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黑袍人發出一聲低吼,身體帶起一道殘影,瞬間來到丁牧面前,拳頭狠狠落下,丁牧見獵心喜,稍稍側身避開這一拳,順勢抓住黑袍人的胳膊,用力一甩,黑袍人就被扔了出去。


但是此時的黑袍人明顯和剛纔不一樣了,在空中就穩住了身形,外殖裝甲上突然冒出一片紅芒,強大的靈氣波動爆發,方圓一公里範圍內的靈氣被凝聚到一起,然後剛剛填補進來的靈氣再次被凝聚,如是七次之後,黑袍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已經非常恐怖了,根據丁牧估計,已經有了窺天境第八層的樣子。

如果僅僅是窺天境第八層,也沒什麼,但不要忘了黑袍人身上還有外殖裝甲。

靠靈氣驅動的外殖裝甲完全進入了超負荷狀態,經過這次戰鬥之後,這副裝甲必然會報廢!

兩者相加之下,黑袍人爆發出來的戰力已經能夠無限接近入禪境煉氣士!

丁牧就站在旁邊看着黑袍人不斷聚力,絲毫沒有打斷他的意思。

等了足足一分鐘之後,黑袍人周圍的靈氣幾乎已經能被肉眼察覺的時候,他突然動了。

這一次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威勢已經無限增強,而且已經完全鎖定了丁牧,不管丁牧如何躲閃,黑袍人的攻擊都會準確地落到丁牧身上!

不是說黑袍人的境界已經多麼厲害,而是他不斷凝聚靈氣,已經從量變產生了質變,講究的就是一力降十會。

當然,丁牧也沒有躲閃的意思,看着黑袍人衝過來,稍稍弓身,擡起雙手迎上了黑袍人的拳頭!

砰!

雙方碰撞到一起,強大而恐怖的靈氣轟然爆發,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擴散,地面上十二個人的屍體都被掀飛,不遠處的木屋也瞬間倒塌,方圓二百米範圍內的樹木盡數折斷!

黑袍人的臉上帶着幾分猙獰,強行凝聚如此龐大的靈氣,對他的身體也是一個負擔,更何況他之前已經吞服了泣血丹,毫不誇張地說,這一擊已經是他最強一擊了,也是最後一擊!

如果這一次碰撞之後,他不能重創丁牧,他絕對不會再有餘力戰鬥。

相比較來說,丁牧就輕鬆了許多,在黑袍人的拳頭砸過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運轉混沌訣,擋住黑袍人攻擊的瞬間,混沌訣運轉到極限,開始吞噬黑袍人體內的靈氣!

這可是人家服用了泣血丹,又強行施展神通凝聚而來的靈氣,可不能浪費了人家的一番好意。

結果就是黑袍人預想中轟轟烈烈的對抗沒有發生,靈氣碰撞產生的餘波也僅僅是出現了一波就停止了,因爲不管是他體內的靈氣也好,他凝聚來的靈氣也好,都被丁牧的混沌訣給吸收了!

時間每過去一秒,黑袍人就感覺自己的力氣就小一分,三十秒後,他的身體開始顫抖,他已經快要無法站立了。

體內靈氣枯竭、泣血丹的反噬已經開始,外殖裝甲失去靈氣支撐之後,也變成了負擔,成爲了壓到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隨着黑袍人無力倒地,丁牧收回雙手,很是認真地說了一句,“謝謝啊。” 丁牧目前的修爲是神合境,雖然他的身體強度和體內靈氣總量都堪比仙尊大能,元神強度距離仙尊大能的強度也只差了一線,但境界卻是實打實的神合境,他想要施展法術將周圍這麼多靈氣凝聚過來,還是有些麻煩的。

但是黑袍人就不一樣了,他是窺天境的修爲,對周圍靈氣的掌控極爲厲害,要不是他強行凝聚了這麼多靈氣,丁牧如何能用混沌訣吸收這麼多靈氣?

就這麼短短三十秒的時間,丁牧的修爲竟然提升了二十七層!

所以丁牧才非常認真地和黑袍人說了一聲謝謝。

但這一聲謝謝,落到黑袍人耳朵裏,卻讓他氣血攻心,一口鮮血噴出老遠。

丁牧搖頭,發出一道靈氣把黑袍人托起來,畢竟蹲下來跟他說話比較累。

“打也打完了,說說吧,你叫什麼名字,你師父是誰?”

