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龍將軍看了我一眼道:“石將軍也是看上餘澤了,呵呵,這是挖人啊,可是我也不得不給他,現在戰事緊張軍令勝過一切啊,不過明日突出騎兵野戰,真是高明,尚志離絕對想不到這一招,就是破壞火神有難度,火神旁邊肯定會有高手守護的,我們青牛營總算有出頭的一天了,龍衡,明日你率青牛營爲大軍斷後,不得懈怠和輕敵知道嗎?”


龍衡道:“遵令!”

蔣明昊將軍道:“過萬騎兵如何回城,可是沒有那麼容易的,石將軍也沒有仔細說過…!”

龍將軍哈哈一笑道:“石將軍運兵穩健,自有安排,這個到不用愁,我現在想的是,若尚志離的大軍再增加一倍,火神再增加五十個,飲馬城和泗水城該怎麼辦…恐怕這滿城的人,都會變成具具屍體吧,餘澤,你到前鋒營後萬萬不可將鈞山宮中之事告訴石御虎,他若知道此城危險,恐怕,又要丟下滿城軍民逃到葫蘆城和向陽城了!”

我點了點頭,向龍將軍和蔣明昊將軍告辭,出去找哥哥,剛出蔣府哥哥就在門口等着,原來我一回城哥哥就知道了,見我出來他打量了我一番道:“唉…還好你沒事,還好你回來了!”

我一笑道:“你不用自責了,我不會那麼容易被殺死的,哦,我有急事找你,到我帳中再說!”

哥哥看起來精神奕奕,但眉心不展,似有心事,也許是我上次說了宮中之爭後,他心裏不好受啊。

到我帳中後,把被何坦天被抓之後發生的所有事都告訴了哥哥,並拿出自己的那些金子給哥哥,讓他抽時間出城逃跑,回到家裏去,我等這邊戰事結束,也會回家。

哥哥苦笑說現在根本出不了城,前些日子逃回來的琥珀城殘軍中混有很叛徒,把城中守衛狀況和軍員分佈情況泄露了出去,前些天糧草差點被燒了,這幾天殺了好多之前從琥珀城回來的人,據其中一個叛變的平原兵說,琥珀城一部分俘虜在鈞山人金錢美女的誘惑和死亡驚嚇下叛變了,有些都混進飲馬城和泗水城了,現在城中守衛森嚴誰也出不了城.

我也苦笑,難道我們就在這裏等死麼,我想了想,把金銀分成兩份,和哥哥一人一份,給哥哥說若有機會,我們其中一人逃出城去後趕緊回家,把這些錢財給父母留下。

話剛說完,劉子成來見我,哥哥也就走了,說我一切小心,他有時間再來看我。 當滿天的塵埃落下的時候,月天輪離地面已經不足兩米,原來三首蛟居然用手托住了月天輪,使得月天輪無法繼續下沉。三首蛟的雙腳所在之地,蛛網似的裂紋蔓延開來。

“不愧是三首蛟,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手恐怕早已經廢了。”劍道人笑了起來。

不遠處,月仙冷冷道:”你若殺不了人的話,換我來!”

劍道人抬頭看著月仙,笑著說:”殺人的過程是很美妙的,月仙姑娘應該慢慢體會其中的美妙才對,如果這麼快就把他們殺了,豈不是太煞風景了?”

“我只知道用最短的時間殺死敵人,時間拖延的越長,對敵人越有利!”月仙冷聲道。

“我可不同意月仙姑娘的說法……”劍道人笑道:”我不同意姑娘的說法,並不是因為我們各為其主,而是姑娘確實不會享受殺人的樂趣。”

月仙冷笑一聲,她剛想說話,月天輪不遠處憑空浮現出一個個符文,一個青衣人從符文中走出。

看到青衣人,劍道人和月仙臉色微變,劍道人馬上就恢復了平靜,笑道:”沒想到念師書院的人也來了。”

青衣人掃了劍道人和月仙一眼,才看向葉峰等人,緊接著他又看向了劍道人,說道:”你們不能殺他!”

