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高雅晴看了看,一臉淡然的楊曉紀,只要他不生氣,就還好說。


楊曉紀雖然始終都在微笑,可心裏不生氣就見鬼了。

什麼啊這是,話都沒說一句,還賺了二百塊錢,早知道這活這麼賺錢,當初送快遞的時候,也這麼幹啊。

這不是自卑,而是楊曉紀覺得可笑。

今時今日,他還是那個送快遞的嗎?還是那個每天吃十塊錢的盒飯,都捨不得掏錢的窮貨嗎?

所以,生氣根本不值得,沉穩就是有底氣,裝幣就是遭雷劈,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這時,漢森又對楊曉紀說:“行了吧你,二百塊錢你也賺到了,還嫌少嗎?那我再給你二百,拿着錢,趕緊滾吧,也讓雅晴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貨?”

說話,漢森也掏出二百塊錢,更過分的是,直接扔在了楊曉紀的腳下。

周圍甚至還爆發了陣陣的笑聲,就好像看到了一部喜劇片似的,有的人還在鼓掌,吹口哨,還有倆,當場就來了個擁抱。

就好像楊曉紀現在就是個被擊敗的大魔王,值得用任何方式慶祝。

高雅晴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在這時,一個西裝男,來到漢森的近前,道:“漢森先生,楊先生還沒有到,酒會已經進行一半了,您看,我們要不要繼續的添加酒水?”

漢森毫不在乎的說:“那就繼續的添加吧,一定要招待好這裏的每位客人,你問問我叔叔,楊先生有沒有電話,我親自給他打一個,不行的話,我就親自去接,對了,叫人把這個裝蒜的請出去,我可不想等楊先生來了,看到不該看到的人,這裏是高檔酒會,有身份的人才能參加,你們怎麼讓那些臭要飯的都混進來了?”

“漢森先生,總裁那邊,已經把楊先生的電話發給你了,您還是看看吧!”

其實大家都好奇,江州什麼時候出來個姓楊的富豪啊?他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這時,漢森也把電話給那位楊先生打過去了。

打的時候,還對西裝男說呢,“還愣住幹什麼?讓你把他趕出去,你沒聽見啊?”

西裝男纔想說話,楊曉紀的電話就響了,一看是陌生號碼,手指一劃,電話接通,聽筒裏的聲音,居然跟漢森一模一樣。

漢森那奴才一樣的口氣,還說呢:“喂,是楊先生嗎?我是龍霸財團的高級主管,漢森,請問您現在還很忙嗎?酒會一直都在等您的大架呢!”

聽到這裏,楊曉紀就笑了,直接把電話的免提打開,說了句:“我的大架,就在這呢!”

話音落下,場面是一片震驚,尤其是漢森,那嘴張的,塞個鵝蛋都沒問題。

那表情,就像是親眼看到他娘在跟他表哥滾牀單似的,辣麼震撼,辣麼恐懼,辣麼不可置信。

甚至都有一種想哭的感覺,因爲他忽然想到,這個合作很有可能就要毀了。

而蝴蝶效應就是,招惹了楊曉紀,米國的投資就會取消,龍霸的下一階段發展,完全成爲泡影,因爲合作失敗,更是會導致龍霸的股票出現震盪,市值縮水哪怕只是五個百分點,都是致命的打擊。

可楊曉紀卻只是笑道:“這酒還真不錯!” 話說漢森,差點嚇的跪下,如果合作失敗,那他可真就死不足惜,死有餘辜,死他嗎的不死了。

而其他幾個富豪,那表情更精彩了,有吃驚,有愕然,有恐懼,特別是給二百塊錢的那位,手抖的,就像擼了一宿,有點回不去了似的。

楊曉紀就是那位隱形富豪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會場,換來了一陣鴉雀無聲,就好像看到了電源的精彩部分,連眼睛都捨不得眨。

裝幣就得被打臉,這是規矩,楊曉紀也沒有過分的要求,直接用腳尖把那二百塊錢一挑,對漢森說:“漢森先生,撿起來吧,這可是錢,不是廢紙,隨便這麼扔,多敗家啊!”

