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C區二號實驗有樣本殘留……”


“這裏是最後一間存有NZT成品的地方”

夜凌看着眼前的金屬密碼門,道“打開它!”

哧…金屬門被夜靈打開,夜凌走進其中,一股冷氣撲面而來,看着金屬架上裝有NZT的透明塑料盒,夜凌進到實驗室以來第一次皺起了眉頭,原因無他,實在是NZT的數量太多了!

“小靈,計算一下,如何將這些NZT銷燬”

“先生,並沒有好的方法,以您現在的設備,多少會有一些殘留”

聽到夜靈的回到,夜凌臉色又凝重了幾分,慢慢地夜凌沉默了下來,開始思考如何銷燬NZT,冷藏室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半響,沉默的夜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喜,從身上陸續拿出一些裝置放在地上,最後又從腰間拿出一塊銀白色的方塊物體,開始改裝。

幾分鐘後,一個拳頭大小的裝置在手中成型,夜凌看着裝置,嘴角一翹,道“小靈,計算一下它的爆炸當量!”

“計算中,請稍候”

“計算完畢,爆炸當量,五千頓***!”

“還不錯!不枉我花了半個多月搞這塊超級納米氫電池”夜凌笑了笑,然後將裝置放在金屬架上,走出了實驗室。

農場外邊,夜凌騎在一輛銀色的摩托車上,飛快地離開了農場,半個多小時之後,夜凌停下車子,看着泰爾農場的方向,道“小靈,引爆吧”

轟轟…剛說完,遠處便忽然升起一道火光,緊接着一道巨大的爆炸聲傳來,NZT連同發明它的實驗室一起變成了飛灰!

“叮咚”“本源通道構建完成”

“宿主獲得源點數額爲一萬五千點!”

穿書種田嬌嬌女 “宿主可隨時迴歸本源世界”

“宿主可隨時降臨此方世界”

“系統開啓私人空間,大小一百立方米(可居住、可成長)”

“竟然開啓了儲物空間,太好了,”夜凌臉上溢滿了笑容,系統空間的開啓可以說是一個意料之外的收穫,原本夜凌在行動之前覺得這次能夠啓動穿梭時空功能就是大功告成,但沒想到竟然還有意外之喜。

這個時候開啓空間對於夜凌來說,無疑是一件極爲有利的事,有了這個空間,夜凌就可以帶一部分資源回到現實世界,比如說那幾臺生產NZT-1的機器,

NZT-1的效果現在雖然已經達到了夜凌當下要求,但以後夜凌對NZT-1的要求肯定是會升高的,所以夜凌必須早做準備。

從當初炸掉實驗室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實驗室爆炸案,不出夜凌意料的引起了整個米國**的轟動,即使泰爾實驗室的幕後老闆是國會議員,也沒有把此事壓下去,畢竟在這個天天把反恐掛在嘴邊的國家裏,發生了傷亡近800人的爆炸案,這已經是在挑釁整個米國**了!

於是,在這個國家又上演了老一套,先是羣衆遊行,要求徹查兇手,接着是總統演講,增加軍費預算,堅決打擊恐怖主義,最後是軍火商將那些遊行的納稅人的錢揣進口袋,事件就這麼完美的結束了。

不過不管外界怎麼鬧騰,夜凌這個月以來卻一直待在農場,除了偶爾簽收一下**的機器之外,沒有出過實驗室一步,一方面是在爲了離開這個世界做準備,另一方面也是爲了不想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但事與願違,夜凌爲了做實驗,從股市裏狂撈資金的行爲,還是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例如,那位被稱爲華爾街之鷹的保羅先生!

