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此刻天義科技的微博已經淪為了謾罵吐槽的陣地,其中夾雜著各種質疑聲,甚至有人讓老闆出來公開道歉,說他這是欺騙大眾的感情。

單十一數碼商城也是狼藉一片,之前痛並快樂著的的購物狂潮演變成了退貨風暴,客服那邊每個人都在面對各種質疑聲,儘管再三解釋,但人家就是不相信,一定要退貨。

天錨跟晶東的各大數碼商城此時真是樂開了花,從單十一數碼商城退出的流量分散到了每一家,也讓他們的各種周邊產品的銷量節節攀高。

此時距離0點0分已經不足二十分鐘,無論單十一使出什麼樣的花招,都不可能扭轉乾坤!

就在這最後時刻,天義科技的微博終於是更新了。

一段簡單的視頻,沒有經過人工剪輯,甚至冼華年還穿著工作服坐在他那輛滴滴車裡。但也正是這樣,讓人感受到了那種平淡中的真切,震撼力也是最強的。

各種質疑謾罵聲一瞬間偃旗息鼓。

有那水軍猶自不甘心說:「就算是這樣,他們也沒解釋清楚手機的來源啊?」

有吃瓜群眾反駁道:「你是眼瞎還是心瞎啊,人家單十一早就貼出採購單了,是你們一味的在那攪渾水。」

水軍繼續說:「誰知道視頻是真是假,說不定就是他們公司員工錄的呢!」

「果然是五毛黨。就算是視頻假的又如何,人家欺騙你什麼了?上面假一罰十那麼大個字你不認識啊?」

影帝,好久不見 「……」

風向在這一刻徹底的變了,那些兩分鐘之前還在那大肆謾罵的人,在被無情打臉后,悄無聲息的匿了,只剩下吃瓜群眾在那為天義科技搖旗吶喊。

然而到底還是遲了。

「不靠譜」的印象留下后,很多人抱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理,還是默默選擇了退貨。

而就在這時,時間終於走到了1月11號的0點0分…… 金陵軒武區珠江路數碼城裡,今天晚上成了一座不夜城。

在附近高樓大廈星火點點時、數碼城從內到外燈火通明,而在LED燈下人影進進出出,或高談闊論、或低聲竊語,顯得熱鬧非凡。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數碼城四樓此時寂靜無聲,很多人連走路都不敢大聲,生怕驚擾到某人。

此時韓義看著電腦上統計出的數據,臉色沒有任何錶情。

從0點0分開始,200部頂配iphonex在一分鐘之內被搶購一空;而2000部八折機也在第一時間便售罄,除了極少一部分選擇國產機,別的也是全部選擇iphonex。

可是隨著搶購活動的開始,數碼城其餘商品的銷售並沒有如願爆炸,顯得一潭死水。

0點17分,銷售額堪堪突破3000萬,其中有2000多萬的iphonex;反觀TB/晶東,在剛過10分鐘的時候網上已經分別爆出77/15億的恐怖交易額。

0點30分,3150萬;TB/晶東:145億/26億。

1點鐘,3500萬:TB/晶東:210億/39億。

1點30分,4000萬;TB/晶東:300億/53億。

兩相對比下來,集合了兩個大商場資源的單十一數碼城,銷售額真得只能用慘淡來形容。

天義科技所有人心裡都明白,單十一數碼大勢已去,無力回天!

企劃組、推广部、物流部以及數碼城裡的人,在路過數據平台辦公室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往裡面看看,當見到韓義抱胸站在那裡時,臉上露出同情的神色。

弄出這麼大陣勢,最後卻為別人做了嫁衣,可以想象現在韓義心裡有多痛苦?