“為什麼?”劍道人笑著問道。

“因為我要帶他回念師書院!”青衣人笑道:”這裡離念師書院不遠,我帶他回去用不了多長時間。”

劍道人和月仙目光一閃,青衣人說離念師書院不遠,還有另外一層意思,那就是警告他們,此地是念師書院說了算,他們豈會聽不出來?

葉峰也聽出了這一層意思,他心中很是疑惑,為什麼青衣人不趁機除掉自己?

“如果我非要殺了他不可呢?”月仙冷冷說道。

葉峰憋了月仙一眼,心中更加疑惑,他壓根就不認識這個女人,忽然,他想到了不久前隱藏在梅花裡面的人!

擁有梅花道種的人,必定和司馬家有關,和司馬家有關的人,必定和當初在琅嬛靜齋要殺自己的司馬青霖有莫大的關聯。他猜測,派司馬青霖來殺他的人,應該和派月仙來殺他的人是同一個。

至於劍道人為什麼會來殺自己,他也猜到了,多半是因為白展元的事。

“姑娘殺不了他,因為這裡是我念師書院!”青衣人正色道:”如果姑娘還想離開此地的話,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你在威脅我?”月仙冷笑。

青衣人笑而不語。

“你說錯了……”劍道人忽然笑道:”如果我們把你也殺了,即便是念師書院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青衣人臉色不變的看著劍道人,”你若殺我,不出三日,你也會被我念師書院的人所殺,你若不信的話,大可以試一試!”

“你以為,念師書院還是數千年前的念師書院嗎?”劍道人冷笑。

“你造化門和現在的念師書院比起來,恐怕也要不小的差距……”青衣人淡然笑道。

“我造化門和念師書院究竟有什麼差距我不知道,但是,你和我之間有多大差距,我卻是可以看出來的!”劍道人笑道:”你現在逃走的話,我或許可以不殺你……念師書院的人都很擅長逃跑,如果你逃走的話,我肯定是追不上的。”

“憑你……確實追不上我念師書院的人……”

一道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與此同時,那青衣人旁邊憑空浮現一個個符文,符文散去的剎那,一個白髮老者赫然出現,強悍的氣息瀰漫開來,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半步輪迴!”三首蛟臉色微變。

“此人比南宮澤怕是還要強上一籌!”葉峰的臉色也變了,念師書院果然可怕,萬象境強者簡直像是大白菜一樣,現在居然連這種半隻腳買入輪迴境的老怪物也出現了。

“楊震!”劍道人看到白髮老者,臉色驟變,充滿忌憚之色。

月仙的臉色也變得有些凝重。

“老夫要帶此人走,你們若不服的話,可以聯手!”楊震笑道。

“楊震,半步輪迴,並不代表真正的輪迴,你太託大了。”劍道人冷聲道。

月仙沒有說話,可眼中卻露出了驚人的戰意,她無懼與楊震一戰。

楊震笑呵呵的看著劍道人,忽然問道:”你臉上的疤是怎麼來的?”

此言一出,連葉峰都有些好奇起來,劍道人的實力如此之強,究竟是誰在他臉上留下了這麼大的一道疤痕?

劍道人冷笑一聲,顯然,他很不想提起這件事情來。

楊震一笑,看著月先,笑呵呵的說:”他的傷是第一劍留下,我說的沒錯吧?”

“你見過第一劍?”月仙臉色微變。

聽到他們的話,葉峰皺起了眉頭,心想:”誰是第一劍?莫非那第一劍和這個女人有光?”

“三個月前,老夫見過他一面,老夫親眼看他殺了一個人。”楊震說道:”當時他和與他交手的人說,除了劍道人之外,其餘的人都死了……當時我們在一座古墓里,他本想連老夫也殺了,可是卻沒有成功。”

語氣微頓,楊震看著劍道人,笑道:”所以我猜測,你臉上的疤痕應該是他留下的,我很好奇,他絕對不可能殺不了你,你為什麼還能活下來?”

“哼!”劍道人冷笑道:”主上來了,他還殺得了我嗎?”