黑袍人年紀輕輕就有了窺天境的修爲,就算靈氣潮汐已經來臨,這份天賦也是極爲難得了。

看看葉清凌、沈羽芝等人的修爲進境,就知道正統煉氣士突破到窺天境有多難了。

這裏面有北美區作爲菲努斯組織後盾的功勞,有黑袍人自己天賦出衆的原因,但丁牧很清楚,黑袍人背後必然還有一個師父。

如果沒有人傾心指點,單憑黑袍人自己修煉,根本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修煉到窺天境。

果然,黑袍人在聽到師父兩個字的時候神色有了一些變化,不過很快就掩飾起來,扭過頭去不和丁牧說話。

丁牧笑了,取出真言蠱,“知道這是什麼嗎?真言蠱,只要你吃下去,不管我問什麼,你都會如實回答,你要試試嗎?”

黑袍人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慌亂,卻依舊閉口不言,還咬緊了牙關。

丁牧很是無奈,擡手發出一道靈氣,黑袍人的容貌竟然發生了變化,從棱角分明、神色堅毅變得皮膚白皙,線條柔和,黑袍人下意識地發出一聲驚呼,竟然是女人的聲音!

其實丁牧一開始並沒有發現黑袍人是一個女人,但是在黑袍人靈氣枯竭,受到泣血丹反噬之後,維持易容和變聲的法術就出現了一絲絲的紕漏,別丁牧察覺了。

“怎麼?還不肯說嗎?那我只能給你下真言蠱了。”

丁牧作勢要激發真言蠱,黑袍人發出一聲冷哼,但眉目之間還是帶着幾分慌亂,“你敢!!”

丁牧根本不理會黑袍人,伸手抓住她的下巴,稍稍用力就要把真言蠱塞進去,嚇得黑袍人連連掙扎,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呃,唔,說!!”

“在這麼配合不就完了嘛!”

丁牧收回真言蠱,“說吧,名字。”

“司穎。”

“你師父叫什麼名字?”

“曲風。”

“在什麼地方?”

“我師父在閉關,不過不在這裏。他已經修煉了上百年,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入禪境,你這麼對我,我師父一定會給我報仇的!”

提到自家師父,司穎一下就有了底氣,她能在不到三十歲的年紀突破到窺天境,她師父功不可沒,在她眼裏,師父就是無所不能的。

現在丁牧如何欺負她,將來都要加倍欺負回來!

丁牧笑道:“好啊,你帶我去找你師父,我倒要看看你師父是何方神聖,竟然能培養出你這樣的徒弟。”

“哼!就怕你不敢!”司穎順勢激了一句。

丁牧想了想,說道:“也對啊,你現在落在我手裏,我爲什麼要把你送到你師父那裏,總要有點代價才行,對不對?”

“你,你想幹什麼?”司穎慌了,要不是她現在渾身無力,肯定轉身跑路了。

“別緊張,你想多了!我對你沒興趣。”丁牧看到司穎這副樣子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又嘀咕一句,“現在的小姑娘思想怎麼都這麼不純潔呢?”

“你!!”司穎氣得差點喘不上氣來,狠狠地瞪了丁牧一眼,扭過頭去。

丁牧又道:“這樣吧,你給我兩株腥獸草,我帶你去找你師父,怎麼樣?”

“沒有了!最後一株腥獸草都被你給拿走了。”司穎冷聲道,提到腥獸草她就來氣,要不是因爲腥獸草,她怎麼會遇到丁牧?

“行了,別撒謊了,拜倫都跟我說了,他手底下有八個人,每個人都負責培植一株腥獸草,我只是拿走了蓋文培植的那一株,你手裏至少還有七株,我的要求也不高,給我兩株就行了。”

“不可能!你別想了!腥獸草是我花費這麼多年才培植出來的,絕對不能給你!”司穎語氣堅定。

“那好吧,那我只能用真言蠱了,到時候我只要問你把腥獸草放到了什麼地方,你就要把所有的腥獸草都交待出來,你覺得怎麼樣?”

丁牧又取出了真言蠱。

這次他之所以花費這麼多口舌,而不是直接給司穎下真言蠱,主要還是因爲他覺得司穎有挽救一下的必要。

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窺天境煉氣士,而且還掌握了培植腥獸草的方法,如果能帶回華國,必然是一大助力。

如果能把司穎的師父曲風也帶回去,Q絕對更高興。

靈氣潮汐的出現,決定了拳頭大的人才能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曲風和司穎兩人絕對能增加華國在世界上的話語權。

其實這也是丁牧在爲華國之後的發展着想,因爲按照他的計劃,等林詩慧能夠復原復活小島上的傳送陣法之後,他就要離開地球,探索外星文明瞭,到時候總要給S組織留下一個擁有足夠能力鎮壓全球的人。

原本丁牧是打算從身邊的人挑一個出來培養,就比如沈羽芝、葉清凌或者孔升,但是看到司穎之後,他覺得司穎是更好的人選,只要她肯和S組織展開合作。

首先司穎的修爲足夠高,戰力足夠強,其次她能夠統領菲努斯組織,說明她的能力也是非常強的,最後就是她所具備的潛力,這些可都是非常難得的。

爲了不讓司穎對S組織有太多的意見,丁牧在詢問的時候就要講究一些策略,逼問可以,但不能翻臉,尤其不能使用真言蠱,誰知道丁牧一個問題下去,會不會牽出某些不適合的內容?

