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黑市在這裡代表的並不僅僅只是一種地下交易行為,它代表的是一種絕對的實力象徵,因為在這裡,殺人越貨是再平凡不過的事情。


就算是上官家族也不會去在黑市因為生死爭鬥而插手,所以很多家族乃至一些實力很強勁的勢力都會在這裡進行生死決鬥以解開那些無法和解的仇恨。

而穆凌現在站在的地盤就正處在黑市的管轄區,在這裡,他就算死了,萬林域第一天才的身份也保不住他,碧月學院絕不會因為他而和黑市鬧翻臉。

想到這裡,慕容曉霜臉上的擔憂之色越來越濃,對方明顯就是沖著穆凌來的,她能夠清晰的感應到數道不下於神象境後期的強者正在死死的鎖定著穆凌。

只要他稍有異動,想必迎來的是一陣狂轟濫炸的攻擊。

當然,慕容曉霜擔心可並不代表穆凌也會擔憂,他面色依舊是平靜的看著離他越來越近的高柏飛。

「想讓我死的人很多,可惜我還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高柏飛,奉勸你一句,不要把火玩的太大了,不然的話,你高家是燒不起這把火的。」

「哈哈哈,我他.媽不得不承認,你是我見過的最狂妄的傢伙之一了,你以為一個萬林域的天才頭銜就是讓你活著離開這裡的本錢嗎?我要是你的話,就該乖乖的將那些寶貝交出來,然後跪著朝諸鳳玉公子道歉去,或許你還有機會去參加一下奪魁爭霸賽。」

高柏飛的脾氣是典型的暴躁如火,不過穆凌的話倒沒有讓高柏飛直接出手,他暫時的忍耐了下來,因為諸鳳玉告訴了他,穆凌的實力很不弱。

不過高柏飛可並不會擔心這個,這裡神象境的強者有足足的十人,這樣的實力足以橫掃城中許多的二流勢力了。

他所在意的是穆凌身上的東西,他害怕事情徹底鬧僵,穆凌一不做二不休將儲物戒指全部毀掉,那就等於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最後他將撈不到任何的好處。

「廢話少說吧,既然這裡是三不管地帶,那麼你們有什麼手段最好都給我使出來,今天如果你留不下我,我要你高家上下,雞犬不留!」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藍海沉默的看着小吉安,久久不語,吉安以爲藍海因爲自己實力太差不想要自己連忙說道:“我,我很能幹的,我可以給你們洗衣服,可以擦地板,還可以幫你們捶背,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不要扔掉我……”

說道這裏吉安的眼淚忍不住掉了出來:“對不起,我沒有哭,我不會哭的,我還有利用價值,請不要拋棄我,我還有……利用價值……”

藍海一把拉過吉安:“你抖什麼,我沒說不要你,怎麼回事?”

藍海非常好奇,小吉安即便自卑也不應該出現這種程度的恐懼,在小吉安掙扎中,藍海扯下小吉安右臂的衣料,只見上面赫然印着一個奴隸的標誌。

這是龍島奴隸的獨特標誌,龍島乃至靈魂大陸一直存在販賣奴隸的活動,不過藍海以前從未接觸過這個行業,並不知道,但是根據大陸史,被印上奴隸的標誌後終生將無法逃脫奴隸的身份,而奴隸砸大陸身份及其低微,有時候甚至比不上一件東西值錢,而且努力地主人可以肆意決定奴隸的生死,有很多人生來就是奴隸,一輩子豆子啊黑暗痛苦中掙扎。

沒想到眼前的小吉安竟然是奴隸,藍海三人瞬間就驚在原地,而小吉安一見藍海三人發現了自己奴隸的身份立刻跪了下去。

“請不要殺我,我還有利用價值,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什麼都會幹,我會捶背,我會擦地,我可以不休息,我可以一直幹,求求你,不要殺我。”

“夠了,我們沒說要殺你,也沒有介意你的奴隸身份,你不要在這個樣子。”藍海憤怒的大喊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惹您生氣了,對不起,我還有利用價值,請不要殺我,對不起。”小吉安的聲音充滿顫抖,卻仍然面無表情的說完了這些話,或許在他看來這只不過是奢望,因爲沒有一個人會對一個逃離的奴隸施以幫助,小吉安只希望藍海三人不要將他送還給原主人,如果那樣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了。

