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駱林對坐得筆直,一臉肅然的李常勝,揮了揮手,掃視了在座的常委們一圈,從煙盒拿了根煙點上,淡淡的說了句。


好像剛才發威的不是他一般。

「…咳咳…同志們!…今天凌晨!嗯!就是剛才!在本市城東,麻子街,同道小巷,一棟兩層樓的木樓院子,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武裝戰鬥!…罪犯一共有三個!被當場打死一個!兩個趁夜跑了!

…目前還不清楚這兩個罪犯的來歷!但是有一點可以看確定,這三個人是李子雄帶來的!那麼就跟李子雄脫不了干係!

…..而這次行動本來是為了抓捕李子雄的,李子雄是本市人,曾經是紅彤彤造反兵團的司令,後來又拉攏一批社會上的混混和回城的那些無所事事的知青,組成了一個叫做義幫的,帶有HEH組織的團伙!

…..這次,我們市局得到消息,李子雄晚上將會去此處,才有了這次的行動!誰知道,慘劇就這樣發生了!….我公安幹警一共八死十六傷!

….而段市長的公子段虎也在其中被擊中腿部中槍住院!…據了解!這家院子本來是屬於一個叫做謝成的人,這人在幾年前失蹤!…現在已經以最快速度頒發了通緝令!….」

隨著李常勝的彙報,會議室內的常委們安靜了,腦子也清醒了,特別是當李常勝念出了段虎的名字時,這下大家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好傢夥!段虎不是不在江川了嗎?他怎麼…哦!知道了這可是家黑燈舞會啊!

嘶…黑燈舞會啊?

咿?不對!那個什麼HSH分子李子雄不是也去了這家嗎?

難道說…好嘛!

在座的可都是人精來的,難道說是李常勝想潑段市長的髒水?段虎跟李子雄!太明顯了吧?

怎麼說,在座的大家都大約知道那年月黑燈舞會是個啥性質,那就是年輕男女或者是一些慾望強烈的婦人搞Y亂的場所,段虎能去,那李子雄跟就不能去?李常勝還說什麼這棟樓的原來主人跟李子雄關係密切?

哈1這可真是太明顯了啊!這就是下套啊!不過呢,話說回來,段虎要真跟這個李子雄有聯繫的話,那麼就是說,段虎跟HSH的人有來往了,而且這個人是個命案累累的人渣!

李常勝的個彙報結束了,會議室內又陷入一片的沉靜,大家都不說話,說啥啊?

都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了,這時候要是去打什麼官腔,絕對是找死!

「….常勝同志介紹的情況,大家都已經清楚了,現在這伙帶有重型武器的犯罪分子還在市內!…這裡說一句!常勝同志在這次的緊急事件中,表現出了他的冷靜和能力!…不但,最快的速度把全市的各大交通要到,各大賓館,旅社,火車站,飛機等人流量多的地方設下了關卡!

…還主動通知了駐川部隊!…以配合市局的圍追堵截!…做得好!…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快抓到通緝罪犯!..以免再次出現重大的事件!….呼!…駱書記!您看這次事件是不是要跟省委通報一聲?….」

說話是段師明,他的發言絕對是熱情洋溢的,很明顯現在他可不能得罪這個駱林的手下,自己兒子到底是個怎麼回事,還不知道呢,要是萬一真跟那個什麼通緝犯李子雄有些什麼牽扯,那麼就算是他的省長外公也保不了他了,這可不是說著玩的,那個年代對這些HSH性質的罪犯,那就不要說什麼持槍犯罪了,那絕對是有一個打一個,有一雙滅一雙的!

絕對是,極其嚴重的事情。

///////////////////////////

(老白不能保證每個人都看正版,但是,老白是靠正版混飯吃的!現在還得養老婆啊!唉!…冰天雪地…跪倒滑行,拜早年!!!祝諸位親們,心想事成!美夢成真!老白在這….淚奔狂呼….拱手拜求各位親們打賞!再打賞!…求花!在求花!求訂閱!求宣傳! 神醫嫡女 …本書不會太監!…..新書也在開始寫了!也是精彩紛呈的故事!…絕對是與眾不同的!故事新穎而獨特過癮!….絕對不會讓親們失望!新書絕對會大爆發!接著大爆發!…看正版的壯陽!看盜版的早泄!……..) 身處黑風迷霧當中不能視物,這是陳強的認知,如今,這一認知卻被打破了。

