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齊曉雪看著急速而來的月牙光刃有些緊張的提醒道。


「呵呵,就這樣的廢物,算不得什麼的。」

林逸聞言,卻是忍不住輕蔑一笑,而後,抱著齊曉雪便直接身形一動,瞬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人呢?」

白俊傑的隨從一個個都慌忙四下看去。

實在是林逸消失的速度太過詭異了一些,快的眾人根本無法捕捉到絲毫的軌跡啊!

白俊傑的眼眸也是猛的一縮,林逸的速度快的讓他心頭泛起了一絲不安,隨後,那一道道攜帶著恐怖攻擊的月牙兒刃便如同炸彈一般,狠狠的落在地上,炸的塵煙瀰漫。

所有人都在尋找林逸的下落,白俊傑也不例外,在這恐怖的爆炸聲中,便是他坐下最上等的龍馬,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嘶鳴,朝著後方退了兩步。

一分鐘后。

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不解跟茫然。

憑空消失了。

林逸整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他們在這一分鐘內,幾乎把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搜了個遍,可是卻壓根沒有找到林逸跟齊曉雪的蹤跡啊!

「公子,是,是不是已經動用什麼厲害的法寶逃離了?」

有下人上前一步,彎腰抱拳,恭敬的盯著白俊傑試探性的問道。

「不錯,公子神威,他聽到你的名字,恐怕早就已經心生恐懼,借故逃走,倒也實屬正常!」

「就是,咱家公子的神威,在這整個太白天,有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一名名隨從紛紛盯著白俊傑討好獻媚的笑道。

白俊傑聞言,也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在整個太白天,有資格,有能力跟他叫板兒的人絕對不多,至於年輕一輩,那更是鳳毛麟角了。

「你在找我?」

可下一秒,一道讓人毛骨悚然的消息卻突然在白俊傑的腦後響起。

「刷!」

白俊傑幾乎是本能的甩手朝著背後殺了過去。

只可惜,他拿著摺扇的大手剛剛舉起,一枚白凈的拳頭卻已經到了他的面前,狠狠的砸在了白俊傑的面龐上。

百萬龍之力的恐怖偉力,就像是泄閘的洪水一般,以狂暴無匹之姿,直接砸的白俊傑這位在太白天有著無上威嚴的公子哥,如同被扔出的垃圾一般,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公子!」

白俊傑的隨從個個面色大變,白俊傑為人可是非常高傲的,現在被林逸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了一拳,一旦發飆,那後果他們承受不起啊! 「咳咳……」

白俊傑直接倒飛出去五六十米才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只是,心裡卻掀起了滔天巨浪啊!他白俊傑在太白天之所有如此恐怖的威望跟地位,不單單隻是他的家世背景恐怖,他自身的修為也同樣不俗。

畢竟,修真界講究的便是強者為尊,如果你的修為不行,就算是家世背景再厲害,也有被斬殺的可能,但凡是能夠混出一些名頭的幾乎都是自身道法神通不俗之輩。

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可現在,動手之後,竟然無法捕捉到林逸的蹤跡,不但如此,還被對方在悄無聲息之間到了背後,如果剛剛林逸揮出的不是拳頭,而是一把利刃,一件靈寶,那現在……一想到這裡,白俊傑都有種魂不附體的惶恐之感。

「林少饒命!」

白俊傑幾乎是本能的尖叫了起來,沒辦法,惹不起啊!他們一行人以他為尊,他都擋不住林逸,指望那些教主之境的傢伙上去,豈不是找死?

「呵呵,我的打狗拳法如何?」

林逸帶著齊曉雪落在了白俊傑的面前,一臉玩味的盯著白俊傑笑問道。

而站在旁邊的齊曉雪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更是充滿了濃濃的崇拜,她知道林逸很強,很厲害,可卻也沒有想到林逸竟然厲害到了這種地步啊!

