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魔術師問道:「或者說,其實你已找到如何將【泰坦王權】轉讓的方法。」


此時剛從往事中回到現實的矮人,有些疑惑地看著對面坐著的人類。

「有時我都懷疑您到底是不是大魔法師轉世。即使沒覺醒那位大人的記憶,這些常識應該也知道吧?」

人類不解,怎麼在你那兒是需要探求的秘密,到余這兒就是常識了?

兩謎語人也不打算再遮遮掩掩下去,由矮人先開口回答:

「王權不可轉讓,因為這是一旦簽訂,就會究其一生的契約。除非我死去,可如果我是為了回來赴死,那十多年前逃出地下城、十年來跟著師父學習的一切,都將白費。」

「我今日回到地下王都,就是為了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也就是矮人國王位。」

矮人所言若是放在外面,怕是會被在街道上遊走的士兵,直接以叛國罪抓起來。

因為新王在這些年來,最忌憚的就是怕別人說王位名不副實,是從真正王權持有者手中搶奪而來。

即使矮人國內唯有幾人知道,真正的王權到底在誰手中,但並不影響其他人惡意造謠。

「你說,你想奪回王位?這可不是件小事,如果余也被牽連進來,你給出的那點報酬似乎不夠看。」

魔術師說:「況且,你應該還有其他目的。」

「不愧是大魔法師轉世大人。」矮人點頭:「這次回來,除了想要奪回王位外,還有就是想要弄清楚當年王兄到底為何會做出那種轉變。明明是最照顧我的大哥,為何會聯合鍛族長老們,一同來截殺我。」

顯然,即便十多年過去,這塊疙瘩還是難以真正化解。

「余更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下定決心,毅然回到矮人國來。」

將環境置於安靜中,讓身懷王權的矮人沉默片刻,人類才慢慢開口:

「如果答案能令余滿意,余不介意出手相助。」

之所以到現在為止,在矮人王問題上保持中立,就是不了解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無論是從旁人所述、對新王圭統的觀察、還是在圭哀回憶中得到情報,都讓魔術師感覺其中互相有些矛盾、衝突的故事線里,似乎藏著某種統一思想。

只能說這些故事的講述者,都是按照其真實想法、和所知告訴自己。

若想要參透背後真相,不親自下場確實很難得到。

換做以前,他肯定會覺得這事太過麻煩、且牽扯太大而直接跑路。

可如今在漸漸接受大魔法師轉世身份——特別是這身份,現在並不怎麼讓自己反感——對一切起於前世因果都很感興趣。

矮人國亦是在數百年前就埋下的緣法,如今讓自己碰到如今混亂時刻,恐怕也是冥冥中自有天註定吧。

「真的嗎?」圭哀兩眼發光,本以為經過那不打招呼直接就發起突襲后,求得對方幫助的機會,會變得很低很低。

沒想到現在魔術師居然有了鬆口的跡象!

「余說了,如果回答令余滿意,余可以考慮加入你的計劃,幫你重新獲得王位。」

魔術師點頭道:「不過不要忘了前提。若是被余發現你是在編造假故事騙余,那矮人國爛攤子,就交給你自己去解決。」

「絕對不會!父王從小就告誡我們,矮人族永遠都是大魔法師忠實的夥伴。絕對不會在這件事上,對您有任何隱瞞!」

這種性格成為王,真得好嗎。

或許只是在余面前,才表現出如此天真模樣吧。

魔術師想起兩個人,似乎和眼前圭哀性格比較像。

一個是今世有過命交情的鎮魔者布魯斯特。

他在手下面前,總是裝作成熟的領導者風範,可在自己和其他鎮魔者面前,卻難免像個孩子。

另外一個,則是前世的弟子。

在其他人眼中,是高高在上、無法企及是永生之皇。

可在其在大魔法師面前,卻永遠都保持著弟子之禮、學生之情,發自內心地尊敬導師。

前者將六翼治理地井井有條,後者更是統一大陸數百年,直到如今都是人們心中唯一神話。

所以這種性格並不是很壞,只要把握有度,甚至可以說,是位優秀領袖必備。

人類想到這兒,對眼前矮人的眼神變得更加溫和,微微仰頭,示意對方說下去。

注意到細微變化的矮人,內心自是歡喜不已,再次沉浸在回憶內。

「當年拜入吾師文靈揚門下,我最終還是在某次坐觀星空時,對師父坦白了內心所有苦悶。

我將幾年前喪父之痛、意外繼承王權、結果還被王兄背叛的所有煩惱,都向那位至今乃是世界上,我最信賴的人傾述。

在聽完矮人國背後故事,師父也久久不語,搖頭說出這或許也是一種無奈之舉。

但當我想要進一步詢問其中原委時,師父只是說,今後會安排我去見一個人。到那時,我心中疑惑肯定會清掃大半。

於是在刻苦修行中,我也數著日子,開始期待見到師父口中所說的那人。

終於直到一年後,有位渾身上下都透露出強者氣息的人類,前來拜訪山門,和師父相談甚歡。

當時門內師兄弟,都不敢正眼去觀察那位強者,因為對方身上釋放出的威壓委實恐怖。

甚至即便我體內有著門內師兄弟都不知曉的王權,也不能保證能夠戰勝對方。

不知為何,當見到對方第一眼,心中竟會對此人產生莫名親切感。

也就在那天,師父將我招入密室,告訴我,他就是安排見面之人。

大部分場景我都遺忘,只記得在對話中,心中那份忌憚漸漸就被莫名親切感取代。

最後自然而然地就將王權之事說出口了。

哪料當對方聽說我身上懷有王權時,竟放聲大笑起來。

他說難怪在我身上,也感受到莫名吸引力,原來是【泰坦王權】在作祟!

