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我真想同你們一道,就住在這裏修煉,可以種植稀有靈草、煉製丹藥!”見到靈草園種植的靈草,大家邊吃飯,丁長老也很動心地說道。

“師傅,只要您願意,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師傅,以後,宗門沒事時,您就住在這裏,前院這麼多的房間,就我和龔師姐兩人住,您還可以輔導我們修煉!”劉雨瑤趁機邀請道。

“我想過了,等過了明年的東部大會,我就靜下心來,潛心種植靈草、學習煉丹。沒有丹霞峯,我們宗門照樣會以丹藥聞名於修真界!”

“好啊,你小子想煉丹,我們大力支持你,需要什麼儘管開口,我也正有此打算呢!”袁宗主聽後很是開心,沒了丹霞峯,丹藥受制於人,讓他起了重新培養一些弟子,專門從事煉丹的心。

“暫時還不需要什麼,我正在訓練神識,嘿嘿,說不定今後我會在丹道上有所建樹呢!”

“師傅,林師弟修煉的功法可厲害呢,現在已可以用神識操控九枚珠子了。他說,能做到這點,煉起丹來,那就是手到擒拿,再容易不過的事!”

“哦?吃過飯後,就讓我們見識、見識,你小子是如何運用神識來操控九枚珠子!”袁嘯天開心地說道。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這洞府是你們新買的?”來到後院的草屋前,袁宗主猛然站在,沒有進去,表情嚴肅地問道。

“是的,只花了五千下品晶石,據說這洞府已有上千年曆史,是一位了不起的前輩留下的!”

“難怪我感覺到了這草堂充滿着厚厚的凝重、令人折服的**。這位前輩的修爲絕對不低,你可要好好愛護它,不要亂動裏面的物品,…”袁宗主聽後釋然了,轉而叮囑道,這才安心地走了進去。

“這洞府不知有多少人曾經擁有過,又不得不賤買。這洞府的原主人佈置了一個疑陣,進來後,令人毛骨悚然,根本呆不下去,幸好林楓找到了洞府機關,不然連我也不敢在裏面呆,老是覺得有人在盯着呢!”

“真有這事?”

“是的,直到現在,我也沒有找出這位前輩是用什麼方法,能讓整個洞府充滿神祕感。不過幸好前輩佈置了大陣,否則就輪不到我了,嘿嘿,就喜歡這古樸無華,後面參天的紅松林呢!”

“這草堂實在是不一般,… 試試你用神識操控小球!”

“嘿嘿,真要我獻醜啊!”

“林楓,做一遍,讓袁宗主指點你一下!”丁長老鼓勵道,聽說他能用神識操控九枚珠子,說明他神識的強大,已超過了大部分弟子。

“好吧,現在我能操控九枚珠子,只可以煉製四品的丹藥,若是能操控十八枚珠子後,就可以煉製五品的丹藥了!”

“現在就可以煉製四品的丹藥?”丁長老吃驚地問道。

“應該可以,只是從未實踐過。按照修煉玉簡所述,只要能用神識輕鬆操控九枚珠子,就可以煉出四品丹藥,成功率可達八成以上!”

“這麼高?哈哈,哈哈。修真界的慣例,都是按四成的成功率計算。真若你這樣的話,其他收費不講,僅賺取靈草,就足夠了!”

林楓用神識拿起九枚夜明珠,按九宮圖,給他們作了演示。九枚珠子如雲團一般在他胸前穿梭,操作起來相當的複雜,看得人是眼花繚亂。丁長老、袁宗主對望了一眼,也露出驚喜的目光。

“爲什麼說操控九枚珠子,與煉丹有關?”

“許多人都能將神識分成數道,看上去操控幾枚珠子很容易,其實不然。當幾枚珠子重疊在一起後,神識也就彙集成了一道,這時再想分開來精準地操控珠子,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需要經過長期的訓練,就算您們這麼高的修爲,沒經過訓練,我猜想也達不到!”

“你小子吹得那麼玄乎,我就來試試,說說規則!”袁宗主來了興趣。給他講過珠子如何運行後,他試了幾次,果然不行,逗得大家是呵呵大笑。

“真沒想到,居然可以如此巧妙地訓練神識,說說兩者的關係!”放棄了再試之後,出言問道。

“四品丹藥,需要用九味靈草熔融後成丹。每種靈草的劑量要做到精準無誤,只能是在熔融狀態下,剔除雜質後才能辦得到。用每道神識精確地控制熔融狀態下的每一味靈草劑量,製成率纔會有可靠的保障!

