽離了出來,注入了另外一部5s中。

時間大概持續了30秒左右,耳機里傳來一聲【重組成功】,枕頭上多出一部嶄新的5s出來。

把手機拿起來看了看,如同那張RMB一樣,這部5s和剛下流水線的沒什麼區別、煥然一新。

鋁製邊框本來撞出的凹痕現在不見了,背面數道連底漆都露出的划痕也消失了,光可鑒人的屏幕更是一絲一毫的灰塵都看不見。

帶著激動的心情,撳下了開機鍵。

手機順利開機,檢查了一下裡面的配置,還跟之前的一樣,另外機主下載的應用也都在。試著開了個軟體,感覺非常流暢,沒有卡頓的現象。

盯著嶄新的手機,韓義腦海里卻在想著RMB重組後為什麼會縮水、vivo能量不足?

從語音提示里可以知道,重組是需要花費能量的。能量從哪裡來?從實驗結果來看,應該是在製造的物品中抽取!那vivo為什麼重組不成功呢?是因為本身硬體不達標,還是能量不夠?

「能量到底是什麼東西呢?」韓義奇怪道。

「能量以多種不同的形式存在;按照物質的不同運動形式分類,可分為機械能、化學能、熱能、電能、輻射能、核能、光能、潮汐能等等等。」

「另外根據能量守恆定律,能量既不會憑空產生,也不會憑空消失,它只會從一種形式轉化為另一種形式,或者從一個物體轉移到其它物體中。」

就在韓義疑惑時,耳機里傳來一陣非常好聽的女聲解釋到。 「誰?」

「我是製造工廠的智能服務台,有任何問題你都可以諮詢我。鑒於遠程資料庫信息紊亂,有什麼疑問請儘快提出。」

「怎麼獲取能量?」韓義言簡意賅到。

「重組物品。」

「是不是任何物品都可以重組?」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但這款製造工廠在設計時只應用於平民化生產,至於具體可以重組哪些物品,後台沒有找到相關數據,還需要你自己在實際使用中去了解。」

韓義敏銳的捕捉到「開發」二字,下意識的問道:「這款應用是人為開發出來的?什麼人?他在哪裡?」

「是的!這是卡魯星達魯爾博士設計製造的一款用於星際開發的軟體,他目前在距離地球7億5000萬光年外的卡魯星上。」

「這麼說他不會過來了?」

「數據不足,無法給出答案,數據不足……」

耳聽著聲音越來越虛弱,韓義趕緊問道:「那搜索跟合成又是什麼?」

「搜索是……」耳機里的聲音剛說了三個字就咽氣了。

韓義急忙喊道:「喂喂喂,說話啊!搜索是什麼?還有為什麼單單抽取重組物品中的能量呢?」

等了十秒鐘,耳機中再也沒有任何回復。

看著枕頭上無數分解開來的零件,還有嶄新的iphone5s,韓義一時間恍如做夢。

伸手掐了下胳膊上的肌肉,「嘶–疼!」

興奮的睡不著的韓義,現在就想找來各種廢舊物品試驗一番,然而理智卻在告訴他,一定要冷靜、冷靜!

把零件擼到枕頭底下,使勁的閉上了眼睛。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