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黃老鬼和七太婆同時一驚,兩人上下打量趙宏一番,黃老鬼有些意外的說道:「想不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趙宏,沒想到竟然修為一般,我還以為你至少是武聖級的高手。」


「哈哈,誰說負責黑冰衛的一定要是高手,黑冰衛一向重視的是謀略,若要找武聖、武皇甚至武神級的高手,鐵血堂有的事。」趙宏哈哈大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在下受教了,今日就送趙大人歸西。」黃老鬼說著就欲動手。

「無膽鼠輩,我還當抓住了一條大魚,原來也是兩個裝神弄鬼的老不羞。」趙宏突然搖頭嘆道。

黃老鬼眉頭一皺,但他還是沒敢報自己的名號,因為他知道,一旦『黃老鬼』三個在武陽城傳出去,一波接一波的黑冰衛、禁軍甚至鐵血堂的高手就會蜂擁殺來,因為當初就是他,給古風下的劇毒魂魄散,將古風害得極慘,險些喪命。實際上,真正的古風,還是死在魂魄散下。

「何必和他廢話,他不過是拖延時間而已。」七太婆在另一側見狀說道,一語點中趙宏的要害。 「哼!老夫就是無名小卒,無膽鼠輩又如何,你還不是死在我手中。」黃老鬼說著飛身撲了上來,身形竟極快,飄忽不定。

與此同時,趙宏兩人身後的七太婆也同時動手,雙掌一錯,層層黑影朝趙宏身上籠罩而來。

他們快,趙宏兩人動作更快,在趙宏與黃老鬼說話的時候,那個老者早作好準備,揚手打出一隻哨笛,凄厲的哨聲響起,一柄血紅色的短劍在上空綻放開來,劍尖直指地面。

黃老鬼大驚:「殺掉趙宏,馬上撤!」說完一抖手,一道猩紅的光芒射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向趙宏的門面。

七太婆見狀,發出一聲厲嘯,從腰間抽出一柄烏黑的短劍,腥氣撲鼻,化作無數蛇影,瘋狂殺向趙宏。

趙宏抽出一柄金色長刀,怒吼一聲,全力劈向黃老鬼打來的猩紅光芒,一點也不敢大意。

那個老者在發出訊號后,取出一把青色長劍,竟然是魂器,向七太婆疾刺而來,青色光芒閃爍,竟然毫不畏懼七太婆。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那個老者剛剛發出哨笛,武陽城就是立時亂了起來,所有城門全部關閉,無數鐵血堂的人向這裡趙宏他們所在的位置疾飛飛來。

黑冰衛的人明白這個訊號代表的是什麼意思,知道是有重要人物遇險,也奮不顧身的殺了過來。

趙掌柜正在疾速的往城門外走去,自他得知自己被跟蹤后,就明白羅雄的身份已經泄露,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當務之急,是要儘快離開武陽城,至於其他人,他也管不了這麼多。

再說冷沐風、雲飛揚、癩子接到那個老者的報信后,正帶領幾名高手往這裡趕來,半途突然看見趙宏發出的訊號,知道出了意外,立即對癩子說道:「通知青龍關動手,馬上抓捕趙掌柜客棧中的夥計,還有他本人。」

「是陛下!」癩子說著,從懷中又摸出一個哨笛拋向空中,一聲凄厲的哨聲緊隨第一個哨聲又在武陽城上空響起,一柄血色的短劍浮現出來,劍尖直指青龍關方向。

冷沐風、雲飛揚兩人已經消失在原地,向趙宏所在的位置飛速撲來。

癩子一揮手喝道:「你們隨我去抓趙掌柜。」帶領幾名高手緊隨其後也沖了過去。

再說趙掌柜的客棧中,在空中驚現兩把短劍之後,也亂了起來,無辜之人都跑到外面看熱鬧。

客棧中的夥計卻是神色大變,趁亂向後院閃去,幾名大漢早隱隱將這裡圍了起來,此時突然發難,有兩人向夥計撲來,其餘人衝進了後院,見後院有幾人正準備翻牆逃離,立時大吼一聲撲了上去。