我練習了一年多,總算能成功操控九枚珠子了。其他人煉丹,只知道注意火候,所用靈草的劑量、相互間的熔合時機,完全是靠瞎蒙,根本不能精準控制,更不明白成丹的基本原理,僅是事前將靈草按規定劑量分配,裏面所含的雜質沒剔除,就談不上精確計算,成功率很低也就不奇怪了!”

“哦,原來是這回事?”袁宗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後開口說道:“說來真是慚愧,不瞞你們講,我年輕時也曾發憤修煉過丹道。花了十幾年功夫,因爲成功率太低,耗費了大量的錢財來購買靈草,煉製一枚丹藥,比花十倍的價錢去買還高。

後來,被你們丁長老堅決阻止,罵我是敗家子,一枚晶石都不給我後,纔不得不放棄,哈哈,哈哈。現在,聽你這麼一講,我纔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奧妙。你小子,可比我年輕時聰明多了!”作爲掌門人,能自家說出糗事,當然沒將他們當成了外人,如同老人對待他的孫兒、孫女一般。

“你們宗主,年輕時就是個犟脾氣、認死理的人。認定的事情十分執着,爲了這事,我不知同他吵過多少次嘴。同他在一起,已近二百年了,他就從未給我買過一件像樣點的東西,哪怕只值一百枚下品晶石的《駐顏丹》,都捨不得花錢!” “你看你們丁長老,一、二百年前的事,都記得那麼清楚,還在翻老賬。那時,哪是我捨不得花錢,是我的確沒錢。我們出去歷練,兩人的晶石加起來,總共就只有一百零幾枚,她非要我買下,我們在外歷練半年多的時間,後來,這一百多枚晶石也全花光了,全靠到地裏偷了世俗之人的兩個苞谷,才支撐着回到宗門。要是先給她買了,我們可能早就餓死了!”

“怎麼會這樣,您們不是有功力、法術嗎?”劉雨瑤驚訝地問道。

“外出歷練,不準使用任何法術,出了宗門就是普通的世俗之人,和他們完全一樣!”丁長老補充道。

“一枚‘駐顏丹’會那麼便宜,我買了幾枚,全是花了二千下品晶石,被騙了?”

“哈哈,哈哈,那時,天地靈氣比現在濃郁多了,山上到處都是靈草、靈根,丹藥也不值錢。幾年努力修煉,鐵定可以突破到築基期修爲,哪像現在這麼艱難,…”

“哇,要是我們生活在那時該有多好啊!”龔師姐羨慕地說道。

“正因爲修煉容易,修真之人太多,打殺之事就更多了,常年都處在門派戰爭之中,哪像現在這麼太平!”袁宗主說道。

“袁宗主,那時飛昇仙界的人多嗎?”

“哈哈,哈哈,哪會有多少人能如此幸運,整個南越大陸,我們活了差不多二百年了,也只聽說有一、兩個而已。我和你們的丁長老是沒希望的了!”

“爲什麼呢,只要有強大的天地靈氣補充,您們的修爲,不就可以提高了嗎?”

“你小子說得是一點沒錯,只是這強大的天地靈氣從哪來?現在花再多的錢,六品的丹藥也買不到,更別說能讓人可以提高修爲的靈草、靈根了!”

“哪些靈草、靈根,對您們的修爲提高會有所幫助?”

“要說對修爲提高有極大益處的東西,就太多,比如‘天神果’、‘紫金龍參’、‘七彩神芝’、…更厲害的還有‘不老泉’、‘生命樹’、‘菩提之根’等等。哈哈,哈哈,這些東西,我們也只聽說過,到哪裏去找?我們還將希望寄託在你小子身上,等你有出息後,我們就沾沾你的光!”

“嘿嘿,您們就是我的親人,只要我真能找到,肯定有您們的份,您說的其他物品我暫時還沒有,六品丹藥倒還有幾枚,正說要送給您們呢!”林楓說着,手上多出了兩個玉瓶。

“七集丹?”袁宗主萬分震驚地說道。怔怔地看向眼前的林楓。

“沒錯,不要問這東西從哪裏來,總之餘旭峯是絕不可能擁有,我對天發誓,他的物品,我只要了隱身衣、神行靴,其他什麼都沒要,否則天打…!”