藍海任然憤怒的看着眼前的小吉安,他不明白爲何小吉安擁有五品的力量卻仍然像個沒有能力的奴隸一樣跪在地上。

小吉安還在奢求,仍然跪在地上,他的頭已經磕出血,鮮血甚至濺到了藍海的鞋子上,小吉安頓時嚇得魂不附體,將藍海扯下的那截袖子撿起來,連忙將藍海腳上的血跡擦乾淨,嘴上還不停的說着:”對不起,對不起,我,我真的不能回去,請你們收留我吧,我真的有利用價值,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我可以和魔獸爭鬥,讓你們快樂,你們可以打我,求求你們不要將我還給主人,求求你們……”

小吉安慘烈的呼救聲在空曠的空學園迴盪,藍海心中騰起無名火焰,又同時對小吉安的表現充滿同情和無奈。

“小吉安已經被奴化了,奴隸的意識已經深深進入了他的生活,如果他回去只會被主人活活打死,即便他有能力抵抗,恐怕也不會。”南傑在一旁悲涼的說道。

林詩薇堅強的性格卻在此刻瓦解,已經在原地痛哭流涕。

而可憐的小吉安竟然以爲林詩薇的哭是自己導致的,頭,磕的更重,聲音,變得更輕,他已經不再奢望。

不再奢望被收留,不再奢望能活下去,留給他的只有死亡了,小吉安暈倒了。

藍海的聲音充滿的疲憊,充滿了悲傷:“走吧。”說着將小吉安抱了起來,離開了。

許久,小吉安醒了過來,一看見藍海,小吉安立刻從牀上嚇的掉了下來,顧不上早已磕破的腦袋,再次跪在地上,不停地說:“對不起,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害的你們沒有參加比賽,對不起,我,我想活下去,對不起,這是個錯誤的想法,我不該這麼想,對不起,對不起……”

啪!

藍海一巴掌打在小吉安的臉上,頓時小吉安愣在原地,雖然這一巴掌很重,可小吉安的眼裏竟然充滿的感激,或許在他看來有人打自己 ,說明自己還有利用價值,或許可以不用死。

“謝謝,我還有利用價值,你們可以打我,這樣你們就不無聊了,對不起,我不該說話。”說完小吉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神卻殷切的看向藍海。

藍海用哽咽的聲音說道:“混賬,爲什麼不反抗,爲什麼,你已經不是奴隸了,反抗啊,打我啊。”

小吉安卻使勁搖着自己的小腦袋,眼神中充滿恐懼,好像藍海的話讓自己觸犯了神靈一般。

藍海一把將小吉安的手打掉,雙手穩穩的扶着小吉安的肩膀:”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不會再回到你主人身邊,你現在不是奴隸,你不用討好任何人,請你丟掉你的奴性。”

小吉安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藍海,對他來說,藍海的舉動或許已經代表着死亡吧。

藍海絕望的看着小吉安,心裏感到非常痛,小吉安的奴性已經根深蒂固了,短時間是沒辦法消除。

藍海轉過身看向二人:“我要帶着他進龍島。”

南傑只是無言的點點頭,而林詩薇則捂着嘴巴不在哭泣,她害怕再次傷害到小吉安,小吉安的表現已經深深觸動了三個人的心,讓他們想要拯救他。

於是,藍海三人帶着小吉安衝向了龍島森林,要拯救就要第一時間贏得進入精英學院的資格。

在三人變態趕路的情況下,僅僅一炷香時間便來到傳送點,其中還包括斬殺四隻七品魔獸,到達傳送點後,藍海將魔核扔進傳送陣,一陣白光閃現,幾人回到空學園。

站在他們面前的是其他二十四個小組,他們是最後一個小組,至此精英學院的選拔落下帷幕,而三人懷着沉痛的心情回到宿舍,進入精英學院後幾人便要搬到南校區居住,經過短暫的商討後,幾人決定和小吉安住在一起。