血睛雕像的血光竟能穿透黑風迷霧,這讓他心頭沉凝。

「雕像發出的血光和黑風是同一層次的東西嗎?」

對於黑風迷霧,陳強有種莫測高深的感覺,憑藉親身經歷,他感覺即使是道田境的太叔明在這裡,也討不到好去。

而雕像發出的血光,竟然與黑風迷霧是同一檔次,那麼背後的存在,必然無法想象,被這種存在惦記上,他的心頭自然有些沉重。

不過,該做的事情他還是要做,那個雕像,若有可能他還是要毀掉。

待靠近到一定距離,迷霧已經完全被血光碟機散。

血睛雕像靜靜矗立,如同場域一般,方圓千米內,沒有一絲黑風迷霧,只有血光充斥。

「裂了……」

透過血光,陳強清晰看到,一道裂口從雕像眉心裂開,一直延伸到胸腹位置。

「不知能不能將這雕像徹底毀了?」

心中這般想著,陳強從地下河道摳下石塊,用足力氣,向雕像砸去。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石塊砸在雕像上,如同砸在石頭上的雞蛋,當場炸碎。

「有機會!」

陳強眼睛一亮,卻從中看到了機會。

用石塊砸擊,看起來毫無作用,但他卻敏銳的察覺到紅光出現些微收縮,而那些黑風迷霧,則趁隙侵佔了原本被紅光佔據的地盤。

接下來,他如法砲制,摳下一塊塊石頭,站在紅光邊緣,遠遠的向血睛雕像砸去。

……

「螻蟻,沒用的,你奈何不得本尊的聖像!」

陳強幾次三番的舉動,地底深處的存在不再沉默,凶厲的聲音再次響起。

陳強不為所動,依然我行我素。

「不行了,先去喘口氣再來!」

身在黑風迷霧當中,他的真元流失嚴重,馬上便要到極限了,遂重新返回了地面。

「下方就是黑風迷霧,也不知在這能不能修鍊?」

躍出井口,陳強看著漆黑的井下,心中思慮道。

他能夠在流亡之地修鍊真元,除了功法的因素,還有一個因素便是黑風迷霧的存在,而井下便充滿了黑風迷霧,此時與他相距不過幾十丈。

……

「我……」

南希早已從恐懼中擺脫,見到陳強躍下水井后,便一直在水井附近守候,此時見到陳強上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不用擔心,有什麼事情過會再,我先辦點事。」

陳強安撫南希一句,便開始修鍊『萬象真籍』。

「可行!」

稍一嘗試,陳強當即一喜,元氣匯聚,體內真元在增長。

隨後,他便拋開雜念,一心一意修鍊起來,井下黑風迷霧再次飄出斑斕光點,匯同元氣,通過『萬象真籍』洗鍊,融入到真元當中,剩餘斑斕光點則進入丹田,被金丹捕獲吸納,使金丹捕獲紫芒的能力再次加強。

水滴石穿,聚沙成塔,金丹捕獲能力的加強雖然不明顯,但多次下來,也增加了近一成之多。

「這些斑斕光點哪來的?」

修鍊途中的一次內視,陳強終於發現了那些斑斕光點。

「好像沒有壞處,還有些好處。」

在發現斑斕光點只有益處,沒有壞處之後,他便不再深究光點的由來問題,繼續全身心投入到修鍊當中。

待真元恢復的差不多之後,他又開始思考另外一個困擾他的問題,那便是如何使真元更具有攻擊性,破壞性。

「也許我開始的想法,過於想當然和簡單了。」

陳強開始反思真元分拆凝結的可行性,哪怕他上次在井下成功了一次,可同樣暴露出很大的問題,一是難以持久,二是攻擊性,以及破壞性並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強。

「萬象真籍,焚天刀訣,也許我可以從功法心訣方面入手。」

陳強此刻意識到,真元運行的本質,還是在於功法心訣,另闢蹊徑無疑是挑戰高難度,他現在能做的,便是從已經掌握的功法方面入手。

「萬象為基,焚天為輔。」

他想以萬象真籍為根基、為骨架,焚天刀訣為細節、為血肉,構建新的真元結構,以達到增加真元衝擊力、攻擊性的目的。

「可行!」

稍一嘗試,真元如臂使指,這給予了他極大信心。

「可是應該使用何種形象?」

在構築真元具體形象時,陳強有些猶豫,他腦海中浮現各種各樣的靈獸形象,甚至連赤炎犬白,和金雕都出現過,不過,他都有些不太滿意。

至於真龍這等只存在於傳中的真靈,他又沒有見過真形,只憑藉想象,構建出來也未必有用。

「是了,我又何必執著於靈獸形象?萬象真籍為基,這萬象又不僅僅是指靈獸,一草一木,一石一水,天地萬物皆在萬象之內。論衝擊力,論殺伐,又有什麼比得上為此而生的兵器?!」