“拿了也沒任何關係,哪用得着發誓,我們不會這樣去想。就算那些物品全歸你們,也沒人會指責你們!”丁長老阻止了他的發誓。

“這世上,竟然還會有這種丹藥存在?我真的不敢相信。小子,你可知道它有多珍貴?”袁嘯天出言問道,變得很是激動。

“當然知道它珍貴,才拼着性命,不顧幾個凝丹期、十幾個築基期修爲之人的追殺,身中十七枚喂毒暗器,其中三枚‘五鬼陰煞釘’甚至穿透了‘冰蠶背心’,墜下了天坑裂縫的熔岩。幸好我修煉過‘馭風術’,否則,這次真就沒命了。還害得我們在崖壁處躲了二十幾天,才僥倖脫險。

這世上,您們就是我的親人,能爲您們做點事是我應該的。不過,也有很大的收穫,忍着劇痛,得到了幾枚凝丹!”林楓說着,將‘五鬼陰煞釘’和用玉瓶裝的凝丹拿了出來。

“這‘陰煞釘’不是餵了劇毒,你…”丁長老驚訝地問道。“其他不講,僅是喂的‘三尸毒’就足以讓人當場喪命。

“嘿嘿,這世上的劇毒能毒倒我,可能並還多了。曾經被一條蝮蛇咬過,結果啥事沒有,我仍在活得好好的!

按玉簡記載,‘七集丹’是世上最高品階的丹藥,由七粒藥性完全不同的靈丹構成,組成了所謂‘生命七竅’。每一竅都是一粒神丹。第一竅的顏色爲火紅色;代表生命之火。第二竅爲紫色,代表生命之精。第三竅爲黃色,代表生命之源。第四竅爲綠色,代表生命延續。第五竅爲橙色,代表天地五行。第六竅爲藍色,代表生命之水。第七竅爲青色,代表生命的本質,也就是‘萬源歸一’。袁宗主,不知我說對了沒有?”

“完全正確,據我所知,丹道鼻祖清虛散人,窮其一生努力,總共也只煉製了七枚‘七集丹’。沒想到,你竟然得到了兩枚。明知它對修爲的提高有着無比的益處,還將它送給我們,僅憑這點就足以證明你小子心裏確實將我們視爲了親人,丁長老真沒疼愛你倆!

你的心意我們領了。這丹藥就留着你倆以後自己服用。今後修爲提高了,闖出一番事業,給我們爭口氣,我們就心滿意足了,哈哈,哈哈!”

“嘿嘿,我和師姐要服用這丹藥,不知還要等到多少年。您們修爲能得到提升,退一步講,就算不能飛昇仙界,至少在修真界沒人再敢覬覦我們宗門,您們就是宗門堅強的主心骨、保護傘。您們放心,假以時日,我會自己煉出六品、甚至七品丹藥來,您們一定能看到這一天!”林楓說着,將裝着世上最高品階丹藥的玉瓶,從桌上推給了他。

“煉製高階丹藥,需要高品階的火焰。煉製五品以上的丹藥所需的火焰,比普通火焰,至少要高出二到三個品階,你上哪裏去找如此高品階的火種?火晶所含的品階,不過才高了一個等級。哦,你知不知道火焰是要分品階的?”丁長老笑着解釋道。

看他熟練地用神識操控九枚珠子,對煉製丹藥的真知灼見,知道他煉製四品丹藥,肯定不會有問題,但要煉製高階丹藥,卻是完全的不同。

“知道一點點,有人說,我發出的火球,火焰溫度比常人要高出二到三個等級。那煉製高階丹藥的事,就更非我莫屬了,嘿嘿!”

“真的嗎?快讓我們看看!”掌門人和師傅對他青睞有加,說了不少推心置腹的話,劉雨瑤內心很爲他感到驕傲、自豪。

“師姐,不要靠我太近!”林楓站起身來,退後了幾步。指尖出現一個跳動的黑色火苗,炙熱、恐怖的氣息,頓時從他指尖那團黢黑的火焰傳了出來。

“真會有這種事?”待他收回火球,丁長老驚訝地問向了袁宗主,從她的眼神看來,完全是一副震驚地樣子。

“哈哈,哈哈,說實話,你小子若不修煉丹道,實在是太可惜人材了。就我所知,能擁有如此高品階火焰之人,整個修真界絕不會超出十人。今後,再不能將火焰示人,修真之人的險惡,你們年輕,想象不到!”

