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場外,葉雄用靈識將所有的話,全都一字不漏,聽進耳朵里。

剛見面的時候,葉雄覺得雷鰍這個人挺不錯,整天笑嘻嘻的,一副沒什麼城府的樣子,現在才發現,他這個人城府深著呢!

說來說去,他就在嫉妒人才,有實力的雷族人可能就是看不慣他,又不願意太光明正大奪他的族長之位,落下罪人之名,所以選擇離開,才造成現在雷族這麼弱小。

這樣的人,葉雄根本就不看在眼裡,也不放在心上。

這樣的人,還不配當自己的對手。

只要他將這些外流的修士找回來,到時候自己完全可以組成另一支雷族勢力,哪怕不取代他的族長之位,也可以完全架空他。

對付這樣的小人物,葉雄有一百種方法。

葉雄衝天而起,朝飛禽的方向飛去。

這些外流的雷族人之中,實力最強的是雷龍,只要將他收服,剩下的人,會容易得多。

「葉兄弟,等一下。」雷鵬從裡面走了出來,化成一道流光,落到他身邊。

「我爹那人就那樣,胸無大志,你別見怪。」

「找我有事嗎?」葉雄問。

「我想跟你一想去。」雷鵬認真道。

「那就走吧!」

兩人化成兩道流光,朝遠處飛去。

……

飛禽族座落在險峻的蠻荒深處。

從天空之上,一眼望過去,下面是一片連綿不絕的蠻荒古樹。

在這裡,高達幾百米的樹木無數,巍然挺立於天地之間,遠遠看過去,那一簇簇樹葉,就像綠雲飄浮在半空,看起來雄偉無比。

在百米巨樹的樹榦上,建著許許多多的木屋,遠遠看去,就像樹上長滿了繭一樣,密密麻麻。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無數的飛禽族修士,在各個木屋之中,進進出出,有一些背上,還長著像鳥一般的翅膀。

「葉兄弟,這裡就是飛禽族的族址,咱們悄悄混進去找雷龍吧?」雷鵬輕聲道。

「不用了,讓他出來見我就行了。」

「雷龍可在,雷族有人來找你。」

葉雄氣沉丹田,一鼓渾厚的元氣,如同利箭一般,穿透整個飛禽族。

無數的飛禽,被他這吼聲之下,嚇得紛紛從巨樹之中飛起,受驚遠遠逃遁。

嘩啦啦!

數百上千的飛禽族修士,從木屋之中飛出來,在半空之中,把兩人圍住。

「來者何人,敢膽闖飛族,活得不耐煩了嗎?」

「速速報上名來。」

「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

各種各樣憤怒的聲音傳來,憤怒的氣勢直壓過來,嚇得雷鵬臉色有些鐵青。

這些人之中,不乏元嬰修士。

「葉兄弟,咱們是不是太高低了?」雷鵬顫著聲音問。

面對數千修士圍困,葉雄面不改色,淡淡地說道:「我們是雷族特使,特來接雷龍回家。」

「雷龍是誰?」

「少跟他廢話,這個傢伙就是來踩場的。」

「先動手把他們抓了,再慢慢審問他。」

當下,就有十幾名修士為了出風頭,紛紛朝葉雄跟雷鵬衝過來,一出手,各種神通劈頭蓋臉地擊來。

葉雄手掌一拍,掌心一道金光出現,一隻大手印虛影就生起來,迎風便漲,瞬間就化身幾百米高,直壓過去。

摧枯拉朽,不堪一擊。

一片慘叫聲傳來,十幾名修士,瞬間就被拍飛,個個被震飛出幾百米遠,受傷不輕。

周圍的人,全都嚇了一跳,本能地退出幾公里,不敢再過來。

一掌就將十幾名實力修士,輕描淡寫地打敗,這實力絕非一般。

「找一個能說上話的人過來。」葉雄背著手,冷冷地說道。

正在這時候,人群之中,突然走出一道人影,顯然是這群人之中,比較有威望的人。

「你是族長嗎?」葉雄淡淡地問。

「族長不在,我叫劉正軒,是飛禽族的長老,閣下怎麼稱呼?」劉正軒不動聲色地問。

「雷族,葉雄。」

四個字一出,場下頓時掀起軒轅大波。

要說這段時間最火的人,莫過於橫空出世的葉雄,一飛升就佔據了飛升榜第十的排名。

很多人都想知道,這飛升者到底是何方神聖,沒想到是這麼狂傲的人。

「原來是雷族的飛升者,我還以為是什麼人物。」劉正軒態度馬上變了,聲音之中滿滿都是漠視之色。

他開始還以為對方是什麼大勢力的後輩,有什麼背景,沒想到只是一個飛升者。

剛飛升上來,說明對方剛進入元嬰期,也沒有什麼背景,這樣的人物他才不放在心上呢!