“原來是白天龍來了,難怪……”楊震恍然,接著又道:”既然他能在你的臉上留下一道疤痕,老夫就能留下第二道,你若不信的話,可以來試一試。”

劍道人沉默了,連第一劍都殺不了的人,確實有資格說出能在他臉上留下第二道疤痕的話。

看到這一幕,葉峰心中越來越好奇,那第一劍究竟是什麼人?

就在劍道人陷入沉默的時候,不遠處的高空中忽然飛來一隻只血色蝙蝠,蝙蝠如飛蝗一般,漫天都是。

「九幽邪教!」

眾人抬頭看天,臉色皆變。

「轟隆!」

一聲巨響,葉峰和天魔水仙不遠處的地面炸裂開來,一隻符文所化的大手抓住了月天輪,緊跟著地面之下又伸出一隻符文所化的大手,朝著葉峰三人抓了過去!

九幽邪教的靈魂念師出手了!

葉峰想也沒想,眉心一閃,祭出了水星輪,撞擊向迎面抓過來的符文大手。轟一聲巨響,符文大手崩潰,化作密密麻麻的符文。

幾乎同時,楊震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符文凝聚成一條巨龍,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響起,巨龍閃電般鑽入了那兩隻符文大手伸出來的裂縫中。

「轟!」

裂縫中傳出一聲驚天巨響,符文如泉水般噴涌而出,直逼蒼穹。

「嘿嘿,楊震,幾年未見,你又長進了不少!」

一道怪笑聲從地面裂縫中傳出,緊接著,一個黑衣老者從裂縫中飛了出來。

與此同時,不遠處也飛來了一群黑衣人,為首之人正是黃泉!

楊震看也沒有看黃泉等人,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黑衣老者身上,只聽他冷冷道:「戰老鬼!」

「嘿嘿,楊震,這小子身上有我邪教想要的東西,你們誰也不能帶他走!」戰老鬼笑道。

「那得看你有沒有本事帶走他!」楊震冷笑,身邊的符文又化作了巨龍,他站在巨頭頭顱之上,沖向了戰老鬼。

「黃泉殿下,人就交給你了!」

戰老鬼憋了黃泉一眼,朝著楊震殺了過去。

黃泉看著葉峰,對身邊的人說道:「動手!」

聞言,九幽邪教的強者們紛紛朝著葉峰衝殺過去。

看到這一幕,劍道人和月仙皆沒有出手,畢竟,他們的目的本就是為了殺死葉峰。

眼看九幽邪教的人殺來,葉峰把月天輪和水星輪都召了回來,然後催動月天輪和水星陸攻向了九幽邪教的強者們。

億萬豪娶少夫人 然而就在這時,月天輪和水星輪突然縮小,化作兩道光芒鑽入了他的眉心。

三首蛟和天魔水仙同時驚疑的看向了葉峰。

「元石用完了……」葉峰臉色凝重的開口。

三首蛟和天魔水仙臉色劇變。 劉子成比剛逃進城時氣色好了很多,但他神情還是有些陰鬱,我跟他說若有機會就趕快離開飲馬城逃命去,他嘆息着搖頭又點頭,看我收拾東西,他問我去哪裏,我說自己調到石將軍的前鋒營了,他問我有戰事安排嗎,我說有,但我沒告訴他具體內容,這種機密的戰事安排不相干的人知道了反倒會被殺頭。

又說了一會話劉子成就走了,我覺得他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我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就去見石御虎將軍,石將軍在他的大帳中等我,不等我行禮,他一把扶起我道:“你總算回來了,你對明日出戰有何看法!”

沒想到石將軍這麼單刀直入直奔主題,我想了一下道:“火神不容易破壞,因爲有高手守護,還有一但他們的火神不在攻城車上而是在平地上,那我們豈不是正中他們下懷,一出去全被噴殺,還有破壞火神後大軍回城也是個大問題!”

石御虎將軍哈哈一笑道:“你想的和我一樣,當然,這些我都有備而來,右相大人已經給了我一些剋制火神的東西,明日你自會知曉!”

