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鬱金香帶著嘆息走了,早就知道她來,也是故意為之的陳青這才心中鬆了口氣,他和郁家只是利益關係,不想牽扯太深,要是收了鬱金香,也確實是在害她,要了蕭媚媚也是無奈為之。


女人的事情比打仗還麻煩,激情過後,陳青抱著渾身癱軟的蕭媚媚回到房間,等她熟睡后在識海聯繫了樂鬼。

不用等陳青詢問,樂鬼就主動開始稟告,「主子,最近的地點確定了,我們也弄了一艘金屬帝國的星艦,明天就能到達預定的邊境城市,有合理的理由前往關押始祖金屬人的地點。」

陳青的目的就是前往始祖金屬人的關押地點,找人類當幫手,不如找這些對那些普通金屬人恨之入骨的始祖人,曾經高高在上的主人,如今卻成了階下囚,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雖然這個臨時朋友陳青也是恨之入骨,甚至比勞德統治的普通金屬人還要憎恨,可為了一舉將金屬帝國徹底消滅,陳青不介意讓他們互相殘殺。

「主子,石驚天讓我詢問,是否是要對金屬帝國動手?」

腦海中突然又傳來通天的詢問,弄得陳青一愣,石驚天和蔣威已經遠赴狂神門,自己也從未跟他們說過要再次動手的事情。

陳青心有所感,與他心神相通的通天塔器靈也感知到,立刻替陳青詢問了石驚天。

「主子,石驚天說,有人在刺客聯盟發出高額懸賞,憑藉金屬人的頭顱,分不同等級可以兌換大量金錢。」

陳青還是第一次知道無盡大陸還有跟暗盟一樣的組織,當然不會是他發出的懸賞,再讓通天去詢問所有掌控分身塔的屬下,也沒人這麼干,心中立刻驚喜。不是自己和屬下們乾的,那就只有是從星海逃出來的其他人,這不但是在懸賞金屬人的命,還是再告知自己,他們還活著!

這是這段日子以來,陳青聽到的最好消息,而且很多人會為了賞金,加入到討伐金屬帝國的行列中,用錢能辦到的事情就不是事,可惜自己不知道刺客聯盟在哪裡,若不然也會發出懸賞。不過不要緊,自己不知道,石驚天已經找到,立刻讓石驚天發出懸賞,懸賞的目標正是勞德,這也是告知星海人,勞德已經不再是朋友,而是敵人。

安排妥當后,陳青摟著蕭媚媚沉沉睡去,第二天就悄悄的出了門,為了不讓她擔心自己一去不反,還將她的靈魂印記收起,徹底的變成了自己人。

一座不顯眼的邊境城市外面,一艘星艦靜靜的停靠在大路旁,路邊的金屬人警惕的看著四周,如今人類和金屬人再次成為緊張狀態,隨時都得小心發生衝突。

一身斗篷的陳青從天而降,為了隱藏身份,他還穿了一身金屬人愛穿的密閉式外掛盔甲,看到他的到來,這些金屬人立刻將其迎進星艦,接著星艦就衝天而起。

「主子,還有一天的路程才能到達那座關押始祖人的城市。」

一個被惡鬼控制住的金屬人稟告出聲,陳青點點頭沒有說話,而是坐在座椅上開始閉目養神,而體內則是在急速修鍊。現如今已經跌到聖境的他,正是突破偽仙境界的關鍵時刻,只是需要努把力就好。

這次修鍊的效果不錯,當星艦降落到一個金屬人的村莊,陳青已經進入到了偽仙境界,向著仙境開始前進,有著金色靈魂的他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有瓶頸,在修鍊之路上一片坦途,只是需要時間的積累就好。