上飛升榜又如何,那榜單是什麼來歷都沒人知道。 「你來幹什麼?」劉正軒冷冷地問。

「剛才不是說了,我來帶雷龍回家。」葉雄回道。

「就憑你,帶雷龍回家?」劉正軒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聽到再好笑不過的事情。

嘲笑聲會傳染的,當周圍的族人,看到長老嘲笑的時候,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別的飛升者飛升上來,不是找根大腿抱著,就是夾著尾巴做人,這傢伙還真是高調啊,就不怕死得很慘嗎?」 巴山劍場 旁邊有人嘲笑。

「他以為這仙魔界是下界吧!小子,我告訴你,哪怕你在下界是龍,來到這裡也得趴著。」

「劉長老,少跟他廢話,教訓他一頓,好好教教他怎麼做人吧!」

周圍各種各樣嘲諷的聲音傳來,沒有一個人將他這個新的飛升者看在眼裡。

聽著周圍的風言風語,葉雄知道此刻只有一個辦法讓他們閉嘴,那就是絕對的實力。

「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做人,誰來教教我?」葉雄淡淡地說道。

這一番挑釁的話,當下就讓場下的人炸開了禍。

「太可惡,太狂妄。」

「劉老長老,好好教訓他。」

「往死里打。」

奮臂高呼,群聲激動,彷彿葉雄是十惡不赦的殺人狂一樣,個個恨不得撲過來殺之。

在這麼高的呼聲之下,劉正軒自然不能躲著,當下身影嗖的一下,落到葉雄面前,冷冷地說道:「臭小子,不知道天空地厚,今天老子就教教你怎麼做人。」

周圍的人紛紛退了出去,如同潮水一般,躲出幾十公里遠。

元嬰修士之間的大戰,可不簡單,一個不小心被波及,分分鐘是沒命的事情。

「葉兄弟,劉正軒是飛禽族長老,實力在整個飛禽族可以排進前五,是元嬰中期的修士,你千萬別大意。」雷鵬緊張地說道。

這樣的人物,伸伸手指,他這個金丹修士就得完蛋。

萬一葉雄出事,他這個一同前來踩場的,也不會有好下場,他不擔心才怪。

雷鵬突然後悔了,剛才不應該一時衝動,為了一腔熱血,不顧後果地跟來。

「元嬰中期,正好,動起手來也不置於那麼無趣!」葉雄冷笑著。

雷鵬忐忑不安地離開,遠遠地觀望著。

……

半空,兩人迎面相對,兩鼓氣勢衝天而起。

「別說我不給機會,你是晚輩,我讓你三招。」劉正軒傲然說道。

他在飛禽族當了上千年的長老,實力比得上自己的,整個飛禽族找不出幾個,這麼一個新人,他才不放在眼裡!

「既然劉長老這麼大方,那我就不客氣了。」葉雄淡淡地笑道。

「別浪費時間了,出手吧!」劉正軒傲然道。

話剛說完,葉雄身體就在原地消失了!

下一刻,當他的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劉正軒面前三十米處。

他身上暴射出十分耀眼的金光,就像太陽一樣。

掌心之中,凝聚著一鼓純正的佛門真元,一掌轟出。

一個金光大手掌虛影,直接拍了出去。

劉正軒臉色大變,瞬間就後悔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對方雖然只是簡單一招,但是之中蘊含的霸道力量,哪怕隔著三十米遠,都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緊急時刻,他一連拍出幾掌,層層掌影,以攻待守。

「千疊掌,劉長老,好手段。」場下有人喝彩起來。

誰都知道,劉正軒的千疊掌,是他最出名的神通之一。

喝彩聲只叫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彷彿被一把刀從中切斷一樣。

所有人心目中了不起的千疊掌,在跟佛門掌印相撞在的時候,就像紙糊一樣,瞬間被摧毀得無影無蹤。

金色掌印虛影去勢不減,狠狠地擊在劉正軒的護體罡氣之上,不但將他的護體罡氣轟碎,還將他擊飛出去幾公里遠,好不容易才停下來。

劉正軒感覺胸口氣血翻滾,拚命地忍受著上沖的血氣,終於還是忍不住哇地噴出一口血。

血雨漫天而落,給鴉雀無聲的現場,平添幾分嘲弄。

全場傻眼。

飛禽族長老,元嬰中期修士,居然被一招擊敗。

不是偷襲,是在全力防守之下,被輾壓式擊敗。

這不異於,狠狠地打了所有人的臉。

數千人的半空,一句話都沒有人說。

雷鵬嘴巴張得老大,看著半空那道帥氣的人影,半晌沒回過神來。

「這是第一招,劉長老,剩下的兩招還讓嗎?」葉雄聲音玩味地問。

劉正軒此刻的臉漲得通紅,就像被狠狠甩了一巴掌。

對方能用第一招將他擊敗,那麼第二招第三招,很有可能就會要了他的命。

這種情況下,除非他是傻子,不然都不會繼續讓。

「姓葉的,你別以為自己有兩下子就在這裡囂張,我告訴你,這是飛禽族的地盤。」劉正軒色厲內荏。

從他這話之中,所有人都能聽出來,他退縮了。

剛才是自己對抗,現在把整個飛禽族抬出來,說明他心虛了。

「不堪一擊。」葉雄冷嘲著,目光掃過周圍道:「如果沒有更厲害的,那就請雷龍出來吧!」

周圍的人,面面相覷,全都不敢站出來。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粗大的嗓門聲響了起來:「這裡沒有雷族的人,也沒有雷龍。」

「陸長老出來了,這下好了。」

「陸長老是族長之下第一高手,只要他出手,葉雄肯定完蛋。」

「族長不在族裡,只能靠陸長老對付他了。」

周圍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很多人都非常激動。

被人上門踩場,誰都不會高興,誰都想有人將踩場的人,狠狠干趴。

葉雄目光落到來人身上。

外表四十多歲左右,身上穿著一件灰色長袍,留著板寸短髮,氣宇軒昂,氣勢不凡。

「雷龍,你終於出來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你認錯人了,我叫陸宇,是飛禽族長老,不叫雷龍。」短髮男子道。

「你右臂肩膀上有一個疤勢,那裡本來是雷族印記,被你毀壞了,留下一個疤勢,你把右肩膀露出來,只要上面沒有疤痕,我就相信你不是雷龍。」葉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