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射門聲太響,震得屋頂的灰塵都要掉落了,驚擾了整個屋子的和平。屋裡正在進行的合唱排練也戛然而止。與此同時,有尖銳的警笛聲正由遠及近的靠近。


不必說年輕的學生們,李老師就緊張得不知所措。她走到門口的貓眼看了一眼,就嚇得兩條腿一步都挪不了。

「是……學術監察隊……隊長……」

作者有話要說:即將走向窮途末路的眾人。 這裏依舊人非常多,雖然沒有前幾天那樣人山人海。實行了預定製度之後,沒拿到當天號的是不允許進入大廳的,所以大廳里人相對少了一些,但依舊比以前還是多很多,熙熙攘攘的熱鬧的跟菜市場似的。

其中有相當的人根本沒有戴口罩,也不知道是沒這個意識還是根本買不到,不過周衛嚴更相信是後者。因爲這時市場上口罩基本上都脫銷了,特別是他帶的這種N95口罩,連很多醫生護士都戴不上,這讓他頗有幾分得意。

他四下看了看,發現導醫臺有兩個護士正在忙碌着,有好些個病患或者家屬圍在那諮詢。

走到導醫臺前,忽然他愣了,他看見一個護士臉上戴了一個繡花邊的粉紅色口罩,上面還有卡通圖案,像是小姑娘用的。而這個護士有差不多四十歲了,都有一些白髮了。

周衛嚴非常生氣,真是老來俏,你這中年婦女戴個小姑娘的口罩這顯擺啥呢,毫不客氣的在倒醫臺上重重一拍,指着那護士厲聲說道:“你搞什麼,你知不知道現在是抗擊疫情?不是時裝走秀。”

兩個護士嚇了一大跳,那戴花口罩的中年護士認出了周衛嚴。見他聲色俱厲的樣子,也很吃驚,因爲並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出了錯。問道:“周主任,你說什麼?”

周衛嚴的手差點戳到了對方的口罩上:“你戴的這是什麼?你是護士,戴個小姑娘的卡通口罩,你在臭美什麼呢?這個時候是抗疫最關鍵的時候,你還不忘了臭美,什麼德行?你們主任怎麼管的?”

那中年護士這才明白,是因爲自己戴了這個口罩。

聽他說得很難聽,頓時也火了,猛的一下把嘴巴上的繡花口罩扯了下來,狠狠的砸在了周衛嚴的臉上,指着他說道:“姓周的,有本事你給我找醫用口罩來。你坐在辦公室戴着N95口罩,我們在這兒接診病人,口袋裏連普通的醫用口罩都沒有。我不戴我女兒的口罩,我戴什麼?”

周衛嚴嚇了一跳,趕緊將沾在臉上的繡花口罩扯下來扔地上,說道:“你們沒口罩,開什麼玩笑?給你們的口罩呢?都拿去幹嘛了?”

旁邊那個護士也生氣了,說:“我們急救中心上百號醫護人員,加上抽調來充實的醫護,有差不多六七百號人。每人每天就算用一個口罩,能用多少天?我們很多人口罩要用兩三天,都節約下來給了二樓重症監護的醫生護士。我們這些不直接給病人看病的只能戴普通的口罩,你大主任坐在辦公室,太不瞭解我們底下的老百姓死活了。”

那些到導醫臺來詢問的患者都充滿同情的望着兩個護士,同時用鄙夷的目光瞧着周衛嚴。

周衛嚴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原來人家不是故意戴小姑娘的花邊口罩裝嫩,而是醫用口罩全都用完了,只能戴普通口罩。他沒想到醫療資源已經匱缺到這種地步。

他立刻裝模作樣的說道:“那你們主任爲什麼不往上面反映?眼睜睜的看着你們沒口罩戴,他們不管嗎?”

可是隻說了兩句,突然忍不住劇烈咳嗽起來。

護士趕緊用袖子擋在口鼻處,然後退了兩步,說道:“主任,你咳嗽得這麼厲害,不會是中招了吧?你整天做辦公室也能中招?”

