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當出邢台倒下的一瞬間,整個廣場的人,才彷彿如夢初醒般,震驚的望著黑桃海賊團眾人,到處逃竄起來。

喧鬧聲、吵鬧聲,哭泣聲,嘶吼聲,頓時響徹整個廣場。

這一刻,人性的醜陋,充分的暴露展露無疑。

為了生存,昔日許下海誓山盟的愛人,開始毫不猶豫的踢開身邊的累贅,自己逃散。

為了生存,孩童被無情的推倒在地上,大聲哭泣,卻無人再管。

為了生存,往日一起喝酒,聊天,相談甚歡,號稱生死之交的朋友,拳腳相加。

這個,安等人猶如上帝視角的觀眾,默默的注視著猶如菜市場般亂糟糟的廣場想到:『真是有夠醜陋的。』

艾斯更是抓了抓頭髮道:「當初,我竟然會在這些傢伙身上尋找答案,真是有夠丟臉的。」

「沒事,反正你的臉也不值錢!」安突然補刀道。

艾斯的腦袋上立刻升起一個「井」號,握緊起右拳道:「真的,突然好像揍你啊,安!」

「喂喂,打情罵俏也要分場合吧,正副船長!」亞爾麗塔這個時候戲謔的說道。

「沒有想到,今天在羅格鎮,竟然可以碰到這麼多朋友,還真是久違啊!」就在這時,斯摩卡的聲音從艾斯等人身後傳出來道。

「若不是緹娜恰好路過這裡,斯摩卡,你今天豈不是要放跑這群海賊了?」

斯摩卡的聲音剛剛落下,另外一個英氣的女聲也隨之響起道。

安都不用回頭,聽到這標誌性的口頭禪,就知道來的兩人是誰了。

不過,出於好奇對長相的好奇,安還是回過頭望去。

男的,少年白,外套披,赤裸身,大雪茄,斯摩卡。

女的有著一頭颯爽的淡粉色中分長發,頭上戴著似裝飾般的紫鏡片墨鏡。

嘴上叼在香煙

身穿玫紅色的職業裝和海軍的正義披肩,手帶淡紫色手套。

惹火萌妻 眼前之人,赫然便是海軍本部上校,檻檻果實的能力者·緹娜。

「哦,斯摩卡,緹娜也在,看來,黑桃海賊團今天的運氣比較差啊,哈哈哈!」巴斯提尤落地后,看清兩人後大笑道。

「欸~我還以為,來的是和他們師兄弟赤犬、青雉、黃猿呢!原來,來的不過是連少將都沒有達到的兩人,還真被小看了呢!」安看到后,不僅沒有慌張,反而語氣輕蔑的口氣說道。

輸人不輸陣

而且,憑藉現在的黑桃,雖然不一定能贏,但是,還不至於在這裡被抓。

「菲尼克斯·安,無畏的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你不配海軍大將來抓。」斯摩卡本來就嚴厲的表情一板后,變得更加嚴厲的說道。

「你們海軍總是喜歡自以為是,以為一切盡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所以,養出四皇等不受控制的存在。」安攤開雙手搖了搖頭,用著無可奈何的口氣道。

「緹娜很生氣,從來沒有見到這麼狂妄的海賊新人!」緹娜道。

「不僅狂妄,還比你這醜女人漂亮!」安絕代風華的臉蛋閃過一絲鄙夷的笑容,臉上寫上『你長得丑,你憋縮話!』

「緹娜非常憤怒,非常憤怒,斯摩卡、巴斯提尤一起上吧。」緹娜聽到后,語氣略夾雜著一絲憤怒和嫉妒的情緒道。

巴斯提尤:「好!」

斯摩卡:「嗯!」

「冒煙男交給我吧!」艾斯雙拳重重一對碰道。

「巴斯提尤交給我吧,正好我好好算算那個我偷襲之賬!剩下那個醜女人,你們誰上?」安問道。

「我!」x2

阿金和亞爾麗塔同時說道。

說完,兩人對視一眼,誰也不肯退讓半步。

「行了,你們一起上吧,我不求你們打敗她,托住她就行了。」安道。

阿金和亞爾麗塔面色同時一冷

「還真是被副船長小看了呢,一起上吧,阿金。」亞爾麗塔強壓著怒火道。

「嗯!」阿金用著那兇狠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緹娜,惜字如金的說道。

「雜兵,交給你們了。這一次,誰都要參戰,包括可雅,每個人必須都要給我殺死一名海軍,否則,我要親自懲罰你們哦~」

安說完,嘴角閃過一絲抖S的笑容,嚇得黑桃海賊團眾人虎軀一顫。 嗖!