能夠隨口就叫出我還未告知的全名,是最令我感到驚訝的。

難道此人也知曉矮人國至高寶物?當時我這樣想。

後來,他為我詳細解釋,讓本應該由王權持有者告知繼承者的所有辛秘,都回到我腦海中。

【泰坦王權】,作為早期大魔法師傾盡全力製作的魔法武器,作為準鎮魔器交由矮人初王,用於鎮壓地下世界。

這件准鎮魔器和如今鎮魔九州之一【魔炎引契】為姊妹器關係,就像救世聖鎧的【七星】與國劍【星河】關係那般親密。

要說起來,王權是件未完成品、不過也已將大部分力量都得到開發。

除了我所知道的快速回復傷口外,還能開啟內部限制魔法,觸發更為強大的力量、恢復力,還有吸收並反射大部分物理層面攻擊。

且最為神奇的是,兩件姊妹鎮魔器中,還加入大魔法師用盡數十年,才勉強參透出來的時間魔法。

時間魔法並不是指史詩中,能像減緩時間的【緩時之蹬】那樣操控時間的利器。

而是能夠通過時間線,看到未來因果。

據當年大魔法師親口為那位前輩解釋,無論是魔炎引契還是泰坦王權,都能夠生出潛意識,對能夠察覺到的時間線進行分析。

最終會將使用權,自動落在最適合人選上。

這種時間魔法堪稱禁忌,哪怕在今後數百年內,大魔法師也無法做出更加精進的魔法。

可這早已足夠強大。

我才知道,原來之所以會產生莫名親切感,是因為那位前輩身懷泰坦王權的完成品,也就是鎮魔器魔炎引契。

此時,師父也適時插入話題。

他說,既然我是被泰坦王權最終選中之人,那肯定就逃不開作為矮人王的命運。

即便我如何去逃避,如何不想面對那成為新王的王兄,命運也會指引我,前往那必然出現的未來。

因果宿命本是虛無縹緲之物。

可矮人國能夠在數百年內盡出賢明君王,就側面印證了這泰坦王權擇主是多麼神奇。

既然身懷作為王位象徵的准鎮魔器,就該肩負起使命。

或許我的王兄還在地下城王位上苦苦等候,等待我這承載著王權的小弟回來,從手中接過已然治理好的矮人國。

如果我還是選擇在外流浪,不敢回去應對那必然會發生的未來,只會徒增雙方的煩惱吧。」

一口氣說完這麼多后,矮人才將視線重新放到大魔法師轉世身上:

「不知我的解釋是否能夠得到您的認同?我此次回到地下城,就是為了奪得王位,遵循命運指引,將我國重新帶回正軌。」

「或許在旁人看來,我不過是個沉浸在古老傳說中的瘋子。但既然是您——所有傳說締造之人,肯定能夠理解我所說的話吧。」

此刻魔術師也陷入莫大震撼中。

他從前只是覺得,前世是為十分了不起的大魔法師。

能夠施展出強大魔法、建造宏偉城市,心懷、庇護天下所有種族。

可經過剛剛那番介紹,原來早在數百年前,前世就開始觸碰所謂因果、先知。

擁有此等力量,哪怕只能對未來發生的事情驚鴻一瞥,那也堪稱恐怖。

有著如此神秘莫測之力,為何到最後竟還會在和永生之皇一戰中隕落?

為何每個前世,都會在獵魔協會追殺下喪命?

余到底在期待什麼,難道余內心深處那靈魂,是在等待什麼?

自覺醒之後,所有發生的事,都在朝著和以往不同的方向運作。

屬於大魔法師的記憶和大部分力量,都沒能覺醒。

只是能使用有著諸多限制的天賦魔法。

沉靜數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的毀滅教,也選擇在這個時候展開行動。

與之相比,矮人國出現危機、帝國與教會衝突、乃至西方世界是不是發生的戰亂,都顯得不值一提。

若大魔法師不斷輪迴轉世,是有所圖謀、在等待什麼東西最終降臨,或許就在這個時代吧。

原本感覺混沌一片的前路,在瞬間變得逐漸清晰起來。

迷霧真正消退,心中似是點起盞明燈,照亮前往猶未可知的目標與未來。

大魔法師······哈哈哈哈,若這一切都是在你計劃之中,余也算是你達到最終目的的棋子吧!

但要明白你是你,余還是余。

若泰坦王權和你留給余的因果,都將余引導向這地下城,朝著今後所有註定之事前進,余也不介意。

不過,余可不想當棋子,而是要成為真正掌控棋局的棋手! 心底不由得嗤笑!

覬覦神罰之劍,簡直異想天開,就算給他?他能用嗎?

「小寶,封鎖空間,然後啟用空間疊加!」奚淺看著兩人,不說他們,她自己也動了殺心。

兩人都是分身!

但滅殺了他們,至少本體會受到巨大的傷害。

化神初期的分身,本體最起碼會倒退一大截修為。

奚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做了什麼?!」突然,冷湛臉色巨變。

他感覺體內的靈力開始遲緩,似乎……被封鎖了。

「娘親,只有十息的時間!」小寶蹙眉。

它的實力也受到了奚淺的限制。

能封鎖兩個化神中期十息,已經是它最大的能力了。

「好!」

奚淺抬眸,眼裡閃過血腥之氣,「神月訣」和「遮天蔽日決」同時運轉起來。

神罰之劍挽了劍花,「歸一!」

狂風大作!風雲雷動!天地微微變色!

「轟隆——」

巨大的劍光從天而降,彷彿要劃破天際,差點在天邊開了一道口子。

她剛才耗費了一顆金丹里的靈力,但別忘了,她有兩顆金丹。

琴瑟爾和冷湛駭然的望著那個半跪在空中的女子,不敢相信她還能發出這麼強大的攻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