這個金屬人普通的村莊早已被惡鬼們徹底控制,外表看起來依舊寧靜,每天這些金屬人也照樣各司其職,可這種瓶頸,在陳青到來后打破了。

「兄弟們已經埋伏在了城外,可那城牆我們鑽不過去,城內也被下了禁飛禁制,沒有得到允許,金屬人也禁止靠近,防禦的很是嚴密。」

陳青一從星艦里出來,樂鬼就稟告出聲,陳青默默的點點頭下達了命令。

「領我去你們挖好的密道。」

隨著他的命令,樂鬼趕忙帶路,在一棟看起普通的房屋內部,一條通往城牆下方的密道已經被惡鬼們挖好。

陳青很快的就跑到了城牆下方,接著就放出了滅魂刀和奪魄劍,再堅固的城牆,也抵擋不住這兩把利刃的切割。

滅魂刀和奪魄劍飛出后,沒有立刻動手,而是靜靜的等待陳青的命令。

「轟隆!」

一聲劇烈的爆炸聲突然從上方傳來,接著就是警報響起,那是陳青乘坐來的星艦對城市發動了攻擊,還沒衝到城牆就被擊毀,可上面上百金屬人也跳了出來,有的還直接跳到了城牆之上大開殺戒。 只不過是普通金屬人而已,根本就對那些守城金屬人造不成太大威脅,短暫的混亂之後,這些金屬人全部被摧毀,可從那些殘破的金屬人身上卻冒出黑煙,轉眼就變成了一個個猙獰的惡鬼,這些惡鬼可要比金屬人兇殘多了,殺戒剛剛展開而已。

隨著上面大亂,滅魂刀和奪魄劍立刻刺進了金屬城牆中,接著就將厚厚的金屬塊不斷切割出來,沒多久就將其打通,可以進入城市內部。

這座城市不愧是防禦極其嚴密,上面的上百惡鬼竟然很快也被打散,可陳青根本不在乎,又將它們召喚出來,隨著其他惡鬼就沿著密道衝進了城市裡的地下。

「主子,這裡有個很大的地下空間。」

隨著探路的惡鬼傳來命令,滅魂刀和奪魄劍猛的加快切割速度,城牆裡側的地下雖然還是金屬,可卻比城牆鬆軟太多,很快就將其挖出一個大洞,露出裡面的空間。

惡鬼們蜂擁而入的控制場面,將裡面的金屬人擊殺摧毀,當陳青邁步走進,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見這地下空間內,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灌滿液體的水晶棺材,這些棺材被放在高聳的貨架上密密麻麻,每個棺材還有些管路鏈接,棺材里關的全都是金屬始祖人。這些金屬始祖人男女老幼全都有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他們的血液沿著細小的管路匯聚到一個大粗管子里,最終流淌進一個大罐子里。 和美女總裁荒島求生 再從這大罐子里流出,被分裝成小瓶,那些負責分裝的金屬人,已經被惡鬼們擊殺。

從靈魂上判斷,這些金屬始祖人全都是活的,這就是個血液加工廠,這些金屬人始祖全被弄得昏迷養起來,不斷的在提供血液。

勞德夠狠啊!

像這樣的血液加工廠,金屬帝國內部還不知道有多少,陳青都不得不感嘆出聲。

沒著急將這些金屬始祖人救醒,之所以如此小心謹慎,就是怕金屬人狗急了跳牆殺他們滅口。如今已經控制了地下,陳青也就放心了,不斷將被打散的惡鬼召喚出來,讓他們佔領整個地下空間后,又開始攻打地面,開始消滅城裡所有敵人。

「咔嚓!」

一聲脆響,一個水晶棺被陳青砍碎,隨著裡面的液體流出,裡面那個強壯的金屬人男性猛的睜開眼睛,接著扒掉口鼻上的管線立刻從裡面竄了出來,警惕的看著陳青。他知道自己為何在這裡,也知道族人們受的是如何的苦難,可不知道陳青為何出現在這。

「人類,你為何在這裡?」

面對他的詢問,陳青笑了,「當然是解救你們。」

「我們和奴僕們的戰鬥,不用人類插手。」

雖然落魄如此,可這金屬始祖人還是有著自己的高傲,可對這種高傲,陳青不屑一顧。

「不用我插手的話,你就躺會棺材里,周圍可是有空棺材的。」

陳青不屑的話語讓這始祖人環顧四周,確實有不少空棺材,可他記得那些棺材里原本都是有人的,而且有的棺材已經換了人,不由得臉上露出黯然之色,他知道原本那些人已經死去。

「外面的金屬帝國如今怎麼樣了?」

這次的話語已經沒了之前的高傲,陳青也看了看周邊那些空出來的棺材,這才開口。

「勞德已經佔領全境,不但成為國王,還控制了神殿,自認為機械神教教主,過不了多久,估計就該自封機械神了。」

「混蛋,就憑他一個奴僕也配!」

男性金屬人咒罵出聲,接著打開身邊一個水晶棺材,放出來一個渾身**的女性始祖人,這個女性始祖人同樣猛的睜開眼睛就身形靈巧的竄了出來,不顧身軀的裸露,站在同伴身邊警惕的看著陳青,看來實力不俗。