“先生,有一批僱傭軍正在往這裏趕來,預計二十分鐘之後抵達”夜凌的左手臂上,一塊四四方方手錶一樣的東西,忽然投射出一個東方少女摸樣的藍色虛影,脆生生地說道。

“哦,知道了,小靈”夜凌應了一聲,手中動作不停,繼續修理着眼前一個多棱形的鎧甲一樣的東西。

過了幾分鐘,夜凌拍了拍手,停下手中的動作,揮手將旁邊的一臺機器收進空間,接着將身上的白大褂脫下,露出一身黑色納米作戰服,將眼前的多棱型機械物體,單手提起放在了後背上。

“啓動自由者 咔咔咔,夜凌背上的自由者飛行板甲,兩側突然彈出了大量的金屬薄片,將整個後背包裹了起來,正面看去夜凌就像是嵌在板甲上一般,接着板甲兩側和肩膀部位又伸出了8條金屬帶,交叉扣在夜凌胸前,覆蓋了胸部的大部分面積。

“小靈,最後在檢查一遍,我們不能給米國**留下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好的,先生,”

“檢查完畢,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殘留。”

聽到夜靈的回答,夜凌點了點頭,走出了實驗室。

農場外面的公路上,夜凌坐着一輛銀白色的摩托,等候着僱傭軍的到來,絲絲涼風吹過,天上的雲層越積越厚,說不定今天會有一場大雨。

時間過得很慢,就在夜凌等得快要失去興致的時候,遠處公路上緩緩出現了五輛悍馬越野車!

“好戲就要開場了!”反身坐正,戴上一副漆黑色的眼鏡,看着後視鏡裏越來越近的越野車,夜凌從腰間掏出一把普通的黑色手槍,對着身後連開三槍,然後發動摩托車飛快離開。

吱吱吱…五道剎車聲響起,五輛悍馬在夜凌開槍之後同時停了下來。

“是目標,快追”

第一輛車上,一個臉上有一道傷疤的中年男人,看着夜凌的背影,陰沉沉的說了一句,司機聽到老大的命令之後,立刻重新發動了車子,朝夜凌追去。

從後視鏡裏看到五輛車追了上來,夜凌嘴角一翹,扯起一個令人發寒的笑意,擡槍對準身後,頭也不回,砰砰砰,又是三槍,打完立刻加速,絲毫不給越野車靠近自己的機會。

“混蛋,該死的,給我加速!”面對夜凌的挑釁,刀疤臉中年男人感受到了一種深深的侮辱。惡恨恨咒罵了一句,再次讓司機再次加速,於是越野車又一次和夜凌拉近了距離。

砰砰砰,夜凌擡手又是三槍,打完直接將槍扔到了路邊,再次加速,與越野車再次甩開距離,而後每當越野車試圖拉近與夜凌的距離時,夜凌都會往後開幾槍,開完立刻加速,越野車既要追上夜凌,又要想方設法地躲開夜凌的黑槍,不但沒有追上夜凌,反而離夜凌的距離還越來越遠。

第六次開槍,夜凌估量着後面越野車上的僱傭軍,已經被自己氣的差不多了,臉上勾起一抹危險的笑容。

事實上,也確實是,此時第一輛車上的刀疤臉已經被氣的火冒三丈、七竅生煙。

“給我開槍!打他的車輪,我要親手宰了他!”刀疤臉此時積了一肚子火,其他人又何嘗不是呢,所以在聽到刀疤臉命令的一瞬間,兩個手持***的僱傭兵立刻鑽出窗外,對準摩托車的輪胎扣下了板機。

“砰砰砰砰”子彈如同雨點般地打在摩托車的後輪胎上,但不管多少子彈射中,輪胎依然完好無損。

“怎麼可能”兩名僱傭兵同時吃了一驚,停止了射擊。

“不好,快回來,”刀疤臉從剛纔的震驚裏回過神來,就看到夜凌又拿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身後,立刻喊了一聲。

但還是晚了,砰砰,槍聲響起,兩個僱傭兵動作一停,同時一頭跌回了車裏。

“混蛋!給我加速加速!我一定要殺了他”刀疤臉臉上寒氣逼人,眼睛血紅,不斷命令司機加速,司機也明白自己的老大死了親弟弟,所以一腳將油門踩到了底。

夜凌見自己幹掉了兩個僱傭兵,臉色微變,但不到片刻便又調整了過來,左手從身上拿出了三個硬幣大小的銀色圓盤,隨手扔在了地上,片刻之後,三聲巨響從身後傳來,三輛越野車直接被炸上了天。

刀疤臉見自己手下損失了一大半,心一橫,從後駕駛座上拿出了一具RPG,瞄準夜凌,就是一發!

