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黑袍男子仰天大笑,道:「高澤,你當我是傻子么?若是傳承的話,又怎麼會引起神級玄決的天地異象?若是你肯老實的寫下來,我不會為難你。」


旋即黑袍男子又別頭望向姬欣,道:「姬欣,此事本就與你無關,你何必要牽扯進來?難道你知道我現在缺兩個侍寢的? 軍色誘人 可惜這丫頭年紀太小,等發育完全的話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黑袍男子最後一句話乃是對檀仙兒所說。

檀仙兒面色湧現鐵青,惡狠狠道:「你這傢伙若是落在我手裡,我必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傅然也大致明白情況,高澤在傳承柱之中得到了神級玄決,但是卻不知為何被黑袍男子知曉,欲對其下手,而姬欣四人出手相助。

「這姬欣腦子被門夾了么,怎麼要牽扯進這麼麻煩的事情中。」

傅然一陣頭大,姬欣如何他倒是絲毫不關心,但是檀仙兒可是文府之人,當初檀明可是要他在遺迹之中照顧一二,他若是冷眼旁觀的話,傳到檀明耳中,也是頗為麻煩。

就算他不回方圓城,檀明也可以拿幕家出氣,身受慕家恩惠,他自然不願看到此事發生。

「畢秘兄,這事怎麼辦?」無奈之下傅然也只好將目光投向畢秘,卻見此時後者陷入沉凝之中。

黑袍男子眼角的餘光望向畢秘,他與高澤等人僵持了不少時間,有姬欣四人在一旁,他沒有十足的把握,雖然在人數上完全壓制對方,但是對於廣袖流仙裙的能力,他可是深知,一旦被白光定住身形,便唯有身死下場。

他本想依靠僵持拖延,等人數多了再出手,畢竟神級玄決的誘惑力可不小,沒有人能夠對其不動心,而這一點高澤等人也是明白,他們也是在等,希望能夠有相熟之人。

此時見畢秘紅裳出現,高澤也是有著欣喜,畢秘身後的畢庄畢竟與紫竹峰交好,而且就算畢秘不願相助,至少也不會站在黑袍人一方,若是相助對方,畢庄必定會遭受到紫竹峰的興師問罪,說不定還會引起畢庄與紫竹峰的大戰。

而紅裳身後的紅閣雖然在其他人眼中十分隱秘,但是紫竹峰還是有些了解,也不會貿然得罪紫竹峰。

至於黑袍人這等散修卻是麻煩,一旦離開了遺迹,再想要尋出來可是十分麻煩,而且眼前這黑袍人很有可能是黑海的人,就算是紫竹峰,也不敢涉足黑海,黑海在各大勢力的禁地。

見畢秘遲遲不決定,高澤也是有所著急,朗聲道:「若是畢秘兄願意出手相助,他日定然帶上重禮登門道謝。」

黑袍人冷笑一聲,道:「畢秘,你可要考慮清楚了,這可是神級玄決啊,就算是畢庄也應該沒有這等玄決吧,只要我們將這高澤等人在此抹殺,沒有人知道是你做的,自然不用擔心事後會被紫竹峰怪罪。」

聲音落下,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畢秘身上,對於傅然三人完全無視,他們可是明白,畢秘的決定能夠完全影響傅然三人。

突然,畢秘輕笑一聲,手中的摺扇再次扇動,道:「我倒是忘了,若是在此將高澤擊殺,可沒有人知道……..」

聞言,高澤面色大變,若是畢秘也站在黑袍人一方,那麼就算他與姬欣有再強的手段也是無用,人數相差太大,沒有巨大的實力差距難以彌補。

「可是,我卻不敢賭啊,若是傳到了紫竹峰耳中,那我畢庄可是麻煩了,就算家父與叔父平時交友甚廣,也不敢與紫竹峰開戰啊,而且我很好奇黑海的人到底有幾分本事。」畢秘笑道。

