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看著緩緩進入白色宮殿大門的人影,一度為難風天涯的兩位美女,小聲嘀咕著!

還是那個花園,只不過,此時的花園,充滿著幸福的味道,在花園的石台上,雨詩緊緊依偎在風天涯的懷中,無比歡喜的訴說著她著一年多來對風天涯的思念!

一陣陣嬌美悅耳的歡笑,一聲聲略顯尬尷的輕咳之聲,自著那花園內傳向四方天地,而兩人彷彿也是有著千言萬語要說,一直靜坐在那石台之上,卻是忘記一天的時間,也是他們的纏綿中飛快而過!

「啊…天都黑了呢!」雨詩忽然驚叫一聲!

「是啊,這麼快呢!」

看著逐漸變暗的天空,風天涯也是有些驚訝道,顯然,他從來沒有感覺到,同雨詩說話,時間會過的這麼快!

「天涯哥哥,我母親三日後才能出關,我先帶你見我小姨去吧!」說著,雨詩便站起身來,將風天涯的手輕輕拉住!

風天涯也是輕輕點頭,旋即,站起身來輕摟著雨詩,兩人便一起向著花園大門口走去!

當兩人剛走近刻著「雨寒居」三個字兒的大門時,大門也是同時間緩緩打開,隨後,雨詩的小姨、雨落宮二宮主雨寒,便是自大門中邁著輕盈的步伐走出!

「小姨」

雨詩撒嬌道,隨後,放開拉著風天涯的玉手,快步走了過去!

「我們家詩兒,終於想起小姨啦!」雨寒笑盈盈道,旋即,便是看向在前方滿臉不好意思的風天涯!

「別傻站的啦,進裡面坐吧!」暫短的審視后,雨寒輕聲對著風天涯說道!

咻!

然,話聲未落,一道流光便是從不遠處急速襲來,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風天涯身前!

「真討厭,怎麼又不等九爺,」帶有小九特色的說話之聲,便是在幾人耳畔響起!

「這位是?」

雨寒不禁一驚,因為,她在小九身上,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氣息!

「他叫小九,是天涯哥哥的…朋友!」

不待風天涯開口,雨詩便是搶先作答,當在看向小九的時候,雨詩的臉上,也是有著抑制不住的喜悅流露而出!

隨後,雨詩更是有些興奮的對雨寒說道:「小姨,小九可是上古第一神火,九星焚荒哦!」

「嗯?」

「果然是大有來頭,怪不得有這麼詭異的氣息波動,天涯這小子,真是越來越讓我刮目相看了呢!」雨寒心中不禁輕嘆著!

在雨詩小姨面前,風天涯倒是顯得有些拘束起來,連一句最起碼的打招呼他竟然也是忘記說!

不過,這個問題雨寒倒是沒有在乎,而是主動開口說道:「天涯,你也詩兒一樣,叫我小姨吧!」

「是,小姨!」

風天涯何等聰明,這是雨詩小姨對他的認可的話語,旋即,他那顆緊繃的心,頓時間便是鬆弛了下來了!

隨後,下意識的伸出右手,將小九拉在手中,與雨詩跟其小姨,並排向著雨寒居內走去!

……

雨寒居內的一間香氣迷人的會客廳,雨寒面色嚴肅的跟風天涯說著話…

「雖然,雨詩的母親對你也是對你讚許有加,但你也要做好心理準備才是!」

聽聞雨寒的話,風天涯的心也再一次的緊張了起來,然後,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等待著雨寒接下來的話!

「詩兒將來,肯定是要繼承她母親的位子,她必然會是雨宮的下一任宮主,而按照雨宮千百年來的規矩,宮主之位的繼承人是不能外嫁的,若想成婚只有男方入贅!而將來,你必然也會是風府的下一任府主,我想,你父親定是不會同意這個條件的!」

難道沒有別的選擇么?沉吟片刻,風天涯緩緩問道!

「有,但是幾乎跟沒有差不多!」雨寒輕輕吐了一口氣道!

「還望小姨告知,天涯感激不盡!」

見還有別的選擇,風天涯連忙問道,但是,從那雨寒鄭重的神情下,風天涯也是感覺到另一個選擇的不簡單!

另一個選擇,則是完成三件事兒,但這三件事兒,皆是由現任宮主提出,每一件都是難如登天!

「三件事兒?」風天涯抬頭看著雨寒!

看樣子你選擇了後者,不過我必須提醒你,你若是選擇了後者,卻無法完成雨詩母親提出的三件事兒,那你將連入贅的機會都失去!說話之時,雨寒都是有些不忍,畢竟她,深知雨詩對風天涯的那山崩地裂不可移的愛!

「小姨,那雨詩的父親呢?」

從風天涯與雨詩認識至今,都沒有聽雨詩說起過她父親,他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要切記,在雨詩母親面前,千萬不敢提起她的父親!

風天涯一陣疑惑,但是從雨寒的話語中,他隱隱感覺,雨詩的父親與母親之間,似乎發生過不愉快的事情!

嗯!

風天涯輕嗯一聲,然後,便不再繼續追問!

看到風天涯欲言又止的樣子,雨寒輕輕搖搖頭,輕聲說道:「好了,你快出去吧,要不詩兒那丫頭該著急了!」

隨後,便站起身來,向著會客廳後面的一道小門處,緩緩行去!

此時,在會客廳門外,雨詩一雙白嫩的玉手,緊緊攥在一起,美眸中,盡顯焦急之色!