……

“林師弟,你可回來了,…”

“哈哈,哈哈,還是在家裏舒服些,發傳音給雷振天他們,大家樂一樂!”三位師兄、石家柱,見到他出現在了院門,全都圍着他問長問短,無比的親熱、開心。

“師兄,林楓真不簡單,這次居然給小丫頭淘到了兩件寶物,極品‘雪魂珠’就不說了,她那根簪子,居然還是縹緲宮‘九幽宮主’擁有的‘如意神簪’,…”

“面對幾百萬上品晶石、衆多的修真物品毫不動心,你說這小子的心性有多堅韌。對丹道的理解、認識,我敢說,肯定不在陳淵庭之下。真沒想到,這小子的確是具有大機緣、大造化之人,身中十七枚餵了毒的暗器,居然毫髮無損,… 對我們更是掏心掏肺的孝敬!

哈哈,哈哈,假以時日,待他煉出了四品以上的丹藥,姓陳之人真就沒法在宗門立足了。說實話,每次見到他,我就想到了他大量貪墨宗門資產之事,真想剝去他的僞裝,讓宗門所有人看看他僞善的嘴臉,說來說去,還是我們的實力不夠!”他們離去後,二位大佬,仍沉浸在同他們一起時的愉悅中。

“說實在話,龔丫頭說,那些丹藥她們可以隨意服用,連我都有些羨慕。林楓能種活那麼多珍貴的靈草,沒有特殊方法,那是不可能的,放眼修真界,誰能辦得到?…

我們當時對他的施救,真的沒有白廢,短短四年時間,就能突破到九層修爲,這要說出去,誰能相信?我敢肯定,他就這樣修煉下去,今後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啊!”

“哈哈,哈哈,這小子的能量真是大得驚人,我算是服了,擁有比常人高出二個品階的火焰,出去一趟,居然得到一位修爲不知多高之人的洞府,兩枚七品巔峯的丹藥,…”手上拿着兩個玉瓶,袁宗主仍有些不可置信地說道。

“師哥,不如你先閉關修煉,說不定那枚‘七集丹’,真能將修爲提高一、兩個層次呢,你修爲能上一層,正如林楓所說,對宗門實力的提升,好處無比!”

“我想過了,待三個宗門選拔弟子結束後,我就閉關修煉,爭取在明年東部大賽前,看能不能將修爲提升一、兩個層次。待時機成熟之後,我想將宗門之事,就交給他來打理,我們在後臺給他出出主意,讓他更好地成長!

我知道,你一直就對種花、種靈草很有興趣,等我閉關之後,想去與他們同住,就去住一段時間,調養好身體,有了這枚七品丹藥,我相信,我們的修爲至少能提升一個層次。有時候,真還有些想喝他們用靈草熬製的靈肉湯呢,哈哈,哈哈!”

“看着他們那麼懂事,一天天在成長,對宗門更是無比的忠誠,心裏真爲他倆感到十分的欣慰。等你出關之後,我真想就在那裏種靈草、修煉,若有可能,就試着煉製丹藥,宗門其他事情,我也不想過多的操心了,…” “林師弟,你回來啦,算到你這兩天也該回來了!” 去太平鎮歸還了田老三租借的洞府,林楓來到宗門藏書閣,出去一趟,總要送一點禮物,給關係好、談得攏的師兄。

“楊師兄,報名沒,哈哈,哈哈,這次預選賽就全看你的了。出去一趟,沒給你買啥好東西。這把‘金犀劍’我看適合你,就當是禮物了!”拿出一柄長劍,放在桌上,憑他的估計,這柄不算太重的劍,楊師兄應該喜歡。

“仙器下品?林師弟,你的禮物太重了,我不敢收!”

“你是嫌它不好?”

“不,不是,是太好了,太貴重了,我哪有福份享受!”

“那不就得了,盼着你脫穎而出,爲宗門爭光,哈哈,哈哈。報名沒?”