黑袍人面色漸冷,雙眼開合間有著宛如實質一般的殺機,冷笑道:「你是如何看出我是黑海之人的?」

畢秘攤了攤手,道:「每一次烈越遺迹開啟的時候,黑海之人都會出現,我可是早就開始調查了。」

畢秘看似說得輕鬆,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其中難度,想要調查勢力之人很容易,但是想要調查混亂的黑海之人,可是有著不小難度。

此刻,不但高澤等人鬆了一口氣,傅然也暗自點頭,若是與畢秘為敵,可讓他極為頭痛,若是殺了畢秘,那麼將面對畢庄的追殺,就算沒有將畢秘在此擊殺,想到以後隨時要提防一個心機深沉之輩,他就是後背發涼,對於畢秘的心機,他也是親身體會,好在這一切都因為剛才畢秘的決定而消失。

豪門另類I:酷帥醫生花癡女 「既然如此…….」

傅然雙眼漸漸發生變化,原本的隨意消失,湧現冰冷神色,身形一動便向高澤等人衝去,見此,所有人都是面色出現變化,不明白其用意。

唰!

黑袍男子一步跨出,擋在傅然的必經之路上,而傅然卻是速度不減,單手握拳,毫無花哨的對著黑袍男子腦袋轟擊而去。

隨著傅然的出手,也表明了立場,讓畢秘紅裳二人眉頭微挑,他二人還沒有表示是否要相助與高澤等人,誰想到傅然竟然主動出擊。

「動手!」

黑袍男子低喝一聲,旋即包圍高澤等人的十餘人身上猛然爆發玄力,一時間混亂無比,而姬欣四人身上湧現白光,第一時間將廣袖流仙裙施展出來。

「這傢伙還算有點良心。」看了一眼與黑袍男子纏鬥在一起的傅然,檀仙兒心中低聲一句,雙手劃過,一道道白光將周身包裹再起。

砰!

魏貫月腳下炸響,身形衝出,他本不想參入這場爭鬥之中,不過既然傅然都已經出手了,那麼他也不好在一旁看著,從當初七長老的語氣中,能夠看出七長老對於傅然的看重,若是不出手相助,七長老那裡也不好交代。

「哎呀,這下麻煩了,我們到底幫忙還是不幫忙呢?」畢秘露出麻煩模樣。

紅裳瞥了畢秘一眼,露出不屑神色,道:「你早就有所打算,又何必裝。」(未完待續。) ?畢秘無奈的聳肩,紅裳什麼都好,就算太過冷艷了,雖然看似溫柔近人,不過卻將他拒之千里,還有就是對他太了解了,在別人眼中有著極深城府難以看透深淺的他,在紅裳眼中無所遁形。

拋開這些想法,畢秘的視線落在了場中的爭鬥之中,微微點頭,高澤與姬欣二人不愧是碧蓮門與紫竹峰這兩大門派的佼佼者,聯手之下竟然足以面對數位宗玄境。

而他六位也是相當不弱,論實力或許檀仙兒差了一籌,不過憑藉著廣袖流仙裙的特殊,與一位宗玄境也出現僵持不下的爭鬥,而最讓畢秘在意的便是魏貫月與傅然。

魏貫月手握長矛,整個身體都化為褐色,長毛揮動,一道道殘影出現,向一位宗玄境籠罩而去,不給其絲毫退路,那等聲勢也是頗為不弱,令其對手一時間手忙腳亂,處於下風。

砰!

低沉的碰撞聲將畢秘的視線吸引而去,正好瞧得傅然退後兩三步,剛剛穩住身形便是再度衝出,手握長槍呼嘯,槍影無數,對著黑袍男子刁鑽襲去,而黑袍男子也是不弱,手中一柄長戩划動,絲絲玄力形成一張大網,將襲來的槍影盡數抵擋。

傅然心中沉凝,這黑袍男子實力太強,而且手中的玄器也是不凡,竟然將他壓制,心中也是有了判斷,想要戰勝對方,恐怕必須拿出一點強大的手段。

一念至此,銀雷槍突然脫手,其上有著銀色玄力包裹,帶著呼嘯之勢直奔黑袍男子腦袋。

瑰冠 黑袍男子不敢有絲毫大意,手中長戩輕挑,將銀雷槍挑飛反而向著傅然暴刺而來,不過傅然卻是如同未曾看見一般,身體直衝而出,當長槍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只見他單手一招便是將其收入符紋空間之中,身形留下一道道殘影,霎那間便出現在黑袍男子身前。

「找死!」

見傅然竟然赤手雙拳的衝來,黑袍男子冷笑一聲,舞動長戩,直指要害。

吼!