咯吱…

隨著開門聲響,會客廳的大門,在雨詩焦急等待的目光中緩緩開啟,見是風天涯出來,雨詩趕忙快走兩步,走到了風天涯身前!

「天涯哥哥,小姨跟你說什麼了呢,怎麼這麼長時間?」雨詩緊緊盯著剛剛走出會客廳大門的風天涯,柔聲問道!

風天涯嘿嘿一笑,說道:「小姨說讓你趕緊嫁給我,然後…」

然後什麼啊?看著故意吊自己胃口的風天涯,雨詩嗔道!

「然後,生一堆小寶寶啊…」

風天涯停頓一下,然後向著側面一閃,大聲喊道!

「天涯哥哥,你壞死了…」

雨詩頓時間滿臉羞紅,然後,便是向著風天涯閃開的方向,緊追而去!

哎…

「真是見色忘義啊,早知道九爺就不跟你來了,每一次都將九爺無情拋棄!」看著一路追逐遠去的兩人,小九拉著臉責怪道!

天色漸黑,夜空中零稀的星光,照耀在白色的冰山之上,使得整座雨宮都是顯得無比閃亮剔透!

一間粉白色的房間內,風天涯的眼珠子在房間內四處遊走,嘴角笑意濃濃!

「不許亂看!」

話落,雨詩便是從珠簾後面徐徐走出,此時的雨詩,宛如玉雕冰塑,似夢似幻,無比的嬌艷絕倫,她身著白色輕紗,那海藻般的長發披過美肩,一雙閃亮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的看著一臉壞笑的風天涯!

一股誘人的香氣,自她身體上散發而開,使得風天涯整個人一下子便呆在了原地!

「天涯哥哥!」見狀,雨詩嬌口微張!

下一霎,風天涯便是回過神來,而後,上前幾步,直接便是將雨詩摟入懷中!

「天涯哥哥你怎麼了?」

感受著風天涯突然加快的心跳,雨詩也是顯得有些不自然起來,但,僅僅是一瞬間的不自然後,雨詩便是徹底的放鬆了下來!

「無論有多大的困難,我都會與你在一起!」

許久的相擁后,風天涯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讓雨詩心神一顫的話!

「天涯哥哥,無論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與你一起面對!」詩兒會與你一起面對我娘提出的任何要求!

「大不了,大不了詩兒跟你私奔!」再說這話的時候,雨詩口中明顯有著濃濃的不舍之情,可風天涯相信,到了最後,雨詩一定能做的出來,所以,他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他要給雨詩真正的幸福,他要不惜一切代價,完成雨詩母親提出的要求!

相信我!

風天涯低頭在雨詩粉唇輕輕一吻,然後,異常堅決的說道!

嗯,沒有任何事情會難道天涯哥哥!

風天涯溫情一笑,旋即,小聲道:「可以跟我說下你父親的事情么?」

「父親…」

「這是多麼陌生的兩個字啊,自我出生后,我只見過他一次,而母親也很少與我提起,我只是知道,在我出生后,父親便一人進入雨宮禁地,最先起,母親曾去禁地尋找數次,卻始終無法找到,當所有人以為他失蹤的時候,他卻突然從禁地出來,那時候,我記得我應該是三歲吧,那也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他,如今,我快要記不住他的摸樣了!」

說話之時,雨詩一臉平靜,但是那眼瞳中不經意間閃過的淚光,卻是讓風天涯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番!

「對不起,詩兒,讓你難過了!」風天涯撫摸著雨詩的秀髮,輕聲說道!

「沒事啦,這麼多年我都習慣了呢!」

「天涯哥哥,今晚可以陪我一起睡么,我們像小時候一樣,但是,你可不許等我睡著就偷偷起來修鍊,不然,詩兒會生氣的!」

「還有…不許亂動…」

說到這兒的時候,雨詩那張絕美的俏臉之上,也是忍不住又是泛起了片片潮紅! 粉床之上,雨詩的睡姿是那麼的優美,她迷人的睡顏,洋溢出了公主般的氣質與高貴,唇角邊浮現著的淺淺微笑,又是顯得那般的幸福與安詳,但她的雙手,卻緊緊環抱著風天涯的胳膊,彷彿是怕他突然離開一般!

多少年來,除了受傷,風天涯從來沒有這麼躺下過,他把所有的時間都留給了修鍊,看著已經入睡了的雨詩,風天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他暗暗發著誓,他要窮盡一生去愛她,去呵護她,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翌日,當黎明來臨,風天涯便是早早醒來,看著依舊在熟睡的雨詩,風天涯忍不住在她臉頰輕輕一吻,然後,輕輕抽了抽那早已發麻的胳膊,便想著下床出去!

「唔…」

這時,旁邊的雨詩長長的睫毛微微動了動,然後,勉強的睜開了眼睛!

「天涯哥哥,你總是醒的這麼早呢!」雨詩撅了撅嘴,然後,緩緩鬆開了那條抱了一夜結實有力的胳膊!

「醒啦!」

風天涯笑了笑,然後,滿懷疼愛的問著!

嗯!

「天涯哥哥,你轉過去,我要換衣服呢!」清醒片刻,雨詩連忙羞澀的說道!

「怕什麼,我遲早也會看到的么!」風天涯抹了抹嘴,一臉壞笑!

「討厭,快點轉過去嘛!」

雨詩像個小孩子般撒著嬌,聽著那那無比迷人心弦的聲音,風天涯感覺他的整個人都快要融化了,旋即,有些不情願的轉過身去!

咯咯!

雨詩嬌聲一笑,旋即,嬌軀輕紗滑落,一具讓人流鼻血的玉體,便是展現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