趙宏一刀凝聚全身法力劈了過去,他對眼前這個老者絲毫不敢大意,眼見與紅光相撞,卻突然一個趔趄,全力一刀像是劈在了空氣。

原來黃老鬼只是虛晃一招,引誘七太婆全力一擊,牽制住那老者和趙宏,自己卻飛身向城牆方向飛去。

七太婆全力一擊,本以為可與黃老鬼聯手殺掉趙宏,做夢也沒想到黃老鬼竟然逃走,不由怒聲喝道:「黃老鬼你這個懦夫!」

聲若奔雷,響徹整個武陽城,「黃老鬼!」冷沐風、雲飛揚已經撲來,聽到喊聲,兩人同時轉身,向遠遠逃去的黃老鬼追去。

數千名埋伏在武陽城各處的鐵血堂的高手和黑冰衛,聽到怒聲,都振奮起來。

「捉住黃老鬼,為陛下報仇!」

「快關閉城門,截住黃老鬼!」

「兄弟們全力擊殺黃老鬼,生死勿論!」

「……」

整個武陽城中,響起震天般的怒吼聲,遠遠逃走的黃老鬼心中頓時叫苦不迭。他知道雲飛揚、歐陽千尋就在城中,見到趙宏身後那老者放出訊號,哪裡還敢多停留,虛晃一招就向外逃去。

他沒料到七太婆竟然盛怒之下,喊破他的身份,頓時將所有壓力都轉向他這裡。

他身法雖快,如何能快得過雲飛揚,剛剛靠近城牆,雲飛揚已經攔了過來,城牆上也出現無數禁軍,攻城弩、牛角弓全部對準了他。

冷沐風遠遠在背後飛來,見到黃老鬼,臉色一寒說道:「果然是你,沒想到你還敢到武陽城!」

「哼!當日能給你下毒,現在也一樣能!」黃老鬼冷哼一聲,疾向冷沐風追來,同時手中灑出一把黃色粉末,飄向冷沐風。

「小心!」雲飛揚大喝一聲,一拋天雷印殺向黃老鬼,數十道水桶粗細的閃電瞬間從虛空劈下。

黃老鬼不管不顧,一心向冷沐風靠近,他知道只要自己靠近冷沐風,雲飛揚就不敢下殺手,自己才有一線生機。

冷沐風如何不明白他的想法,身形往後疾退,突然拋出板磚打了過來,大喝一聲:「著!」

板磚發出耀眼的光芒,宛若一顆太陽在黃老鬼眼前升起,刺目的光芒逼得他扭頭閃避。

無數金光中,一聲龍吟響起,一條五爪金龍從金光中咆哮飛出,向黃老鬼撲來。

黃老鬼不敢退,取出一把猩紅的長刀劈了過來,與金龍激戰在一起,同時又一揚手一道黑霧打向冷沐風。

冷沐風皺眉,黃老鬼身上奇毒層出不窮,一般的武皇也不敢輕易阻擋,急忙飛身往後疾退而去。

黃老鬼緊追不捨,長刀橫劈,刺鼻的氣味在空中泛濫開來,金色神龍聞到之後,神情有些萎靡,動作也慢了許多,很快被黃老鬼狠狠幾刀劈散。

身後雲飛揚此時已經追來,黃老鬼不要命的向冷沐風追去,突然一陣灼熱撲面而來,九道火焰在空中糾纏著,宛若一條九頭龍向他撲來。

「火種袋!」黃老鬼嚇了一條,急忙閃避,火種袋的烈火專克他的劇毒,自己打出的黃色粉末和黑色煙霧,已經消失不見。

「哪裡走!」雲飛揚大呼一聲,斜斜向他逃走的方向攔來。

黃老鬼無奈,只好轉身向另一處逃去,同時四處尋覓冷沐風的蹤跡,要將他擒住逃出武陽城。 只是他剛發現冷沐風,臉上便現出絕望的神色,原來有一道身影正從皇城方向向冷沐風飛來,而那道倩影,正是和他鬥了無數年的歐陽千尋。