一道龍吼之聲震蕩,旋即傅然的身體發生巨大變化,皮膚之下有著紅色在流動,宛如活物一般,猶如鱗甲一般的東西出現在全身,這還不算完,一副略顯模糊的鎧甲出現在身體表面。

此刻,傅然將防禦力提升到極致,不但有凌決的煉體玄決,還有龍骨粉提升的肉體,完全無視黑袍人的長戩舞動的勁風,直撲而去。

噗!

勁風落在傅然身上,令他衣衫盡毀,卻難以傷及其身,一個閃爍便出現在黑袍男子身前,身體微屈,雙手划動,這一刻,傅然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變成鋒利的武器,勁風呼嘯。

「這傢伙…….」

黑袍男子大驚,沒有想到傅然的肉身防禦居然如此之強,而且此刻已經臨身,他手中的長戩反而成為了他的累贅,當下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單手一翻便將長戩收起,單手攤開成掌,向傅然腦袋拍去。

唰!

眼看就要落在傅然身上的時候,其身影突然一顫,黑袍男子的手掌竟然穿透而過,與此同時,其身後傳來掌風,令他面色一變,毫不猶豫的反手一掌拍出。

砰!

兩掌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讓黑袍男子忍不住退後,視線卻是緊緊鎖定在傅然身上,見後者僅僅是退後兩步,身形再次一動便出現在他側面,雙拳襲來,一道道拳影之上有著危險的氣息。

「好快的速度。」

黑袍男子明白他小看了傅然,不但有著恐怖的肉身,連這速度也並非他能夠比擬的,當下心中那一絲的輕視也是收起。

「給我滾開!」

黑袍男子低喝一聲,雙拳不斷轟擊在身前虛空,然而傅然卻如同遭受攻擊一般,還未靠近前者便是爆退,低頭看了看腹部,在那裡有著幾個拳印。

「這玄決倒是第一次遇到………」

傅然身體一震,便是將體內的氣血翻湧壓下,雖然黑袍男子的手段奇異,但是力量卻是削弱不少,不然若是挨上這樣的幾拳,即便是以他的肉身也必定受傷。

黑袍男子也明白這一點,但是嘴角卻是掀起,一拳猛然轟出,其上玄力湧現,見此,傅然雙手連忙擋在胸前,下一刻,如同在這一拳落在從他正面襲來一般,巨大的力量令他不斷退後,當下心中也是震動,若非他動作快,剛才那一拳就足以傷到他。

不過當傅然退後十餘步之後,黑袍男子卻是停手,戲謔的盯著傅然,那嘴角的嘲笑之意甚至濃郁。

傅然眉頭微蹙,若是黑袍男子繼續施展這個手段,那麼他也頗為麻煩,但是為何突然停手?

「有距離限制,看來只要不進入他周身五丈範圍,他的手段也沒有絲毫作用。」

想到此處,傅然雙指在虛空之中輕點,每一次點出,都會在虛空之中留下一點金光,當停下動作之時,只見身前有著五個金點,雖然細小,但是散發的光芒卻是格外刺眼,不斷選擇,令人出現眼花繚亂的感覺。

「去!」

輕喝一聲,五道金點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指,向黑袍男子掠去,拖著長長的尾巴,雖然沒有多少聲勢,但黑袍男子卻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險氣息,也不敢託大,雙拳不斷轟擊。

隨著黑袍男子不斷轟擊,金色手指如同遭受重擊,速度一緩,不過下一刻速度驟然提升,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黑袍男子身前,落在其胸膛之上。

砰!