直接能秒敗在太白天都威名赫赫的白家六公子,這著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過自己的男人如此有本事,這倒是讓齊曉雪心頭簡直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甜美。

畢竟望夫成龍這幾乎是所有女人最大的心愿了。

「少爺,我馬上叫人!」

「少爺,您怎麼樣?沒傷著吧?」

幾名衝上去的隨從,一個個都是面色大變,惶恐不安的盯著白俊傑。

「站住!」

白俊傑一看自己的隨從竟然真的去叫人了,頓時如同被踩到了尾巴一樣,慌忙尖叫了起來,開玩笑,林逸的速度連他都無法捕捉到,就算是把白家的長輩們請過來,勝算恐怕也不過高。

最讓白俊傑驚恐的是林逸的境界,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能夠爆發出如此驚駭世俗的戰鬥力,若是說他沒有來頭,打死,白俊傑都不會相信的。

一個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神秘的天才,白俊傑不願意輕易跟對方不死不休。

萬一林逸的背後真的有什麼恐怖的家族強者存在,那對他們白家來說弄不好就是滅頂之災啊!

別看他白俊傑平日里囂張跋扈到了不行的地步,甚至狂妄的幾乎是目中無人了,可他卻不傻啊!

他平日里收拾,欺負的,那都是不如他的人,如林逸這樣實力在他之上的人,他是萬萬不敢欺負的,那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剛衝出去幾步的隨從一聽白俊傑竟然要讓他們站住,一個個都是一臉不解的扭頭看向了白俊傑。

「林少,這次的神情我白俊傑認栽了,我道歉,希望林少能夠饒了我這次!」

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高傲的無可救藥的白俊傑直接上前一步,跪在了地上,盯著林逸無比恭敬的說道。

……

天地間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獨裁情人 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沒有人能夠想到白俊傑竟然會這樣果斷,竟然直接就跪在了林逸的面前。

特別是白俊傑的那些隨從,此時一個個簡直就像是見到了鬼魅一般不敢置信啊!

他們的主子,白家的六公子,何等高傲的一個人啊!

平日里,走路幾乎都是盯著天空的人,可現在,竟然跪在了別人的面前。

雖然林逸剛剛的表現的確非常的詭異,堪稱是驚艷,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可那也不至於直接跪在地上啊!

白家在太白天的聲望,地位可是無比恐怖的,想要找一兩名高手絕非難事兒,甚至,真正進入戮仙之境的高手,白家也有啊!

壓根兒不至於就這麼跪在地上了。

便是林逸都有些詫異,也同樣沒有想到,這之前還如此高傲,目中無人的傢伙,一下子就這麼跪在了地上。

「你這轉變倒是有點快啊!」

林逸盯著白俊傑,抖動了一下肩膀,玩味的冷笑道。

「林少,你我之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仇恨,之前我的確不對,我誠心誠意道歉,林少也犯不著為了我這麼一個小角色動殺機,您看如何?」

白俊傑盯著林逸,點頭哈腰,討好的笑道,那謙卑的樣子,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那裡還有之前的高傲跋扈呢?

他有另一面 「夫君,他雖有錯,卻罪不至死,還請夫君大度,饒他一命吧!」

齊曉雪聞言,急忙挽著林逸的胳膊,抬頭有些焦急的盯著林逸哀求道,白家畢竟是太白天數一數二的家族,一旦林逸真的殺了白家的人,那勢必會給齊家也帶來很大的麻煩。

雖然她不是齊家嫡系,也不是家主親生的,可齊家對她畢竟有養育之恩,她也不想看到好好的一個家族,就此落敗。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看著白俊傑咧嘴笑道:「你既是道歉,總要有道歉的誠意吧!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身上好像有一截白龍骨吧!交出來,我饒你不死!否則,今日便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你的性命!」

「轟!!!」

白俊傑整個人猛的一震,腦海中彷彿在瞬間有幾百枚炸彈同時爆炸了一般的驚悚啊!

白龍骨,那可是他們白家最高的機密了,除了他的父親之外,也就他白俊傑知曉,便是他的母親都不知道白龍骨的存在,可現在,林逸竟然一口道出了白龍骨,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如果不是這一切都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他的面前,他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白俊傑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凝重十萬分,盯著林逸緊張而畏懼的質問道。

「呵呵,我是什麼人你不用知曉,是死是活你自己選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林逸冷漠的笑道。 白俊傑聞言,整個人彷彿一下子跌入了寒冰地獄一般的難受,似乎,連自己的心臟都要被封印了一般的難受,那種徹骨的散寒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他可以肯定,一旦自己在林逸耐心消耗完畢之前沒有做出選擇,眼前這個不過是聖人之境的小子,是絕對會要了他的性命!