……

此時寶龍商場那邊徹夜通宵,然後數碼城那邊傳來的消息令很多人大失所望。

老闆娘也在鋪面,在聽到單十一折戟沉沙的消息后,難過的心情溢於言表,她知道那個大男孩這段日子有多努力,更知道他對這次的單十一抱有多大的期望。

如果這次單十一能成功,以後金陵電子一條街將以天義科技馬首是瞻;反之,他必將成為所有人的笑料。那些現在有求於他的人,也會變成埋怨、怨恨甚至是咒怨。

可惜很多事不以人力為轉移,失敗已經是註定了,她知道今天過後他一定會找個地方獨自舔舐傷口。

老闆娘此時很想打個電話給他,安慰他一下,聽他咒罵兩句,總之什麼樣都行。

就在她想著時候,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正是韓義打過來的。

喜出望外的老闆娘,立刻接起來。

「你在家嗎?」

電話里是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聽得老闆娘心口一疼,柔聲說:「我在店裡。」

「能過來接我一下嗎?」

「好!」老闆娘說完便關閉店鋪,匆匆離開了寶龍商場。

十五分鐘后,數碼城地下停車場,穿著一身黑衣的韓義從電梯里走了出來,徑直朝車子走來。

等他拉開車門坐進去,老闆娘問道:「去哪?」

韓義揉了揉眉頭說:「轉轉吧!」

老闆娘「嗯」了聲,車子掉頭后朝雞鳴寺方向開去。

寒冷的夜晚,路邊樹影婆娑,路上車少人更少,偶爾出現的路邊攤也沒有幾個光顧的客人。

好久沒說話的韓義,突然問道:「有煙嗎?」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老闆娘掀開扶手,從裡面翻出一包女士香煙,「行嗎?」

韓義就說:「算了。」

老闆娘目光在路邊掃了掃,打了個轉向後靠邊停車,不等韓義說便下車了。

三分鐘后,老闆娘拿著包中華從便利店裡走了出來,上車后略微喘息說:「給!」

韓義說了聲「謝謝」,拆開後點了支,等煙霧噴出來后才想起在車裡呢.

「不好意思啊!」說著就打算下車。

老闆娘連忙說:「沒事,我偶爾心煩也會在車裡抽一支。」說著她乾脆也點了支女士香煙陪他。

車外寒風呼呼的刮著,從頭頂的天窗掠過,帶走車內絲絲縷縷的煙霧。

一段長久的沉寂后,韓義抽了兩口煙說:「跪在地上時間久了,就想站起來走走,可是別人不讓你站起來,他就想看著你在地上爬。然後他就站在你身後嘲笑你,往你身上吐口水。」

老闆娘可能是被煙熏到了眼睛,伸手擦了擦眼角說:「如果實在太累的話就歇歇,不要太勉強自己。」

「累嗎?我沒覺得累!可能就是太想證明自己並不比任何人差吧。」

吸了口煙,韓義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吐露了心聲,「我以前並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差,那些出生好、家庭條件好的也只是比我先跑了兩步,我一定會在彎道超車。可現實告訴我,人家出生好家庭條件好的,會在各方面碾壓我,就算我想彎道超車,人家也會提前挖個大坑等著我跳下去。」

老闆娘似懂非懂,但她不說,就默默的聽他傾訴著。

佳人與誰約 「一步遲、步步遲,我的出生已經註定了,我不想我將來的子女跟他爸爸一樣,光著腳上到三年級,穿著破衣爛衫在同學們嘲笑的目光中回家問爸媽,為什麼我沒有新衣服穿?」

又是狠狠一口煙,說:「我想掙脫出這個泥沼,勢必會甩出一身泥,那些站在我四周圍的人,統統都會被我殃及,你說這裡面有多少人會丟我石頭,又有多少人會伸手拉我一把?」

老闆娘想緊緊抓住他的手,給以他行動上的支持,但到底還是沒伸出去,就說:「哪怕你一無所有,哪怕你明天就變成窮光蛋,姐依然會是你堅強的後盾。」

韓義看著她,突然之間就笑了。

「我還沒輸,他們只是暫時領先了一步而已,這一次我一定要在彎道超車!」

老闆娘看著他臉上重新燃起的鬥志,有點抑鬱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了,鬼使神差之下靠了過去,在他額頭上親了一記。

「姐相信你!」

說完立刻發動汽車:「看你眼睛里都有血絲了,一定好幾天沒睡覺了吧!先回去好好睡一覺,別的事白天再說。」

韓義看著車外倒退的樹影,感受著鼻翼里傳來的淡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此時杭城阿哩吧吧總部,剛躺下的小個子男人接到了下屬的來電。