黑袍男子倒飛而出,如同斷了翅膀的鳥兒一般,在半空之中劃出一條弧線,落至地面留下一個坑洞,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忍不住噴出。

傅然沒有追擊,黑袍男子已經身受重傷,恐怕已經沒有再戰之力,畢竟這可是完整的玄月指,與往昔截然不同,得到麻衣老者的傳承之後,他便得到了玄月宗的殘缺部分,而且因為是傳承,也使得他並不需要花時間修習便是掌握。

不過現在的他還不能將玄月指的威能完全展現,不過就算如此,也夠黑袍男子受的了。

「咳咳…….」

黑袍男子不斷咳嗽,每咳嗽一次都會吐出一口鮮血,氣息也出現萎靡,面色蒼白,眼中的殺機已經到了宛如實質的地步,望向傅然的目光儘是冰寒。

「小鬼,今日定然讓你喪命於此。」

黑袍男子惡狠開口,單手拍擊地面,接著力量身形躍起落至一旁,捂著胸口,雙眼卻未曾離開傅然絲毫,身體一震,黑袍粉碎,露出病態的身體。

不錯,黑袍男子表面看上去沒有絲毫異常,但是身體卻是皮包骨,小腹凹陷,令人懷疑他是否存在內臟。

「出來!」

男子低喝一聲,旋即令傅然震驚的一幕發生了,其腹部出現一個血洞,像是被什麼東西撕咬一般,一條尺余長的蜈蚣從其內爬出,同時一股惡臭也出現,令人作嘔。

「這是…….」

傅然大驚,沒有想到男子體內竟然有一條蜈蚣,而且看這血紅之色,定然是劇毒之物,恐怕其骨瘦如柴也是這個原因。

蜈蚣落至地面,身體竟然膨脹起來,不過數個呼吸的時間,便化為丈余長短,就在停下膨脹的時候,卻突然翻身向男子撲去。

嗤!

蜈蚣一口咬在男子左肩處,旋即整個身體的血管隆起,能夠看到其內有什麼東西在竄動,呈現黑綠色,不過片刻時間,蜈蚣鬆口,但是男子卻身體上卻有著一條條綠線,雙目也化為綠色,嘴唇烏黑,如同身中劇毒一般。

「喂喂喂……這下麻煩大了。」畢秘雖然一副淡然隨意的口吻,但是面色卻出現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應該是毒老人的御毒決吧!」紅裳開口道。(未完待續。) ?此刻的男子已經完全變了模樣,原本的骨肉如柴早已不在,紫色長發飄蕩,有著妖異之光閃爍,面龐上攀爬的墨綠色紋路宛如有著生命一般,最讓傅然在意的還是那開合間有閃過實質一般殺意的雙眼。

「小心,這是毒老人的御毒決,現在此人已經成為一個毒人,甚至連呼出的氣息都包含毒素。」紅裳提醒道。

傅然面色凝重,就算紅裳不提醒,他也大概明白現在的情況,當下心中不敢有絲毫大意。

「桀桀,能夠將我逼到這一步,也算你小子有點本事,就給我去死吧!」男子怪笑,話到最後有著無盡殺意,身形一動便向傅然撲來,同時身上出現墨綠色霧氣,將其身形完全籠罩。

唰!

傅然連忙退後,這霧氣必定包含劇毒,若是不小心觸及,可是大麻煩。

嚓嚓嚓!

在男子撲來的時候,巨大的蜈蚣也是在地面遊走,速度也並不慢,而且竟然向傅然身後爬去,看樣子打算與男子形成包圍之勢。

「哼!」

傅然冷哼一聲,迫於不敢接近,他這一身強悍肉體也是沒有了用武之地,不過若是認為他就這點手段的話,可是大錯特錯了。

閃電般掐動手印,到了這個時候,傅然除了符紋與玄決之外,沒有其他辦法,身形爆退,不過那雙手的動作卻不慢。

「給我出來。」

一個黑色空洞出現,其內有著幽光閃爍,令人看一眼便心生寒氣。

「這是方圓城慕家的五幽鬼吧!」紅裳眼中閃過驚色,對於這五幽鬼,她可是深有體會,一年前與慕芙切磋的時候可是見過。

畢秘點頭,這五幽鬼就算是他們這些勢力也是頗為心動,奈何因為烈越帝國的存在,讓他們不敢有所動作,沒有想到傅然竟然也會此玄決。

「應該是三鬼,就是不知是哪三鬼?」紅裳秀眉微蹙,當日她與慕芙交手的時候,慕芙便是說過關於這五幽鬼的一些信息,今日見傅然施展出來,她心中難免會有所猜測。

唰唰唰!