心中計議已定,陳強便拋開雜念,一心一意構築起新的真元形象。

萬象真籍為基,構築器胚雛形,又經焚天刀訣打磨,器胚漸漸鋒銳起來,觀其形態,這是一柄戰刀,與在丹田蘊養的紫雲刀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咚!」

正在金丹下方沉浮的紫雲刀輕輕一跳,緊接著光華一閃,自主沒入到了新構築的真元當中。

沒入到真元當中的紫雲刀,竟然開始逐漸虛化,漸漸的與真元凝結成了一體。

「這……」

陳強心中一驚,擔心會對真元造成不好的影響。

「叮,靈寶紫雲刀,經過特殊變異,可虛可實,能夠完全融入真元。在融入真元后,可極大提高突破境界壁壘的能力!」

心訣催動真元,多次嘗試過後,又用系統檢測了一遍,他才放下心來。

「可以試試將那四處靈竅開闢了!」

「嗤!」

真元流轉,只是輕輕一劃,堅厚的靈竅壁壘便被劃破,化作虛無,大湖般的靈竅瞬間與經脈溝通在一起,使陳強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這麼容易?」

過程順利的超乎想象,真元斬破靈竅壁壘,就像刀切豆腐一般,這讓他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要知道,他使用地火轟破靈竅壁壘,也需要用盡全力,多次轟擊才能打破靈竅壁壘,如今卻只是心意一動,便能做到同樣的事情,這二者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也許這就左道,與武道的區別!」

陳強心中升起一絲明悟,使用地火,借用外力,終究只是旁門左道而已。而使用武道心訣改變真元形態、結構,才是武道自身的範疇。

在將四個靈竅全部開闢后,陳強長身而已,因突然有所明悟而展現的一縷靈光,在他眼中一閃而過。

……

此時,南希正端坐在一塊宮殿倒塌的石料上,望著遠方怔怔出神,也不知道這七八歲的男孩在想些什麼。

「南希!」

陳強喊了一聲,見到南希回頭向這邊望了過來,便招了招手,將南希叫到身前。

「先吃些東西!」

總裁哥哥好可怕:老公,饒了我! 陳強著話,便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些食物,有水果,有主食,還有兩盤使用低階靈獸煎炒的菜肴。

除了水果,主食和菜肴還冒著熱氣,儲物袋內的空間,是規則殘缺不全的空間,但規則殘缺不全也有殘缺不全的好處,那便是空間單一,除了簡單的空間規則之外,幾乎不蘊含其他任何規則,根本就沒有時間流逝的問題。

南希好像藏著什麼心事,只是低著頭,默不作聲的吃著,往常那種見到食物后,孩子特有的興奮,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常勝同志介紹的情況,大家都已經清楚了,現在這伙帶有重型武器的犯罪分子還在市內!

…這裡說一句!常勝同志在這次的緊急事件中,表現出了他的冷靜和能力!…不但,最快的速度把全市的各大交通要到,各大賓館,旅社,火車站,飛機等人流量多的地方設下了關卡!…還主動通知了駐川部隊!

…以配合市局的圍追堵截!…做得好!…嗯!…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快抓到通緝罪犯!..以免再次出現重大的事件!

….呼!…駱書記!您看這次事件是不是要跟省委通報一聲?….」

說話是段師明,他的發言絕對是熱情洋溢的,很明顯現在他可不能得罪這個駱林的手下,自己兒子到底是個怎麼回事,還不知道呢,要是萬一真跟那個什麼通緝犯李子雄有些什麼牽扯,那麼就算是他的省長外公也保不了他了,這可不是說著玩的,那個年代對這些HSH性質的罪犯,那就不要說什麼持槍犯罪了,那絕對是有一個打一個,有一雙滅一雙的!絕對是,極其嚴重的事情。

「…通報肯定是要的!…出了這麼嚴重的事情!…你我都有責任啊!…我會作出檢討的!…」駱林瞟了眼一臉淡笑看著自己的段師明,點了下頭,吸了口煙,說道。

「….是是!…這件事情我看一定要警惕!看樣子,江川市要來場嚴打了!…現在社會上有一股邪風啊!…嗯!就是從資本主義國度傳來的!