漢森笑的就像哭似的,急忙伸手去撿,可楊曉紀卻說:“姿勢不對,誰說讓你用手了?我的意思你那麼會說,嘴一定很靈活,我想大家都想看看,你能不能用嘴把他們叼起來!”

現在場面已經不一樣了,楊曉紀纔是說的算的人。

先不說他們了不瞭解這個少年,可能夠讓龍霸集團都這麼害怕的人物,可能是簡單的人嗎?

現在不巴結,什麼時候巴結他?

這些人是見風使舵,立刻就幫着楊曉紀起鬨,喊道:“對,用嘴,我們都想看!”

“快點跪下,用嘴咬,跟楊先生做對,你不想活了嗎?”

“沒錯,這貨就是裝幣,你知道楊先生是誰?他可是我二姨夫!”

“你二姨夫?他是我乾爹好嗎?”

在說漢森,臉都紫了,可能如何?來之前他叔叔,龍霸集團總裁,邵滄倫已經說的很明確的,這次給他的任務,就是無論如何都要把楊曉紀請到帝都來,出任集團副總裁的職務。

如果楊曉紀說半個不字,他的小命就沒了。

“行,只要您開心,就是讓我吃屎,都行!”

說罷,這貨跪在地上就開始舔那二百塊錢。

可能是因爲錢比較新,這貨撅個屁股舔了一臉的泥,然後他那辮子還總跟他過不去,老是往臉上掉,最後好歹是把二百塊錢給叼了起來。

給高雅晴都弄的哭笑不得的看着楊曉紀,心裏笑道:“你咋那麼壞呢!”

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高雅晴還就欣賞楊曉紀這有仇必報的脾氣。

漢森讓楊曉紀滿意還不算,他兜裏還揣着二百塊錢呢。

楊曉紀把它們也扔在了那位富豪的腳下,笑道:“你也得舔起來,不然我明天就讓你的企業關門!”

這富豪害怕的很,可爲了面子,還是懇求道:“楊老闆,我有眼不識泰山,狗眼看人低,您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咱們大家都是江州人,咱不能讓外人看笑話啊!”

“你他嗎現在跟我說這個,那會你說我啥?你怎麼就不怕外人笑話?”

楊曉紀徹底的爆發了,對着所有人喊道:“都覺得自己有點幣錢,就了不起了是不?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你們自己算什麼東西?老子今天在這,就讓你們知道知道,我楊曉紀是誰?我他嗎專業就是打你們這些裝幣的臉!”

誰敢說話,誰敢招惹他?他們如果有龍霸的實力,就有勇氣跟楊曉紀對着幹,可他們沒有啊。

誰讓他們裝幣的?活該被打臉。

高雅晴一把挽住了楊曉紀的胳膊,很是親暱的在他耳邊說:“好了,別生氣了,值得嗎?”

那吐氣如蘭,絲絲入耳的溫柔,給楊曉紀弄的,本來竄到腦門的火,燒的更旺了。

那邊的漢森,終於是明白了,千錯萬錯,都怪他瞎了自己的狗眼了。

如果當時他能想到,能夠讓高雅晴陪伴的男人,怎麼可能是一般的人物?也就不會臉都被打成這樣了。

別人更是羨慕嫉妒恨,像高雅晴這樣的女神,也只有楊曉紀這樣的隱形富豪才能握的住,換做別人,累死他們也別想跟高雅晴能有這種親密的動作。

漢森硬着頭皮對楊曉紀說:“楊先生,之前我的確是有點裝幣了,現在錢我也舔起來了,您就別再生氣了,我們龍霸集團這次想邀請你出任集團副總裁的職務,您看……”

話一出口,全場再次譁然。

龍霸集團,市值至少在一百七十億,副總裁是什麼概念?那就等於是瞬間擁有這一百七十億的三分之一。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職位與財富,可楊曉紀卻只是甩了一句:“什麼天爸天媽的?老子沒感覺,不去!”

這像一記重拳的一句話,把漢森差點給懟躺下。

在場的每個人,表情都像是噎着了似的,瞠目結舌的看着楊曉紀。

你就是再有錢,也不能這麼狂妄吧?錢多了還怕壓着你嗎?

在說了,龍霸集團在帝都,那也是能說上幾句話的人,面子可以不給,但是你能拒絕自己的發展嗎?