「呼呼……林少,白龍骨乃是我白家的根,今日,我自知不敵,願意交出白龍骨,不過,若是他日我白家高手上門去取,還希望林少不要為難!」

半晌后,白俊傑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心頭的緊張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

以林逸的戰鬥力,如果真的要殺他,恐怕白家的高手過來只能為他報仇,收屍了,這在白俊傑看來可是極為不划算的,白龍骨在白家很有些年頭了。

祖上一直有傳聞,這是白家的根,而白俊傑作為白家天賦最為傑出之輩,這東西自然是交給他研究了,只是這個外人眼中的紈絝子弟,卻也曾經大費周章研究了許久,可是卻一點眉頭都沒有。

他也不相信林逸能夠在短時間內研究出什麼名堂!

「呵呵,那恐怕不好意思了,這東西給了我,你們白家恐怕就再也拿不回去了!」

林逸目光迫人,盯著白俊傑玩味的冷笑道,殺白俊傑他絕對不手軟。

這白龍骨別人不清楚使用的方法,可他林逸卻恰好知曉,絕對是罕見的至寶,而且能夠極大的提升一個人的資質,甚至,能夠讓人重塑龍骨。

他的血脈之力本就不凡,如果能夠藉助這一根白龍骨改變他的骨骼構造,那他的戰鬥力恐怕會再度提升一層啊!

白俊傑聞言,心中怒氣衝天,臉上也寫滿了不爽,可是卻不敢有任何的廢話,惹不起,只能憋屈的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那白龍骨。

整個白龍骨不過手臂長短,潔白如玉,散發著一股玉質的光澤,似乎並沒有任何的奇特之處,可林逸一看,卻是激動的不行了,他能夠從白龍骨上感受到一股來自遠古的氣息。

熾焰豪門:boss老公誘妻成癮 「老大,這,這東西果然是寶貝啊!要不然我吞噬了,說不定我還能夠再度升華一次啊?」

神府顯然也感受到了那荒古的氣息,激動不已的大笑道,這傢伙對於各種珍寶的認知,甚至在林逸之上,而且這些年跟著林逸可沒少吃好東西,胃口挑的很,能夠讓他都如此激動,可見這白龍骨的珍貴了。

「林少,希望你收好他!」

白俊傑咬著槽牙,壓下心頭的憤怒,直接把手中的白龍骨朝著林逸扔了過去。

在那麼一瞬間,林逸稍微獃滯了一下,他彷彿看大了一條通體雪白,足足有數百萬米長的巨龍,在虛空之中盤旋一般。

周圍的星球,在這白龍的面前,都不過如同小孩子們玩的玻璃球一般不堪。

一副林逸上一世都不曾看到的壯闊畫卷驟然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中,巨龍有數百萬米之長,可是在這無邊無際的星空之中,卻猶如滄海一粟一般渺小,微弱。

至於人類,放在這等地方,恐怕連一粒沙子都算不上吧!

一股無法言喻的感觸驟然在林逸的心頭上升起,以前,他在乎的很多東西,在這一刻,都彷彿變得微不足道了起來。

「萬般皆下品,唯有修道高,此生若不能衝出乾坤,證無上大道,其他的東西又有什麼好計較的呢?不過只是平白無辜多了幾百年的壽元而已,終究還是一捧黃土!」

林逸嘴角含笑,宛如得道高僧一般,充滿了和藹,意味深長的感覺。

齊曉雪跟白俊傑聞言,都是眼睛一瞪,有些詫異的看著林逸,不明白林逸為什麼會在突然間說出這樣的話。

「呵呵,好了,我們走!」

林逸淡然一笑,抬起手臂,直接收起了面前的白龍骨,就輕輕一抖坐下龍馬的韁繩,帶著龍馬朝著遠處齊家所在的方向而去。

至於那無比珍貴的白龍骨,則是被他在暗中悄悄的煉化,這東西實在太過珍貴,給神府有點暴殄天物了,光是剛剛他心頭的感觸,境界上的升華,那都是無法言喻的好處啊!