周衛嚴還從來沒有咳得這麼厲害,這兩天他就有些不舒服,支氣管難受,但沒有朝那方面想。這時候對方卻提醒了他,一下子像當頭澆了一桶冷水,說道:“你說什麼?”

另一個護士不陰不陽的說道:“他說的是你咳得這麼厲害,可能得了新冠。周主任,趕緊去做個CT檢查和核酸檢驗,有病就隔離吧,別到外面來胡說八道,我們這兒忙着呢,沒空伺候你這位大主任。”

兩個護士說得陰陽怪氣,周衛嚴以前的脾氣那是絕對不會饒恕的,而現在他已經完全無心戀戰,他已經被剛纔護士說中招給震住。對呀,自己是不是染了新冠肺炎,這病真的這麼厲害?

他顧不得別的,逃也似的轉身衝出了急診中心,一路小跑的來到了檢驗科。路上他越不想咳嗽,卻咳嗽得越厲害,到了檢驗科的時候,咳得一張白淨的臉通紅。

看見他來了,檢驗科的醫生趕緊陪笑:“周主任有事嗎?”

“我想做個核酸檢驗,很着急。能不能馬上做?我還有一個重要會,如果我感染了新冠,那會傳染給領導的,那可不得了。所以你最好馬上給我做,第一個做。”

周衛嚴很着急,深怕對方把自己排在後面,所以撒了一個謊。那檢驗科醫生當然不會懷疑他撒謊,馬上信了,連連點頭,說:“既然這樣沒問題,走綠色通道馬上就可以做檢驗,半小時拿結果。”

“半個小時?這麼久?能不能快點?”

“機器快不了啊,我們現在的機器最快也需要半個小時,這已經是最快的。”

“那好吧,你趕緊檢驗吧!”

檢驗科醫生給他提取了檢驗拭子,然後說道:“有結果我就通過微信拍照發給你。”

周衛嚴點頭說道:“多謝你了,我現在利用這個時間去做個CT。”

說着,周衛嚴快步離開了檢驗科,直奔CT室。

到了CT室,他傻眼了,CT室外面全都是人,滿滿登登的。走廊上排起了幾條長龍,把走道塞得嚴嚴實實的,他根本擠不過去。

他着急的掏出手機給影像科主任打電話,可是電話響了好幾遍沒人接,他又打影像科辦公室的值班電話。打通之後,他怒氣衝衝的對值班護士說道:“你們主任幹嘛去了,現在是抗疫的重要的時刻,他竟然擅離職守,怎麼回事?”

小護士被罵得一愣一愣的,沒好氣地說:“你誰啊?”

周衛嚴這纔想起沒有自報家門,整個醫院兩千號人,一個小護士聽不出他的聲音也很正常。於是立刻威嚴的說道:“我是辦公室主任周衛嚴,叫你們主任接電話,馬上。”

“是,周主任,明白了。不,你剛纔說我們主任擅離職守,這可說錯了,我們主任正在上機給病人做檢查。他已經值班超過十二小時了,連飯都顧不上吃,水都不敢喝,生怕上廁所耽誤時間,都累成這樣你還說他,我都要替他打抱不平了。”

周衛嚴愣了一下,怎麼又撞在石頭上的感覺,立刻說道:“好了好了,你趕緊叫你們主任接電話,我有急事。”

“你等着。” 她把座機擱下了。過了一會兒又拿起手機說道:“我問了主任,主任說有什麼事讓你跟我說,我轉告他。 重生-幸運小小妻 他忙不過來,下不了機,病人太多了,都等着。”

周衛嚴無可奈何,馬上說道:“我要做CT,很重要,明白嗎?叫你們主任趕快讓我進去,我要讓他親自給我做。現在!馬上!我命令他!立刻把這話告訴他。”

小護士卻冷靜的說道:“對不起,周大主任,不管是誰,全部都要排隊拿號,包括本院的職工,這是院裏面的規定,牆上貼上的,就算本院職工做CT檢驗,現在全部都要排隊。前幾天高鬆書記做CT都是拿號排隊的。”

周衛嚴整個傻了,的確高鬆書記當時是親自拿了號排隊的,號快到的時候還是他跑去通知高書記來做的檢查。因爲高書記有一個重要的會正在開,會議期間間歇跑來做了檢查。

不過他並不打算在這方面向高鬆書記學習,說道:“我真的有急事,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會等着我去參加。我要確診了,感染了領導,你負責,——你負得了嗎?”