司穎看着丁牧手裏那隻真言蠱,心裏生出無力之感。

“好吧,我給你兩株腥獸草。” 司穎剛纔服用了泣血丹,又強行使用了法術凝聚大量靈氣,如今身體負擔極重,休息了整整兩個小時才恢復了一部分靈氣。

外殖裝甲是不能用了,在她強大的靈氣衝擊下,已經徹底報廢了,所以她只能換了一套別人的外殖裝甲,倒也能夠快速趕路了。

至於剩下的十一套外殖裝甲,都被丁牧收起來了。

除了這些,拜倫等九人的外殖裝甲也被丁牧收走了,拜倫等人根本不敢有一點意見。

司穎恢復過來之後也痛快,因爲她知道自己不是丁牧的對手,也沒有逃跑的可能,便乖乖地帶着丁牧去取腥獸草。

其實丁牧完全可以從拜倫那裏得到剩餘七株腥獸草的下落,但是他沒有這麼做,說到底還是不想把事情做絕,如果見到曲風之後,曲風不配合,司穎也不願意和S組織展開合作,那丁牧就有理由不他們留後路了。

對於可能變成朋友的敵人,丁牧有耐心,但如果確定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敵人,丁牧是絕對不會留情的。

出乎意料的是,司穎帶着丁牧來到一棟別墅內,從裏面拿出來兩株腥獸草交給丁牧,“給你,現在你可以帶我去找我師父了吧?”

丁牧收起腥獸草,看了一眼面前的別墅,“你就不怕我把你別墅裏的東西都給搬空?”

“你有真言蠱,如果你想,我什麼都留不下,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藏着掖着的?”司穎反問一句。

丁牧失笑,還真是這個道理。

之後司穎打開別墅的車庫,裏面有一輛奔馳,丁牧開着奔馳帶着司穎往北方而去。

雖然丁牧不怕被北美區的人給盯上,但能少點麻煩還是少一點比較好。

之所以往北走,是因爲曲風在北美區最北邊,氣候嚴寒,常年冰凍,普通的汽車根本過不去,只能是走到一半的路程,兩人再憑藉高深的修爲趕路過去。

一天之後,奔馳車停下,因爲前面已經是一片冰雪了。

司穎經過一天的調息,已經有了出竅境第九層的修爲,雖然距離巔峯時期還有很長的距離,但藉助外殖裝甲已經能夠快速趕路了,只不過速度慢一些罷了。

丁牧兩人一路向北,又經過一天的趕路,終於來到一塊漂浮到海洋中的冰山之上,在這裏有一間用冰塊搭建出來的房子,司穎的師父曲風,就住在這裏。

“師父,我來看你了。”

司穎跟着老遠就大聲喊起來,很快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從冰屋裏走出來,臉上帶着和煦的笑容,但是在感應到司穎的靈氣波動之後,面色就變得陰沉起來,至於司穎旁邊的丁牧,被他忽略了,因爲丁牧只有神合境的修爲。

“穎兒,你怎麼了?誰把你打傷的?”

司穎急忙跑到曲風身邊,挽住曲風的胳膊,“師父,就是他!”

說話的時候,司穎還一臉的得意,微微揚起下巴,一副你給我等着的樣子。

曲風這纔看向丁牧,眉頭皺了起來,怎麼看丁牧都只有神合境的修爲,怎麼可能是司穎的對手?

щщщ¸ тт kán¸ ¢○

要知道司穎已經突破到了窺天境,而且還有特殊的外殖裝甲,只要不遇到入禪境大能,都能全身而退。

丁牧咳嗽一聲,“嚴格來說,我是來找你的,曲風。”

曲風閱歷豐富,看到丁牧如此反應,也知道丁牧必然不是常人,便問道:“你爲什麼要找我?”

“誰讓你是菲努斯的首領呢。我這次來,就是來搗毀菲努斯的,只是沒想到你們師徒兩個都是華國的正統煉氣士,就想着給你們一個機會,總好過跟在北美區後面喝湯,你覺得呢?”丁牧說道。

“笑話!老夫如何行事,還用你來教嗎?”曲風面色轉冷,“穎兒,到底怎麼回事?”

司穎得到曲風撐腰,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重點不是菲努斯組織受到了致命打擊,而是丁牧超乎常人的戰力以及劍意。

劍意的強大,可不是說着玩的,稍不注意,曲風也要吃虧。

果然,曲風聽到丁牧竟然領悟了劍意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任何小覷之心,擡手一招,一柄帶着冰晶的長劍從冰屋裏飛出來,落到手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