黃老鬼欲哭無淚,前有歐陽千尋,後有雲飛揚,難道自己今日要命喪武陽城嗎。

黃老鬼不敢耽擱,看準一個方向逃去,雲飛揚身形一晃又攔了過去,同時歐陽千尋和冷沐風也從另外兩個方向急追而來。

「黃老鬼你今日插翅難逃,我要將你扒光了衣服示眾!」冷沐風遠遠喝道,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

逃跑中的黃老鬼聞聽,差點一個趔趄將自己從半空摔下來,冷沐風將他千刀萬剮、扒皮抽筋他都理解,卻沒想到他會威脅要將自己扒光衣服遊街示眾。

想到冷沐風近年來的所作所為,他還真會這樣做,黃老鬼一張老臉通紅,若真這樣,自己還是一把毒藥將自己毒死的好。

在被雲飛揚攔住之前,他還抱有一絲幻想,在空中左衝右突,冷沐風三人呈三角形將他圍在中間。上千名修鍊者騰空而起,加入追捕的行列,慢慢合圍黃老鬼。

再說七太婆,喝破黃老鬼的真實身份后,雖然壓力大減,但還是被趙宏和那名老者,以及隨後趕來的鐵血堂高手團團圍住。

七太婆左衝右突,見無法衝出重圍,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個布袋,迎風拋了開來。

「快散開!」趙宏見機的快,立時大喝一聲,同時飛身向後退去。

「嘭!」一聲,一片綠霧從布袋中射了出來,飛快的向四周的人籠罩而去。

眾人紛紛撤離,七太婆趁機向遠處遁去,不料她剛未遠,一道紫光從天空激射而下,向她打來。

七太婆抬頭一看,來人正是火靈兒,心中大喜,飛身迎了上來,要擒住火靈兒。

火靈兒手持紫霄寶劍毫不畏懼,長劍一揮,漫天紫色閃電鋪天蓋地打了下來,黝黑的業火浮在上面微弱的跳躍著。

「業火!」七太婆驚呼一聲,揚手打出一道綠色薄霧,轉身向遠處閃去。

綠色薄霧在漫天的紫色閃電中,頑強的向火靈兒籠罩而來,每往上飛高一分,便薄弱一分。待飄到火靈兒身前,已經幾乎快看不出來。

然而接下的事情讓七太婆變得驚訝無比,火靈兒進入收起漫天飛舞的閃電,縱身從那片綠霧中穿過,向她追來。

「怎麼可能!」七太婆驚呼道,她引以為傲的手段竟然對付不了火靈兒。

「我乾娘知道黃老鬼現身,就給我服下數十顆解毒的丹藥,你以為你玩毒的水平能高得過我乾娘嗎?」火靈兒看著目瞪口呆的七太婆,笑嘻嘻的說道。

「你乾娘?」七太婆先是一愣,隨即恍然,看了一眼高空中的歐陽千尋,暗暗叫苦,轉身就向遠處逃去。

只是這時四周人影閃騰,趙宏、司徒平、閻君山帶人圍了上來,閻君山怒聲說道:「看你往哪裡逃!」

七太婆雖然擔心火靈兒,卻不怕臧俊等人,飛身朝閻君山這裡衝來,揚手打出一道黑光。

「小心!」火靈兒大喝一聲,飛身攔來。

閻君山知道厲害,帶人急忙往後撤,同時揚手將手中的法寶全部打了出來,數十道光芒砸向七太婆。

七太婆見狀,不敢糾纏,又轉身向另一個方向逃去,早有司徒平帶人攔住去路:「此路也不通!」 穿書之春風滿地 說完,又是數十道光芒打來。

七太婆四處衝突不得,火靈兒已經趕來,毫不畏懼她渾身的劇毒,兩人戰在一起。

武陽城正在圍堵黃老鬼和七太婆,羅雄剛剛帶人進入青龍鎮,見到武陽城中先後兩個哨笛衝天而起,羅雄神色大變。

「你們押著物資前往青龍關,我去看下武陽城出了什麼事。」羅雄對一隊禁軍說道。

「是,大人。」禁軍不疑有他,趕著馬車要快速穿過青龍鎮。

「不用了!」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眾人回頭,百里奚帶領幾百人突然出現,截斷羅雄的退路。