“那就謝了,哈哈,哈哈,這劍正合我意,就等着同你一起去報名呢!”憑藉林楓送給他的獸丹,修爲也突破到了八層。

“我要等到最後一刻才報名,不然會被人當成笑柄,哈哈,哈哈!”

同他聊了一會兒,來到外事堂,送點禮物給趙師兄。外事堂一改平時的冷清,前院、後院都是人。

“林師弟,宗門預選賽早已開始報名,再有幾天就有熱鬧可看了。今年靈草大豐收,大家沒事全都聚集在這裏,在猜測誰能進入前十強,代表宗門出戰呢。這次報名參賽的全是宗門難得一見的高手,八層以下的師兄,還沒誰敢去報名!”

“哈哈,哈哈,我猜想西山就沒一人敢去報名,全是來湊熱鬧的。這些天你們這裏可熱鬧了。中午就不請你吃飯了,找張主事還有點事!”來看望趙師兄,送了一些肉乾、靈草給他,另外還送了十枚下品晶石,當着是外出的一份禮物。

“林楓,你怎麼不去報名?要是報了名,王師兄就可以明正言順地打得你滿地找牙,哈哈,哈哈,廢物就是廢物,一到關鍵時候就露了餡!”剛走出迴廊,就遇到了王道成一夥來外事堂,跟隨他的羅德彪,滿是譏諷地說道。

“你都不去報名,我到哪兒找人練手?哈哈,哈哈。你說我是廢物,那你自家呢?有種我們一起去報名,別老是當奴才、跟屁蟲。若你敢報名,我才真正要打得你滿地找牙,哭都來不及呢。說大話、吹捧舔貼,你倒是蠻有一套哦!

王師兄英俊瀟灑、修煉奇材,怎會盡結交了一些如你這般的無恥之徒,敗壞外門三傑的名聲,實在是令人費解。王師兄,你報名沒有?”

“信不信,老子現在就要打得你滿地找牙!”被他當衆說成是跟屁蟲、狗奴才,羅得彪氣得兩眼圓瞪,火冒三丈,咆哮着說道。

“夠了!”王道成一把將他攔下,轉而問道,“你報名沒?”他利用大陣,將八層修爲的杜梓彤洗劫一空,事後杜師兄竟然忍氣吞聲,屁事不敢放一個。聽李子建說了那番話後,內心對他其實已很是忌憚,“還是怪我心存婦人之見,當時沒直接滅了你,讓你有了喘息之機,你若是報名,這次我就正大光明地弄殘你!”

“王師兄,你是公認的修煉奇材、宗門驕子,那麼高的修爲都還在猶豫,我就更不敢逞能了,自不量力地去與九層巔峯的師兄當陪練。你手下隨便一個嘍囉,都聲稱可以打得我滿地找牙,上了場不就成爲了笑柄,哈哈,哈哈,時間還是不夠啊,早知道將約定再推後兩年!”嘴上在說,暗地裏卻不屑想到,“這次若不能當衆將你打成豬頭,我就真就是狗孃養的了!”

他們這麼一鬧騰,在外事堂原本就沒事找事、湊熱鬧的人,頓時就圍成了一個大圈子在圍觀,修爲低、不願惹事生非的人,就躲在人羣后面,看他們鬥嘴。

“老子在門外等着,出來就收拾你!”

“哈哈,哈哈,有本事就報名參賽,爲宗門爭光,要是我像你在外門混了十來年,早就第一個報名參賽了,外門真是白養了一羣你這種跟屁蟲,狗奴才。只會在這屁大的地方耍威風,欺負修爲低的人,算啥本事?”

“別再給我丟人現眼,你敢不敢報名?盡給我惹事!”王道成這次沒護着他,反而對他斥責道。

“說得好,有本事就來報名,到爭霸賽去取得名次,光在宗門內耍威風,算個屁!沒事了,大家散了吧。林師弟,正想找你呢!”張德沛見前院圍了一大羣人,知道有人在尋釁滋事,沒想是林楓在被他們圍攻。

“張主事,報名的人多嗎?正說來找你,一點小禮物不要見笑!”來到後院他的辦公室,送了他一枚四品《培元丹》。

“林師弟,謝謝,這禮物也太貴重,我實在是不好意思收下!”

“外面買要便宜得多,又不知道你喜歡其他啥物品,上次賺了那麼多的貢獻點,哈哈,哈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