“我負不起,大主任,我也沒空跟你磨牙,你自己看制度吧!”

說着,小護士嘎嘣一聲掛了電話。

周衛嚴火大,他堂堂辦公室主任居然搞不定一個CT室的小護士,氣得鼻子都歪了,想擠進去當着面讓影像科主任給自己做,他不相信他不給這個面子。

可是現在他根本擠不過去,人太多了,塞得滿滿的,生怕別人加塞。

周衛嚴只得憤憤的離開了影像科,氣得直罵娘。

他準備去檢驗科再問問結果出來沒有,這一刻他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檢驗結果,他已經沒有心思去上班了。突然有人一下拉住了他,差點把他扯了一個踉蹌。

站穩之後正要發怒,仔細一看,扯他的人卻是周胖子的老婆。

她手腳發抖,哆哆嗦嗦的卻說不出話。

周衛嚴沒好氣的說道:“幹嘛呢?差點把我拉倒。”

“周主任,我去辦公室找你不在,說是你下來了。我一路的問,有人看到你到急診科去了,我又追到急診科,說你出來了,好像是往門診大樓這邊來了,我就跑過來找你。”

“好了好了,找我幹嘛?我在忙着呢!”周衛嚴有些不耐煩地四處張望。

“找你救命啊!我肯定得了新冠了,咳嗽發燒,嗓子痛,全身無力。我對照了新冠的症狀,跟我一模一樣啊!我想去做個CT,可是人太多了,根本排不上號。有的從昨晚上半夜排到現在都還沒排到呢!你能不能幫我想個辦法讓我先看?我這準備了紅包的。”

說着從手袋裏取出一個鼓鼓的。卻發現周衛嚴整個人都傻了,盯着她。趕緊問道:“周主任,你怎麼啦?”

周衛嚴自從開始咳嗽,就一直在回憶自己究竟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怎麼會感染上這可怕的病症的,想想來想去也想不到。因爲平時他都一直帶着N95口罩,非常小心,唯獨見這周老闆的老婆的時候,他把口罩取了下來,因爲是在他辦公室,那個時候還沒確定周老闆已經得病了。

如果自己得的是新冠的話,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這婦人給傳染,這新冠會死人的,頓時心頭冰涼,甚至於對方遞過來的鼓鼓的信封都沒有去接。

而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把他嚇了一大跳。趕緊摸了出來,正是檢驗科那位醫生髮來的一張檢驗報告。他顧不得別的,將手指在屏幕上一劃,把檢驗報告放大,同時滑動到檢驗結果部分,仔細一看,頓時像一座大山砸在了他腦袋上。

核酸檢測結果,陽性!

他感染新冠肺炎了,會像那死胖子一樣突然死去?他還年輕,還單身,難道就這樣死掉嗎?他全身都在發抖。

周胖子的老婆趕緊上來,把那錢遞給他:“快拿着,快去找人讓我照CT呀!”

“照你奶奶個腿!”

周衛嚴發瘋了,歇斯底里的發作,猛的一揮手打在那信封上。信封嗖的一下飛到半空,裏面的一大疊紅色的百元大鈔滑出了信封口,天女散花一般飄散,好像下了一場鈔票雨。

“你發瘋了?”周胖子的老婆氣得發抖,指着他,“你神經病啊,搞什麼?”

“我就是神經病,我活不了了,你也別想活。臭娘們,就是你傳染給我的,我也得了新冠了,檢驗結果陽性。我很快就會像你老公一樣死在醫院,被你這惡婆娘害慘了,老子要掐死你報仇!”