原來百里奚早就帶人等在這裡,按計劃是要防止羅雄從青龍關逃出,從這裡逃走。沒想到異變突起,這裡反而成了攔截他的第一道防線。

「百里大人,您怎麼在這?」羅雄的心如墜冰窟,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這批物資太過重要,我在這裡等候多時了,羅校尉,我們一起上山吧。」百里奚沉聲說道。

眾人都看向羅雄,羅雄點頭說道:「好,百里大人請。」說罷,自己一拍馬匹往前走去。

眾人稍稍鬆了一口氣,只要進了青龍鎮羅雄插翅難逃,就在此時,羅雄突然揚手打出一道青光,直襲百里奚的面門。

百里奚一直暗中留意他,早有準備,一道紫光突然飛出,將青光擊散,他手中的法寶,是冷沐風剛送他的魂器,一招擊落羅雄的法寶,便飛身撲了上來。

羅雄在襲擊百里奚之後,立即趁亂向後方逃逸,沒想到百里奚速度這麼快,反手又打出一道烏光企圖攔截百里奚。

「你還能跑嗎?」百里奚怒喝一聲,手中紫色寶刀連斬,數道光芒直劈向羅雄後背。

這時百里奚帶來的數百人,也紛紛取出法寶圍了上來,原來為了抓住羅雄,百里奚從青龍關調來了數百修鍊者。

羅雄見狀,嚇得魂飛魄散,身形一頓,疾往上空飛去,同時將身上的法寶全部打往四周,阻攔眾人。

這時,高空中一道身影急速掠來,快若閃電,探手往羅雄脖子抓來。

「圖魯!」羅雄看清來人驚呼一聲,轉身就往一側逃去,慌不擇路之下,竟然來到青龍鎮上空。

「你若乖乖束手就擒,可饒你一命。」圖魯抽出天武神雷刀冷聲說道。

圖魯已經是武皇修為,此時手握神器,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頓時散布開來。

羅雄看了一眼百里奚,問圖魯道:「你能保證臧俊和百里奚不殺我?」

「只要你將知道的全部交代出來,他們自然不會為難你。」圖魯說道。 一旁的百里奚聽到這裡,恨恨的看了羅雄一眼沒有說話。臧俊還在青龍關,想親手擒住羅雄,希望這個羅雄不會這麼聽話,不然這口惡氣,他們還真沒辦法出。

「我投降!」羅雄非常乾脆的說道,看了一眼四周又對圖魯說道:「不過你要假裝在這裡將我擊斃。」

「好!」圖魯已了解黃飛的情況,自然知道羅雄的用意,說完,身形一飛,如一道殘煙一般飄向羅雄身後。

羅雄還未反應過來,一道閃電從他背後劈來,「啊!」的一聲慘叫,被打的渾身直冒白煙,頭髮根根立起跌落下來。

圖魯這一擊看似兇狠,實際上力度把握的卻非常巧妙,還給羅雄留了一口氣。

圖魯飛身下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羅雄的「屍體」說道:「帶到青龍關去,我去武陽城幫忙。」