三道白影閃過落在傅然身前,下一刻,其中之一便是消失,如同從未出現過一般,剩下的兩具骷髏分開,其一直奔巨大蜈蚣而去,而另一具卻是側移,同時骨掌划動。

「是隱鬼、與靈鬼,至於那最後的應該是玄鬼。」紅裳聲音之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震驚,能夠隱匿身形,自然是隱鬼,而靈鬼她見過,很容易便區分出來,而那骨掌交錯掐動手印的,除了玄鬼還能是其他么?

紅裳還清楚的記得當初慕芙便說過,一旦將玄鬼召喚而出,那麼實力將在瞬間提升一個層次,若是運用得當,甚至能夠越境抹殺。

傅然將三鬼召喚而出,也令男子面色出現細微變化,雖然這三鬼身上沒有出現讓他感覺到危險的波動,但是卻是心生不安,也有著疑惑之色,好似在什麼地方聽說過,卻是想不起。

當下男子也不敢再過拖拉,他見識過傅然的速度,明白若是後者想要拖延時間的話,他也無可奈何,而他現在雖然運用御毒決將實力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但是維持的時間也並不長,若是御毒決一旦消失,那麼他也將受到毒素的反噬之痛,短時間內難以發揮出自身實力。

想到此處,男子雙目一凝,只見雙掌連續拍出,一道道墨綠色掌影便是出現,其上有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不過那漆黑如墨的顏色卻提醒著傅然,這掌影之上可不僅僅只有血腥。

「玄月指!」

一道金色手指突然出現,瞬間便與掌影撞擊在一起,「嗤嗤」的聲音出現,令傅然面色瞬變,他現在施展的可是完整的玄月指,竟然與那掌影難以分出高低,這並非證明男子施展的玄決有多強,而是那毒素竟然連玄力都能夠渲染。

想到此處,傅然這才明白當日趙廷的話沒有絲毫虛假之處,從黑海出來的人果然不一般。

又是掌影襲來,傅然不敢大意,但是卻沒有動作,眼看那掌影眼看就要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一道白影突然出現在身前,一拳暴轟而出。

暗戀成疤 轟!

低沉的爆炸聲出現,爆炸所產生的氣浪瞬間將掌影吹散,不過傅然的面色卻更加凝重,若是這毒素擴散至周圍,那麼在場的所有人都存在危險,此刻還看不出什麼,但是一旦數量多了,那麼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有著致命的危險。

「好歹毒的玄決。」

傅然不明白男子為何能夠控制體內毒素,但是卻明白其他人可沒有這種手段,然而一時間卻想不到好辦法。

「這是…….」

周圍的的人顯然也注意到這裡,當下皆是面色變幻,停下手,紛紛退後,黑海毒老人的名聲卻是極大,雖然實力不過在魂玄境,不過就算是地玄境的人也不敢招惹,那一身毒功甚是厲害。

眼前這男子雖然沒有魂玄境,在用毒方面也不及毒老人,但是也不容小覷,根本無人敢近身,而且散發出來的毒素竟然連玄力都能夠被渲染,讓不少人都露出忌憚恐懼神色。

而靈鬼在傅然背後,骨指不斷點擊虛空,一條條鎖鏈出現,向蜈蚣蜂湧而去,令其難以接近傅然。

「來了!」

男子就欲有所動作,卻是心生感應,突然退後,然而什麼卻沒有發生,不過男子可以肯定,剛才一定有什麼東西接近他,若非他退得快,必定受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