在同伴的眼神示意下,這個女性始祖人又要去釋放其他人,可這時候陳青又開了口。

「你們還是先聽聽我的條件在放人的好。」

這話讓兩個金屬始祖人一愣,全都冷冷的看過來,那男性開口詢問。

「感謝你的搭救,請問你有什麼條件?」

「沒什麼,就是獻出靈魂印記效忠於我。」

「不可能。」

「你做夢!」

陳青的語氣很輕鬆,可這兩個金屬始祖人卻斷然拒絕,陳青遺憾的一聳肩,伸出手打了個響指。滅魂刀和奪魄劍立刻飛出,架在了兩人的脖子上。

「想讓我們效忠人類,那絕對不可能,你還是殺了我們吧。」

男性始祖人的話語說的斬釘截鐵,陳青都沒吭聲呢,滅魂刀就斬斷了他的頭顱,並且當著女性始祖人的面將靈魂吞噬,弄得女性金屬人留下冷汗,可仍是倔強的一抬頭。

「金屬人絕對不會對卑賤的人類低下高貴的頭顱。」

還好的是奪魄劍被屠媚娘控制,沒有滅魂刀那麼大的殺性,沒有立刻殺死這女性始祖人,給了陳青說話的機會。

「如果這裡所有金屬始祖人都跟你一個想法,那我只能全都將他們殺光。想想吧,外面的金屬帝國已經是勞德的天下,你們始祖人只有殘餘力量在苟延殘喘,早晚仍是逃脫不了毀滅的境地。有我的幫助,最起碼還能向勞德復仇。」

女性金屬人還是不吭聲,陳青只好一揮手,召喚出上百剛被打散的惡鬼,一個惡鬼怪叫著就鑽進了她的額頭。

「啊……」

靈魂傳來無法抵禦的撕裂疼痛,女性金屬人抱頭滿地打滾,沒多久就獻出來靈魂印記表示臣服。見她臣服在自己腳下,陳青一摸鼻子,好言相勸還是沒直接摧毀她的意志有用,雖然對方仍是不甘心,可再也不敢違抗自己的命令。

一個金屬始祖人已經投降,在她的指引下,上百惡鬼開始專門挑境界強橫的始祖人下手,在他們還沒脫困時就將其折磨的獻出靈魂印記,這才會被放出來。

陳青的儲物戒指里有大批量從星海帶出來的武器裝備,將投降的金屬始祖人開始武裝起來,大量的丹藥也發了下去,當他們恢復了大部分實力后,就衝上地面就戰鬥。

對普通金屬人的仇恨,讓這些新臣服的奴僕忘記了被強迫獻出靈魂印記的不快,全身心的投入到戰鬥中,配合著惡鬼開始亡命攻擊,逐漸的開始掌控這座城市,並且開始清剿殘敵。

地下空間竟然關了十多萬金屬始祖人,可陳青只是降服了其中一部分實力強橫之輩,對那些普通始祖人並沒有收服,等到局勢差不多控制后,更是收回了惡鬼,讓那些始祖人奴僕自己發揮,自己卻消無聲息的離開了,給了他們足夠的自由。

雖然陳青強迫他們獻出了靈魂印記,可並沒有從行為上奴役他們,竟然讓很多始祖人生出了感謝之心,清剿光了城內的敵人後,開始商量何去何從。

有人主張佔領這裡,並且號召躲避在外的族人們匯聚而來,從這裡開始發起反擊,並且逐漸擴張。可考慮到如今的行事,想要守住極其困難,勞德必然會派大軍再次清剿,最好的下場只不過是再次被關進水晶棺材里。

不得以之下,他們只好決定先突圍出金屬帝國在另行想辦法。一經決定,趁著勞德還未知道他們脫困,這十餘萬人的隊伍就立刻展開行動。還好的是城裡有不少星艦也被繳獲,可根本裝不下這麼多人,最終不得已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一些實力低下者被遺棄,其餘人乘坐著星艦開始向著最近的秋月國突圍。

「主子,已經按照您的意思,向著秋月國突圍了。」

一艘星艦之內,最初臣服的那個女性金屬人向著陳青稟告出聲,這一切都在陳青的計劃之內,只是表面上讓那些金屬始祖人有了自主權而已,不過這確實也是最好的辦法。

塞滿了人艦隊向著邊境出發,沒等沿途的一些城市反應過來,艦隊就從上空飛了過去,只以為是自己人的艦隊不經提前通告就擅自飛行,並沒有想到會是想要逃離的始祖人,當得到他們脫困的消息,一切都已經晚了。