甚至連高雅晴都有點糊塗了,難道就因爲漢森裝幣,就放棄這麼好的賺錢機會嗎?

其實楊曉紀有自己的打算。

龍霸憑什麼讓他當副總裁?還不是因爲米國那邊的資金?

非常明確的是,這資金就是他爺爺投的,既然如此,爲什麼不把這個機會在放大幾倍?

最關鍵的是,他爺爺爲啥一定要讓他當副總裁?

在沒弄明白這些之前,楊曉紀是不可能頂着槍林彈雨往上衝的。

所以,楊曉紀在一片驚訝的目光中,拉着高雅晴的手,就離開了。

那漢森,就像泄了氣的皮球,直接癱軟在地。

西裝男還問呢:“漢森先生,還要繼續的添加酒水嗎?還有自助餐也不夠了!”

“添你嗎個拖鞋啊,都給我滾,滾!”

誰被打臉也不好受,而且這次他這把火,玩的有點失控了。

楊曉紀的拒絕,意味着米國的資金,立刻就會終止,天霸的發展,就會遭遇極其致命的打擊。

想到這裏,漢森立刻給他叔叔邵滄倫打電話。

在說楊曉紀這邊,回去的路上,臉色始終是陰晴不定,就問高雅晴:“這次是不是我爺爺給天霸那邊投資的?”

高雅晴搖了搖頭道:“曉紀,我這次真的沒有收到這方面的資料,老爺那邊並不是什麼都跟我說,不過我想他這麼做,一定有什麼原因!” 不管是什麼原因?楊曉紀都有自己的打算。

楊永天那邊的確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可楊曉紀卻不想成爲財富的傀儡,而是想要自己去在我財富。

“我想跟爺爺通電話,你能幫我安排嗎?”

沒有什麼比親自跟楊永天溝通要好的了,但高雅晴卻搖了搖頭道:“老闆,這屬於保密範疇,楊老先生不會親自跟你說話的,這麼做也是爲了你好,現在你還是完成你的任務就好,別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楊曉紀沒有繼續問,高雅晴說的明白,現在還是楊永天說的算,他們只能是聽命令。

就在這時,楊曉紀的電話又響了,是何茹雪打來的。

“喂,茹雪,吃飯了沒?要不我現在去接你,咱們晚上吃點好的!”

每個月兩千萬,隨便花,現在楊曉紀還真不知道,這些錢怎麼花?

該有的都有了,如果都給慈善,還真有點捨不得,他當初送快遞的時候,可沒有人幫他。

所以,現在是能糟蹋就糟蹋,反正老頭那邊的錢,多到花不完。

何茹雪的想了想,還是答應了,說:“那我在我家樓下等你!”

“好,我立刻就到!”

高雅晴多有眼力價啊,當即笑道:“怎麼,有約唄?”

楊曉紀嘿嘿一笑:“是茹雪,那破酒會我也沒吃啥,有點餓了,要不咱們一塊吃點吧!”

“算了,我可不去當你們花瓶,你送我回家吧,我自己隨便吃點啥就可以了!”

給楊曉紀弄的還有點不好意思,笑道:“其實也沒什麼,我聽茹雪的聲音,好像有點不對勁,我去看看她,很快我就回去!”

“你這是在向我解釋嗎?怕我誤會?”高雅晴很是嫵媚的看着楊曉紀,給楊曉紀看的,腿都有點抽。

“我不是怕你誤會,我是怕你多想!”

送了高雅晴,接了何茹雪,直接來到了江州羅曼西餐廳。

還沒進餐廳呢,門口的招待就開始裝幣了。

“對不起先生,餐廳已經沒有位置了,而且我們有規定,不穿正裝,是不能來吃飯的!”

他說的是何茹雪,本來也不知道楊曉紀會帶她來吃西餐,所以,就穿了個休閒外衣,加短褲,高跟鞋就來了。

楊曉紀耐着性子,對這位女招待笑道:“美女,給點面子,好不容易來了,不能讓我們空着肚子走吧?”

“真的對不起,先生,到這裏吃飯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沒有權利把他們的位置讓給別人,您還是去別的飯店吃點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