此時的小吉安已經將三人當做自己的主人,雖然他明白自己沒資格與主人住在一起,但要伺候主人的想法卻已經根深蒂固,到時候找個角落休息就好了,小吉安這麼想。 一進入宿舍,小吉安便快速在房子裏面不停的打掃,那小小的身軀在巨大的宿舍面前顯得如此無力,藍海一把奪過小吉安手中的抹布:“從今天起你不準打掃房屋,不準對別人唯唯諾諾知道麼。”

“知道了,小吉安只聽主人們的話。”

“不要叫我哦主人,叫我名字,藍海。”

“不,不行,對不起,主人,小吉安哪裏做錯了,求求主人不要殺我……”

“你沒有哪裏做錯,我只是不習慣別人叫我主人,實在不行你就叫我海哥哥吧。”

“恩,叫我傑哥,這是你姐姐。”

“海……哥哥,傑哥,姐姐。”小吉安彆扭的叫道。

藍海最終還是做了妥協,既然沒辦法一次性幫助小吉安擺脫奴性,自己也只能慢慢改變了。

“對了,明天跟我們去上課。”

“可是吉安……”

“沒有可是,既然你聽我的話,那就跟我去上課。”

“好的,主人……哦不,海哥哥。”

第二天,四人照常上課,來到教室後卻發生了一件事。

吉安在外圍學院時便被人欺負,別人或許不知道他奴隸的身份,但是吉安的奴性卻成爲了他們欺負的理由,這下,不少人晉級成爲精英學院的學生,看見吉安自然要欺負。

“喲,這不是窩囊廢麼,小吉安,怎麼,找到靠山了,你這種人還能找到同伴?哈哈哈。”幾個混混模樣的學生對着吉安吼道。

“混蛋,你說什麼?”南傑一臉憤怒的對着那幾個混混吼道,卻被藍海一把攔下。

吉安本來有一絲希冀的眼神再次暗淡下去,是啊,一個奴隸罷了,誰會救自己。

“吉安,說話,說‘幫我教訓這幫混蛋’。”藍海對着吉安說道。

吉安震驚的看着藍海,想說卻怎麼也張不開嘴,在他的腦海中從未出現過這些話,在他的人生中只有順從,沒有反抗,所以他說不出來,即便說了這話,藍海真的會將那幾個混混揍飛。

“啊,你說什麼,我勸你們不要惹麻煩,爲了這個窩囊廢不值得。”

“吉安!!快說。”藍海大喊道,雖然幾個小混混已經向吉安走來,但藍海並未出手阻止,因爲他要幫助見拜託奴性。

幾個小混混已經出現在吉安面前,其中一個已經擡起的手就要落在吉安的臉上,藍海沒有動,南傑沒有動,林詩薇卻想動了。

藍海一把拉住林詩薇,對着吉安說道:“吉安,說:‘我需要幫助’,我們,會毫不猶豫的幫忙,說,不然我們沒有理由幫你。”

吉安卻只是充滿恐懼的看着那巨大的拳頭降臨在自己的臉上。

砰!

鮮血,吉安的臉上被打出了鮮血,藍海卻視若無睹:“吉安,快說‘我需要幫助’”

吉安沒有說,小混混的拳頭瘋狂的落在吉安身上,吉安沒有嚎叫,身爲奴隸的生活讓他知道了嚎叫意味着死亡,即便在痛苦,他也不會叫。

吉安慌亂中看了一眼藍海三人,卻看見藍海早已扭曲的臉上佈滿淚水,這難道是爲自己流的淚水麼,主人竟然會爲了奴隸流淚?

“說‘我需要幫助’!!”

藍海顫抖的聲音觸動了在場的每一個人,吉安的麻木也讓人們充滿的同情與無奈。

“吉安,快說啊。”

“吉安,你怎麼不說話,你說了,他就會幫你。”

“該死的,快說啊,難道你們不是朋友麼?朋友就該像對方求助啊。”

不止藍海,所有人都被吉安的行爲觸動,人們吶喊着,希望吉安說出那句話,可吉安卻沒有開口。

藍海那英俊的面容已經扭曲的恐怖,他的雙手顫慄,他的刀劍鳴叫,他的靈魂哭泣,他卻不能出手。

終於,藍海崩潰了,他再一次哭了出來,大聲哭了出來,仰天長嘯:“吉安,說啊!!”