他衝上去就卡住周老闆老婆的脖子,死死的卡着,眼見她眼睛都翻白,旁邊幾個病患見狀,趕緊過來把他推了開去。

周老闆的老婆咳嗽着,喘着氣指着他:“周衛嚴,你這王八蛋,我老公給了你多少錢,多少禮物,連你的寶馬車都是我老公給你買。你居然這麼對我,你不得好死!”

周衛嚴歇斯底里:“那麼多錢有個屁用?我現在被你傳染了,得了新冠,我要死了。你老公給我的錢,給我寶馬車,你這婆娘給我新冠,害死我,——老子要用寶馬車撞死你,你這死肥豬,我死了也要拉你墊背……”

說着,他衝上去又要卡那女人的脖子。手臂卻被人一把抓住了,卻是紀檢監察室的兩個幹事。同時,身後傳來一個嚴厲的聲音:“周衛嚴,住手,你犯下受賄罪,還想犯殺人罪嗎?”

周衛嚴聽這聲音特別熟,一回頭,這纔看見,原來是紀檢組長。監察室的兩個同事緊緊抓着他的雙臂,橫眉冷對,不停冷笑。

周衛嚴這纔想起剛纔自己已經承認對方行賄的事,頓時臉色慘白,隨即又崩潰地說道:“主任,我已經得了新冠,沒幾天活的了。你們抓我吧,把我關到監獄去吧,沒關係了,我等不到上法庭的那一刻了,我要死了。”

正說着,他的手機又響了。

他下意識的拿着手機看了一眼,居然是檢驗科的那位醫生。不由有些奇怪,便接通了電話,那邊傳來焦急的聲音說道:“對不起,周主任,我剛纔拿錯檢驗單了,那張不是你的,是別人的。你的我重新給你發過來,您的核算檢驗是陰性,您沒有得新冠肺炎,放心吧!”

周衛嚴呆呆的望着朝着他冷笑的紀檢組長,手一鬆,手機滑落掉在了瓷磚地面上,啪的一聲砸得粉碎。

……………… 這三隻神獸一看天上有人,根本就沒有拿這位放在眼裏,雷囧也想試一試這位法術如何,因爲他竟然看不出這位金盔金甲的人的級別。

那翼麒麟先衝上去了,對方氣定神閒頗爲不屑地一擡手就是一團黑煙,這是鎖魂咒,那鎖魂咒的那團黑煙就像一張網似的就罩住了那翼麒麟雷轟,那雷轟竟然在裏面出不來了,只得在裏面亂衝亂撞,可是對於這團堅不可摧的黑煙鎖魂咒來說那就是無濟於事。

緊接着那火蟾王子又衝上去了,這回對方運了一下氣,看來對方察覺到了火蟾王子的可怕,然後雙掌猛地向前一揮,一隻巨大的綠色光雁撞向火蟾王子,這是枷鎖咒。

那火蟾王子一看一道光飛過來了,擡火爪就打,誰知一打“咔嚓”,那綠色的光雁瞬間就把他給纏住了,然後就變幻爲一個巨大的枷鎖把火蟾王子給鎖住了,這下它是逃不掉了,不過它還是很不甘心,還在苦苦地掙扎。

前二位都折了,可第三位藍龍卻是毫無畏懼,它搖晃着龐大的臀部就衝上去了,這回對方認真起來了,因爲這隻神獸的威力是剛纔那二位的威力的總和還有大的多。

對方立刻運氣,身前就出現了強大的一道真氣牆,然後雙掌向前一揮,左手是黑煙鎖魂咒,右手是綠光枷鎖咒,這兩道咒是一起打向藍龍。

藍龍一看兩道咒打來了,它先是打了一個哈氣,然後又伸啦伸懶腰,又搖晃了搖晃肚子,看它的樣子很是輕鬆,其實它的內心早就亂成一鍋粥了,因爲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破了他的兩道極其恐怖的咒語。