「馬總,您說的那家數碼商城已經崩盤了。」

小個子男人楞了一下,問:「那邊沒有做任何補救措施?」

「放了一則視頻出來,不過效果不理想,還是沒能止住頹勢。照目前的情況發展下去,到不了明天中午、之前攢下的人氣就會消耗殆盡。」

小個子男人沉默了會,說了句「繼續關注」、然後便睡覺了。

……

第二天一早韓義在漆黑中蘇醒了過來,順手在床頭摸了摸,很快摸到手機,5點25。

借著手機的光亮,他看到了周圍陌生的環境,然後才想起昨天晚上是在夏歆家過的夜。

不過還好,沒有乾柴烈火,也沒有喝酒亂-性,只是單純的在這邊睡了一宿。

穿好衣服下地拉開窗帘,窗戶上結出了一層薄薄的霜花,而外面天色已經麻花亮了,遠處街道上也已經車來車往。

伸手把窗戶拉開了一點,濕冷的空氣不停的往面龐、鼻腔、脖頸里鑽,身體下意識的顫抖了一下。

就在此時,身後的房門開啟了一條縫隙,當見到韓義已經起床后,背光中的老闆娘說:「早飯已經好了。」

韓義順手把窗戶關上,轉身笑說:「給你添麻煩了。」

枕上名門:腹黑總裁夜夜寵 門口的老闆娘有點不高興,「再這麼客氣以後就不讓你來了。」

「好吧!」

出了房間,餐廳里的夏子軒朝他眨眨眼,「韓哥早。」

韓義有點尷尬,「你也早。」說完去了洗漱間。

牙刷毛巾都是新的,連牙缸都是,老闆娘還幫他擠好了牙膏,擔在牙缸上。

韓義更是汗顏,夏歆的綿綿情絲能把最堅硬的鋼鐵化為繞指柔,他感覺自己快吃不消了。

洗過臉,桌上稀飯已經盛好了,現熬的紅豆粥,兩碟精緻的鹹菜,還有熱騰騰的麵包、雞蛋。

韓義從來沒吃過這麼精緻豐盛的早餐,結結實實吃了兩大碗。

等吃過早飯、老闆娘拿著熱氣蒸騰的毛巾過來了。

「看你汗都出來了,給,擦把臉。」

小傢伙就嫉妒,喊道:「媽,我也要!」

老闆娘無視,「餐巾紙在那邊呢,自己拿。」

韓義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尷尬的,反正臉是真紅了,伸手接過後擦了把臉。

之後收拾了一下,三個人一塊出了門。

……

老闆娘送夏子軒上學了,韓義則坐車去了俱樂部的實驗室。

昨天晚上他已經想的很清楚了,一個科技公司沒有自己的主打產品,本身就給人一種「不靠譜」的印象,也難怪被人攻殲時毫無還手之力。

既然這樣,那就出奇迹吧! 韓義兩個手機全部關機。

被寄予厚望的單十一數碼商城,眼看就要完了,很多人急的都快瘋掉了,電話是左一個右一個,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兩個商城的供應商。

熬了兩個通宵,錢沒賺到,最後還跟著受累受氣,打過來的電話語氣自然不會那麼好。

除了這些人,公司里很多人也在等著他拿主意。

從凌晨1點30分銷售額衝到4000萬的時候,銷售額便急速縮水,一直到今天早上6點鐘,剛破五千萬。

要知道這五千萬有兩千多萬的搶購機,另外再加上BD熱搜的加成效果,等今天中午熱搜一過,肯定會徹底崩盤。

現在很多人都在等著看笑話,國內幾大手機生產廠商更是冷笑不已。

區區一個數碼店老闆也敢甩臉子給他們看,是誰給了他這個勇氣?

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上天了!

……

七點鐘韓義來到實驗室。

現在兩棟實驗樓已經全封閉,各種先進的偵測儀器把這裡圍的水泄不通,任何人員進出都需要經過四道安檢口。

另外12名安保人員24小時不間斷巡邏,其中有一名PLA特種部隊退役偵查員,作為隊長全權負責這裡的安保任務。

大樓裡面,實驗室還有固體成像傳導室正在建設當中,另外一批光學設備已經過來了,兩名剛招的光學工程師正在搭建儀器。

韓義來到新建好的「增強現實模擬室」。這裡是后改裝的,牆體材料全部是國產,包括檢測儀器也有一部分是國產的。

這些都是樣子貨。

沒辦法,國產光學檢測儀器很多都不達標,就像全息反射膜,國產的掛著「反射膜」的名頭,實際上就起了個投影的作用,根本沒卵用。

把模擬室的門關好,不漏光窗帘拉上。

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拿出一台改裝過的oppofind5,以非常暴力的手法拆開后蓋。

之後用焊洛鐵點掉上面的連接線,把主板暴露了出來。

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巧的黑色晶體,按照原型小心翼翼的點到了cpu使用的有源晶振上。

AR手機就是韓義準備的終極大殺器。

這些天他不是什麼也沒做,而是在考慮著怎麼把AR虛擬現實技術融合到商業應用上,而且還要利益最大化。

考慮過來考慮過去,最後還是決定做AR手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