時刻關注者後面的夜凌,自是發現了僱傭兵的瘋狂之舉,雙手同時摁下車把上的按鈕,砰,摩托車上的彈射裝置啓動,夜凌直接被彈到了半空,同時摩托車尾部噴出一道藍色火焰,瞬間消失在了僱傭兵的視野裏。

彈到半空的夜凌,順勢一個後空翻,同時在將要落下之時,啪的一聲,從背上的機械板甲裏面,伸出了一對三米長的銀色金屬翼,與此同時,板甲上的小型助推器也直接啓動,夜凌穩穩的飛在了半空中。

轟,***在公路上爆炸,剩餘的兩輛越野車也一個急剎,停了下來。

砰砰砰,車門打開,連同刀疤臉在內的六個僱傭兵一下車,便對夜凌開了火。

雖然這些僱傭兵的火力對身穿納米作戰服的自己造不成傷害,但夜凌也不喜歡被人用槍指着射擊,控制金屬翼往高處飛了幾百米之後,夜凌便懸停在了哪裏,從空間裏拿出一把白色的小手槍,對準僱傭兵扣下了板機。

一陣淡淡的震動聲響起,地面上正在射擊的六個僱傭兵,毫無預兆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一會,便全部死亡。

“嗯,強度調錯了!我說怎麼全部都死了”夜凌喃喃了一句,將手槍收起,又從空間裏拿出了兩個銀色金屬圓盤,對着越野車扔了下去,然後轉身飛離了此地,兩個金屬圓盤在下落的過程中,突然在邊緣部分噴出了氣體,然後在氣體的作用下,飛到了越野車上,接着轟地一聲,越野車被炸成了廢鐵!

狹窄的臥室裏面,空間之中突然泛起了一陣淡淡地漣漪,漣漪過後一道身影出現在了臥室。

看着熟悉的場景,夜凌深吸了一口氣,道“回來了!”

怎麼纔過去了一個小時?”夜凌看着牀頭上的表,滿臉的疑惑。

“宿主所穿梭的世界時間流速與現實世界不同,具體比例請宿主自己摸索,但不管是何種比例,現實世界都不會超過24小時!”

“咦”聽系統的回答,夜凌驚訝了一下,要知道以前不管如何呼喚系統,系統從來都不會回覆那怕一個字。

“由於宿主構建了一個本源通道,系統得到了本源能量,因此可以支持與宿主對話”

“原來是這樣,看來以後要多構建本源通道了!”夜凌知道緣由之後,也就不在就糾結於此,將空間裏的光腦拿出來打開。

在永無止境的世界裏,夜凌一共做出了三大主要成果,一是得到並完善了NZT,二是製作了夜靈這個人工智能,三也就是製作了以光子技術和納米技術爲核心的超級光腦。

一陣藍光亮起,夜靈俏生生的摸樣投射在了夜凌面前。

“先生,我們到您的世界了嗎?”

夜凌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她,微微一笑,道“你等一下,我先讓你鏈接這個世界的網絡,建立一個數據庫”

“好的,先生”夜靈可愛的點了點頭,一副鄰家乖巧小妹妹的摸樣,現在的夜靈已經真正地成爲了一個人工智能,這也是夜凌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成果。

來到電腦面前,將光腦鏈接了上去,夜靈便開始構建數據庫,夜凌也沒有再次下達什麼指令,只是躺在了牀上,等待着結果。

作爲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工智能,夜靈當然不是那些微軟谷歌的半成品可比,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裏,依靠着超級光腦高達五十萬億億次每秒的超強運算速度,夜靈攻陷了全世界所有聯網的電腦和手持終端,任何防火牆在夜靈的碾壓之下,都沒有半點脾氣,秒秒鐘破防。