石將軍又勉勵的一番,給我說了些戰鬥細節,纔派人安排我其他交接事宜,我率領兩個營總共一千人,這兩個營滿員全是騎兵,我明天就要和這一千人出城去擊毀火神,我晚上連夜召集十個百夫長,商量了一下明日運兵情況和細節才散去。

還好這些百夫長都俯首帖耳,聽了石將軍的一襲話我也有些安心,明日,我們很可能會出奇制勝。

天一亮我們就已經準備好了,因爲敵兵也早早出現在東門外,敵兵準備了十二架攻城車,五架車上架有火神。

石御虎將軍的騎兵有一萬人,加上蔣明昊將軍的五千騎兵,還有一千兩百騎青牛營,總共野戰的部隊有一萬六千兩百人,我們要速戰速決,目的明確,毀掉火神立刻回城。

我的這個營其中一百個人每人背上背了十斤火油,還有三十個人每人拿了一個厚重的大盾,這些人是我們破壞毀掉火神的法寶。

敵軍約有六七萬人整整齊齊的圍住東門,火神和攻城車也組裝完畢,只聽城外驚天動地的三聲“必勝”後,喧囂喊殺聲四起,敵軍正式攻城了!

城頭大喊一聲放箭後,城頭箭如雨下,咻咻咻的聲音讓人心驚膽戰。三波箭雨過後石將軍大喊一聲:“出城!”

城門突然打開,三千石將軍的騎兵護着十五輛狂犀戰車帶着風火之勢衝進了敵軍,本來喊聲震天的城外突然靜了一下,然後發出了更加混亂的喊叫聲,第二波是蔣明昊將軍的五千騎兵也狂風暴雨般涌出城門,趁勢衝進了被狂犀戰車衝的人仰馬翻的鈞山兵,狂犀戰車如同鐵錘掃進了棉花裏,剛衝到城下的敵兵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殺的七零八落,如同風中的稻草般齊刷刷的一大片一大半的倒下,蔣將軍的騎兵趁機擴大這個當頭棒喝的戰果,分成幾隊瘋狂的衝進敵軍中軍衝殺起來,還沒有輪到我們出手,他們就衝倒了一架攻城車一架帶有火神的攻城車。

我大喜,敵軍一定是被我們的出其不意的騎兵打蒙了,好多敵兵竟然沒有反應過來就愣愣的被殺死了。

щшш▪ тт kǎn▪ C 〇

我們這一波人也尾隨而出,我一出城門立刻把這兩營分開,兩個營各毀兩個火神,我帶着這一個營跑到翻到的那個火神前,殺了十幾個僅存的敵兵,拿兩個大鐵錘把火神砸了個稀巴爛丟了三十斤火油點燃。

我率兵回身衝向另兩個火神,每個火神之間相距七八丈,我前面的這兩個火神前剛好一個狂犀戰車衝過,剩下的敵兵也沒有多少,被我衝殺了一下一個火神車也倒了,我如法炮製砸碎燒了火神後,再次衝向另一個火神,但那個火神下有將近兩百敵兵,其中五六個使槍高手殺的我們的騎兵無法近前。

我們這五百人一衝進去立刻把他們圍住火神的防線衝破,立刻殺死了幾十個敵兵,兩個槍術高手立刻攻向我,但被我身邊的幾個凝火體攔住了,我猛攻幾槍打出兩個凝華成針,將那兩個人殺死。

又殺死了幾十個敵兵,這些敵兵擋不住攻勢立刻作鳥獸散,我們趁機將這架攻城車推倒,瞬間這架火神又被砸成了廢鐵,我回頭一看,另一隊人馬也將其他兩個火神毀掉,我大喜,這個功勞來的真輕鬆,石將軍的這奇兵突襲真是達到了克敵制勝的最大效果,這個令人聞風喪膽的火神只要不給他機會,它其實是塊廢鐵,就如同巫師一樣,只有在特定的條件下它才威風凜凜,若不給它機會,它軟弱可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