…一號首長說得好啊!窗戶打開了,新鮮的空氣進來了,而有些蒼蠅,臭蟲也會飛進來的啊!….所以,大家要提高警惕啊!…經濟建設和文明建設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抓嘛!…咳咳….我看市局應該繼續深化開展嚴打!

…趁這次機會狠狠打擊一下社會上的這股風邪氣!…」

段市長的慷慨發言后,會議室內響起一片掌聲,連駱林都鼓掌了,嚴打好啊!

這一次,江川市的那些涉黑組織科就要倒大霉了。

果然,會議后的第兩天,市局開展了打黑,掃黑專項嚴打活動!一下子江川市那就是風聲鶴唳了,到處是警笛轟鳴聲,到處是警察,各大派出所的幹警是最忙的,為啥,很簡單,他們負責的地區有哪些人有前科的,平時小偷小摸的,哈!

這下全部都要抓起來問一遍,那可不管你是不是有罪,或者已經改好了,全都抓起先,一句話,你有嫌疑!哈!

這可不是跟你說著玩的,還有那些偷人的女人被人舉報了,這年月叫做破鞋!形象啊!是雙腳就能穿啊!破鞋抓起來那就是流氓罪,打靶啊!可怕吧!

可怕那就做個老實人,不過呢,還是有為數不少的人被放了出來,其實這次江川市的專項打擊,那就是為了抓住老五,李子雄他們一伙人。

***************************

在江川市,市中心的江川市省政協的家屬大院,12棟1門5樓的房間內,李子雄等人,還有老五,老四等人全都在,嘶…這些人膽子也太大了吧!

他們原來全都沒走,全都在市中心,而這個省政協的大院就離江川市軍區不到一百米的距離,真是燈下黑啊!估計著就是老四的智慧了,當時,老五老四跑了出來后就躲進了路邊的大樹后,他們要看下有沒有尾巴,果然沒多久,李子雄等一伙人也出現了,就跟在他們後面,雙方現在可都是一條船上的了,躲在樹后老五也沒打算跟李子雄再有什麼交集,再說了。

這不是已經救過他一次了不是?倒是老四看到了鬼祟的李子雄等人,眼珠子一轉馬上附耳跟老五耳語了幾聲,老五聽完點頭沒吱聲,這時,老四就從樹后在出去了,喊了句李子雄,這一下,李子雄可算是見到親人了一般,兩人說了一會子話,也沒耽擱,趕緊跟李子雄走吧!

也是,老五老四那全都是外地人,也不會本地話,現在想跑出江川市不太可能了,第一是交通工具問題,第二,他們對路線不熟,第三,基本上全是山區,既然是山區那麼,你在山裡面要求生,除非你準備十足,不然,絕對是死路一條。

要知道,那個年代的山區,絕對是很原始的,也沒被破壞,很多兇殘野獸都生活在深山裡頭,比如,狼!就是一種有兇殘又狡詐的動物了,而且在獵食的時候,會集體行動,互相配合,所以說,山區也很危險。

這樣想來,綜合各方面的因素,還只有暫時跟李子雄在一塊嗎,畢竟,人家是本地人不是?

再說了,狡兔三窟的道理,老四不相信李子雄這種人會沒有?果然,老四的分析是正確的。李子雄竟然趁著黎明前的最後一點漆黑,把他們全都帶進了省政協大院,那可是有戰士叔叔站崗的啊!

不過,李子雄手下有個小弟,他家的父母全是省政協的官員,所以,而且他的父母在外地出差,那麼他家的房子自然成了李子雄等人的臨時據點了,這裡實在是太安全了,天亮時,老五他們這群人才發現,他們住的地方真的很幽靜,一看就是那種機關大院,好傢夥!

這個李子雄,還真他嗎的有辦法啊!幾個人吃喝拉撒全都在這屋裡,這個屋裡的主人叫做任賢,也是個喜歡時髦的小青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犯了法了,窩藏罪!而且,還是犯罪團伙骨幹分子之一,三人以上的犯罪人數那就算是團伙了,你看看你現在他這裡有多少人?

他的老爸是個政協的一般幹部,家裡就是二室一廳的房子,那個年代算是很不錯的了,不過一下子住了七八個大小夥子,那就顯得極其擁擠了,老五跟老四肯定單獨睡一間了,那就是主卧了,李子雄肯定就跟任賢這小子睡一起,其他幾個人自然就只能睡客廳了,還好他們這裡的樓是獨門獨戶的,要不然,他們這群人絕對會被那些,戴著紅袖章,警惕性極高的大爺奶奶們舉報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