華夏,京城,郊區的一個軍事基地下方數百米深的地方,一個巨大的空間內,此時卻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

“什麼時候發現被攻擊的?”一個身穿軍裝的中年男人,陰着一張國字臉,大步向基地核心電腦主機走去,後邊是一隊同樣穿着軍裝的人。

“報告,兩分鐘前,基地的一個電磁異能者發現的了電磁波的異常,繼而向網絡部詢問之後才發現的”同行的一個軍人馬上做了報告。

“什麼!網絡部的人都是吃乾飯的嗎?那些防火牆都是擺設不成!”聽到不是網絡部而是一個異能者率先發現的網絡泄密,龍華大怒!

“龍芊芊呢?她人在哪裏?”

“報告將軍,龍上校剛纔已經進去了,現在正在全力圍堵入侵者!”

龍華聽到回答,心中微微送了一口氣,但臉色還是不好看,腳步不停,不一會,便走進了核心電腦所在的地方。

一進門首先便聽到了密密麻麻的鍵盤敲擊聲,龍華剛剛鬆了一口氣的心,此時又立刻提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豔麗的身影從數百臺電腦當中站了起來,大聲道“立刻關閉外網接口”

啪啪啪,控制外網接口的程序員聽到命令,立刻手動關閉了基地電腦的外網接口,關閉之後,主屏幕上的數據流瀑布立刻消失不見,見此,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那道豔麗的身影從身前的電腦上,拔下了一個手持終端後,便穿過數百臺電腦,來到了龍華跟前。

“怎麼樣,數據泄露了多少?”看着滿頭大汗的龍芊芊,龍華心裏悄悄閃過一絲心疼,但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絲毫。 “數據泄露了20%”龍芊芊看着總陰着一張臉的老爸,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一轉,小嘴一撅,兩道秀眉微蹙,苦着一張臉,弱弱地說了一句。

“不過核心數據都已經追回了,還有就是,這次攻擊是從國內發起的,我已經鎖定了她大概的位置”見龍華的臉色又陰沉了幾分,龍芊芊也就不再作弄他,急忙臉色一正,將自己瞭解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聽到龍芊芊說了這麼多,龍華的臉上總算好看了一些,沉吟片刻,道“所有網絡安全部成員記大過處分一次,同時立即開始基地電腦防火牆的重新編寫工作,還有把那個入侵基地的傢伙給我找出來”

於此同時,相同的場景發生在世界各地,各個國家或者私人組織開始全力追查那個膽大包天的入侵者,一時間,在普通人的世界之外,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

而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夜凌,這時還在悠然自得地躺在牀上閉目沉思,絲毫不知道夜靈已經捅破了天!

“先生,數據庫構建完成,我發現了一些您可能需要知道的東西”

聽到夜靈的聲音,夜凌從牀上坐起,來到了電腦前。

“什麼我可能需要知道的東西?”

“是這些!”電腦屏幕瞬間切換,然後便開始播放夜靈從各個組織哪裏盜來的視頻資料。  看到這些視頻資料所展露出來的內容,夜凌簡直要驚掉了下巴,要知道爲了不讓夜靈把天捅破了,夜凌特別做了要求,對於那些特別機構,如果夜靈發現自己被發現,要立即放棄那些核心資料,只但就是這樣,這些被夜靈帶出來的基本資料,也讓夜凌感覺自己似乎惹上了**煩!

“龍組,神忍者,超能力聯盟……”

“想不到,這個世界的水這麼深,有意思!”

夜凌看着這些資料,俊美而又略顯稚嫩的臉龐上,揚起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睛裏,不經意間透露出些許寒芒。

“晚安,小靈”

“晚安,先生”

第二天,夜凌早早的起了牀,穿上了衣服,簡單地洗漱了一番,便出了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