巴斯提尤手持斬鯊刀,在安靠近之時,一個橫掃,掃過去。

安縱身一躍,輕鬆躲過後,一腳踢向巴斯提尤的腦袋。

咚!

安的右腳踢在巴斯提尤脖子上,巴斯提尤除了身體微微顫了顫后,便根本沒事人一般,再次舉起手中的斬鯊刀砍向安。

安落地后,右腳腳尖點地,猶如芭蕾舞演員般,在原地旋轉一圈,和斬鯊刀以著毫米只差的距離,驚險躲開后,金髮一甩。

被甩出去的金髮,竟便化作一條條靈活的金色小蛇,張大嘴巴,重重的咬在巴斯提尤頭部沒有被面具護住的地方。

巴斯提尤悍然不懼,旋轉著斬鯊刀,反手握刀,一刀將菲尼克斯·安的金髮從中斬斷,一分為二。

安當機立斷,雙腿踩地,雙腿微轉,畫過一個圓弧后,整個人就出現在巴斯提尤的身後,乘勢出腿,連續數腳重重踹在巴斯提尤身上。

巴斯提尤突然,雙手抓著斬鯊刀,身體猶如陀螺般高速快速旋轉起來,旋轉斬向菲尼克斯·安。

安連續幾個翻身,跳離開來,與巴斯提尤保持一定的距離。

巴斯提尤在感知到安離開后,他立刻停下來望著菲尼克斯·安輕嘲道:「你的攻擊,在我看來就猶如撓痒痒一般,完全沒有任何效果,能不能用點力。」

安聽到后,亦嬌笑的反擊道:「你這傢伙,笨拙的像一個熊一樣,連碰都碰不到我,更別說攻擊我了!」

巴斯提尤聽到后道:「你的速度雖快,身形雖詭異,但是,對你的體力應該也不小吧。」

安聽到后抿唇輕笑道:「確實有點大了呢,不如,讓氣氛變得更加火熱一點吧。轉換,戰車!」

話音剛落,安重重一蹬地面,猛然發力。

地面瞬間出現小面積塌陷

而菲尼克斯·安本人更是猶如疾馳的火車,瞬間出現在巴斯提尤的面前,一手肘重重的打在其胸口處。

巴斯提尤頓時暴退三步才停下來。

還沒等巴斯提尤從剛才的重擊回味過來,菲尼克斯·安得勢不饒人,一個箭步的突進,接近巴斯提尤后,聚起全身之力打去。

巴斯提尤連忙將他斬鯊刀橫舉,擋在安拳頭的必經之路上。

而在巴斯提尤舉起斬鯊刀的一瞬間,他一個瞬閃,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巴斯提尤的身後,高舉起右拳,重重的打在其下顎處,將其打飛出去。

安看到后,唇角微微上揚,用力一踩地面,化作上升的火箭,飛升到空中后,身形百轉,利用高速運動的殘影幻化出六個快到極致的分身攻擊,不斷的將巴斯提尤猶如沙包般,打來打去,讓其根本無法體停下身體。

鳳凰六幻!

而巴斯提尤早已在飛上來的一瞬間,使用了鐵塊,來進行防禦。

但是,即便是這樣,巴斯提尤還是覺得惱火,堂堂海軍中將,竟然被區區一個小人物搞得如此狼狽。

而伴隨著安長時間的高速移動,安的雙腿突然一陣發麻,安瞳孔急劇放大的想到『完蛋,痙攣了!』

巴斯提尤乘機抓住機會,突然撤去鐵塊,猛地抓住菲尼克斯·安的一條玉腿,怒吼的砸向地面道:「別太小瞧海軍中將了,菲尼克斯·安!」

菲尼克斯·安第一時間將雙手豎舉在自己面前,化作彈簧墊,來減輕衝擊。

但是,在海賊的話,最不缺的就是有力量的人。

即便是再有彈簧墊的情況下,菲尼克斯·安還是被巴斯提尤被硬生生的砸陷進地底里。

整個身體就,好似毫無防備的普通人,被人突然猛地抽了一棍子般,身體巨震。

巴斯提尤藉機,瘋狂砸地,似乎想要把菲尼克斯·安給硬生生的砸死般。

開什麼玩笑啊!