這一聲悲天憫人的哭泣穿透了靈魂,穿透了吉安,見震驚的看着藍海,不知爲何,不敢哭泣的他留下了一滴淚水,終於……

“我需要幫助,幫幫我,海哥哥!!!。”

這來自內心的吶喊,這來自靈魂的求助響徹整個校園,無數人爲之哭泣,無數人爲之震驚,小吉安第一次衝破心中的枷鎖,衝破禁錮了自己整個童年的奴性,吶喊了出來,喊出了那句本不該說出的話。

狼性老公,別過來! 吉安的吶喊,喊哭了很多人,喊動了藍海的身影,只見藍海使出平身最快的速度,一拳將吉安周圍的混混擊飛,只一拳,充滿憤怒的一拳,充滿友誼的一拳,這一拳不僅擊碎了混混,同時也擊碎了小吉安最深處的奴性,或許小吉安還不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但那深深的奴性卻不在不可戰勝。

藍海扶起小吉安,看着吉安的眼神:“你說了,我才能幫你,這是朋友,也是你值得擁有的。”

小吉安遍體鱗傷,鮮血不斷從他身體上流出,讓人甚至忘記了這個擁有奴隸身份的小吉安實力已經是五品。

這一天,對於小吉安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天,這一天,小吉安終於在堅固的奴性枷鎖上打開一道裂縫。

在幾個混混恐懼的眼神中,四人上完了一天的課,輪到他們去龍穴修煉了,根據成績,幾人只能在最上層的地方修煉,但這次他們並非修煉,而是幫助小吉安。

因爲小吉安的實力已經困在五品很久了,藍海查看過小吉安的能力,只差一絲機遇便能突破。

四人在導師的帶領下來到龍穴,導師給了四人四把鑰匙便轉身離開了,藍海帶着小吉安走進其中一間練功房盤腿坐下。

“小吉安,坐下,我看看你的身體。”

隨着小吉安衣服的褪去,藍海看見了那瘦骨嶙峋的身體上充滿了傷痕,這不是一個十歲的孩子應該有的傷痕,藍海心裏感到悲傷,這個小孩子究竟受了什麼樣的苦。

伸出雙手,抵在小吉安背後,小吉安不然不安道:“不,不,主人,不要爲我療傷。”

“小吉安,不要叫我主人,不要害怕,你已經不再是奴隸了。”

小吉安慢慢鎮定下來,接受了藍海的治療,經過數小時的治療後,小吉安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而此時小吉安也在藍海的指導下開始突破五品。

一個時辰後,小吉安順利突破五品,成爲六品念師,藍海不得不感嘆小吉安天賦過人,即便成爲了奴隸還能修煉到五品的層次。

突破到六品的小吉安看起來更加精神,之前維諾的形象一掃而光,只是清醒過來的小吉安卻第一時間找回了這種感覺。 霸道的氣勢猶如狂濤浪卷一樣朝四周席捲而去,凌厲的眼神恍若一盞九幽之火。

而在他肩上,小天同樣是被穆凌身上那股滔天的戰意給驚醒,她現在可沒少從穆凌那裡弄到各種天材地寶來當食物。

所以現在她身上的氣勢比起以往,更加的強盛了幾分,她身上那隱約帶著的血脈之力讓穆凌都感到了一陣心悸。

高柏飛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愕然,緊接著,他的臉上完全轉化成了憤怒:「敬酒不吃吃罰酒,不聽話的東西,我就看看你這個萬林域的天才究竟是有幾分能耐,諸鳳玉說你挺厲害,我怎麼就不信呢。」

高柏飛腳步一蹬,身形宛如一隻獵豹一樣從原地踏出,他本身也是不服輸的,在碧月城年輕一輩,雖然他排不上前幾名,但中等的實力還是有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