「是大將軍!」百里奚明白圖魯將羅雄交給自己的意思,只好躬身說道。

不說百里奚將羅雄的「屍體」帶往青龍關,再說圖魯往武陽城疾飛而來。遠遠便看到冷沐風、雲飛揚、歐陽千尋在圍堵黃老鬼,四周上千名修鍊者在往來縱橫。

圖魯飛身趕到,看了黃老鬼一眼,冷聲喝道:「你也有今天!」

黃老鬼如喪家之犬一般,在空中四處亂飛,見圖魯趕來,心中不驚反喜。他知道圖魯和冷沐風的關係,抓不住冷沐風也行,只要抓住這個大個子,冷沐風一樣乖乖放自己離開。

黃老鬼身形一晃,向圖魯飛來,同時對著冷沐風、雲飛揚和歐陽千尋打出三道青霧,阻攔他們趕來。

冷沐風、雲飛揚急忙閃避,歐陽千尋卻是無所畏懼的沖了過來,青霧對她沒有一絲影響。

「圖魯小心!」冷沐風喊道。

圖魯假裝往後退去,黃老鬼冷笑一聲,疾追而來。他一直沒有將圖魯放在眼中,認為他是個憨貨,修為也不會高到哪裡去,憑藉的無非是對冷沐風忠心耿耿。

追到圖魯近前,黃老鬼陰陰一笑,右手拍出,一道紫色的薄霧向圖魯捲來。

「小心!」冷沐風、雲飛揚、歐陽千尋同時喝道。

圖魯卻突然停了下來,封閉全身氣孔,迎著紫色薄霧衝來,黃老鬼一喜,卻突然發現圖魯安然無恙的衝出毒霧,手中握著天武神雷刀向自己衝來。

黃老鬼的眼睛瞬間瞪大,怎麼可能?他雖然為了活捉圖魯,沒有下最厲害的劇毒,但這紫色毒霧,已經足以讓圖魯昏迷不醒。

「武皇!」黃老鬼不敢相信的驚呼一聲,轉身就逃,悔得腸子都青了,做夢也沒想到圖魯現在的修為竟已比冷沐風還高,自己還傻傻的送上門來。

圖魯如何會給他機會,《霸天狂刀》展開,層層刀影籠罩了半個天空,將黃老鬼一下子包裹進來。

黃老鬼大急,隨手打出青色、紅色和黑色三道薄霧,全部襲向圖魯。

但為時已晚,歐陽千尋此時已經趕到,取出一顆丹藥含在嘴中,向黃老鬼撲來。

黃老鬼剛要閃避,突然被身旁層層的刀影斬傷,身形頓時一頓。歐陽千尋趁機揮舞長劍,引下漫天閃電,向他劈來。

這時冷沐風、雲飛揚也同時出手,冷沐風取出龍鱗劍,也招下漫天飛舞的閃電,密密麻麻打向黃老鬼,同時祭出板磚,如流星一般向他砸來。

雲飛揚卻悄無聲息的打出天雷印,在漫天飛舞的閃電中,疾速穿行,砸向黃老鬼的後背。

「啪!」的一聲,黃老鬼閃避不及,被砸得口噴鮮血,一頭栽倒下來。

人還未落地,冷沐風催動板磚砸來,正砸在黃老鬼腦袋上,「啊!」的一聲慘叫,黃老鬼被砸得眼冒金星,昏厥過去。

「將他綁了,先關起來。」歐陽千尋吩咐一聲,轉身向七太婆和火靈兒這飛來。

「圖魯將他綁了。」冷沐風大喊一聲,和雲飛揚一起向火靈兒飛去。

「你們小心!」圖魯大喝一聲,只得停下,帶人先將黃老鬼抓了起來。

這時癩子也押著一個人過來,正是逃走的趙掌柜,趙掌柜一見被他視為神人的黃老鬼披頭散髮,渾身被閃電劈得黝黑無比,腦袋上還被砸了一個包,血流滿面,頓時嚇得癱倒在地。

「這小子反應倒是挺快,剛才差點讓他溜了出去。」癩子看了一眼趙掌柜說道。

「哼,他們一個也逃不走,將他們分開審問,誰若不說實話,都拿去餵了陛下的穿山甲。」圖魯斜了一眼癱倒在地的趙掌柜說道。

趙掌柜一聽,渾身嚇得瑟瑟發抖,面無人色,看了一眼四周都是黑冰衛和鐵血堂的人,便連聲說道:「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