此時兩道咒到了藍龍的眼前了,藍龍一閃身躲開了黑煙鎖魂咒,又一調屁股就躲開了綠光枷鎖咒。可是事情並非它想象的那麼的簡單,突然那些咒在它身邊不動了,然後橫着就全都貼在了藍龍的身上,這時想甩依然來不及了,因爲它已經被困在了這二咒之中了。

那位剛要發出得意的笑聲,突然“轟隆”一聲響,原來藍龍一運氣,真氣立刻走雙臂,立刻是臂粗如山峯,然後是雙臂一用力,而後是“轟隆”它就撐斷了那鎖魂咒,那鎖魂咒靈氣一散,立刻是煙消雲散。

在他吃驚之餘,藍龍此時的腦袋都已經給憋紫了,而後它是大吼一聲,這一嗓子可謂是驚天動地,周圍的樹全都被震趴下了,就連在空中踩着飛劍的人都震下來幾十位來,那綠光枷鎖咒立刻就被震碎了。

藍龍打破了這些禁錮,然後是一頭衝向那位敵人,那位一看嚇壞了,連着使出來了冰牆術、火牆術、土盾術、木盾術和金盾術,再看這橫勇藍龍是“嘭嘭嘭”一連撞碎了五道防禦術,立刻就把那位給驚呆了。

藍龍此時一頭撞在了那位身前的真氣上面,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咔嚓”藍龍一下子就被凍在裏面了,在強大的壓力下它被擊昏了。

雷囧此時已經看出他的級別來了,從他這幾下的手腕來看全都是使得仙術級別的禁錮術,要不然不能這麼的強大,所以雷囧敢肯定他不是天兵就是天將。

雷囧一拱手恭敬地道:“朋友,敢問你是那一路神仙,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可以交個朋友。”

對方微笑着道:“看來還真被你看出來了,沒錯,我就是天王手下的天兵王霸。交朋友可以,只要你們退出霧隱山不來騷擾霧隱山我保證不傷你們。”

雷囧笑眯眯地道:“朋友,你真會說笑,我說的交朋友是放你一條生路,只要你不摻和這件事,我保證不傷你這個天兵,畢竟我不想和天上的人結仇。”

對方一咬牙道:“知道我是天兵就好,那我要是不答應呢?

雷囧威脅道:“那我們就講不了說不起了,我已經殺了天上一位了,我也不在乎多你這麼一個,來吧,我和打一仗,誰輸了誰立刻就離開這裏。”

對方擡手就把方天畫戟給扔出來了,雷囧則祭出了無雙劍,頓時兩件武器是絞殺在一起,全都是天之嬌子,一時間打的是難解難分。

王霸立刻又使出雷霆萬鈞,一道霹靂就劈向雷囧,雷囧立刻一念咒,那日月珠緩緩地升起,然後靈光一閃,那日月珠就把雷霆萬鈞給轉移走了。

而後雷囧就使出來了焚天火,估計他對雷囧是有所瞭解的,瞬間就使出來了洪水咒,那滔天大浪來阻擋焚天火,可他不知道雷囧現在多麼的厲害,他現在的火跟神一樣的兇猛,一個三流天兵能耐他何!

那焚天火遇見了洪水咒,那洪水咒只阻擋了一會兒就被焚天火給吞沒了,而後那火是勢如破竹地就攻到了那個天兵的面前,他使用真氣阻攔也沒有攔住,身上立刻就着起了熊熊大火,燒的他是暴跳如雷。

緊接着雷囧又加了一把火,把火葬神明又給使出來了,一個大火球就砸向王霸,王霸知道雷囧的厲害之後,馬上就躲閃,他哪裏知道現在這火可以拐彎了,而這火比他速度快,“轟”的就砸到了王霸的後背上,他後背上面立刻就被燒出了一個焦黑的大血窟窿。

雷囧此時還是很客氣地道:“天兵兄弟,我不想和你們天兵爲仇作對,我勸你還是走吧,以免惹火燒身,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就用九陽天劫火了啊!”

沒想到王霸是如此不通情理,他哼了一聲,冷笑道:“你少拿大話嚇唬我,老子就是不怕,有種你就殺了我,否則不要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Leave a Reply