安嘴角噙著鮮血,雙眼充滿了瘋狂和暴戾的神情,望著巴斯提尤想到:

『本大爺來這個世界,可不是被你凌辱的,雜修!!!』

安右手食指、中指猛然緊繃,銀刺出現在他兩指之中。

在巴斯提尤再次將他拎起的瞬間,身體猛地彎弓襲去。

雙指化作一道閃電,直直的插進巴斯提尤帶有許多空的面具內之中,不僅刺瞎了他的右眼,並在其臉上,開了一個血洞。

「啊啊啊啊!!!!!」巴斯提尤吃痛的鬆開菲尼克斯·安,揚天吼叫道。

菲尼克斯·安倒地后,重重的咳出嘴裡中的淤血后,剛剛抓住時機攻擊時,他的右腿突然傳來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安本人立刻跌坐下來。

他發現,自己被巴斯提尤右手抓住的右腿的地方,就好似一坨爛泥般,完全沒有知覺。

這一刻,他知道,自己的右腿,恐怕是被他給捏斷了。

即便是有惡魔體制的修復下,還是進度緩慢,至少要小半天才行。

但是,戰鬥,可從來沒有中途停止,等你恢復的一說。

安對著梅爾道:「梅爾,隨便給我一把刀出來。」

梅爾聽到后,強忍著淚水,從安口袋中鑽出來,將雙手伸到嘴巴里,取雪走扔給安大聲的喊道:「安,你一定要贏了這個傢伙。」

安聽到后,嘴角劃過一個扭曲到瘋狂的笑容道:「你以為,本大爺是誰!」

說完,安用雪走撐地,強迫使自己站起來,用著那猶如蜘蛛網般密布,充滿血絲的雙瞳死死的盯著巴斯提尤,抓住雪走的手猛地往地面一頂,整個人飛撲向巴斯提尤。

在靠近之時,安猛地揮出抓住雪走刀柄處的右手。

銀光一閃

在巴斯提尤的身上划處一道長長的血痕。

巴斯提尤怒吼的對著安的身體一腳踹去,重重的印在他的胸膛上,將其踹飛。

被踹飛的菲尼克斯·安,猶如開了弓的利箭,旋轉的倒飛出去。

沿途上,撞飛無數海軍后,在地面滾了好幾圈,才停下里。

安望著自己小範圍塌陷的胸口,他嘴角忍不住閃過一絲苦澀、無奈的神情。

這力量,還真是恐怖啊。

完全都看不出,眼前這傢伙是被薩博一招秒的貨。

而沿途海軍看到后菲尼克斯·安倒在離他們不遠處后,他們紛紛高舉步槍,準備射擊。 「安!!!」正和斯摩卡僵持住的艾斯,看到安擊飛后,化作一團飛火,朝著安飛去。

「波特卡斯·D·艾斯,你的對手是我!」斯摩卡也化作一團煙霧,飛到艾斯必經之路上,手持十手重重的抽向艾斯。

艾斯看到,急躲開,高舉起幽藍色的火焰拳頭,朝著斯摩卡打去吼叫道:「給我讓開!」

「做得到的話,你就試試看啊。」斯摩卡吃過海心焰的苦頭,也知道它能直接攻擊到惡魔果實能力者,他一個閃身躲開,高舉起十手朝著艾斯臉部打去。

炎帝的咆哮·海心焰版!

艾斯雙腳用力一蹬,跳離原地后,鼓大嘴巴,猛地噴出磅礴的幽藍色的火焰燒向斯摩卡。

白·拳

斯摩卡會以一記白·拳,直直的撞在艾斯的幽藍色火焰撞擊在一起。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響起

兩人相撞的地方,立刻多出大量的粉藍色氣體,緩緩飛升向空中。

艾斯皺眉想到:『這傢伙,可真難纏!』

斯摩卡看到這一幕後思考到:『幽藍色的火焰,似乎並不能直接使能力無效化,那麼,這就好辦了。』

突然,兩人再次沖向對方,激戰起來。

…….

「黑槍之陣!」緹娜高躍而起,雙手對準阿金和亞爾麗塔嬌喝道。

無數又大又粗的黑鐵條朝著阿金和亞爾麗塔襲去。

阿金看到后,想也不想,往亞爾麗塔身後一躲。

「你這男人,真是差勁至極!」亞爾麗塔倒也沒有害怕什麼,只是忍不住吐槽一句道。

黑鐵條才觸碰到亞爾麗塔的身體后,就被紛紛滑開到另外一邊去。

亞爾麗塔乘機欺近,高舉起大鐵棒朝著緹娜打去。

「好討厭的能力,緹娜很生氣!」緹娜輕鬆的閃躲開后,將附帶著武裝色霸氣的右腳,一腳踹向亞爾麗塔。

而此時,阿金完全無視了緹娜對亞爾麗塔的攻擊,騰躍而起,將鐵拐在手中旋轉一圈后,以鐵拐末端帶有鐵球的位置,朝著緹娜腦袋砸去。

緹娜看到后,只能放棄這一次的進攻,一個剃閃躲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