防守嚴密的邊境城市卻不一樣,有艦隊趕來,他們當然要嚴查,可這支艦隊並沒有減速,而是摧毀了攔截的戰艦,直接飛進了人類領地之內。

對面人類懸浮在天空的強大艦隊也想攔,可卻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放行,並且還要攔截追擊的金屬帝國艦隊。金屬帝國的艦隊確實想追擊,可看到人類艦隊防禦嚴密,沒有高層的命令下,只得放棄,乖乖退回自己地盤。

艦隊緩緩降落到一座人類新得到的城市外側,並且被人類部隊團團包圍,從敵國飛來的不知名艦隊,當地守軍不敢鬆懈。可他們卻接到一個意外的命令,驅趕城內所有人類離開,之後部隊也要開拔。

在莫名其妙也是命令,只好忠實的執行,沒兩天這裡就成了一座空城。這時候艦隊的艙門才打開,陳青披著斗篷第一個走了下來,抬頭看了眼城門大開的空蕩蕩城市,接著騰空而起消失在遠方。

等他離開,其餘艙門這才打開,早就擠得透不了氣金屬始祖人蜂擁而出,看到這座城市,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他們曾經統治比上千個星球加起來還大的地盤,而如今偌大領地全都沒了,卻從人類這裡得到一個城市成為安身之所,悲從心中來,不少人終於忍不住哭出聲。

陳青是去見公爵,弄來一批金屬始祖人,還讓手下借來一座城市安身,怎麼也得給對方一個解釋。

公爵也特意趕來鄰近的城市等待,心中不斷揣摩陳青此舉的用意。

「老弟啊,想那麼多幹嗎,你只要緊緊跟隨我那師叔祖,保管你飛黃騰達,鬱金香公爵領,變成鬱金香國不是夢想。」

狂神門外門執事嵐風也跟著來了,並且還在不斷寬慰公爵,可自己心裡也猜不出陳青這是想幹嘛,十餘萬始祖人而已,就算想分裂金屬帝國,又能有什麼用處! 正在兩人不斷猜測不斷又否定時,陳青直接來到了秘密會見的普通小院,推門就走了進來,看到是他,兩人趕緊起身拜見。

「呵呵,兩位都是我的好友,就不用如此客氣了。」

陳青笑著開口,嵐風趕緊也出聲,「師叔祖,輩分不可亂,晚輩向您行禮是應該的。」

「隨你吧,你們是否好奇我為何帶來十餘萬金屬始祖人?」

陳青直入主題,兩人趕緊豎起耳朵傾聽,陳青再次一笑。

「一是讓更多散落在外的金屬始祖人投奔而來,二是為了攻打金屬帝國師出有名,三嘛,就是為了隱藏我這幕後主謀而已。」

兩人也猜出了這些,弄得他們卻更糊塗了,嵐風趕緊抱拳詢問。

「師叔祖,就算師出有名,可這部隊從哪裡來,秋月國可沒那麼大實力吞下金屬帝國。」

「是啊大人,我秋月國實力羸弱,頂多是揀些便宜,若是傾盡全力攻打,必定是被滅國。」

陳青再次什麼的一笑,接著看向嵐風問道,「狂神門下屬應該有些供奉宗門的國家吧?」

嵐風趕緊如實稟告,「這倒是有,共有兩大帝國十七小國在供奉狂神門,那是咱們自己的地盤,掌權的也都是門下子弟。」

陳青的笑容更加燦爛了,「那就好,你看看這把劍怎麼樣。」

說著陳青取出來一把冰晶劍,通體透明帶著寒氣的冰晶劍一出現,立刻引起了兩人的注意,嵐風將劍捧起仔細觀看。

「此劍竟然是用整塊冰晶雕琢而成,只要再由煉器大師稍微加工,定然能成為一把仙器,由冰系修鍊著使用,威力更是倍增,是把難得好劍,價值不可估量。」

「我若用此劍雇傭狂神門的部隊攻打金屬帝國可否?」

這話立刻問的嵐風語塞,捉摸了下用詞后才開口回答。

「啟稟師叔祖,此劍雖價值連城,可金屬帝國雖然實力大損,可底蘊卻很強大,大規模戰鬥將有無數人戰死,以金屬始祖人復國的名義雖然名正言順,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