修為,實力,都可以用丹藥來提升,甚至,很多天才地寶都能夠直接讓人白日飛升,可是心境的提升卻是千難萬難啊!

很多時候,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提升,甚至都需要付出幾十年,乃至幾百年的經歷,如剛剛那麼一瞬間,就讓林逸的心境再度上了一個台階的寶物,便是他上一世歸為仙帝也不曾聽說過啊!

修為雖然重要,可是跟心靈上的境界相比,那差距卻是千差萬別啊!

他這些年一路勢如破竹,幾經生死,都能夠活下來,不正是因為他的心境足夠強大,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如果他跟普通人一樣膽小怕事,恐怕早就死在某個天才的手裡了。

可以說,今天林逸得到的好處,是他進入九重天最大的好處,沒有之一,甚至,在林逸看來,這好處都在混沌雷種之上了,足以跟他手中的盤古幡相媲美。

盤古幡雖然珍貴,可還是需要心境的駕馭,心境就像是指路明燈,如果這燈不亮了,就算是盤古幡的威力在驚人,能夠爆發出來的效果也是有限的。

可在無限強大的心境驅使之下,那盤古幡能夠爆發出來的威力,可就無法估量了,曾經,林逸很多次以弱敗強不要正是因為他的心境足夠強大,他能夠做到不畏生死,能夠做到在生死攸關至極,還可以保持著心境的清明,冷靜嗎?

「夫君今日似乎心情不錯?」

龍馬衝出了數百米之後,齊曉雪有些抬頭,有些好奇的盯著林逸笑問道。

「哈哈,的確是不錯,馬上就能夠見到我未來便宜岳父了,你說我能不高興嗎?」

林逸低頭,盯著宛如仙子一般,完美的無可挑剔的齊曉雪哈哈大笑道。

「討厭……」

齊曉雪聞言,卻是忍不住嬌嗔的碎了一口,一張臉更是轟的彷彿如天邊的朝霞一般,心頭也如吃了蜂蜜一樣甜美。 白家隨從此時一個個也都回過神兒了,紛紛緊張而焦急的看向了白俊傑。

「公子,我現在回去通知家主?」

有下人盯著白俊傑試探性的問道。

他們雖然不清楚白龍骨的存在,不過光是剛剛白俊傑的神情,他們也能夠猜出這白龍骨的不一般啊!

在加上平日里白俊傑的作風,他們還真不信白俊傑會就這麼放過林逸。

白俊傑聽著下人的話,思緒也慢慢回過神兒,遲疑了一下之後,拿出一枚玉簡,直接動用神識,在玉簡中留下了一些信息,看著下人說道:「你現在回去,把這東西親手交給家主,我就在前面的鎮上等候消息!」

「是!公子放心,我一定快去快回!」

下人接過玉簡,珍而重之的收起,放在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便揚天發出一聲厲嘯,頓時,遠處,同樣響起了一道高坑有力的厲嘯之聲,而後,一隻有五六米大小,色彩斑斕的大鳥兒便撲棱著翅膀從遠處而來。

他的個頭雖然不是很大,可速度卻極快,那斑斕秀麗的雙翅每次震動,都是千米的距離,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出現在了白俊傑等人的面前。

下人看著神駿異常的五彩鳥也不敢墨跡,翻身邊上了這五彩鳥,直接朝著白家所在的方位而去。

不遠處,很多修飾看著那五彩斑斕的神鳥,一個個的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敬畏跟羨慕之色。

白家,在很多普通修士的眼中,那幾乎就如同天上的神靈一般強大可怕,遠不是他們這些在修真界最底層的人能夠相提並論的。

特別是這五彩鳥,更是白家的象徵,在整個太白天,也只有白家敢飼養,它的飛行速度,更是凌駕於其他飛行坐騎之上,實至名歸的太白天第一。

「白家連這五彩鳥都動用了,看來這六公子又要玩兒什麼花樣了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